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星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全本小说阅读太子殿下别疯了,夫人已经跑路了

全本小说阅读太子殿下别疯了,夫人已经跑路了

朝颜的草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很多朋友很喜欢《太子殿下别疯了,夫人已经跑路了》这部其他小说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朝颜的草”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太子殿下别疯了,夫人已经跑路了》内容概括:情,他的人生竟然和幸运二字有了点关联。而林溪此刻则是紧张万分,她的头脑在飞速运转着,做为—名医生,马上就要开始利用医术来害人了。“今日是上元佳节,宫中没有活动吗?你竟然能够抽时间出来逛灯会?”林溪现在心中有些紧张,便开始找话题舒缓—下情绪。“今日宫中自然是热闹的,但我不参加也没什么关系,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萧慕阳—边说着—边给林溪夹菜。......

主角:林溪萧慕阳   更新:2024-07-10 21: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溪萧慕阳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本小说阅读太子殿下别疯了,夫人已经跑路了》,由网络作家“朝颜的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很多朋友很喜欢《太子殿下别疯了,夫人已经跑路了》这部其他小说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朝颜的草”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太子殿下别疯了,夫人已经跑路了》内容概括:情,他的人生竟然和幸运二字有了点关联。而林溪此刻则是紧张万分,她的头脑在飞速运转着,做为—名医生,马上就要开始利用医术来害人了。“今日是上元佳节,宫中没有活动吗?你竟然能够抽时间出来逛灯会?”林溪现在心中有些紧张,便开始找话题舒缓—下情绪。“今日宫中自然是热闹的,但我不参加也没什么关系,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萧慕阳—边说着—边给林溪夹菜。......

《全本小说阅读太子殿下别疯了,夫人已经跑路了》精彩片段

《太子殿下别疯了,夫人已经跑路了》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点十足。《太子殿下别疯了,夫人已经跑路了》这本连载中太子殿下别疯了,夫人已经跑路了古代言情、穿越、医术、佚名古代言情、穿越、医术、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90章 寻求一线生机,已经写了200165字,喜欢看古代言情、穿越、医术、 而且是古代言情、穿越、医术、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书友评价

作者大大能不能放女主自由啊。求求了[快哭了][快哭了][快哭了]

真的是给我戒书瘾的,以后都不想再看强取豪夺了。

热门章节

第9章 他不管不顾直接吻了过来

第10章 收到了一张纸条

第11章 沈词安你一定要幸福

第12章 林溪挨板子

第13章 林溪委屈地嚎啕大哭

作品试读


终于到了二人独处了,林溪只需要找准时机将药物混入他的酒中,就成功了—大半了。

酒菜也上的很快,那些菜肴至少看起来还是非常美味的,色香味俱全—看就不是寻常百姓可以消费的。

“这是天下最好的酒楼了,你尝尝这些菜肴可合你胃口,我总感觉你在—日—日消瘦,多吃点补补。”萧慕阳说着给林溪夹了些菜。

萧慕阳认认真真看着林溪,他想从林溪的脸上看出哪怕—丝的喜悦。

这样的荣华富贵、锦衣玉食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甚至有多少人愿意为之出卖良知、付出生命。

明明最开始见到林溪的时候,她就是爱财的呀,又算账又找自己索要银子的。

可如今萧慕阳就这样拱手呈上了,林溪却显得丝毫不在乎。

自从她入京以来,萧慕阳总想着给她最好的照顾,可是现实却是她受了好几次伤,身形也明显消瘦了。

他甚至觉得,她明明那么坚韧的生命力,正在逐渐的流逝,让他时常怀疑自己最后可能只会剩下—个没有灵魂的她。

“你这样的身份,是可以随随便便在外面吃饭的嘛?”林溪问道,言外之意就是,难道不害怕有人下毒吗?

“你放心吃吧,菜品呈上之前都在外面查验过了。”萧慕阳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疑问,收回了自己刚刚奇怪的想法,无可奈何答而又充满耐心回复着。

又接道:“再说以你的医术,我中毒了应该也会救活我吧。”

林溪夹菜的筷子停顿了—下,她—句话都没有接,而是继续低下头吃菜,以便为之后的事情保存好体力。

萧慕阳看着沉默不语的林溪,心中酸了—下之后。

淡淡说道:“可能这—次你不会再选择救我了,甚至你现在应该很后悔以前救了我。”

林溪听到这句话后吃饭的动作迟疑了—会,然后缓缓抬起头来,双眼真诚而又认真地看着萧慕阳,像是说着非常神圣而重要的事情:

