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星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畅销巨著宫斗:娘娘出身卑微,却是后宫独宠

畅销巨著宫斗:娘娘出身卑微,却是后宫独宠

深林的鹿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宫斗:娘娘出身卑微,却是后宫独宠》,是作者“深林的鹿”笔下的一部​古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赵君珩孟娴湘,小说详细内容介绍:上一世,她的住所是马厩。上一世,她的食物是猪食。上一世,她是奴,是婢,是这府中最下贱的人,不管什么样的责骂惩罚,她都得忍着,受着,不得反抗。她以为顺从就会有好日子过,殊不知,好日子是自己争取来的!重活一世,她要权,要势,要坐上女人最高位,俯视所有人……宫斗的日子水深火热,稍不留神就会身陨至此,但她要争,要抢!更要把皇帝的心玩弄在股掌之间!...

主角:赵君珩孟娴湘   更新:2024-06-11 21: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君珩孟娴湘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巨著宫斗:娘娘出身卑微,却是后宫独宠》,由网络作家“深林的鹿”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宫斗:娘娘出身卑微,却是后宫独宠》,是作者“深林的鹿”笔下的一部​古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赵君珩孟娴湘,小说详细内容介绍:上一世,她的住所是马厩。上一世,她的食物是猪食。上一世,她是奴,是婢,是这府中最下贱的人,不管什么样的责骂惩罚,她都得忍着,受着,不得反抗。她以为顺从就会有好日子过,殊不知,好日子是自己争取来的!重活一世,她要权,要势,要坐上女人最高位,俯视所有人……宫斗的日子水深火热,稍不留神就会身陨至此,但她要争,要抢!更要把皇帝的心玩弄在股掌之间!...

《畅销巨著宫斗:娘娘出身卑微,却是后宫独宠》精彩片段


她的示弱没让庄芊芊罢休,反而越是懦弱越是让人想要欺负。

庄芊芊抬起鞭子,指着孟娴湘:“你这副可怜样是想装给谁看,又想哭天喊地的大闹一场然后告诉皇上你被我欺负了吗?”

“不是不是!”孟娴湘连连摆手。

“嫔妾不敢,嫔妾不会的。就算皇上问起来,嫔妾也不会这么说的,庄美人你放心嫔妾绝对不会的。”说话的同时,还不住的发着抖,眼泪也落下来了。

看她这般胆小,庄芊芊忍不住嗤笑,笑她果然是小家子出身,经不起吓。

“算你识相。”她慢慢收起鞭子,绕了几圈挂到腰上,“不过就算皇上问起来了,你也栽赃不了我,现下御花园里又没有别人,谁看到我是如何出手的了?你自己不也没看到么?”

她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原本明艳热情的红色被她穿成了跋扈的气质。

她一身红,从头到脚全是红的,

好像孟娴湘每回见到她,她都是穿的红色。

“是,庄美人说的对。嫔妾不敢胡言乱语,还望庄美人不要厌恶嫔妾。嫔妾知道大家对嫔妾都有怨言,嫔妾也自知身份卑微不配比你们先侍寝。”

说到侍寝,庄芊芊眼中那股对孟娴湘的厌恶眼看着越发的浓了些。

她觉得孟娴湘说的没错,她孟娴湘是什么身份,凭什么比她们这些晏京名门出身的能够更早侍寝,她的确不配。

“方才皇后娘娘当众赏赐嫔妾贺礼,嫔妾也是惶恐的很。”

孟娴湘瞧着着实怯懦,始终不敢正眼瞧人,怕惹庄芊芊生气的。

说到一半,她扭头看向素兰。

“快把皇后娘娘赏赐的锦盒拿过来,里面有只红珊瑚金钗。”

素兰一时也摸不准孟娴湘想做什么,只听从吩咐俯身捡起方才地上的锦盒子,从里面拿出她说的那只红珊瑚金钗。

孟娴湘接过,平放在手心递向庄芊芊的方向。

“方才在凤栖宫,想必庄美人也听皇后娘娘说了,这只钗子是娘娘受封皇后时带过的,上面的红珊瑚不管是色泽还是品质都是上等的,嫔妾一看就想到了庄美人平时喜爱穿红色,它若戴在庄美人的头上一定比嫔妾合适。”

“若庄美人不嫌弃,嫔妾就把这只红珊瑚金钗献给您,只求庄美人能对嫔妾不再心存芥蒂。”

庄芊芊没回应,只定定地盯着孟娴湘手里的红珊瑚钗。

她承认,她是喜欢这根钗的。

从皇后刚才拿出来的时候,她就一眼看上了,想到这么好的东西给了孟娴湘还觉得恼火过,她孟娴湘哪里配得上。

不过,既是皇后赏赐下来的东西又怎么能随便转赠给别人。

但,说到底都是她孟娴湘自己要送的,就算怪罪下来也是怪她,而且到时候东西都已经在自己手上了,皇后总不能再让她送还给孟娴湘吧。

“你真的愿意把这钗子给我?”

