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星阅读网 > 美文同人 > 棺女

棺女

月胭脂 著

美文同人连载

修路工人和山寨中人频出意外伤亡,原本千依百顺的妇女虐杀丈夫后自杀身亡,吸血蝙蝠光临山寨,寨中动物莫名疯狂互斗而死,后山的墓中墓里频出怪事……这一切,只是因为开山修路炸出一具红棺,棺中有着一具不干不腐的年轻女尸!解密路上,我和朋友步步皆险,黄梁一梦中的女子是不是棺中女尸,吃生肉喝人血的是不是我的亲爷爷?眼看离真实越来越近,我却发现山寨居然是一个人鬼混居之地,并且这里是地狱入口!而这一切,却都只是一个开始……

主角:金浩成徐眼镜   更新:2023-08-07 20: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金浩成徐眼镜的美文同人小说《棺女》,由网络作家“月胭脂”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修路工人和山寨中人频出意外伤亡,原本千依百顺的妇女虐杀丈夫后自杀身亡,吸血蝙蝠光临山寨,寨中动物莫名疯狂互斗而死,后山的墓中墓里频出怪事……这一切,只是因为开山修路炸出一具红棺,棺中有着一具不干不腐的年轻女尸!解密路上,我和朋友步步皆险,黄梁一梦中的女子是不是棺中女尸,吃生肉喝人血的是不是我的亲爷爷?眼看离真实越来越近,我却发现山寨居然是一个人鬼混居之地,并且这里是地狱入口!而这一切,却都只是一个开始……

《棺女》精彩片段

我叫金浩成,来自于西南大山深处的一个家族式的山寨,在大学毕业后,我打拼多年,终有所成,为了回报依旧封闭落后的山寨,我在一位考古地质学毕业校友徐眼镜的全力帮助之下,倾尽所有积蓄,请来施工队,要为家乡修一条通往山外的道路。

我们的举动受到了我爷爷,也就是族长为首的一众族人阻止,这一点我是早就想到了的。

经过我一番的苦苦哀求,以及下跪乞求,最终爷爷答应了让我修一条路,但有一个条件,就是不许动村口的恶坟岭那座山。

但负责地质勘测和线路设计的徐眼镜却告诉我,要是改道的话,不仅仅是需要绕路,并且那一条线路的地质极其不稳定,很容易出事,并且就凭我们的人力和财力,也无力支撑。

为了将路顺利修成,也为了安抚家中长辈,我和徐眼镜商量一番之后,决定表面上答应长辈们停工改道,让一部分人在另外一个方向搞出大动静,让长辈们安心,但却决定在晚上集中力量在恶坟岭迅速炸山修路。

这样子等到第二天长辈们发现之后,也已成了事实。

我却并没有料到,我的这么一个决定,会引出令我后悔一辈子的事情来。

当那声震天爆炸响起的时候,我还守在爷爷的床前,为了不惊动爷爷,我特意在他的晚餐里掺上了安眠药,并且亲眼看着他睡熟,我这才放心准备去到工地,事情就是这时候发生的。

我匆匆赶到工地的时候,看到恶坟岭被炸塌了大半座山头,工人们也没有工作,而是成群围在了一起,围在外边的都还不时跳起来,朝着人堆里边探望,不知在做什么。

徐眼镜正一副急切的样子在人群外东张西望的,当他看到我到来,赶紧就迎了上来。

“我的天爷,你总算是来了,赶紧的,他们,他们在辱尸!这些人是你请的,你赶紧阻止他们!”

在徐眼镜的嚷嚷声中,我推开了围着的人,挤进了人圈。

我看到在人群的中央,摆着一副巨大的棺椁,整副棺椁都是大红的色泽,在棺椁的表面上有着密密麻麻的奇怪符号。

棺椁外棺的棺盖已经被掀开,里边正棺也被起开,不论这外棺还是里棺都是火红色泽。也不知道这棺椁有多少的年代了,但月光上这火红色泽依然还是鲜艳而醒目。

当然,最扯人眼球的是正棺里边躺着的尸体。

一个年轻而漂亮的女子,身穿着大红嫁衣,闭着双眼躺在棺材里边。

如果不是因为这是棺材里边,并且这女子身上绑着黄色的绳索,要不然还真会认为这个女子只是睡着了而已。

而围在棺椁边的那些工人们,正嘻嘻笑着,不时地这个在女子的身上捏一把,那个在女子身上拉一下,说着一些下流的话语,有的还在抢着女子身上的挂之类。

女子胸前戴着的香囊被一个工人扯起,嘴里边嘀咕着不值钱,就扔掉,正好就掉到了我的脚边,我伸手将这香囊给拣起,一股奇香就迎面扑来。

突然,我眼前一花,看到棺中的女子居然站在我的身前,一副娇颜欲滴的模样,泣声开口,“救我,救我……”

我身子一颤,眼前一切如常。

我喝止住了这群工人们的辱尸和抢夺之举,徐眼镜也挤了进来,经过他一番检验,他告诉我这棺椁已经有着三百年历史了,并且棺中女子尸体居然栩栩如生,没有丝腐坏,这棺椁和女子,包括女子身上的一丝一线都是宝!有着极高的研究价值!

