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星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文集宫斗:娘娘出身卑微,却是后宫独宠

完整文集宫斗:娘娘出身卑微,却是后宫独宠

深林的鹿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宫斗:娘娘出身卑微,却是后宫独宠》,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上一世,她的住所是马厩。上一世,她的食物是猪食。上一世,她是奴,是婢,是这府中最下贱的人,不管什么样的责骂惩罚,她都得忍着,受着,不得反抗。她以为顺从就会有好日子过,殊不知,好日子是自己争取来的!重活一世,她要权,要势,要坐上女人最高位,俯视所有人……宫斗的日子水深火热,稍不留神就会身陨至此,但她要争,要抢!更要把皇帝的心玩弄在股掌之间!...

主角:赵君珩孟娴湘   更新:2024-06-11 21: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君珩孟娴湘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文集宫斗:娘娘出身卑微,却是后宫独宠》,由网络作家“深林的鹿”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宫斗:娘娘出身卑微,却是后宫独宠》,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上一世,她的住所是马厩。上一世,她的食物是猪食。上一世,她是奴,是婢,是这府中最下贱的人,不管什么样的责骂惩罚,她都得忍着,受着,不得反抗。她以为顺从就会有好日子过,殊不知,好日子是自己争取来的!重活一世,她要权,要势,要坐上女人最高位,俯视所有人……宫斗的日子水深火热,稍不留神就会身陨至此,但她要争,要抢!更要把皇帝的心玩弄在股掌之间!...

《完整文集宫斗:娘娘出身卑微,却是后宫独宠》精彩片段


话虽是这样问的,可从罗幽婼那神色语态来看,她仿佛已经笃定了是她自己能最终入选。

她爹是皇城晏京城里的官,再不济也是正六品官职,自然觉得自己比来自偏远州府的孟娴她们要更加高贵。穿的花花绿绿的,恨不得把所有好看的颜色都穿在身上。

一眼看过去,的确亮眼却扎眼。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呀。”章玉妍眨着大眼睛,好看的睫毛上下忽闪,一副天真姿态。

罗幽婼瞥了她一眼,问:“你叫孟娴湘?”

“不是的,我叫章玉妍。”

“随你叫什么,瞧你这般青涩,到年纪了吗,别是刚及笄就送进来充数了,我朝律法未满十八不得入宫选秀。要是被发现你们为了获宠而欺君,哼,小心你的脑袋。”

章玉妍长得的确显小,像朵没长开的花苞。

脸颊肉肉的,可爱粉嫩有余却也真的不太像是十八岁的样貌,倒像是十四五岁的小姑娘。

“我的确十八了,我阿娘说了有的人天生长得就显小。再说我父亲也做不出那种欺君的事情,父亲说了若我得选就留在宫中好好侍奉皇上,侍奉太后皇后,若不能那就回荆州,他会认真再给我安排亲事,凡事都不必强求。”

孟娴湘静静站在一旁听着,心道这姑娘说话颇有几分通透,大大方方的。

“哼!”罗幽婼一翻白眼,被那番挑不出毛病的话噎住,因此不爽的发出一声冷哼。

“你呢?”接着,又把目光落9在一直没说话的孟娴湘身上,“你可想过自己要入选?”

孟娴湘垂眸看着光滑的地面,美眸流转间生了几分狡黠。

“入不入选,自有太后和皇上做主,我不敢妄议。”她回答。

罗幽婼被章玉妍噎了话本就心里不快,听见孟娴湘这么说,又更加显得她在背后议论而不识大体的样子,心中不免更加不忿,怎么能屡屡在两个小小知府之女的面前丢了脸。

于是,越发说多错多。

“什么妄议不妄议,这会儿又没人,你在这儿装个什么?就显得你一个懂事,别人都粗苯愚蠢不识体统规矩了?别说你从来没有想过入选,可你就是想了又能怎么样,上头还有那么多名门贵女,真以为能轮得到你?更别说还有太后的亲侄女,你觉得你能比得过谁去?”

