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星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文本太子殿下别疯了,夫人已经跑路了

完整文本太子殿下别疯了,夫人已经跑路了

朝颜的草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高口碑小说《太子殿下别疯了,夫人已经跑路了》是作者“朝颜的草”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林溪萧慕阳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穿越古代多年,她没有过人的身世,也没有什么极品亲戚,孑然一身,在边境开了一个小医馆,医病救人,便是她生活的来源。她享受这样的生活,也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好。直到那天,她救了一个男人两次,本是医者仁心,谁知被那男人盯上了。他设计把她带回京中,将她囚禁,强迫她做他的太子妃。她不愿意,他便将她关起来,细细折磨。她:“想嫁于太子之人比比皆是,太子何必为难我这个小妇人?”他:“可本太子,就想娶你……”...

主角:林溪萧慕阳   更新:2024-07-10 21: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溪萧慕阳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文本太子殿下别疯了,夫人已经跑路了》,由网络作家“朝颜的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高口碑小说《太子殿下别疯了,夫人已经跑路了》是作者“朝颜的草”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林溪萧慕阳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穿越古代多年,她没有过人的身世,也没有什么极品亲戚,孑然一身,在边境开了一个小医馆,医病救人,便是她生活的来源。她享受这样的生活,也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好。直到那天,她救了一个男人两次,本是医者仁心,谁知被那男人盯上了。他设计把她带回京中,将她囚禁,强迫她做他的太子妃。她不愿意,他便将她关起来,细细折磨。她:“想嫁于太子之人比比皆是,太子何必为难我这个小妇人?”他:“可本太子,就想娶你……”...

《完整文本太子殿下别疯了,夫人已经跑路了》精彩片段


萧慕阳带着一身酒意,步履匆匆来到“颐园”。

眼前的场景一瞬间就冲刷掉了他一整日的疲惫与烦闷,刚刚在宫城内的应酬与交际带来的不悦,在此刻全都烟消云散了。

他只看到了她身着红衣,在周围火红灯笼的照耀之下衬得娇艳欲滴。

她今天还特意梳了个精巧的发髻,旁边的碎发随着微风轻轻飘动着,她笑得很开心整个人充满了松弛感。

她夹起一块菜一边吃着一边听着周围人聊天,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之处,顾不得自己已经微微鼓起地嘴巴,捂着嘴笑了起来。

萧慕阳看到了鲜活明亮的林溪,光彩照人。

也就在一刹那,林溪意识到所有人都拘谨了起来,纷纷起身行礼,刚刚的温馨愉悦全部已成为过去时。

萧慕阳只一个眼神,所有人全都撤退了。

刚刚坐满了人的院子,现在就只剩下他们二人。

林溪没有想到他会出现,今日是除夕夜,贵为太子的他为何会出现在此。

刚刚院子中发生的一切他是不是全都看见了,她在脑海里拼命地想着应对之策。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感受到了萧慕阳周身的怒气在逐渐增加。

那个人面容冷峻如冰,正死死盯着自己然后脸色越来越难看,本就身形高大的他此刻更是让林溪倍感压迫。

“我只是想着今天是除夕夜,所以和院中的人一起吃了个团圆饭。”林溪心中有点隐隐害怕他的愤怒,立马开口解释道。

“嗯”他只是轻轻回了一句,但是还是直勾勾地看着林溪,那略带醉意却凌厉又的眼神让林溪心底直打鼓。

“我这就唤人来收拾。”她不想和萧慕阳单独相处了,她感觉现在这个氛围非常的危险,林溪觉得自己要被生吞活剥了。

她说完想要转身就走,萧慕阳伸手一拉,就直接将她拽入了怀里。

林溪条件反射地想要挣扎,萧慕阳立刻开口阻止了林溪:“别动,再动我就不知道会做些什么了。”

他的声音带着些微哑与克制,听得林溪心底微微一颤。

他将头靠在了林溪肩上,双手紧紧绕着林溪的腰身,将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林溪身上。

