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星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作品情敌出没,矜贵大佬小心思藏不住了

完整作品情敌出没,矜贵大佬小心思藏不住了

木木错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情敌出没,矜贵大佬小心思藏不住了》是作者“木木错”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秦谟江挽声,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搁我说,直接上,把事挑明了,让她彻彻底底地把你当个男人看。”秦谟沉默片刻,陷入沉思。他不是没想过单刀直入,但每每看到她在他面前那副小心谨慎的样子他就开始不舍得,下不去手,就总想着对她再好点,让她信任自己了,不再害怕了再循序渐进地让她喜欢上自己。甚至刚刚在殊回小馆看到她六神无主的样子,他也是想算了,不逼她了,徐徐图之算了。但他也怕这小姑......

主角:秦谟江挽声   更新:2024-07-10 21: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谟江挽声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作品情敌出没,矜贵大佬小心思藏不住了》,由网络作家“木木错”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情敌出没,矜贵大佬小心思藏不住了》是作者“木木错”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秦谟江挽声,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搁我说,直接上,把事挑明了,让她彻彻底底地把你当个男人看。”秦谟沉默片刻,陷入沉思。他不是没想过单刀直入,但每每看到她在他面前那副小心谨慎的样子他就开始不舍得,下不去手,就总想着对她再好点,让她信任自己了,不再害怕了再循序渐进地让她喜欢上自己。甚至刚刚在殊回小馆看到她六神无主的样子,他也是想算了,不逼她了,徐徐图之算了。但他也怕这小姑......

《完整作品情敌出没,矜贵大佬小心思藏不住了》精彩片段


问卷问题他在多方考察以后在下午临近下班时迅速分发,大家反响热烈,毕竟他还设置了奖励。

总归不是自己出钱。

这边林堂如火如荼地进行着,那边秦谟也斟酌了一会,把电话拨给了裴阙。

“喂,兄弟,你知道S国现在凌晨不,你差点打扰我的夜生活懂吗?”裴阙浪荡的声音从那边响起。

秦谟站在落地窗前,骨节分明的手指上夹着一根细烟,烟雾缭绕中他淡声回应:“少贫,有事。”

裴阙“啧”了声,“有事?这大半夜的你找我绝对不能是工作上的事儿吧。你别说,让我猜猜。”裴阙看好戏地轻笑,“怕是你那个什么声声小姑娘吧。”

秦谟默了两秒,“就是她。”

裴阙含混地笑了几声,“不会是落花无意,流水有情,现在陷入单相思一筹莫展呢吧。”

秦谟没忍住,“滚。”他顿了顿,蹙眉,“那小孩一直把我当个长辈,说一句过界的就吓得不行。”说到这,心里就烦躁,又吸了几口烟才堪堪压住这种躁郁。

裴阙在那头就感受到他这兄弟语气里的烦闷,像是真的烦到了。

他新鲜的不行,直乐。

秦谟一天到晚都是一副什么都看不上的目高于顶的样子,多少美女前仆后继都死在了这人的臭脸上,老爷子一天到晚急得不行,他偏漫不经心的不当回事。

他还以为这辈子他也就是一个人独身到老,没人能够降住这头恶兽呢。

“这还不是怪你,你一开始就默认她把你当个长辈,你做什么她都当是对小辈的爱护,人家入戏入的挺深谁知道你中途图谋不轨了。”

“我虽然不知道那小姑娘具体什么样,但我就凭你这描述我就知道人家乖的要死,估计性子也闷。她闷你再不挑明,你俩就继续叔叔侄女的cosplay吧,这辈子成不了。”

“搁我说,直接上,把事挑明了,让她彻彻底底地把你当个男人看。”

秦谟沉默片刻,陷入沉思。

他不是没想过单刀直入,但每每看到她在他面前那副小心谨慎的样子他就开始不舍得,下不去手,就总想着对她再好点,让她信任自己了,不再害怕了再循序渐进地让她喜欢上自己。

甚至刚刚在殊回小馆看到她六神无主的样子,他也是想算了,不逼她了,徐徐图之算了。

但他也怕这小姑娘一直转不开性子,不开窍,做半天都白费。

“这小孩跟个含羞草似的,一碰就收叶子,家里也没给她足够的爱,没什么安全感,我要是直接挑明,她只会被我的权势压着不敢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

他目光失焦地看着落地窗外的车水马龙,低头又吸了一口烟,“裴阙,我希望她心甘情愿,而不是逼不得已。”

