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星阅读网 > 美文同人 > 情不为因果

情不为因果

佚名 著

美文同人连载

他是将门之后,她是丞相嫡女,他们曾是青梅竹马,彼此深爱。然而,一场误会,灭门之灾……她为替他复仇从此冷心绝情,忍辱负重!当所有的一切终于归于平静。她满心欢喜,朝他飞奔而去,岂料,却被伤到遍体鳞伤……

主角:   更新:2023-08-07 19: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情不为因果》,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是将门之后,她是丞相嫡女,他们曾是青梅竹马,彼此深爱。然而,一场误会,灭门之灾……她为替他复仇从此冷心绝情,忍辱负重!当所有的一切终于归于平静。她满心欢喜,朝他飞奔而去,岂料,却被伤到遍体鳞伤……

《情不为因果》精彩片段

:深夜。
“啊……”
凄厉的惨叫划破房间,十指连心,被杖打三十晕厥的沈琉璃再次痛醒,细长的绣花针被侍卫推进她的十指。
“这是回礼。”上官墨走近,募得掐住她下颚,“沈琉璃,你趁着今日我与雪儿大婚毒杀她,让她身为医者手却废了,你该死!”
“我没有。”沈琉璃颤着唇辩解,语不成声。
“没有?那你今日进宫去太医院做什么?”
自然是为了腹中孩子!
她一张俏脸苍白若鬼,冷汗顺着额角快速下滑,模样瞧着既狼狈又可笑。
这几日她食欲不振,吃什么吐什么,再加上月事推迟,许是怀了,这才去了太医院确诊。
他要娶妻,她被逼从妻变妾,她都忍了,又怎会在这节骨眼上动林雪儿?
“无话可说了?有人亲眼看见你从太医院提了包药出来,不就是为了害死雪儿,好保住你将军夫人的位置!”
“继续加针,给我废了她的双手!”
一连三十根针,沈琉璃几次想开口求饶辩解,最后出口都转变成尖利的惨叫。
因为太痛,到结束时她都神智清醒,一身青衣被染鲜红。
这时,林雪儿一身红装被丫鬟扶着走近。
见到沈琉璃惨状时一脸摇摇欲坠,被上官墨察觉心疼搂入怀中,“你伤未愈,就该在房中好好歇着。”
“今夜大婚,雪儿挂念将军。”林雪儿面容羞涩回道。
又不由好奇再次瞧向地上的沈琉璃,“将军,她是谁?”
“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他眼底的恨意那般浓烈,沈琉璃却顾不得,双眼死死瞪大望向他怀里的林雪儿,“是你!”
六年前,上官府一夜间满门被灭,上官墨是她从尸体堆中找出来的,一路躲避刺客闯入青楼,林雪儿便是帮她藏匿上官墨的清倌。
原来她便是上官墨口中的救命恩人,一生挚爱!
“她不过是一介青楼女子,哪来的医术?又哪里值得我嫉妒废了她的双手?”沈琉璃又哭又笑,只觉讽刺。
难怪她与他成亲一年来,无论她如何解释,他都不肯信她。
“掌嘴!”他一声令下,“雪儿她医术高明,六年前上官府满门被灭那夜要不是她,本将军早就死了!”
“就算她曾因无奈落入青楼,现如今也是我捧在手心的将军夫人,谁也不得轻贱!”
“啪!啪!啪!”
接连不停的板子,沈琉璃被打的痛到麻木。
“将军真是好一颗痴心!”她大笑。
当年,为了救他,她连腹中枫儿的未来都赔进去了!
“将军,杀人不过头点地,这女子既是个罪人,那杀了便是。这般折磨人的法子……”似再也看不下去,林雪儿含着泪出声。
沈琉璃如果不是被侍卫按着,真恨不得冲上去掐死她。
六年了,她怎么就没想到,她会栽在这个女人手里!
原来她就是上官墨口中的林雪儿!
“上官墨,六年前上官府出事那晚是我将你从死人堆里扒出来的!是我救的你!一个青楼女子她哪来的本事带你逃过刺客追杀!”
:“将军,这女子究竟是谁?”林雪儿脸色白了白,“她怎么会知道六年前雪儿与将军之间过往的?”
“一个背信弃义的毒妇!雪儿不用在意。今夜可是我与雪儿的洞房花烛,既然雪儿醒了,那我们……”
林雪儿红着脸惊呼,被打横抱起。
似被她这幅模样给取悦,上官墨抱着她离去时笑声极为畅快。
而在他身后,沈琉璃仰头时,对上的却是一双怨毒的眼。
“姑娘!您怎么会伤成这样?”三更时分,办完事的丫鬟玉兰进门看见这惨状彻底慌了。
“别慌……”沈琉璃咬着牙安抚她,“我没事。去,将我白天从太医院带回来的药拿过来。”
那是她请御医特意为她调配好的安胎药。
事先鞣制好的药丸,玉兰含泪喂沈琉璃服下,也多亏了这药,方才那刑罚她才没觉腹中不适。
“姑娘,究竟是谁下的这般狠手?”
沈琉璃被问的心口刺痛,不由泪流满面。
进府一年,她所有的爱,初进府时的欢喜雀跃,早在这一年的冷待折磨中化为泡影。
当年她为他引开刺客,九死一生,甚至忍辱负重投身敌营也要为他上官府报仇的心!也在这些年的无尽等待中……化作寒冰,凉得透彻。
“我累了。玉兰,伺候我睡下吧。”
沈琉璃多希望,眼前这一切只是她的一场噩梦。