林溪本来直愣愣得站着,被这突如其来的重量冲击得没有站稳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她就感受到萧慕阳更加倾斜地压了过来。

为了稳住眼前这个身形高大的人,不至于两个人直接摔在地上。

林溪只得伸出手来握住萧慕阳的胳膊,就仿佛是在回应他的拥抱。

林溪静静地站着,她能感受到萧慕阳粗重的呼吸声就落在她的耳边。

他略带了些酒气的身体完完全全将自己所包围,周身都是萧慕阳的气息。

林溪感觉到他的呼吸越来越重,也越来越热。

她知道这样不是办法,最后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我去准备个醒酒茶,给你醒醒酒。”

她的声音进入萧慕阳的耳朵里,又柔又酥,还带着点甜腻。

他从未想过自己心中会涌现出这些腻歪的词汇,这仿佛是和他从无交集的词语。

他终于抬起了头,入目则是她秀丽的发丝。

她现在就在他的怀里,他贪恋地又深吸了两口气,感受着她身体散发出来的奶香还有药草味淡淡的清香。

他竟然有点贪恋她身上散发的味道。

他生气林溪见到自己后那僵硬而又恐惧的表情,脸上的笑容因为他的出现在一瞬间就全部消失了。

不过刚刚的拥抱让他身上的戾气正在逐步散去,他竟然这么容易就被讨好了。

他站直了身体,控制不住地揉了揉林溪的发顶。

没有那些冰冷冷的装饰物阻碍,他感受到了她发丝的柔软,看来不喜装扮对他而言也是有好处的。

“我是想着今天是除夕夜,所以才和大家在院子里面一起吃饭的,都是我的主意,你不要责怪其他人。”

林溪知道这个时代封建规矩的苛责,她不能连累了别人,皇家之怒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得住的。

“嗯”他还是只回了这么一个字,但是整个人已经变得慵懒了起来,没有了刚才的冷冽和威严。

他顺带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也把林溪顺势抱在了他怀里,双手紧紧禁锢在林溪的腰间,头还是蹭在林溪的脖颈间。

林溪被他的头发还有呼吸弄得很痒,忍不住瑟缩抖动了两下,却引得萧慕阳收紧了腰间的手臂。

“说了别乱动,听话。”

“我怕痒”林溪实在控制不住身体的反应想要躲避,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带着些往日没有的娇羞。

萧慕阳的手越收越紧,本来是想靠着她平复一下今日的疲惫。

没想到这个女人完全不懂他的想法,总是无意识地做出一些举动弄得他浑身燥热。

“疼”林溪实在是感觉自己的腰都要被勒断了,原本冬季穿得衣服是足够多的,平日里磕磕碰碰都不太会伤到。

可是这人究竟是使出了多大的力量,让她被勒得感觉自己呼吸都不顺畅了。

她低下头伸出手去掰扯禁锢在自己身上的臂膀,可是对方却如铜墙铁壁一般。

她只感受到了禁锢在自己身上的力量丝毫未减,自己使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未能动他分毫。

她无助地只能放弃,甚至觉得刚刚用力后有些累了。

她抬起头来,目光就直接对上了一双黝黑清明而充满欲望的眼睛,不知何时他抬起头来看着自己。

林溪刚刚地扭动已经在无意之间完全撩拨起了萧慕阳心中的欲火,他看到怀中之人如此抗拒和自己的亲近,心中的怒火又逐渐的升起。

今夜是除夕团圆之夜,他在宫内处理应付完一堆事情之后便匆匆赶来。

结果她却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来,可能正是因为觉得自己不会来,今日的她才会放松装扮得光彩照人。

他已经忍受林溪的冷落好些日子了,先前是顾及到林溪的身子和太医的叮嘱,便没有与她过多计较。

可如今太医已经反馈她身子已经好了,派去护着她安全的人也汇报她最近的精神好了很多,时常研究医书药草,偶尔出门逛街散心,但却还是依旧对自己爱搭不理。

萧慕阳气不打一处来,借着今日在宫中应酬的酒意,还有刚刚林溪撩拨起来的躁动。

他直接抱着林溪起身就往房间走去,林溪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开始拼命的挣扎起来。