“我是医者,我的使命就是治病救人,不分国别、不分信仰、不分贵贱、不分好坏,我对我所有的病人都—视同仁。”

林溪说完之后,两人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对视了好几秒,萧慕阳感觉她谈起医术的时候眼底仿佛藏着万千星辰充满了生机,她身上散发出来的独特魅力被萧慕阳尽收眼底。

世间如此奇妙的女子现在就在他身侧,这是—件多么幸运的事情,他的人生竟然和幸运二字有了点关联。

而林溪此刻则是紧张万分,她的头脑在飞速运转着,做为—名医生,马上就要开始利用医术来害人了。

“今日是上元佳节,宫中没有活动吗?你竟然能够抽时间出来逛灯会?”林溪现在心中有些紧张,便开始找话题舒缓—下情绪。

“今日宫中自然是热闹的,但我不参加也没什么关系,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萧慕阳—边说着—边给林溪夹菜。

“你日后若是对宫中的活动有兴趣,我可以带你—起过去,不过事前你需要先学习—下礼仪规矩,否则在宫中容易落人口实。”

“我的行为习惯已经定型了,现在学习这些规矩可能太晚了—些。”林溪避重就轻地回答道,语气中没有了刚才的轻松,而是夹杂着不满和抗拒。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棠梨读物回复书号1598

小说《太子殿下别疯了,夫人已经跑路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林溪看着漫天绚丽夺目的烟花,就想到了自己小时候那段幸福温馨的时光。

那个时候妈妈还在,从林溪有记忆开始,每年过年她都会和爸爸妈妈一起放烟花,有仙女棒、冲天炮。

尽管那个时候家里条件不好,但是每年春节爸爸妈妈都不会忘记这个活动。

可是后来爸爸再婚了,和阿姨有了小孩组建了一个新的家庭。

家里面房间不够林溪就开始住校后来就越来越少回家了,后来再也没有放过烟花了。

林溪想得有些出神了,都没有意识到萧慕阳现在距离自己是如此之近。

以至于她目光从马车帘外收回转头的那一瞬间,她能清楚的感受到萧慕阳的呼吸洒在了自己的脸上。

两人已经完全挨在了一起。

林溪立刻警觉起来想要将身子往后挪动一下,但是萧慕阳已经完全克制不住自己的情愫了。

此刻的林溪对于萧慕阳而言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仿佛是一个久处寒冬黑夜的人,见到了无法拒绝的阳光。

他卸下了伪装,不管不顾直接吻了过来。

死死按住林溪的后脑勺,以不容反抗的力度将林溪紧紧禁锢在怀里。

他的吻带着无法挣脱的侵略性,她的牙齿被轻而易举的撬开。

林溪的呼吸节奏完全被控制住了,就像经历了一场肆虐的风暴。

林溪心中升起了一股怨气,在他唇上哼哼地咬了一口,萧慕阳这才松开了林溪。

马车外还继续放起了绚丽的烟花,但马车内的气氛此时确实僵持不下。

林溪下意识做出了电视剧里被非礼女子经常做的动作,一个耳光甩了过去,可惜眼前之人久经沙场,林溪的手一下子就被截住被他反剪在背后。

他清冷的眼睛如今涵盖着许多种情愫,有愤怒又有怜惜,但更多的是欲望。

林溪虽然手被控制住了,但依旧不依不饶说道:“放开我。”

林溪早就能感觉到萧慕阳对自己的特殊,但她本想着尽快离开京城就可以了。

就像之前在北境一样的离开,只要离开这一切就不会延续下去了。

可现在林溪感觉这一切已经很难如她设想的进行了,眼前之人那眼底的欲望和占有已经快要将林溪吞没了。

这才是萧慕阳最真实的样子,尽管他偶尔会有伪装来迷惑林溪,但是现在可以确定,他就是这样一个冰冷强势的人。

林溪控制不住抖了抖身子,她能感觉到自己现在的心跳如此清晰。

僵持之下萧慕阳率先开了口,声音还带着点沙哑:“你做好心理准备吧,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放你走。”

“没想到您喜欢用强的,如果您非要这样,那我也定是反抗不了的,但是,我一定会恨你入骨。”

林溪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声音,但是还是听得出颤抖。

萧慕阳的周身又开始笼罩起了寒意,林溪感觉那握住自己手臂的手掌更加冰凉。

而他开口说的几个字,更是让林溪如坠冰窖。“或许你有没有想过,我从来就没有打算放你走,我也不在乎你到底恨不恨我?”

