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星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推荐美人身娇体软,太子爷把持不住

精品推荐美人身娇体软,太子爷把持不住

唐百万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热门小说《美人身娇体软,太子爷把持不住》是作者“唐百万”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傅砚礼阮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人前,她是寄养在豪门家的乖乖养女;人后,她是表面上哥哥的情人。终于,当哥哥开始相亲时,她可以单方面摆脱这个不见光的关系。原以为他们不再会有交集的机会,没想到他一次次的闯进她的生活。不允许男同事送她上下班。不允许男同学向她表白。当养父母要跟她安排相亲时,他直接公开了他们的关系。“她,只是我的妻子!”“小家伙!你只能是我的!”...

主角:傅砚礼阮梨   更新:2024-06-11 21: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傅砚礼阮梨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推荐美人身娇体软,太子爷把持不住》,由网络作家“唐百万”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热门小说《美人身娇体软,太子爷把持不住》是作者“唐百万”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傅砚礼阮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人前,她是寄养在豪门家的乖乖养女;人后,她是表面上哥哥的情人。终于,当哥哥开始相亲时,她可以单方面摆脱这个不见光的关系。原以为他们不再会有交集的机会,没想到他一次次的闯进她的生活。不允许男同事送她上下班。不允许男同学向她表白。当养父母要跟她安排相亲时,他直接公开了他们的关系。“她,只是我的妻子!”“小家伙!你只能是我的!”...

《精品推荐美人身娇体软,太子爷把持不住》精彩片段


阮梨吓得睁大眼睛,双手抵着他的胸口想把他推开。

可傅砚礼丝毫不慌,甚至还按住她的后脑勺将她压向自己,吻得更深入。

他疯了吗!

推不开他,又看不到进来的人是谁,她慌得不行,心跳极速飙升。

是西格蒙德还是侍应生,又或者是沈凝雅?

不管是谁,都不能看到他们这样!

“傅总,东西买来了。”

下一秒,一道熟悉的男声响起,阮梨听出是许明的声音。

知道是傅砚礼的助理来了,她心里微微松了口气,但推他的动作一直没停。

这个吻一点也不缠绵,更像是在惩罚,惩罚她说出要跟他分开的话。

傅砚礼最后在她唇上稍微用力咬了一口,才终于结束这一吻,松开了她。

无视了阮梨生气瞪着自己的模样,他朝着许明的方向微抬了抬下巴,语气缓和了一点。

“把衣服换了。”

阮梨顺着看过去,这才发现许明手上拎着的袋子是自己平时最喜欢穿的那个牌子。

原来,他也有记着她的事啊。

心头涌上一股复杂的情绪,她愣了愣,小声拒绝:“我不要。”

“别闹。”傅砚礼眉头微皱。

阮梨觉得他的语气似乎带着一丝纵容,但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又不喜欢自己,怎么可能会这样。

“我没闹。”她低着头继续拒绝:“我朋友已经去给我买衣服了,不要你的。”

想到她说的朋友就是带着她去酒吧喝酒的那个男人,傅砚礼压下去的火气又开始蹭蹭往上冒。

“吃完饭后许明会送你回出版社。”

将火气强压下去,冷声丢下这句话他就离开了。

许明放下衣服,朝着她弯了弯腰后也退了出去,但阮梨知道他就在外面守着。

傅砚礼吩咐的事,他一定会照办,她也不想让他为难。

他们离开以后没几分钟就有侍应生进来上菜,全是阮梨爱吃的。

看着这桌菜和装着衣服的纸袋,她的心不由得触动了一下。

也许,傅砚礼的心里还是有一点角落是属于她的?

她知道自己不应该抱有这样的期待,可感情这种事实在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

菜刚一上完,西格蒙德就回来了。

一开始许明还拦着不让他进,阮梨开口后才把他放进来。

“抱歉,我刚才太着急,忘记问你尺码了。”西格蒙德歉意地朝她笑了笑。

“没事,我……朋友已经给我买了。”阮梨摇摇头:“你等我换个衣服。”

“好。”

等她换好新裙子出来,西格蒙德刚接完一个电话。

“不好意思,我朋友说他有急事,来不了。”

“没关系,那我们吃。”阮梨也没太在意这个。

反正菜已经上桌,不吃也是浪费,就当是狠狠宰傅砚礼那家伙一顿饭了!

吃过饭后,西格蒙德主动提出要加她的微信。

能够和自己喜欢的作者互换联系方式,阮梨自然是很高兴,连带着之前的那点郁闷也淡了一些。

站在一旁的许明默默将这一幕记在了心里。

两人分开后,许明开车送阮梨回出版社。

路上,她接到了苏婉卿打来的电话。

“梨梨,你现在在出版社吗?”苏婉卿笑着问她:“我下午没事,可以去你工作的地方看看吗?”