“愿意!”孟娴湘见她肯收,不禁松了口气般一笑,又道:“嫔妾亲自帮贵人插上吧。”

见她如此谄媚,庄芊芊心情大好,挑着眉头高傲地“嗯”了一声。

孟娴湘便快步上前,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她垂眸的眼神正紧紧的望向庄芊芊身前的泥土上那块凸出来的石头。

离得越近,她的眼里的眼里暗藏的锋芒便越是强劲。

庄芊芊心中正兴奋,得到了这么好的钗子不说,见孟娴湘在她面前低声下气的态度更让她爽快,侍寝了又怎么样,还不是被她压的不敢吭声。


他便轻轻拍了拍她身上的被子,笑着再道:“朕走了。”

直至听见他起身,撩起珠帘,开了门出去听见一众宫人齐道“恭送皇上”,孟娴湘这才被子里出来,脸上依旧发红,眼里却不再有羞涩之意。

回想昨夜种种,她深深吐了口气。

这一关,总算过了。

她如愿以偿暂得了帝心,可这还算不得什么,来日还方长呢!

孟清欢如今对她顶多也还只是感兴趣,贪她和旁人不一样的新鲜,谈不上有多情浓。

她想在宫里长久得宠,还得努力稳固君心。

后宫里得宠的女人,大致分为三类。

一类,是他不得不宠的,譬如太后侄女,他宠着却又厌恶着。譬如那些送进宫的大臣的女儿,他也不能冷落了,这牵扯到朝廷和君臣关系。

还有一种,像孟娴湘这样,是他自身感兴趣的。可这种恩宠更不能长久,就像对待喜爱的宠物,过了新鲜劲儿或有了更加感情兴趣的,随时便可将之抛诸脑后。

另一种,便是他放在心尖尖上,真正用心爱着的人。

至于孟娴湘,若问她想要哪一种……

她当然要谋那最高等级的恩宠!

向来,她都只想求权,不求情。

皇上对她的情,只能是她获得权力的一种途径,

她要他的情,但自己不能动情!

“素兰!”她掀开被子起来。

“替我梳妆,去向皇后请安。”

素兰推开门进来,站到床前扶着孟娴湘下来,嘴上却道:“主子,方才皇上走的时候说了让我们不要吵您休息,想必应该也免了您去凤栖宫请安的。”

“皇上是说了可以不用去请安,可我也不能恃宠生娇不是?”

孟娴湘皱着眉头坐到梳妆镜前,手不自觉扶上腰部,只觉那里酸的厉害,想来都是昨夜孟清欢折腾的太厉害了。

素兰看了过去,不禁捂嘴笑了笑。

她在宫里待的时间长,先帝还在时就已经在宫里伺候着了,这种事自然也了解不少。

“主子,奴婢看您还是回去躺下吧。”她虽是笑着,却是替她高兴的笑。

除去廖羽柠,孟娴湘的确算是新入宫的妃嫔中第一个侍寝的,这可是要叫许多人都眼红的殊荣。

孟娴湘却摇头,只淡淡道:“梳妆吧。”

今日请安,她得去,不是怕被骂恃宠生,而是……

冬霜打了洗脸水进来,与素兰一同伺候着她梳洗做妆发,穿了雅致的淡蓝色绣白云的宽袖百褶裙,紧紧竖着胸口,遮住锁骨下昨夜被咬出的红痕。

瀑布一样的发丝垂至腰下,一小束被固定垂在身前,染着蓝色的银质耳坠雕成一串小小的蝴蝶,做工精致,走动间还能煽动羽翼,栩栩如生增添俏丽。

凝月宫外,穆静烟已经朝着请安的路远远的走在前面。

经宫女提醒,她才知道孟娴湘正走在她后头,她没回头去看但却有目的性的放缓了脚步,走的极慢,很快就让孟娴湘追上来了。

“穆姐姐安。”

经过穆静烟身边时,孟娴湘还是象征性的打了个招呼,短暂的停顿后继续匀速往前,并没有同样放缓脚步与穆静烟一道走。

“你以为自己侍寝过,就可以不把人放在眼里了?”

穆静烟抬脚追上,与她平行。

孟湘娴挂着笑意,笑意却只留在唇角不达眼底不入心,平淡地回:“妹妹以为,不同你打招呼才叫不把你放在眼里。况且妹妹觉得,姐姐应该也不想与妹妹说话,所以妹妹这才没有停下等姐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