我命令着工人们将抢夺的东西给还回棺中,恢复了原来的面貌,并且承诺提高他们的报酬,他们这才依着我的要求去做到了。

但我却悄悄地将那香囊给藏了起来,放进了贴身衣服的口袋里边。

而这会儿爷爷居然带着大群族人前来,见到恶坟岭塌了,以及那具火红的棺椁,爷爷带着一群年老的族人们呼天抢地,就跪倒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我赶紧主动上前请罪,哪里料到爷爷居然没有怪罪和惩罚我,居然是命令族人,将棺椁装好,抬回山寨的祠堂,待到焚香祷告祖上之后,再决定应该如何去做。

爷爷瞪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我,铁青着脸丢下一句报应,然后就带人离去。

爷爷带着族人和棺椁回了山寨里边去,工人们也散开,山塌了,路是非修不可的了,目的达到,他们也就暂时休息,等明天在天亮之后,继续施工了。

而徐眼镜却一脸的兴奋,他将跪在地上的我给扶了起来,一边比划,一边告诉我,一定要保住那棺椁和棺中的女子,这有着数百年历史的东西,只要是研究透了,那将一定会是考古史上的重大发现。

以往一些发现的不腐尸体,一开棺见风之后,都会受到影响,甚至是迅速腐烂,而这个却什么都没有变,这其中的秘密要是解开了,这绝对会是他人生当中最大的成功!

我答应了徐眼镜的要求,表示会和爷爷谈一谈,争取保住这棺椁给他研究。

我心中却想到了一个在山寨中暗中流传的故事,打小我就听过一个传说,恶坟岭其实就是一座大坟,里边葬着一个大恶人,而我们寨子之所以会存在于这里,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为了看守恶人,防止其复活为害。

红棺中的红衣女,会是大恶人?

我根本就不相信那样的一个女子会是什么大恶人,一个人死了都这么可爱,活着的时候只会是善良而美丽的存在。

违背了爷爷的意愿,炸了恶坟岭,还炸出一具莫名的棺椁,这样的大事让我不敢轻易回家,也与徐眼镜在工棚里边对付一晚上了。

徐眼镜真的很兴奋,在睡着之后,梦中都还不断地呢喃着什么重大发现,三百年不腐古尸之类的话。

而我则是掏出那只香囊来,翻来覆去地看着,嗅着香囊里边散发出来的香息,怎么也睡不着。
香囊的味道极其奇特,当我将这香囊刚凑到鼻子前边的时候,嗅到的是一股淡淡的幽兰之香。

而就在我心里边想着,怎么这味道如此淡的时候,那香息居然就变得了一股极浓的玫瑰香味。

心中震惊,我再次想着,味道不应该太浓了,马上,那股香气又一次发生着变化,又变得极淡了。

这香囊居然与人心灵相通?

面对着如此的发现,我更加感到惊奇,眼前又浮现出了那一具红衣女尸来,能够用着这么神奇的东西陪葬,那么这个女子的身份,肯定是相当不简单的!

这个连死后,都如此漂亮的女人,究竟是谁呢?

如果,如果可以讨得这个女人做老婆,那肯定是相当幸福的事情!那一个男人,又会是谁呢?

我的心里边刚刚这样子想着,突然之间,我感觉到天地一阵摇晃,眼前一黑,我只感觉到自己正在急剧下坠。

当我停止下坠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居然是出现在了一间屋子里,这是一间洞房,我成了新郎,我的新娘戴着面纱,我揭开面纱,眼前的面孔,却模糊不清。

就这样子,我有了一个我自己都看不清面孔的老婆,并且,我们一起,共同生下了一儿一女,我们一起养育着孩子,看着孩子长大,我们渐渐老去。

后来,年老的妻子先我而死,而我,最后也躺到了床上,等待着死亡。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人生无趣?这样子走一糟,真的很没意思?”