这事她之前就提过两次,但阮梨一直以刚开始工作不方便为由拒绝了。

知道苏婉卿是关心自己,现在又提起,她实在不好再拒绝。

而且,她是想跟傅砚礼斩断关系,但苏婉卿夫妇这些年对她很好,她不能不讲良心。

“我在,妈妈您直接过来就行。”这次她没再拒绝。

等许明把她送到出版社后,她没有直接上楼,就在门口等着。

等了大概十多分钟,苏婉卿终于出现。

“梨梨。”一下车,她就快步上前握住阮梨的手,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

“一个多星期没见到你,都瘦了。”

“搬去学校了也不能一直不回家啊,以后每个星期回家陪陪爸爸妈妈好不好?”

“好。”阮梨乖巧地应了声,扶着她进电梯。

“你刚入职,你哥就把这出版社收购了,想给你撑腰。”苏婉卿轻拍着她的手背笑道。

“别看他平时不善言辞,其实心里还是很关心你的,怕你被欺负。”

听着她的这番话,阮梨垂下眼眸淡淡“嗯”了一声。

到底是怕她被欺负,还是想用这种方式警告她别想逃?

大概只有傅砚礼自己心里最清楚吧。

到达出版社的楼层后,阮梨和苏婉卿从电梯一出来就碰到了一个同事。

她刚入职没多久,和同事们都不太熟悉,但大家碰见了总会打个招呼。

可这次,对方在看到她后竟然直接给了一个大白眼。

阮梨被这个举动弄的有些懵,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她十分嫌弃地骂了一句:“真不要脸!”

“等等!”苏婉卿抢在阮梨之前开口喊住她:“你刚刚在骂谁?”

“你是她谁啊?”同事停下脚步又白了她身边的阮梨一眼:“我骂的就是她!”

“有些人啊,放着正经工作不做,就想着当破坏别人感情的小三!”

她的声音很大,在里面工作的同事听到以后都跑了出来,一个个都跟她的反应一样。

她们都在说阮梨做了小三,为了钱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苏婉卿自然是不信的。

阮梨虽然不是她生的,可是她养在身边十三年的孩子,什么品性她心里清楚。

再说,他们家在吃穿用度上从来没有苛待过她,她不可能为了钱做这种事。

听到这些人造谣的话,她气得不行,直接拿出手机就要给傅砚礼打电话。

平白无故被这么污蔑,阮梨也很生气,但反驳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听到有人提起了傅砚礼。

“你明知道新老板已经有女朋友了,还想要去勾引她,不是小三是什么?”

“别想否认!程莹都亲口说了,看到你哭着从老板办公室跑出来,连口红都花了!”

“不止口红花了,我还听说她和老板已经……”

“她就是看上了傅家的钱!麻雀还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真是不要脸!”

各种恶毒的话落入阮梨的耳中,她那张精致漂亮的脸蛋瞬间变得苍白,一点血色都没了。

但不是因为这些话,而是因为苏婉卿此刻就站在她旁边。

她听到这些,会怎么去想自己和傅砚礼的关系?

小说《美人身娇体软,太子爷把持不住》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偌大的餐桌上只坐着三个人,傅老爷子在主位,傅文山和傅砚礼分别在他两侧。

菜已经上齐,但傅老爷子迟迟不动筷,也没有说话。

傅文山察觉到气氛不对劲,误以为老爷子还在生傅承洲的气,笑着劝慰他。

“爸,承洲年纪还小,而且这孩子向来自由惯了,做事冲动也是正常的,您就别生气了。”

“哼。”傅老爷闻言冷哼了一声,直接看向另一侧的傅砚礼。

“你说,阮梨喜欢的会是谁?”

这是在问傅砚礼,但还没等傅砚礼有反应,傅文山先懵了。

他们不是在说傅承洲的事吗?

这话题怎么就突然转移到阮梨身上了?

“梨梨那孩子……”

“我不是在问你!”傅老爷子厉声打断傅文山的话,眉头紧皱,眼神凌厉地看着傅砚礼。

老爷子在商界驰骋几十年,久居高位,即使已经年近七十,气场也依旧强大又骇人。

傅文山本来就不是个强硬的性格,这会儿被老爷子吓到,瞬间噤了声。

傅砚礼并没有受到影响,喝了口茶后淡定地应了声:“爷爷想知道可以自己去查。”

这个回答让傅老爷子很不满意。

“我想查自然是能查到,但要是查出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丢的是傅家的脸!”

傅老爷子加大音量:“我是老了,但不是瞎了聋了,有些事自己收敛一点,别乱折腾!”