说完,她脸色绯红。

就是把自己给说生气了,却也不见孟娴湘有任何反应,她依旧望着脚下的地面,眼睛不敢乱转说:“太后的亲侄女,自然风华绝冠是如我等不敢媲美的。”

她先是夸了太后侄女,等同于夸了太后。

“你若觉得我在装,那就当做是我在装吧。我只知道,即便是在自己家中也不得随意在背后议论长辈之事,这是规矩。何况这里是天家皇宫,宫规森严,更应该谨言慎行,万一出了差池那便是要殃及家人的祸事。”

“你……”

罗幽婼气的瞪眼,越听孟娴湘说就越显得她没规矩,好似被人啪啪打了几个耳光一般,刚要发发作,却倏然听见殿内的屏风后面传出一道中气十足的女声。

“说的好!”

随着话落,那扇大屏风就被快速收了起来,露出坐在雕着凤凰花纹高椅上的太后娘娘,以及她身边的众位宫女。原来,太后并没有去什么偏殿休息,而是一直坐在屏风后观察着几人。

和孟娴湘猜想的一样,原来殿选竟是这么个选法。

孟娴湘三人第一时间就已经跪下去磕头了,尤其罗幽婼浑身发抖,脸都白了,许是知道今日她算是完了。

沉默片刻,太后又道:“孟娴湘,抬起头来。”

屏风后面只能听到声音,太后并不知道哪个才是孟娴湘。

孟娴湘忙将磕在地上的头抬了起来,却也不敢直视太后的脸,只看向她足尖的位置,并回了一声:“臣女孟娴湘,见过太后。”

“嗯,长得也脱俗清丽。”太后满意的点头,说的是孟娴湘不过度打扮的装束。

“听说你是孟知府家的庶女,可纵容是个庶女也比晏京城内好些个达官显贵的女儿要通情懂事的多。”

这里的好些个,自然包括着罗幽婼。

太后冷冷投去寒光,哪个最害怕哪个就是罗幽婼,不必再问也知道了。

“你说的没错,皇宫里规矩繁多不比外头,最最重要的便是要谨言慎行,恪守本分。孟家女稳重端庄,哀家觉着不错。”

“至于罗监判的女儿……”

“太后,太后赎罪,臣女知道错了,请太后……”

“放肆!”太后皱起眉头,发出怒喝,“哀家才刚说完要谨言慎行,你就这般冲撞要来抢哀家的话,看来你是不把哀家放在眼里啊!”

“不…不是。”罗幽婼吓得快要语无伦次,也不敢再插话。

“说到底,还是罗监判教女无方!”

太后最后只再对她说了这么一句,就挥手让太监把罗幽婼给拖出去了,而太后这句话的另一个意思,是也准备要处置罗幽婼的父亲了。

为此,孟娴湘也不由得心跳加速。

原来对于天家的人来说处置一个官员可以如此简单,甚至都不需要见到官员本人,仅凭几句话就可以直接发落了。

那么孟家……想到对孟家恨,孟娴湘的心跳越来越快。

直到罗幽婼喊“恕罪”的声音消失,太后才再发话:“你们都起来吧。”

“章知府的女儿瞧着是小,可样貌却很是喜庆,方才听你说话也觉得你大方通透,不错啊,都不错。选秀女选的不仅是家世样貌,最注重的还是人品和德行,否则后宫不宁,皇帝不安,天下也难安啊。”

太后连连说了多个不错,孟娴湘心里的石头也落下来了。

这一关,总算圆满。

翌日,册封的秀女的圣旨就下来了。

此次入选的秀女一共七位,加上章玉妍,还有一位同样是来自外官之女。

剩下四位,都是晏京城内的官家女子。

自然,那位太后的亲侄女廖羽柠是不用多说,必然要留下的。

并且,她的位分是七人中最高的六等昭容之位。要知道,皇上身边从王府进宫的四位老人中,有一位到如今还只是昭容的位分,而太后侄女一进宫就和那位王府老人平起平坐,可见其身份的特殊。

听说,还是皇上亲自点头拟旨册封的。

都说廖羽柠前途无量,可孟娴湘却不觉得。

————

PS:由于很多宝子不喜欢看章节末的作者有话说,所以经常到后面看不懂位分高低,或者因为和之前看过的位分不同而产生怀疑,所以就把位分表拉到这里啦。

后宫除皇后外的嫔妃等级如下(背景架空,等级制度有借鉴)

