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星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精选小说东宫有个病美人

精选小说东宫有个病美人

傅司令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东宫有个病美人》是作者“傅司令”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沈清欢傅云舟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京城人都知道,尚书府有个不受宠的嫡长女。艳若桃李,明眸皓齿。可惜整日缠绵病榻。母亲早逝,父亲不喜。她本打算逃离尚书府,远走江湖。却不想,被一道赐婚圣旨,嫁到了东宫。世人皆知,太子殿下性情暴戾,不近女色,杀人如麻。恐怕这朵娇花养不了多久就得枯萎。可谁知,这花不但没枯,反而越长越娇,愈发的美艳。再一看,吼,那太子殿下看着太子妃的眼神温柔似水,片刻不离。众人明了:看来太子殿下这回是栽咯~...

主角:沈清欢傅云舟   更新:2024-07-10 21: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清欢傅云舟的现代都市小说《精选小说东宫有个病美人》,由网络作家“傅司令”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东宫有个病美人》是作者“傅司令”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沈清欢傅云舟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京城人都知道,尚书府有个不受宠的嫡长女。艳若桃李,明眸皓齿。可惜整日缠绵病榻。母亲早逝,父亲不喜。她本打算逃离尚书府,远走江湖。却不想,被一道赐婚圣旨,嫁到了东宫。世人皆知,太子殿下性情暴戾,不近女色,杀人如麻。恐怕这朵娇花养不了多久就得枯萎。可谁知,这花不但没枯,反而越长越娇,愈发的美艳。再一看,吼,那太子殿下看着太子妃的眼神温柔似水,片刻不离。众人明了:看来太子殿下这回是栽咯~...

《精选小说东宫有个病美人》精彩片段


沈清欢除了有那张脸,其他根本一无是处。

身为女子,女红刺绣她一概不会。

而沈千娇自幼便学习这些,就连音律舞蹈也是请了乐坊最好的师傅来教,可就因为差了一个身份,她就必须处处低沈清欢一等。

掩在袖管下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头,锋利的指甲刺进了掌心。

肌肤传来的刺痛让沈千娇猛地回过神来,赶紧低下头掩住眸中的不甘和愤恨。

再次抬起头时,她又换上了那副娇俏天真的乖小姐模样。

她静静的坐在沈清欢旁边,寻着机会想插嘴把当日府中失盗一事解释一番,不想周遭竟有人代劳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不知哪家的小姐先提了一句,好奇心便驱使其他人纷纷追问。

“清欢,那日尚书府失盗,你可有瞧见那贼人的身形打扮了吗?”御史大夫之女柳青青问道。

“你这是什么话!”一名身着绯红衣裙的女子轻斥道,“尚书府来的是盗贼,又不是采花贼,清欢怎地会瞧见呢!”

闻言,柳青青似是也觉察到了自己所言多有不妥,不禁朝沈清欢颇为歉意的一笑,“我素日讲话便冒冒失失的,清欢你可莫要同我一般见识啊。

我只是想着,你娘亲留给你的嫁妆自然有可能是锁在你自己院中的,是以方才有此一问。”

自古以来女子出阁后便可以嫁妆傍身,无须充入库房。

慕烟留给沈清欢的那些东西原本就是她自己的嫁妆,也就是说之前并未纳入尚书府的库房,那么她若直接将那些给了沈清欢,那些东西又在沈清欢这儿失了盗,岂非说明那盗贼是溜进揽月轩偷的东西。

如此,柳青青有此一问也不足为奇。

只是这样的话一个回答不好便极易招惹是非。

保不齐她们前脚出了沈家,后脚晋安城中便会兴起“沈清欢被盗贼唐突,清白不再”的流言蜚语。

沈清欢曾以此为刃给沈约下了绊子,她自然知道其威力。

是以回答的时候,便滴水不漏,“柳姐姐有所不知,娘亲去世后父亲恐我年幼被下人哄骗,兼之怕他们监守自盗,是以便命人将那些东西都搬进了库房中。”

顿了顿,她若有所思道,“想来那盗贼去的是库房。”

“想来?”柳青青敏感的捕捉到了她话中的字眼儿,“难道你竟不知吗?”