“爷爷说的对。”傅砚礼放下茶杯,看向傅老爷子。

听他这么说,傅老爷子以为他是听进了自己的话,怒气慢慢消了一些。

结果下一秒,傅砚礼再次开口。

“有些事的确不能细查,查了以后才知道,某些人是真的虚伪。”

不咸不淡的语气,却让傅老爷子听出了一丝威胁的意味。

他又惊又怒,完全没想到傅砚礼竟然敢这样对自己说话。

同时心里又有些慌。

难道他真的查出了什么?

不过,短暂的慌神后,傅老爷子很快冷静下来,不悦地看着傅砚礼。

傅文山没听出这番话里的深意,但能看到傅老爷的脸色很不好看,赶紧用眼神提醒傅砚礼别惹老爷子生气。

傅砚礼看到了,但没有在意。

“公司还有事要处理,这顿饭就不吃了。”傅砚礼起身:“爷爷,爸,你们慢用。”

说完,不等他们再开口他就率先离开了包厢。

包厢门关上的一瞬间,“砰”的一声,青花瓷的茶杯被傅老爷子重重摔在地上,碎片溅了一地。

傅文山本来想要说些缓和气氛的话,可傅老爷子摔了杯子,吓得他也不敢再开口。

回到车里。

傅砚礼靠在后座椅子上,脑子里不断回想着阮梨对着爷爷说的那番话,心里非常烦躁。

刚抬手揉了揉眉心,驾驶座的许明突然接了个电话,脸色大变地朝他喊道。

“老板,阮小姐出事了!”

傅砚礼眉心一跳,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不等他开口,许明就赶紧把情况说明。

“阮小姐坐的出租车为了避让突然冲出来的小孩撞上护栏,现在正在去往医院的路上!”

许明察觉到车内越来越低的气压,赶紧又补充:“阮小姐伤的不太严重。”

傅砚礼闭上眼,放在膝盖上的拳头慢慢攥紧:“去医院。”

简短的三个字,却无比急切。

许明不敢再耽误,立刻发动车。

医院里,阮梨坐在诊室外面的长椅上,排队等着看医生。

旁边站着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年轻女人,女人手里还牵着一个大概四五岁的小男孩。

小说《美人身娇体软,太子爷把持不住》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自从上次表白被拒以后,傅承洲怕自己太热情会吓到阮梨,一直不敢联系她。

等了两天,他才敢来试探一下。

“我有个朋友过生日,你陪我一起去参加可以吗?”

阮梨原本是不打算接他电话的,但想着他是傅家人,以后总还会再见面,不好把关系彻底闹僵,只能接了。

此刻听到他的邀请,她赶紧拒绝:“不好意思,我晚上要加班,没时间去。”

“那明天晚上呢?”傅承洲并不打算放弃:“后天晚上也行,你什么时候有空都可以。”

阮梨明白他的意思,只能再次坚定拒绝。

“五哥,我只把你当做哥哥。”

“可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你也不是傅家的人啊!”傅承洲有些急切地反驳。

阮梨知道这句“你也不是傅家人”是实话,但心脏依旧不由地颤了一下。

“我……有喜欢的人了。”她鼓足勇气开口:“你这样会给我造成困扰。”

傅承洲其实隐隐猜到会是这样,可此刻听到她这么说,还是很难过。

“梨梨,我真的没有机会吗?”他还想再争取一下。

“对不起。”

轻轻的一句道歉,将他最后一丝希望扼杀。

“那可以告诉我,你喜欢的是谁吗?”傅承洲苦笑着问她。

阮梨没说话,但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是三哥?”

“不是!”一听他提起傅砚礼,阮梨被吓到,急忙否认:“他……也是哥哥,怎么可能会是他!”

“那就好。”傅承洲松了一口气,随即自嘲地笑了笑:“只要不是三哥就好。”

听到他说这句话,阮梨握着手机的手用力收紧,心脏跳动得越来越快。

她和傅砚礼的关系见不得光,一定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电话挂断的同时,出租车正好停在公司门口。

阮梨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将乱七八糟的情绪收拾好,准备先好好工作。

公司被傅砚礼收购,张一鸣也被他赶走,他们公司需要新的总裁。

但傅砚礼实在太忙,根本没空管这样的小公司,所以他直接空降了一个人来处理。

今天早上总秘书才把新总裁的资料发给阮梨,她只能趁现在抓紧时间多了解一些。

新总裁是一个三十岁的女人,叫邱萍,之前在傅氏集团的分公司担任高管。

阮梨大概了解了一下她的喜好,等到进入秘书室后就打算开始做准备工作。

结果没想到刚放下包,还没来得及工作就有一个年轻女人走进来。

“我是邱总的助理。”女人微微皱着眉,语气带着不耐:“邱总让你现在去她办公室一趟。”