“可姑娘您的双手……”玉兰欲言又止,早已注意到她不正常颤抖的双手。
“不及时将针取出的话,姑娘这双手想必以后连筷子都握不了!”
“这丫鬟说的没错。姐姐这手,可莫不是要真废了?”一道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房门推开,林雪儿面若桃花携着两个婆子走进。
还不等主仆俩有所反应,便让人制住了玉兰。
“新婚之夜,你不在上官墨身边,跑来我这里做什么?”
“当然是因为挂念姐姐,忧心姐姐伤势,特意过来替姐姐取针了。”
对上林雪儿满眼的恨,沈琉璃觉得对方真正想要的是她的命。
“十指连心……可惜了,将军待姐姐也真是太心狠了些。”
玉兰挣扎,“你是什么人?简直放肆!连将军夫人都敢不放在眼里!”
“将军夫人?”林雪儿满脸的讽刺之色。
“给本夫人掌嘴!”
沈琉璃见之欲拦,一双手却猛地被人按住,十指连心,霎那间那痛让她忍不住的再次惨叫出声,嘴又因此被堵住。
“沈琉璃,你以为你如今还有什么资本给本夫人脸色看!”林雪儿笑,恶狠狠地。
扬手便是一个耳光甩了过去!
沈琉璃被打的脸偏过去。
她心头恨意翻涌,下意识抬手便想还手,却忘了此时双手已废,稍稍一动,便是锥心痛楚。
林雪儿犹不解恨又朝她踹去,“你还敢还手,贱人!”
几乎是沈琉璃刚站稳,迎面她腹部又被林雪儿给踹了一脚。
“不……”从喉咙深处发出的悲鸣。
疼痛让她控制不住软了身躯,小腹阵阵坠痛,她慌得整个人都瘫软在地。
静寂的房里血腥味散开,她低头,白着脸看着身下缓缓流出的红……
:“你竟然怀孕了!”反应过来的林雪儿怒不可遏。
她才刚进府,这贱人竟然就有了孩子!
沈琉璃不理她,哆嗦着手去找药,这个孩子她一定要保住!
“痴心妄想!”
手里的药瓶被抢走摔碎。
滚了一地的药丸。
“不……”沈琉璃当即顾不得脏便往嘴里塞。
孩子不能出事!
从后又是一脚揣上她的后腰,有什么东西被砸了过来,接连重复,她僵了一瞬,这次更为清晰感受到了胎儿离她而去的坠痛……
身体控制不住抖如筛糠,恐慌如潮水般铺天盖地袭来,沈琉璃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助。
“孩子……”豆大的泪从她眼中涌出,她哭得声嘶力竭。
林雪儿笑容得意,“将军是我的!沈琉璃,你这辈子也别想再和将军有任何瓜葛!”
话落,她便转身欲走。
不妨沈琉璃突然朝她冲了过来,手中尖利发簪半点不带迟疑刺向她的喉咙。
“不要!”林雪儿脸色扭曲大叫。
千钧一发之际,“砰”的一声,利器朝着沈琉璃的手腕打来,逼得她手中簪子脱手,紧接着她肩头又挨了一掌重新摔回地上。
突然现身的上官墨心疼将林雪儿拥入怀中。
林雪儿顺势一靠,哭声柔弱,“雪儿只是觉得这女子太过可怜,才会忍不住在将军睡下后,偷偷前来为她治伤,医者仁心,可雪儿没想到的是她……”
“幸好将军来了!”
“这等毒妇,雪儿不需要对她医者仁心!”上官墨冷笑。
玉兰趁机挣脱钳制朝沈琉璃扑了过去,“小姐!小姐你怎么样了?”
沈琉璃面若死灰瘫坐在地,一动不动。
“晚了……”
一切都晚了。
她喃喃念叨着,又哭又笑,神色看着竟似有几分疯魔。
林雪儿小声道:“将军,这女子似乎有了身孕。”
“身孕?”上官墨闻言大怒。
转手将林雪儿交给婆子逼到她近前,他双手死死拽住她的肩膀,问:“谁的!这个孩子是谁的!”
这质问有些可笑。
沈琉璃却笑不出。
也是,他不知道。
“反正不是你的!上官墨,你不配!”如果先前是伤,那此刻,她心底只剩下无尽的恨。
上官墨气得掐紧了她脖子,目眦欲裂。
她瞧见那眼底浓浓的恨,越发想要大笑。
只到底太累,眼前就是一黑。
“小姐!”临昏迷前,玉兰一脸慌张扑了过来。
沈琉璃到底昏了过去。
再醒来,身边只剩下哭哭啼啼的玉兰,上官墨与林雪儿都已离开。
一动,身体便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痛。
特别是双手。
沈琉璃已经快感觉不到自己手指的存在。
她闭眼,冷笑一声后吩咐玉兰进宫去请御医,她要好好活着!
孩子没了,她的枫儿也就完了。
什么爱情,什么男人!
杀子之仇,这两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玉兰领命离开,沈琉璃在床上歇了片刻,又起身去了下人房。
最靠里的位置,是一间破旧的茅屋,她走近,屋里一位老妇正抱着一个孩童轻哄。
那便是她的孩子沈枫,刚满五岁,是她与上官墨的孩子。
“枫儿……”沈琉璃眼神近乎贪婪望着孩子。
因为,再不多看,她怕自己就没机会了。
御医说过,枫儿最多还有一年的时间,能撑到她再生下与上官墨的孩子救命。
好不容易,她怀上了。
又没了……
小小的孩子,已经五岁,身量却才两岁孩子大小,看到沈琉璃时一双眼也是茫然睁着,不哭,不笑,不见半点反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