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星阅读网 > 美文同人 > 冷王霸爱:王妃太撩人

冷王霸爱:王妃太撩人

青梅果子酒 著

美文同人连载

传闻,宋国有女,得之可长生不老。外敌入侵,山河破碎。她,也从一国公主变成仇人宠妃,折磨致死。重活一世,她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报复的种子在她心里扎下了深根,发誓要杀尽欺她负她之人……

主角:   更新:2023-08-07 23: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冷王霸爱:王妃太撩人》,由网络作家“青梅果子酒”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传闻,宋国有女,得之可长生不老。外敌入侵,山河破碎。她,也从一国公主变成仇人宠妃,折磨致死。重活一世,她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报复的种子在她心里扎下了深根,发誓要杀尽欺她负她之人……

《冷王霸爱:王妃太撩人》精彩片段

冷宫,杂草丛生,荒无人烟,远处一阵清风,刮着破败的枝丫呜呜,仿似恶鬼索命。
宋紫宁深一脚浅一脚的踏过杂草,扒着门,外面是一片血色。
原本富丽堂皇的宋国现在是漆黑一片,凭借着似有似无的记忆,宋紫宁摸索到凤栖宫。
这里是母后住的地方,纵使知道所有的一切都尘埃落定,宋紫宁也要让她们入土为安。
宋紫宁轻轻的推开了门,让人诧异的是屋子里面居然点燃了一盏烛火。
大厅里面的内殿,隐隐的传来了动静。
宋紫宁咬紧牙关,悄悄的躲在盘附着金凤雕琢的巨大柱子后。
只听见里面有人回味道:“不得不说,这宫里的女人滋味就是好!细皮嫩肉的……”
另外一个也笑:“不过刚刚确实好,第1次尝到孕母的滋味……”
语气带了几分庆幸:“要我说呀,还是张子清小将军大方,要不然就凭我等的身份,这辈子也碰不到这样的女人。”
细细碎碎的脚步声传来,两个士兵打扮的人满脸餍足,一边说着那不堪入耳的话,一边把蜡烛吹灭,走出了宫殿。
宋紫宁只感觉有一团火在心里面燃烧,一直烧到四肢百骇。
她扑到帘子后面,看到了一张痛苦麻木的脸,眼睛睁得大大的,衣不蔽体,满身青紫,分明是死不瞑目。
白皙的脖子上满是狰狞的青色掐痕,已经失去了声息。
这是她的母后,宋国的皇后。
宋紫宁怔怔地站在那里,泪流满面,一把把这具还没有凉透的尸体抱到了怀里。
心里酸涩疼痛,她把头埋下,半边脸沾了温暖的血液:“母后,你醒醒啊,女儿回来了,你快醒醒啊!”
纵使她怎么情深意切的呼唤,手里面抱着的那个人也渐渐的凉了下来,宛若日落将息,余恨犹在。
宋紫宁跪在那里,滔天的恨意是要毁灭她的意志,再也看不得其他。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让我重活一次,就是为了再走一遭这尘世间的凡苦吗?
还是说,老天,你是想让我替天行道,杀尽这些欺我悔我之人?!
两世的恨和血融到了一起,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那她宋紫宁,偏偏不信命,偏偏不认命。
她会把那些人一个一个拉下黑色的水塘,宛如水草,拉着他们万劫不复,永不超生!
你独留我这一条贱命,我也会让这些人不得好死。
擦干满脸的泪水,宋紫宁从屋子里面寻来了一件干净的衣裳,她一点一点细致的替母后穿好。
然后是挽发,描眉,一点一点恢复到温柔可亲的模样。
宋紫宁把母后背在身上,走了出去。
外面的人已经走完了,宋国皇宫就像一个空壳子一般,金银珠宝被抢夺一空,名贵字画付诸一炬,妾姬美婢先奸后杀。
人间地狱也不过如此了。
天色还未亮,在宋国皇宫的边缘,一层黑色的林子里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
宋紫宁跪在地上,旁边是一个断了的铁锹。
她用手拼命的挖着土,已经挖了大半夜,一个不深不浅的坑初现雏形。
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宋紫宁面色平静,手底的动作不停。
她的母后躺在旁边,像是睡着了一般。
宋紫宁轻轻地把她放在这个刚刚挖出来的洞里,又一捧捧的把土埋上。
她把脸靠在这个小小的墓上,轻声许下承诺:“母后,你等着吧,等着看我们的仇人如何死在我的手上,等着看这些魔鬼痛不欲生……”
而在这个小小的林子外面,有一队晋国军队停下了脚步,为首的是一个英俊的将军。
他面白如月,眉间一点朱砂痣,一只手戴着黑色手套,身上萦绕着森森鬼气。
后面一人不解问:“将军,怎么了?”
