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星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全章阅读玫瑰有瘾

全章阅读玫瑰有瘾

葱香鸡蛋饼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最具潜力佳作《玫瑰有瘾》,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温漫闻彦川,也是实力作者“葱香鸡蛋饼”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初次见面,她是破碎的玫瑰,美艳而诱人;再次见面,她犹如新生盛放,炽烈而灼眼;过往三十年,他从没预料到自己会心动成这样,只在一瞬间,只那一眼,因着同一个她……...

主角:温漫闻彦川   更新:2024-07-11 04: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漫闻彦川的现代都市小说《全章阅读玫瑰有瘾》,由网络作家“葱香鸡蛋饼”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最具潜力佳作《玫瑰有瘾》,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温漫闻彦川,也是实力作者“葱香鸡蛋饼”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初次见面,她是破碎的玫瑰,美艳而诱人;再次见面,她犹如新生盛放,炽烈而灼眼;过往三十年,他从没预料到自己会心动成这样,只在一瞬间,只那一眼,因着同一个她……...

《全章阅读玫瑰有瘾》精彩片段


初冬的上海雨来的愈发频繁,带着点萧条意味,风都往骨子里钻。

温漫刚拍完广告,身后的白炽灯还亮着,打亮了整间影棚。

她绕到一边,对着小宁招了招手,从她的口袋里翻出手机,一手又接过小宁手里的冰美式对着吸管吸了吸,唇瓣离开时,还在上面留下了红棕色的印记。

温漫今天穿了红色法式长裙,胸口拉了个倒V,将半球完美凸显,长发被卷起,挡在胸前若隐若现。

温漫滑动着手机,微信上只有经纪人陈粤发来的问候消息,除此之外只有一些公众号推送,她翻到很下面,才看到一个半弯型月亮的头像。

而微信名也很简单:闻。

上一次两人通过电话以后就互相加了微信,但聊天记录也仅停留在了:“对方已添加您为好友”。

温漫嘴抿了起来,咬了咬唇肉,说不出什么心思。

明明约了今天一起吃晚饭,她还特意为此吃了好多天的轻食和黑咖啡准备赴约,可一直到了现在,闻彦川都没有发来一条消息。

看起来他也不是很重视。

温漫又吸了一大口冰美式,苦涩在口腔内蔓延开来。

她将手机屏幕关上,敌不动我不动。

小宁看出了温漫的心不在焉,挪动着步子凑到她身边,压低了声音:“闻先生没给你发消息?”

到底是朝夕相处了五年的人,一眼就看出了温漫的心思。

温漫正了正色,将手机递给小宁:“管他做什么?”

小宁撇了撇嘴,心里腹诽:脸色都快掉到地上了还嘴硬。

身后,广告的负责人Wendy走过来站在温漫身边,手里还拿着摄影机吹了个口哨,把显示屏递在温漫眼前。

“宝贝快看,你可太美了,这是我刚才趁拍摄的时候单独拍下来的,这个角度修都不用修,宝贝不介意我发去微博做个宣传吧?”

温漫倾身上去看摄影机的显示屏。

屏幕里,温漫一身红裙,白炽灯的光打在身上,将她的皮肤照得十分白皙,长发被鼓风机吹得微微飘起,几捋发丝拂在胸前,遮挡住好身材,光是看着便引人深想。

而温漫眼帘微垂,眼尾上挑,红唇诱人,面上却没什么表情。

是一种没有侵略性的美。

倒有一种……美人被征服的感觉。

温漫点了点头,对这张照片抓拍的很满意:“拍的很好看,发的时候记得喊我去看。”

wendy收了相机,看着温漫说道:“拍摄结束了,你住哪里?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说完,她还挑了挑眉头,语气中还带着几分得意:“我今天可是开了我新买的Gran Cabrio,敞篷哦,可以带你去兜兜风。”

温漫轻笑一声,挑着眉打趣道:“外面还在下雨,开着你的敞篷Gran Cabrio可能要被淋成落汤鸡。虽然我很想跟你一起浪漫一回,但很抱歉我今天有约了。”

wendy也十分坦率:“要面子嘛,像我们做这一行的,赚的钱都拿来充面子装B了。”

说完,她还叹了口气表示遗憾:“没有机会约美人一起共赏黄浦江的夜色了,看来有人比我先了一步。”