临死之时的我听到了一个声音在空中响起,我努力睁开眼睛,却看到一张狰狞的脸颊,张开着血盆大口,就朝着我的脖子咬来。

我口中发出一声惊呼,自己由床上坐了起来。

感觉着浑身的冷汗,我知道自己做梦了,因为香囊,做了与一个奇怪的梦,就如那黄梁一梦。

“啊……”

一声尖叫由我身边响起,身边的徐眼镜一下子就坐了起来,满头大汗,一脸的惊惶。

“眼镜,你怎么了?”

“来,来了……”

“谁来了?”

“那个漂亮女人来了!”

“漂亮女人?”

“棺材,棺材里边的女人,她说我见着那些人欺侮她,我却不救她,说,说要折磨我,要让我受到报应,并且,先就咬了我一口……”

原来徐眼镜也做了个梦,并且还是一个噩梦!

他也梦到了那一个红衣棺女,只不过他梦到的是这女子斥责他在众人对她欺辱的时候没有及时阻止,所以对他强烈不满。

“没事,只是一个梦。”

我安抚着作眼镜,但却并没有告诉他我所做的那一个梦。

“嗯,也对,只是一个梦……”徐眼镜抹了抹脸颊上的汗,说话间却又一声尖叫,并且举起了他的手来,在他的手腕上有着一道明显之极的牙齿印。

没见血,不青不肿,但是,却是再清楚不过的牙齿印!

这牙齿不论我和眼镜用上什么样的手段,也都没有办法消除,就如这是他生来就有的胎记一般!

我和徐眼镜都有些慌了神,虽然我们所接受的教育让我们无法相信那些神神鬼鬼的事情,但当事实发生的时候,谁也无法冷静。

而也就在我和徐眼镜两人手足无措,对于此完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村里边响起了钟声。

听到这钟声,我心中格登一声响,和徐眼镜匆匆道了一声别,然后连忙就朝着寨子里边赶去。

这钟声对于我们寨子的人来说都是了解的,凡是有人死亡,并且是突发意外死亡的,都会敲响这口钟,来向全寨子的人报信。

一旦是听到这钟声,全寨子的人不论当时在做些什么,都得赶到事发地。

死的是村西头的王大爷,他是寨子里边极其难得的几个异姓之一,并且,王姓人现在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据老辈人讲,王家以前还是人丁兴旺的,但每一代都活不过五十,并且一代比一代人丁单薄,到了他这一代,就只剩下他一人了。

因为王姓不是我们寨子的核心姓氏,所以也没有人过多的关注,王家要人没有,要钱也没钱,也就没有人愿意嫁给王家。

而王大爷虽然孤独,但居然活过了五十,今天正是他满六十的日子!

我赶到的时候,全寨子的人都来了,爷爷带着几位老人检查了一番王大爷的尸体,说是被野兽咬死的。

但我在人们收殓王大爷的时候偷偷跑进去看了看,除了王大爷的尸体喉咙处有一道血孔,其他部位都没有伤,并且屋子里边除了那张床上有血迹,其他地方都很干净。

门窗都是完好的,并且据最先发现的人说是在巡夜的时候听到屋子里边王大爷呼救,但门是由里边锁好的,是撞开了门闯进来的。

进来的时候,屋子里边就只有王大爷一人躺在床上,人已经死了。

这是密室杀人?

还是,恶鬼报复?
对于鬼神之说,我们最根本的也都应该是否认和怀疑。

虽然寨子中人所认可的说法是恶鬼降临,但我和徐眼镜依然都还是极力坚持,认定我这一件事情事出有因,绝对不会是什么恶鬼复仇。

可是令我感到出乎意料的是,虽然王大爷在寨子里边是孤家寡人一个了,但包括我们金家在内的寨子所有的姓氏都派出了代表,强烈要求将棺椁和里边的尸体烧掉,认为王大爷之死是恶鬼复仇!

徐眼镜找到了我,向我重申那棺椁和尸体都是极其难得珍贵的东西,要是弄清楚怎么形成的,对于研究这个地方的地质,以及考古其所在年代的历史,都有重要的价值。

如果就这样子轻易毁去,那么不仅是暴殄天物,并且更是学术史上的最大损失,如果我们任由寨子里边村民们的所作所为,那么我们就将成为罪人!

对于徐眼镜所说的那些学术类的东西我是不感兴趣的,我也并不惧怕成为什么罪人。只不过梦中的场景依然还盘踞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于是我答应了他的要求。

我们组织起工地的工人,来到了祠堂的时候,爷爷正带着一群气势汹汹的村民,有的举着火把,有的拿着棍棒赶来。

面对着爷爷带的队,我是万般解释,人死全消的道理,但一向对我宠爱有加,甚至炸塌了山都没有责罚我的爷爷,这一次却是一口咬定恶鬼作祟,非得要烧棺毁尸。

“爷爷,求求你,这棺材烧不得!”