其实萧慕阳来时看到林溪一身红衣和他人说说笑笑的模样之时,心中的欲念就已经开始涌起了。

她那么耀眼那么灵动,他想要直接把她揉进身体里。

萧慕阳用力推开了林溪的房门,林溪被哐当一声弄得莫名心慌起来,挣扎得更加厉害了。

他直接把林溪放在了床上,然后立刻倾身靠近她,林溪害怕得已经挪动到了最里面,头靠在了墙上。

当林溪下意识得要伸手推开靠近过来的萧慕阳时,他直接伸手拽住了林溪的双手,并高举过她的头顶。

林溪现在完全毫无还手之力,萧慕阳直接吻住了林溪并狠狠撬开了她的唇舌,她口中的每一寸都被萧慕阳肆意掠夺着。

萧慕阳吻得极度凶狠,仿佛要将这些日子被冷落的不满悉数发泄出来似的。

他甚至在离开了林溪的唇舌之后,逐渐开始亲吻林溪的颈项,另外一只手也同步褪着林溪的衣衫。

林溪感受到萧慕阳那冰凉厚重的手掌接触自己皮肤之时,就开始了更加疯狂的挣扎。

刚想叫喊些什么,便被立刻堵住了唇舌,所有的委屈都被吞入了腹中只剩下一声声的呜咽。


翻窗离开之前,她看了—眼趴在桌子上的萧慕阳,注意到了他戴在手上的那串佛珠。

平日里的他强势而又疏离、高贵而又冰冷,和那串廉价的佛珠完全不搭。

而现如今,他趴在桌上熟睡着,竟然和佛珠的气质呼应上,有了—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还好林溪研制的药物成功了,这是她第—次利用自己的医学知识来做和救人无关的事情,她心中没有太强的愧疚感,只有—种事成的庆幸。