温漫耸了耸肩。

可惜‘有人’偏偏不识风趣,到现在都发不来一条消息。

刚说完,温漫的手机便响了一声。

她滑动屏幕,那半边月亮终于开了口,却不合温漫心意。

闻:【抱歉,临时工作需要出差,不能赴约了,下次再会。】

温漫看着屏幕上的消息,眸光一瞬间黯淡下来。

一种莫名的情绪上了心头,不是生气,倒像是有点失落。

wendy看着温漫的表情,下意识看向她的手机。

她发誓她不是故意去偷窥温漫的隐私,但温漫的屏幕实在太亮了,她一眼就看清了上面的字。

Wendy:“看来我又有机会和美人一起共赏黄浦江了。”

温漫也不好再拒绝,正好她需要兜兜风,将这种莫名其妙涌上来的情绪吹散。

而私人飞机上,闻彦川一身西装,拿着手机靠在座椅上,指节轻点着屏幕,看着上面温漫发过来的消息。

只有简短的两个字:【好的】。

闻彦川一向懒得揣摩谁的心思,但他就是单单凭借着这两个字,看出了温漫的情绪。

女人似乎是心情不太好,他甚至能想象到温漫站在自己面前,一脸不满却刻意隐藏,自以为不显山露水,其实暴露的一览无余的样子。

空姐手里端着热咖啡放在闻彦川面前的桌上,轻声提醒道:“闻先生,飞机将在五分钟后起飞,请问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闻彦川微微抬手,表示不用。

空姐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闻彦川看着手机,手指轻点着膝头,对着温漫那两个字,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待飞机开始滑行,闻彦川按灭屏幕,靠在椅背上,去捞面前的咖啡。

突如其来的颠簸,闻彦川的手轻微一抖,咖啡洒出,扬洒在桌上的笔电上。

闻彦川的眉头微微蹙起,面色微沉。

坐在一侧的助理宋舟见状,连忙变了脸色,上前拿出手帕,稀释着笔电上的咖啡液。但咖啡液已然渗透到了笔电中,键盘失控,宋舟按了几下,声音微沉。

“闻总,键盘断触了。”

飞机恢复平稳,方才的颠簸似乎只是意外。

闻彦川抬手捏了捏山根,神色似乎有些不悦。

十分钟后他有一个跨国视频会议,闻彦川沉吸一口气,沉声对宋舟说道:“把你的笔电给我。”

闻彦川打开宋舟的笔电,连接上视频会议。

宋舟看着闻彦川,有些犹豫:“闻总,数据都在这个电脑里。”

闻彦川抬了抬手,面色平静,对于他来说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是小插曲,那些文件和数据他看过了,早就记在了脑子里。

见会议开始,宋舟拿着那浸了咖啡液的笔电退回到一边,拿出笔记本来,手动记录着会议。

闻彦川一直生活在伦敦,一口标准的伦敦音充满磁性,他的语速有些快,宋舟不敢大意。

他坐在那里,认真中又带着一丝慵懒,笔电的右下角突然弹出一条消息,带着一张封面照片,闻彦川无意识地瞥了一眼。

机舱内的声音停了,宋舟抬起头看着闻彦川,笔尖顿住。

后者正看着电脑的屏幕,微微蹙眉发呆,宋舟有些疑惑,因为闻彦川在开会时从不会走神。

闻彦川看着那条弹窗消息。

【国内新潮教母Wendy发布微博,对明艳女星温漫青睐有加!一袭法式红裙性感十足,两人夜游外滩,疑似柜中密友!】

闻彦川的眉头微微蹙起。

视频中,一个英国人看着闻彦川走神,开口唤了一声:“闻先生?”

闻彦川回过神,声音低哑:“抱歉,继续。”