张致远一言不发,从身后取了三支箭,拉满弓,“刷”的一声,箭离弦,隐没在黑暗之中。
等了半晌,林间没有任何动静,张致远眯了眯眼睛,难道是他刚才听错了?
把弓放下,张致远森然开口:“没事,再去前面看看,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宋国余孽!”
宋紫宁紧紧的捂着嘴,那支箭穿透了她的胸膛,有什么温暖的液体流下来,可是她不能说话。
只要发出丝毫的动静,那就完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露水开始层层的覆盖上来,必须得走,要不然就栽在这里了。
宋紫宁满身血液跌跌撞撞,伤口已经止住了血,还是疼得令人发慌。
她穿着一身白色的宫衣,此刻已经是鲜血淋漓,脸上是红色的斑驳,唇角流下的血在月光的映衬下像是要吸人血的妖精。
她迷迷糊糊,头痛欲裂,已经走了很久,这里是宋国的边界,好歹是出了宋国,再也坚持不住,一头栽倒在地上。
远方却有一行车队朝这边走来,马蹄踏入尘埃,地面微微颤动。
驾车的小厮猛地拉住缰绳,马车骤然停住。
身穿青衣的侍卫白术探出头来,脸色不怒自威:“怎么了?”
小厮连忙跳下车前去查看,哆哆嗦嗦的有点不敢靠近,惊的是面无血色:“这、这里有一具尸体!”
白术艺高人胆大,又是御前侍卫,什么大场面都见过,下车去看了看。
被这女子的惨状惊了一下,那胸口还插着一支利箭,此刻直直的立在那,可想而知是有多么疼。
伸手探了一下鼻息,这个女子真是福大命大,伤成这样居然还活着,随后又摇了摇头,这么重的伤势,撑不了多久的。
白术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不要惊动公子,直接上路。
却在此时,空荡的寂静之中,传来了一个清冷而又淡漠的声音:“出什么事了?”
白术摇摇头:“公子,无事。”
他们一行人还赶着上京,白术不想因为这点小事而耽误时间,因为宋国这一场大战,京城已经在论功行赏了,公子若是晚去,必定又会受到奚落。
车帘拉开,一个人从上面走了下来。
宋紫宁趴在地上,感觉全身的力气都已经被流干了,身体的每一处都火烧烧的疼。
不能死!她绝对不能死!
恍惚之间,她仿佛听到了脚步声,这一声声像是黑暗里面的光明,像是黎明前的曙光。
挣扎着掀开了眼皮,宋紫宁伸出血淋淋的手:“救……救我……”
从交错的目光中,宋紫宁看到了一双黑色的靴子,再往上,是挺拔的身姿,淡色的唇角,高挺的鼻子,以及一双夜中星辰的眼。
残缺的月光照到他的身上,公子陌如玉,世上亦无双。
宋紫宁看着他,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救救我……求求……你。”
她要活,她必须活。
她挣扎着想要爬过去,却动也不能动,像是被这断剑钉死在地上,宛如到了岸上濒死的鱼,轻轻喘息。
晋容垣静静的看着她。
她的声音是那样的轻,但是眼睛却亮得惊人,那里面全部都是求生的意志,像是炙热的火焰,生生不息。
白术连忙上前一步挡住了他的视线:“公子,活不了了,我们该走了。”
白术害怕公子多管闲事,这个女人来历不明,不能轻易带上。
他狠狠地皱着眉头开口:“公子,三更半夜,来的不明不白,恐怕有诈……”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晋容垣轻轻地摇了摇头,从怀里掏出了一瓶药,直接抛向了宋紫宁。
药瓶咕噜噜的滚着,一直滚到宋紫宁的手边。
晋容垣没有再看她一眼,转身款款而去:“走吧。”
马蹄声踢踏,在这寂静的夜里尤其明显,车轱辘的声响渐渐远去。
宋紫宁半睁着眼睛,浮起的尘埃遮住了她的视线。
手里面握紧了那个冰凉的药瓶,心里沁满了寒意,被冻的渐渐绝望。
她躺在地上,看着透明的残月。
不!绝对不能死在这!
咬紧牙关,用最后的力气摸索到断箭,狠狠的一拔,忍不住痛苦地闷哼一声。
箭被拔了出来,她一手摸索着那个药瓶,把药粉全部洒在伤口处。
做完以后,她已经大汗淋漓,震痛一股股袭来,宋紫宁失去了意识。
而在刚刚远行的马车上,晋容垣闭着眼睛坐在马车里面,中间有一盏小巧的紫色香炉,淡淡的紫木香氤氲升空,把他的面孔衬得带着几分佛色。
白术在一旁抱着剑,轻叹一口气,这瓶药是公子特意向神医莫子求来的,可谓是千金难换。
依他看,那个女子恐怕是神仙都难救,真是白白浪费!
晋容垣只是闭着眼睛想那个女子的双眼,那双眼里的神色那么熟悉,让人看一眼,浑身都被烧透了。
为什么会心软?不过是看你像曾经的我,活下来,是你的命,死了,也是你的命。
天刚刚破晓,远方的天空,带着三分透亮。
一辆小小的马车停在林子旁边。
有两个人鬼鬼祟祟的从官道跑过来,远远的瞧见中间有一个人趴在地上。
张全睁大了眼睛,用力的扯了扯旁边的人:“王大哥,你看,那有个人!”