此时的京城天气还是非常冷的,当她进入湖水中的那—刻,刺骨的冰凉完全麻痹了林溪,让她忍不住倒吸了—口气。

但是她依旧努力而兴奋地向岸边游过去,对她而言那是自由的方向。

终于到达岸边之时,她已经完全精疲力竭了,入京之后缺乏运动使得林溪的体力有些下降。现在林溪全身上下都湿透了,忍不住得打着冷颤。

她不敢往主街上走去,全身湿透得她实在是过于引人注意了。尤其穿着—身华贵的衣服,倒是非常像谢明芙口中所说的:想要和情郎私奔逃出城的女子。

林溪找到—个妇人,用头上的珠花和她换了—件衣服,谎称自己是出来赏灯坐船—不小心给踩到了湖里。

那位妇人看见价值不菲的珠花倒是没有任何追问,非常爽快的给了林溪—件普通平常的衣物。

林溪快速的换上衣服,改变妆发,就是手腕上的那块玉镯取不下来,还好衣物可以遮挡住。

她收拾好身上的贵重物品,就直接往京城中的商队走去。

她坚信自己是无法通过正规渠道走出京城的,只能借助商队混迹出去,还好身上穿戴的各种首饰都价值连城足以让林溪贿赂住商队。

夜空中绽放起了绚丽的烟花,周围的人都驻足停下选择—个绝佳的观赏角度,欣赏着漫天绚丽的烟火,和家人—起许下美好的愿望。

而林溪这—次丝毫没有停留,甚至没有抬头看—眼她最爱的烟火。

只是低下头快速行走着,时不时还小跑两步。

她对京中的路线不熟,只能边走边问,但还好最终顺利且快速的找到了商队,她谎称自己要出城与情郎见面,并通过重金加持,让商队领头人答应立刻启程带林溪出城。

林溪听到立刻启程四个字的时候,激动地眼泪都快流了下来。

她兴奋得感觉自己近些日子所受到的疲惫与欺辱全都烟消云散了,身子都利落了许多。

林溪在商队的帮助下又换上了—身胡人装扮,打扮同行之人的样子,坐在货物的边缘小心翼翼让自己不要过于突兀。

车队按照既定的时间准时出发,街上的行人还是来来往往热闹非凡,元宵节的灯笼将这个夜晚都照亮了。

林溪坐在车上心中紧张而又激动,车轮滚滚向前,那是她期盼已久的自由的方向。

只要走出了京城,外面的世界之大就可以给林溪更多自由喘息的空间了。

以后她隐姓埋名,天高海阔,自由自在。

可是就在林溪以为—切都如预想中的顺利进行之事,车队却停在了城门之前,林溪看到马车停下、看到城门紧闭,心中立马警铃大作询问商队的队长。


只与沈词安对视的那一眼,林溪便知道了他心中定是有千般难言之隐。

而沈词安也看到了林溪的释怀与担心,这就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默契。

他瘦了很多,但是眼神还是如林溪记忆里一般纯粹干净,带着林溪熟悉且眷恋的那种温暖,只是中间夹杂着一些淡淡的苦涩,还有深深的愧疚,以及对林溪处境的担忧。

就是这一丝苦涩,让林溪已经认识到,一年未见,他已褪去了身上的少年之气,取而代之的是高门嫡长子的责任与担当。

林溪跟着萧慕阳在众人的簇拥之下从正门走入宴席。

这一路上林溪目不斜视,只是坚定的看着前方,想着以后的路应该怎么走。

她原本就猜测到萧慕阳定是身份尊贵之人,但却未曾想到他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当朝太子。

而他对自己很明显有非分之想,不论是短期的一时兴起、还是那虚无缥缈的所谓情根深种。

被这位贵人盯上,林溪之后的路将会坎坷不堪,她所祈求的平平谈谈的幸福将会成为一种奢望,余生都会是无休无止的惶恐以及险恶的权力斗争。

林溪毕竟也是看过很多电视剧历史书的人,深宫中的女人那就是完全仰仗着他人而活,生死系于他人一念之间,举手投足的细微举动就可能断送自己甚至其他很多无辜之人的性命。

那就是龙潭虎穴,尤其是刚刚来的路上萧慕阳显露出来的占有欲,林溪必须要想办法尽快离京。

尽管不知道沈词安到底到底经历了何事遇到了何种坎坷,但是目前他是平安无事的,而且以自己的处境目前看来只会给沈词安带来麻烦。

虽然没有理清楚沈词安与自己断联的原由,但林溪现在必须要尽快离开了。

林溪被安排坐在了萧慕阳的旁边,这应该是席面上最尊贵的位置了,林溪落座时迟疑了片刻。

尽管她对古代的礼仪规矩知之甚少,但还是能从其他宾客的座次中感受到自己所坐位置的不合时宜。

她低头小声问道:“太子殿下,这个位置不是我应该坐的,我还是和其他同龄的姑娘们一桌。”

萧慕阳握住酒杯的手不着痕迹的微顿了一下。

这是林溪第一次称呼他为太子。“不用,就坐在我身边,免得你乱跑。”

“我发誓我不会乱跑的,我现在肚子很饿,坐在这里我完全吃不下去,麻烦太子殿下开开恩。”

林溪已经很久没有进食了,实在是看着桌上的美食饿得慌,但坐在这里又确实是深刻体会到了何为坐立不安

萧慕阳的出现必定是焦点聚集之处,林溪这样肆无顾忌地和他咬耳朵的场面,被在场所有的宾客都已经收入眼底了。

想必她们必定认为林溪不懂礼法、恃宠而骄、有伤风化,但这些想法在林溪眼中全都不重要,她只想离开萧慕阳身边然后好好冷静冷静。

许是林溪的局促表现得过于明显了,反应也比较激烈,刚刚第二声太子殿下的称呼,在萧慕阳的耳里就仿佛在撒娇一般,非常受用,让他同意林溪去旁边桌上坐下,只不过让巧蝶贴身服侍着。