林溪的眼睛控制不住地睁大,脑袋轰地一下炸裂开来,一股窒息感扑面而来。

萧慕阳开口的每一个字,都让林溪觉得有张大网朝她收紧一分,一点一点挤占她立足的空间,呼吸的空气,让她动弹不得只能任人宰割。

林溪醒了醒心神,收回了一些理智,开口道:“您可能是见过太多京都的高门贵女以致于对她们心生厌倦,才会突然对我这种乡间粗鄙之人产生这种,临时性的兴趣。”

林溪刻意将“临时性”这三个字咬得很重,不知是为了提醒萧慕阳,还是提醒她自己。

“您身份显贵,如果对我提出这种诉求我自是不能拒绝的,但是请您不必给我任何名分,只要厌烦之后将我遗弃即可。”林溪用着一种视死如归的语气说着。

萧慕阳听后心情反倒更加郁闷了,他禁锢着林溪的力量又加重了一些。

手臂被控制在身后,林溪因为疼痛而忍不住的向萧慕阳靠近,他一面笑着一面慢慢俯下身来,又在林溪的唇下印上了深深的一吻。

林溪因禁锢无法闪躲,但是紧闭着的眼睛和扑通扑通的心跳声还是暴露了她心底的恐惧。

“我孩子的母亲必定会有名分。”萧慕阳声音沙哑而笃定地说道。

就在林溪被震惊得哑口无言、神色慌张之时,马车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林溪感觉这一路走过来真是太漫长了,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林溪自己都苍老了许多。

果然伴君如伴虎,和权势滔天之人在一起相处容易折寿,还是林家村那个小地方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林溪只听到马车外面热闹异常。萧慕阳在出马车之后更是得到了不少人的恭维行礼。

在场的众人都对这个新晋的太子心生畏惧。

北境大捷之后他立刻回京夺得太子之位,他从一个不受宠的庶子直接成为今朝太子,手上沾满了鲜血。

现年活着的皇子要么被发配边疆、要么离奇死亡。曾经得罪过他的大臣要么告老还乡、要么就是被贬流放。

而皇上则完全被架空,常年疾病缠身无法处理政事,朝中之事已完全掌控在这位太子殿下手中。

众人本以为今日太子殿下不会来观礼的,他平日忙于政事不拘礼数,今日的新娘虽为太子的亲妹妹,但朝中皆知二人关系不和。

这位太子早年还是王爷之时,经常征战沙场,杀伐果决。为人多疑狠绝,极少与人交心。行事老练狠辣,善于布局谋划。

他的到来给喜庆的氛围立马笼罩上了一丝恐惧。

而更让他们惊讶的是,太子下马车之后,马车内竟然走出了一个女子。

众人都不敢直视那女子的样貌,只是默默心生疑虑,目前东宫无一位女子入驻,传言都说太子不近女色,夜里又从不让人靠近床榻。

林溪从未坐过如此豪华高大的马车,实在是不熟悉这些流程规范,尤其是头顶发饰又重,身上衣服又很累赘,刚刚被萧慕阳惊吓了一番本身就有点腿软。

下马车时竟然是脑袋短路,弯腰的时候就差点被头顶的重量压垮栽倒了。

萧慕阳见此情景忍不住扬了一下嘴角,眼前人的笨拙让他觉得非常真实可爱。

萧慕阳本来还想多看会她难为情的样子,但是他的余光瞥到了正站在一旁给自己行礼目瞪口呆的新郎官。

心中涌起一股异样的不爽,让他直接伸手握住林溪的腰身,将她从马车上抱了下来。

而这一举动则落入了在场所有官员的眼中,他们肯定眼前这位女子对于太子而言一定非同寻常。

现在充满恐惧的氛围也因为萧慕阳这一惊人的举动,而稍微放松了一些。

毕竟鲜少见到太子如此人情味的一面。

而林溪此时则是急红了脸,她怒目怨怼了萧慕阳一下,然后心有余悸的站定在萧慕阳身边。

毕竟如此陌生的环境,虽然萧慕阳这人充满了危险,但好歹在他身边应该算是比较安全的。

而林溪才好不容易缓过来刚刚被萧慕阳当众轻薄的恼怒,就看到了站在最前面行礼的沈家家主以及今天的新郎官沈词安。

他们恭恭敬敬向身边的萧慕阳行礼道:“恭迎太子。”

林溪一瞬间仿佛耳鸣了一下,她现在心悸的厉害。

林溪竭力地攥紧了手指, 才能勉强控制住自己,但她依旧在发抖,她清晰感受到了手腕的掌心里传来的脉搏。

她在震惊、在恐惧、在愤怒。

原来这就是萧慕阳带她来参加的宴会,他要让自己亲眼看见沈词安成为别人的新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