“我那日歇的早,府中诸事一概不知。

若非后来下人敲锣打鼓的嚷嚷捉贼,我怕是还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呢。”

“这样啊……”

“对了,还有件事要劳烦孟姐姐。”说话间,沈清欢笑着转向了方才帮她说话的京兆府尹之女孟拂,“还望孟姐姐回府的时候转告令尊,我猜测那盗贼并非寻常之人,许是来寻仇的也说不定。”

“寻仇?!”孟拂震惊。

不止是她,一众人都被勾起了好奇心。

尚书府的仇人,会是谁?

见沈清欢所言同自己预想的不一样,沈千娇心里不禁一惊,眉心微低的看着她。

偏生沈清欢自己也是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模样。

“府中一应宝物他皆未取,偏偏只偷走了我娘亲留给我的嫁妆,如此刻意针对,不是寻仇又能是什么呢?”

“这倒也是啊。”

一些心思单纯的姑娘不禁轻声附和,只当真是她们娘俩从前得罪过什么人。

可像孟拂和柳青青这样的却不免深思。

沈清欢和她娘亲不过是深宅大院的夫人和小姐,能有什么仇家!

真要说有,也只是内宅里的女人。

比如——

不知想到了什么,孟拂眸色深深的看了沈千娇一眼。

她可是听说,江婉嫁入尚书府之前一直都是沈千娇的生母赵姨娘管家,若说是她们娘俩包藏祸心,监守自盗,这倒是极有可能。

将各人神色尽收眼底,沈清欢端起茶盏浅浅的抿了一口,挡住了唇边的一抹淡笑。

自己说的话有几分可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话从她的口中说出来,再经由这些夫人小姐之口传出去,剩下的事情自有父亲的政敌添油加醋,她只需静观其变就是了。

见沈清欢说了一些模棱两可、引人遐想的话,沈千娇心里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赶忙辩解道,“大姐姐像是糊涂记错了,府中丢了不少的东西,不止先夫人留给你的嫁妆。”

“是吗?”沈清欢淡淡的反问了一句,“那想来还是妹妹说的是对的,毕竟从前这府上是赵姨娘在管家,库房里有什么、没什么,妹妹应当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沈清欢这一番话可谓是说的意味深长。

绵里针似的,让人无从反驳。

沈千娇低下头气愤的绞着手帕,面上到底是有些绷不住了。

她想不明白,把沈府的名声搞臭了到底对沈清欢有什么好处!

即便她将要嫁进东宫,可她到底是这府里的小姐,覆巢之下无完卵,若尚书府出了何事,难道她以为自己能独善其身吗?

沈千娇自然不知道,她想的这些沈清欢早就考虑到了。

正是因为想到了,是以才决定这么做。

一来,她与这府上那点淡薄的情分早就被沈约挥霍尽了。

二来,她此举并不能一举搞垮尚书府,她只是在一点一点的动摇沈约的根基。

要待她出了这府门,安顿好无忧她们之后,方才会和他们一起算总账。

“夫人!夫人!”

忽然,有小丫鬟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神色焦急,磕磕绊绊的说,“华、华安公主来了!”

话落,满室皆惊。

华安公主乃是太子傅云舟的胞妹,她素日言行便似男子一般,鲜少同晋安城中的这些世家小姐待在一处,她们的聚会她也从不参加,可今日怎地忽然来了这尚书府?

如孟拂那般脑子转得快的,便若有所觉的将视线落到了沈清欢的身上。

华安公主与太子殿下素来关系亲厚,如今她方才回城便听闻自家兄长要成亲了,想来是要来瞧瞧她未来的嫂子是何种样人物。

不过想到华安公主素日跟着太子混迹军营,孟拂估量着,她大抵是瞧不上沈清欢这般娇滴滴的美人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