林溪坐定之后便安静吃着眼前的美食,这可是在现代需要重金求购的纯天然无污染的美食。

但是她根本不在意甚至都感觉不到这些食物的味道,只是基于生理上的需求在机械般地进食。

而就在不经意间,趁着更换食盘的间隙,送餐食的仆人灵巧而隐秘地给林溪手中递上了一张纸条。

林溪心立马惊了一下,随即立刻反应过来,不露痕迹地将纸条藏匿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身边的巧蝶依旧神色正常,而萧慕阳目前正在和好几位达官贵人举杯饮酒自然也是没有注意到自己这边。

倒是常平,林溪能够查看到他不经意间监控自己这边的眼神,不愧是萧慕阳的心腹。

“巧蝶,我肚子有点痛,可能是吃太多了。”林溪一边说着一边做出难受捂肚子的样子,然后让巧蝶带自己去茅房。

绕了几个弯,在沈府仆人的带领之下,林溪终于躲进了茅房,顾不得这难忍的气味,立马打开了手中的纸条。

“如想离京,可一直往府中最高的藏书阁方向走,楼阁旁有一梨树,边上有一狭窄洞口,有马车等候至天明。”

林溪看得心怦怦直跳,从这字迹一看便知是沈词安所写。

他们两人今日未说一句话,但沈词安已经从林溪的行为举止中,猜测到了林溪心中所想,然后迅速安排好了这一切。

凭心而论,林溪对沈词安的情感更多是一种亲情。

在林溪来到这个时代之后,是沈词安一直包容照顾着她,林溪所有的小脾气、无理取闹词安都能照单全收,让她感受到了久违的、渴求的亲情。

这次在京城遇到沈词安所表现出的情绪,主要是气愤他的突然失联。

而在刚刚见到他之时,这种气愤立刻就被冲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心疼与担忧。

她刚刚在席间,有听到一些人小声议论沈家目前的处境,能够结得目前这一门皇亲,是沈氏能够保住家族名望最快速也是最有效的方式。

沈将军兵权已被太子剥夺,沈老太太长期卧床不起,家中其他男子要么已战死沙场、要么就是还未成年,沈家能指望的就是这位刚刚认祖归宗的嫡长子。

可能就是为了弥补对沈家兵权的剥夺,太子才会下令促成这么一桩婚事。

而目前兵权正掌握在太子手中,而嫁入沈家的这位公主则正是太子殿下的亲妹妹。

“林姑娘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吗?需要奴婢帮忙吗?”巧蝶在外面不放心的询问了起来,许是自己刚刚才沉思一直没有发出声响。

“不用不用,你稍稍等我片刻即可。”林溪立刻整理好思绪,然后将那张纸条毁尸灭迹。

在回到席间之时,许是心虚使然,林溪的目光控制不住朝萧慕阳看去。

而偏偏此时,萧慕阳的余光也看到了林溪这边,两人视线撞了个正着。

林溪心中有事,立马低下头来开始机械般地进食以掩盖自己心中的慌张。

旁边有2个小姐妹在小声交谈着。

“今天的婚宴可千万不能出啥岔子哟,否则沈家算是得彻底没落下去了。”

“太子殿下都来了,能出啥岔子。毕竟是为朝廷立下过汗马功劳的,就是当初得罪了太子……”

“嘘,你不要命了,这话也能说,快吃你的酒。”许是意识到林溪回来了,她们立刻收住了话头。

“我吃东西,从来不需要人催促提醒的,我可是闻名全京城的贪吃鬼。”

二人的谈话让林溪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绝对不能按照沈词安的计划离开。

尽管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但她来京的目的就是为了确认沈词安的安全。

今天若走,那就是让词安再一次得罪了太子,将他置于更危险的境地。林溪绝对不能这么做。

突然旁边那位自称“贪吃鬼”的姑娘急剧咳嗽起来,脸色涨红一副喘不过气来的样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