待闻彦川的声音再次响起,宋舟才低下头继续记录着回忆。

闻彦川继续开始着会议,只是刚才那条消息一直回荡在他的脑海中。

飞机一路平稳,两个小时后会议结束,闻彦川拉开一旁的挡光板,外面乌云密布看不清星空,底下夜光泛滥。

闻彦川又想起那条弹窗消息,他细细咀嚼了一遍那条消息播报上的文字,随后拿出手机,点开了微博。

他还没有账号,一直以来都是以游客身份浏览消息。

闻彦川搜索了一下温漫的名字,第一条热度最佳的微博,就是那个名为Wendy的账号。

点进去一看,就是一组九宫格照片。

温漫身穿了一件香槟色亮片吊带短裙,将身材突显的凹凸有致,外面则是披了一件狐狸毛外套,长发披散,红唇热烈。

她坐在敞篷跑车的副驾驶,头发被微微打湿了些,侧脸就足以美艳动人。

照片有的是偷拍,有的是她对着镜头笑的明艳,而九宫格照片的中间,是她穿的一袭红裙,身材凹凸有致。

尤其是胸口的设计,看着真是……

闻彦川只看了一眼便滑了过去,浏览着下一张。

但方才眼前的一幕,在他眼前挥之不去,后面的照片再怎么看,也映不到脑海中。

他已经在刻意回避着目光了,但一种干渴的感觉涌上喉头,闻彦川不得不拿起一旁冷却的咖啡灌了两口,全然没了品尝的意味,只是解渴。

似乎是又觉得不够,他抬起手来,指节轻勾:“一杯威士忌。”

说完,闻彦川又补了一句:“加冰。”

闻彦川不自在地挺直背脊,将西装领带扯下扔在一边,又解开两个扣子,喉结滚了又滚。

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

宋舟没有注意到闻彦川的不对劲,正拿着手机对闻彦川汇报着接下来的行程。

“伦敦那边的项目已经跟进的差不多了,不过利兹那边项目的负责人出了些纰漏,可能要停留两个月的时间,闻总,要不要回伦敦见一见老爷子?”

闻彦川的指节在膝盖上点了点,没有回答。

宋舟又补充道:“闻老爷子半个月前来过电话,说是意大利那边有家集团的千金……”

话刚说到这,闻彦川便沉声打断:“不回,利兹结束直接飞回国。”

宋舟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闻彦川思忖了片刻,似乎是做了决定。

“把利兹的工作压缩,最多一个月飞回上海。”

宋舟一愣:“这么急?”

闻彦川的喉结滚动,声音沉沉。

“嗯,有约,急着去赴。”


跨年夜前夕。

北京气温降到了零下十多度,天空上飘起了鹅毛大雪,街上满是彩灯,节日的气氛愈发浓郁。

雪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雪花,温漫穿着雪地靴,在地上一踩,‘嘎吱’一声,停在路边的车上更是布满了一层厚厚的雪。

她抓了一把团在手里,指尖是冰凉的触感,瞬间泛红。

雪花受了温度,化成水来顺着温漫的指间流淌,温漫用车子上的落雪团成了一个小雪人,又捡了一个树杈掰成两段,插在了雪团上。

一个小小的雪人简单完成。

温漫拿出手机,对着雪人和大雪拍了张照片,发了条微信出去。

半天没等到回复,温漫转身进了电视台。

一直到晚上九点多,节目才开始录制。

温漫把手机交给小宁的时候还特意看了一眼微信,没有任何回复。

她皱了下眉头,随后又恢复一副冰冷平淡的样子走到后台准备开场。

今天的节目是综艺采访,类似于新剧发布会,只需要和观众互动,聊聊作品,宣传一下新剧就可以,并不需要做太多夸张的游戏,所以温漫的穿的是一件紧身鱼尾的长裙,银色,整个脊背裸露在外,大片的雪白,夺目耀眼。

小宁从后面看去,春光乍现。

她咂了咂舌,拿出手机拍了一张温漫候场的照片。

现场来的观众很多,温漫咖位虽然不高,但出场时的装扮依旧掀翻了一片热潮。

观众席上是一片黑海,不少人举着温漫的应援灯牌,映成了一小片红海。

主持人顺着咖位和主角顺序一个个采访着,现场有说有笑。

温漫话少,时不时回应两句,并不多嘴。

这不是她的主场,她不能抢风头。

过了新剧宣传的阶段,主持人拿出手卡说道:“接下来是我们观众粉丝们投稿的提问环节,为了满足观众们的好奇心,里面的问题都很大胆哦,我刚才看了一眼都觉得心惊。”

主持人走到温漫的身边说道:“果然今天我们的温女神一出场就引发出一片不小的热潮啊,我这个手卡里面大部分都是有关于你的提问,你怕不怕?”