他的声音很轻,却又带着郑重。

裴阙在那边安静了好久,才意味深长地说了句:“秦谟,你是真栽了。”

闻言,秦谟轻笑。

这辈子都没想过被一个小姑娘的想法压得甩不开手脚。

他想像以往一样,手段蛮横,强硬,用尽手段心机把人逼得只能有他一个,只能信他一个,只能依赖他,完全离不开他。

他完全能做到,折断她的羽翼,将她禁锢在自己的领域,任他索取。

他无数次冒出这些破坏凌虐的念头,但又在看到她纯粹的模样时强压下去,把理智扯回原位。


江挽声觉得自己快要被揉进男人的怀里,她实在呼吸不过来,可两人之间的缝隙完全不给她推搡的机会。

实在没办法,她只能双手放在男人紧绷的下颚处,堪堪将距离推远。

“呼吸……”她费力吐出两个字。

秦谟感受着怀里女孩此刻急促的喘息,黑眸里肆虐的破坏欲疯长,他克制地贴着娇嫩的唇瓣,给她调整的空间。

“挽声?”

“学妹,你在哪呢?”

“他妈的挑这个时候停电,真是见了鬼了。”

门外的人在适应了黑暗的环境后,敏锐地发现了她的消失,此刻正在外面出声找她。

可他们谁能想到,此刻她正被男人禁锢在小小的麻将室,动弹不得只能任他欺负。而且,这个人还是她一直尊敬的长辈。

“哐哐——”

她被抵着的门板发出了沉重的敲门声,她整个人呼吸一紧,不知所措地看着面前的始作俑者。

可偏偏人神色波澜不惊,眼里除了掠夺欲根本不见一丝慌乱。

师成文的声音更加清晰,“这还有个门诶,不是在这吧?”

“学妹?”

江挽声咬着唇不敢出声,呼吸都放低,皙白的手指攥紧男人轻薄的衬衫。

她不想被人看见。

今天晚上她承受的太多了。

一场毫无预兆的告白仪式已经让她应接不暇,然而现在的局面更是让她手足无措,脑袋里像是有什么正在迅速坍圮。

她脑子又杂又乱,又惊又怕,此刻还紧张得不行,多种情绪混杂在一起她直接被逼出了眼泪。

委屈,害怕,难以接受。

秦谟显然还不想放过她,垂首凑到她的耳边,声音轻而缓,“拒绝他。”

颈间热气喷洒,她根本没反应过来他的意思,“什、什么。”

“告白,拒了。”他一字一顿,语气平淡却能叫人听出残忍的意味。

“不然,我直接开门。”他从她的耳侧抬起,额头相抵,啄了下她的唇角,“宣示主权。”

告白,对,学长的告白。

她是要拒绝的,但是还没作出反应就被人拉走。

主权,什么主权?

不行,不能看见。

她乱的不行,嘴巴张张合合也没理出个思绪把话说明白,又急又慌。

秦谟似笑非笑,说着就抬手要把锁打开,门外说话声越来越近,像是所有人都簇拥了过来。

凌南好像也过来,他在说话,“挽声,你在里面吗?”

“是不是……我吓到你了?”

他语气里满是抱歉,“对不起,是我唐突了。”

一门之隔,他的道歉她却完全听不进去,因为秦谟已经作势要把门打开。

慌乱间,她握住他的手臂,颤声回复:“好,我拒绝,我会拒绝。”

秦谟笑着收回手,再度开口,“现在拒绝。”

“你大点声,他能听见。”

江挽声没从秦谟的脸上看到一丝转圜的可能,她鼻头发酸,是被人逼得。

她吞咽了一下,压着声音的颤抖,鼓起勇气出声,“学长,我,我在里面。”

“对,对不起,我一直把你当成学长……我,我不能答应。”

凌南的声音明显低落下来,“难道……连追求者的身份都不能给我吗?”

江挽声觉得愧疚,但她知道应该把话说清楚,不管是因为秦谟还是因为自己,“抱歉,学长。”

“我们可以是朋友,但,也只能到这了。”

门外的声音消失,大家都不发一言。

秦谟环着她的手捏了捏她腰间的软肉,轻声道:“让他们走。”

她身子一惊,只好又道:“学长,你们,先离开吧。”

凌南没多想,只觉得是自己的问题让她觉得无法出来面对,只嗓音干涩地应道:“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