阮梨有些意外,不过也没多问其他的就跟着她去了总裁办公室。

邱萍正坐在椅子前看着电脑,听到动静抬眸看了阮梨一眼。

“你就是阮梨?”她开口,声音冷淡,听不出任何情绪。

“是。”阮梨刚点点头,下一秒,一叠文件就甩到她的脚边。

“一个小时后开会,把这份资料复印三十份整理好拿到会议室。”邱萍冷声吩咐着她。

阮梨有些被她的动作给惊到,不过很快就调整过来,弯腰捡起文件,态度不卑不亢:“好的。”

“这屋子的装修风格我不喜欢,你找人换掉。”

“好。”

“早餐我还没吃,你去准备,咖啡要手冲。”

“好。”

不管邱萍提出什么要求,阮梨都答应了。

邱萍又看了她一眼,眼底闪过一丝厌恶,不过也没再说其他的,挥挥手就让她先出去。

阮梨离开总裁办公室后,先将复印的文件设置好,然后根据邱萍的资料点了符合她口味的早餐,紧接着又去茶水间准备咖啡。

小说《美人身娇体软,太子爷把持不住》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酒吧,情侣餐厅,泳池派对,这已经是他第三次看到他们在一起了。

一想到那个男人总是带阮梨来这种暧昧的地方,阮梨还穿着这么性感的泳衣和他站在一起,两人那么亲昵的样子。

傅砚礼心里的怒气就在不断翻涌,语气也变得很不好:“以后不许跟他来往。”

“为什么?”阮梨不解地看着他:“你不能限制我交友的权利。”

“你觉得是为什么?”傅砚礼一只手搂住她的腰,将她往自己怀里一带,声音低沉。

两人都穿着布料很少的泳衣,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身体几乎没有遮挡地紧贴在一起。

感受到他滚烫的肌肤,阮梨的脸不禁泛红,身子不受控制地发软。

但听到他的反问,她的心又往下沉了沉,难过和苦涩涌上心头。

为什么?

当然,因为她是傅砚礼的情人,是他的玩物,所以他才不允许她身边出现其他男人。

傅砚礼的占有欲很强,这点阮梨很早之前就已经知道了。

无关情爱,只是因为他不喜欢别人染指他的东西。

“我……”

想到自己还需要借着他才能调查阮家的事,阮梨只能将反驳的话咽下:“知道了。”

明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傅砚礼却一点也不开心,甚至看着她这不高兴的样子,心里感觉更烦躁了。

他垂眸看着怀里的阮梨。

她白皙的脸颊泛着浅浅的绯红,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带着淡淡的水汽,看起来湿漉漉的。

又纯又欲的一张脸,勾得他火气更大了。

“阮梨。”他开口,轻轻唤着她的名字,声音暗哑。

“嗯?”阮梨下意识地应着。

下一秒,他突然吻上了她的唇。

有些凶又有点温柔,这么矛盾的两种感觉竟然同时存在在这个吻里。

阮梨被动承受着他的亲吻,感受着他步步紧逼,攻城略地,双腿越来越软。

要不是傅砚礼的胳膊一直搂着她的腰,给了她支撑的力量,她都觉得自己随时要摔倒在地上。

就在两人越吻越深,傅砚礼的手已经不安分地钻进她上面的泳衣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脆响。

“啪——”

是玻璃摔在地上的声音。

有人来了!

这个地方很偏僻很安静,一般不会有人过来,除非是特意来找人。

而现在会来找他们的,就只有西格蒙德和沈凝雅。

西格蒙德刚才就没追上来,此刻应该也不会来,那就只有沈凝雅了。

想到这个可能,阮梨慌张地想要推开傅砚礼。

傅砚礼的眼底闪过被打扰的不悦,见阮梨着急地想要推开自己,不想吓到她,只好先结束这个吻。

“梨梨,你和三哥……”

一道带着震惊和难以置信的男声响起,是傅承洲的声音。

虽然不是沈凝雅,但也很糟糕。

阮梨不知道傅承洲也会参加这个派对,当即愣在原地,手足无措。

傅砚礼也有些意外,不过先给阮梨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然后淡定地转身看向表情复杂的傅承洲,语气不太高兴。

“有事吗?”

“我……”傅承洲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是跟着朋友们一起来参加这个泳池派对的,刚才看到傅砚礼急匆匆拉着阮梨走过,担心是出了什么事就想过来看看。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跟过来以后会看见他们接吻!

“梨梨,你不是说你不喜欢三哥的吗?”

傅承洲满脸心痛地看着阮梨,声音都有些哽咽了:“你们为什么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