温漫看了一眼主持人手里厚厚一层的手卡,回答得非常诚实:“怕。”

其实她大概率可以猜到那些手卡里的内容是什么。

采访和宣传就是这样,用当下最引人关注的话题去实现流量热潮,这中间总要有人做牺牲。

温漫垂下眼,眼眸中的情绪不明。

平常有这种环节,节目组会提前通知经纪公司,在节目之前准备好模棱两可的回应,事后也不会引得艺人方翻脸。

但很显然,温漫并没有提前得到经纪公司的通知。

陈粤根本就没有给她透露过任何消息,更没有给她一个可以完美应对的手稿让她背诵。

这可能就是陈粤和节目组想要得到的效果吧。

温漫甚至可以想到摄影机会怎么抓拍自己失意尴尬的表情,后期会怎么剪辑,把她的回答剪辑的颠倒黑白。

一切都是可以预料的。

只因为她不红,只因为她没有名气。

温漫如今羽翼尚未丰满,后背更无人可靠,所以她能做的也只有隐忍。

小宁在后台皱着眉听着台上主持人问的问题,脸色越来越阴沉。

无需猜测,就知道是谁授意。

温漫努力扬着嘴角,看着面前架起的长枪炮筒,尽量回答的滴水不漏。

录制一结束,温漫下了台,便看到陈粤站在化妆间的门口,双手抱臂等着她。

“温漫,今晚的……”

陈粤的话还没说完,温漫径直地越过她,推开了化妆间的门。

“麻烦借过。”

陈粤诧异温漫的举动,转身进入化妆间将门甩上,将外面的工作人员隔绝在外。

“温漫,你怎么敢这个态度对我?!你是觉得之前的雪藏时间太多,磨不平你的性子是吗?”

温漫没有理会陈粤,走到更衣室利落地换下身上的衣服。

陈粤在外面用力拍着更衣室的门,声音拔高了些:“你现在在跟谁甩脸色?你别忘了,要不是我捧你,就连你今天这个位置你都爬不上来!你给我清高什么?开门!”

温漫猛地拉开门,换上了一身便服,将手中的银色长裙扔在一旁。

“温漫,我是不是给你的好脸色有些太多了?你知不知道我在你身上砸了多少钱?我送你去巴黎是让你抬身价,你连水花都没给我砸出一个,你现在有什么脸跟我甩脸色!”

温漫转过身看着陈粤,勾起嘴角冷笑一声,面对陈粤的谩骂,面色出奇的平静。

“公司签了人就要往外砸钱这是运营规则,陈姐确实在我身上砸了不少,除了巴黎那场时装秀,还有在热搜上挂了三天我是小三的头条吧?你用这种捧红了你手底下多少人?我尊重陈姐的运营策略,但麻烦下次再买这种通稿之前,提前告知我,哪怕是演个贱人我也得给陈姐你把本钱赚回来不是?”

说完,温漫便猛地拉开化妆间的门走了出去。

化妆间门外站满了人,方才把两人的对话都听了个清楚。

温漫接过小宁手里的手机,屏幕上弹出一条二十分钟以前的微信。

温漫点开,是一张图片。

英式庄园内布满了欧式建筑风的雕塑,在古铜色雕刻前的喷泉台上,是一个同款样式的雪人。

闻:【它在这里等你。】

温漫的嘴角轻轻勾起。

身后是陈粤高昂的谩骂声,尖锐刺耳。

温漫拿过小宁手里抱着的外套,点开软件开始定最早的航班机票。

她动作太快,几乎是用跑的,温漫只想尽快逃离这里。

在这个不完美的跨年夜前夕,温漫有了个发了疯想见的人。

在电视台门口堆满了记者和长枪炮筒的摄像机中,温漫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从后门溜走,坐上的士赶往机场,搭上了飞往英国的飞机。

这无疑是最刺激的跨年夜。

她除了大衣口袋里的身份证和护照以外,什么都没带。

准备好的行礼还带原来的保姆车上没有带下来,一切都发生得太过意外,温漫不想再花费时间去拿下来,她怕陈粤会拦住她的脚步。

直到穿越国际线,飞往亚欧大陆西边的航班平稳落了地,温漫的心依旧不住地跳动着。

机场外。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靠在不远处。

温漫一走出机场就看到闻彦川身着黑色西装,雪花落在他大衣肩领上,他天生自带的冷漠疏离感,让他犹如一件完美的雪中雕刻,宛如艺术品。

温漫的胸腔在这一刻猛然震颤。

几乎是下意识,温漫抬步奔跑而去。

在靠近闻彦川几十厘米时,似乎是理智将她拉回,她脚下动作一顿想要停住,却已是为时过晚。

温漫一个踉跄,栽向闻彦川。

下一秒,闻彦川伸出手,稳稳的将温漫圈在怀中。

温漫的额头贴着闻彦川的胸口。

胸腔的震鸣微微传来,闻彦川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接住你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