无奈之下的我,只能够是冲着爷爷苦苦哀求。

“闭嘴!”

爷爷怒瞪着我,喝斥声中,挥了挥手,刹那之间,村民们围拢过来,工人们也都举着各式各样的工具,一时之间对峙了起来。

徐眼镜见状,赶紧两边劝着,然后拉着我一起,给我爷爷下了跪。

“爷爷,给我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的时间路也修成了,到时候如果我还没有研究出什么成果来,你们想要怎么处理这棺材和尸体,我们都不再阻止了!”

“唉,你们会后悔的……”

爷爷见我们如此坚持,最终在一声叹息之后,丢下一句话,带着人离开了。

总算是将棺椁保护了下来,我和徐眼镜经过一番商议,路要继续修,棺椁要保护,我们就安排了几个人留下来守着祠堂,一旦是有什么风吹草动,就赶紧通知我们。

对于将棺材保护了下来,徐眼镜是相当开心的。

他随身带着大量的书籍,国内的,国外的都有,并且又征得了爷爷的同意,可以查阅寨子里边收藏的古籍。

我们寨子毕竟有着三百年的历史了,留存下来的古籍还是有不少的。

他告诉我,已经发现了一些与这种棺椁和葬尸方式的线索。

其实可以不毁掉棺椁和女尸,我心里边也有些开心。

徐眼镜将剩下的线路全都规划了出来,就专门留在了祠堂,一来可以方便查阅古籍之类的,二来嘛也好保护棺椁和女尸。

夜晚躺在工地的工棚里边,我拿出了那只香囊来。

据徐眼镜所说的,这香囊也是有着三百年历史了啊,但却居然没有一丝损毁,并且颜色也都依然还是鲜艳之极。

三百年?我们寨子不也是三百年的历史了吗?

难道我们的寨子与这女尸有关?或者说那个传说是真的?寨子的使命就是守住这女尸?

可是,爷爷的表现,似乎又对于这女尸一无所知呢?

心中这般想着,我手捏着香囊无意识间这样子捏来捏去,突然间,我发现这香囊是可以打开的。

解开漂亮的系扣,我由香囊里边翻出了一条编好的小辫子。

三股发丝编成了一股,其中有两股是黑亮黑亮的,但另外一股则是赤红色的,并且这色泽不是染的,反而似乎是天生成的红发!

小辫散发出一阵香息来,这香息就是我最初拿到香囊时嗅到的味道,拿起香囊来比较了一番,我确定了这所有的香味都应该是由发辫上散出来的,香囊上的味道都是由这辫子染上的香味!

就在我把玩着这条小辫子的时候,突然之间,我眼前的香味变浓,我看到了一个女人人,一身嫁衣,双目含春,微笑着朝我走来。

“你,你……”

一时之间,我有些手足无措,连舌头似乎都打起结来。眼前的她却戴着面纱,遮下了眼睛以下的部位,让我看不清楚。

“别说话,你只需要点头还是摇头。”

女子走到我的身前来,依然是面带微笑,右手伸出,食指轻轻横在了我的嘴唇上,她的手指冰凉之极,就如寒冰冻人。

“你爱我吗?”

她的话语极其轻柔,听在耳朵里就如是天籁般。

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但却又马上感觉到这样的回答有些唐突,赶紧又摇了摇头。

“什么?你不爱我?”

女子面色大变,不满地喝斥。

我赶紧又点了点头,慌乱无比。

“那好吧,既然你爱我,就和我一起去死吧!”

女子却在这时候低下了头,她的话语声中透着一种邪恶,就在她抬起来的时候,我看到她七孔流血,脸颊上的肉块居然也都片片掉落。

一声吼叫,她张开的嘴变成了血盆大口,满嘴都是尖牙,就朝着我的脖子咬来。

“不要……”

我口中一声惊呼,双手奋力一推。

我的手推了个空,我也由床上坐了起来,看着只有我一个人的工棚,我长长吐了口气,抹了抹满脑袋的冷汗,却突然浑身一颤,愣在了那里。

香囊不见了,原本捏在我手中的东西,居然不翼而飞了!

我赶紧下了床,在工棚里边翻箱倒柜地找着,甚至我怀疑是不是隔壁工棚的工人进来偷了我的香囊。

就在我准备去隔壁工棚找找的时候,徐眼镜推门而入,气喘吁吁的他也是一身大汗,一只手举着一本手,一脸的兴奋,还有着紧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