一等嫔妃:皇贵妃

二等:贵妃

三等:妃

四等:嫔

五等:昭仪

六等:昭容

七等:婕妤

八等:美人

九等:才人

十等:贵人

十一等:选侍

十二等:淑女


隐隐约约,似有哭声。

“皇上…饶了湘湘……”

门口,于忠海和素兰候在外头,随时等着里头传唤。拐角的窗门下,也蹲坐着一个人,一个双手缠着染血的白布条的人,是玲珑。

她这个位置,可以更加清晰的听见里面的动静。

戴着白布的手,正捂着她的嘴。

不然,她怕自己会哭出声来。

她心里恨,为什么都是奴婢出身的,偏偏她孟娴湘有这么好的命,在孟府时,孟娴湘过的还不如她呢。

她就可以得到皇上的青睐,而她想在皇上面前长眼却反倒被罚去挨了打。

那孟娴湘还假惺惺的让人给她送药,她要是真好心,当时她从殿内被拖走的时候怎么不拦一拦?

昨天打她手板的太监下手也是真的重,她的掌心被打的血肉模糊都快见骨了。

孟娴湘那个贱人,她不会让她太得意的!

后半夜,殿内的动静才渐渐弱了下去。

孟清欢使唤人进来更衣,给孟娴湘擦洗,她累得瘫在床上,任由着宫女为她擦身子动都不想动一下,最后要换带血的床单,她才不得已拖着疲惫的身子起来。

小厨房准备了清淡的宵夜,孟清欢哄着眼睛都睁不开的孟娴湘吃了好几口。

床单换完,她又立马爬上了床。

夜太深,孟清欢也就在她这里歇下了。

他从后面抱着她,闻着她身上的馨香,闻着闻着便又忍不住,折腾了好几回。

……

翌日,因为要上朝,孟清欢起的很早。

宫女伺候好穿好的衣服时,孟娴湘都还在沉睡中醒不过来。

准备要走时,他恋恋不舍又坐上了床。

终于,在抚摸她脸颊的时候弄醒了她,她一见已经天色大亮忙要起来,但被他给按了回去。

“你继续睡,朕就是想再看看你。”

她已经清醒了许多,见他已经穿戴整齐便问道:“皇上,我今天是不是应该去给皇后娘娘请安了?虽说娘娘免了我近日请安,可她是体恤我在病中,可如今皇上都已经……说明我已经病好了,若不去请安……”

“无妨。”孟清欢冲她温柔摇头。

“晚一日去也不要紧,就说是朕的旨意。朕瞧你这般疲惫,实在心疼。”

孟娴湘别过眼,又转了身背对着他,颇为怨念道:“皇上说谎,你才不心疼我。”

他一笑,单手撑着俯下身。

“朕怎么不心疼你了,或者你说,你要朕如何心疼你,朕都依你。”

她的脸颊又变得滚烫,用被子拉过盖住半张脸,羞涩回道:“皇上要是真心疼我,昨夜就不会那般折腾我。”

只瞧孟清欢脸上笑意更深,又凑近了她些,几乎贴在她的耳边。

“那都是因为湘湘太过惑人,朕情难自已。”

“我没有!”她扭头,顶着红透的脸表示自己没有故意魅惑君王,这可不是好话。

孟清欢点了点她的鼻尖,笑着又道:“是,湘湘是没有,可湘湘的身子有。”

她一羞,又把头转了回去,甚至用被子把自己整个埋了起来。

孟清欢看着,觉得可爱。

旋即轻轻拉开被子一角,压低了声音:“湘湘,朕从未如昨夜那般舒服过,朕可真是得了个好宝贝。”

她抽回被子,把自己埋的更深。

“皇上你别说了,要上朝了!”压在被子里的声音,听着闷闷的。

他轻轻笑出声,应下道:“好,朕去上朝,你好好休息。中午要见一个大臣,晚上朕来陪你用晚膳。”

她躲在被子里,不再答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