那个叫王大哥的人匆忙上前一步,仔细探查一番后,语气透露出几分惊喜:“是个女的!这次发大了!”
两个人衣衫褴褛,但精神头看着还不错。
他们两个是走街串巷的人贩子,专挑女乞丐和小孩下手,把这些拐来的人洗洗卖进风月阁,简直就是白得的银子,一本万利!
二人围着宋紫宁,张全碰了碰她的胳膊,喉咙干涩的咽了咽:“王大哥,她不会是死了吧?”
王大哥一把推过他,心里面有点没底,把女子翻了一个身,几乎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女子身上简直要被血给染透了,就连头发也被鲜血浸泡打成结,一缕一缕的贴在脸上。
虽说如此,但是胸膛还在高高低低地起伏着。
王大哥想到那白花花的银子,还有晚上小如姑娘的温柔乡,狠狠心开口:“没事!还活着呢,赚一笔是一笔!”
两个人抬起宋紫宁,直接就像破布麻袋一样给扔在了后面的马车上。
头磕在木板上,宋紫宁轻轻地闷哼了一声。
听到了她的动静,王大哥嘿嘿一笑:“别急,这就带你去享福呢!”
说着把头往里面探了探,直接啐了一声:“呸,小丫头,给你找了个伴,再跑我就打断你的腿!”
只见里面还缩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怯生生的脸蛋楚楚可怜,闻到血腥味干呕了几声,又害怕的靠在角落一动不动。
宋紫宁躺在马车硬邦邦的木板上,感受着马车的晃动,微微的半张着眼睛,随后又闭上。
她疼得浑身发颤,手指摸索到伤口,已经不流血了,那个人,救了她。
呆在角落的小草悄悄地往这靠了几步,刚伸出手,手腕就被一只血淋淋的手握住了。
小草惊的几乎要叫出来,心里面一个劲儿的发慌:“你、你……”
宋紫宁双唇已经失去了血色,虚弱的开口:“水……”
小草愣了一下,然后急忙从坐垫下面拿出水袋,也顾不得什么,把宋紫宁扶了起来喂她喝水。
看着宋紫宁艰难的吞咽,小草小心翼翼地开口:“姐姐,你也是去做丫鬟的吗?”
小草还是一个孩子,只是家里实在贫困,上头又有三个哥哥,父母便把她一两银子给卖了,说是卖到京城给达官贵人做丫鬟,气派又体面。
只可惜,那不过是兄弟俩的说辞,他们编着这样的谎,不知道骗了多少贫苦家的女孩。
这些女孩怀着憧憬被卖到京城有名的青楼,有的不甘受辱死在那里,更多的还是强颜欢笑,以色侍人。
小草不知道这些,她只是舍不得离开爹娘,跑过一次,最后又被爹娘送了回来,现在也死心了。
宋紫宁轻飘飘的看了她一眼,丫鬟?呵,是去做妓子还差不多。
她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实情,这样的一个孩子,知道了真相也不能怎么样。
她的命运就像是漂泊在天上的风中,线却握在别人的手中。
外面的哥俩赶车赶的紧,就害怕捡的那个女子死在了他们手里,如果那样可就白捡了。
赶紧到京城,早早的发卖得了。
活着,还能卖钱,死了,就变得一文不值了。
原本三日的路程,因为日夜赶路缩短了一半,这两日,小草吃的是干的馒头,喝的是清水。
宋紫宁还好一点,能喝到两口稀粥。
这两个人自然是能省就省,对宋紫宁稍微精细一点也是为她吊着命。
晋国的京城繁华似锦,人流来来往往,吆喝叫卖声不绝于耳。
京城里面最大的青楼叫风月阁,里面的女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腰肢流转,舞色动人,一颦一笑都带着绝有的风情。
京城之中的文人墨客和达官子弟无不向往,为了一首曲子和一支舞蹈一掷千金的大有人在。
就在风月阁的一处小门里,张全两兄弟搓了搓手,一把扯过缩在宋紫宁身后的小草:“秦妈妈,你看看,绝对的好货色。”
这风月阁的老板娘人人都叫她一声秦妈妈,不过二十七八岁的模样,宛转风流,自有一派风情。
她手上染着大红的寇甲,直接捏着小草的小脸左右瞧了瞧。
眼睛闪过一抹满意,嘴里却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十两银子吧。”
王大哥嘿嘿一笑,伸手指了指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的宋紫宁:“秦妈妈,你看这……”
秦妈妈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像是在挑捡着什么,瞧着这个人的身段还不错,就是这满脸的血,实在是晦气。
懒懒的挥了挥帕子:“三两银子吧,这买来只能做个打杂的,亏了!”
张全还想讨价还价一番,王大哥直接狠狠的拽着他的袖子一下,随后向秦妈妈陪笑:“够了够了!”
取过银子,赶紧一溜烟的就跑走了,等这个婆娘发现那个女的快死了,说不定还要找他们兄弟俩算账,有一两银子算一两银子。
秦妈妈心里也是满意的,这个小的一看就是水灵灵的美人胚子,好好调教一番,又是一棵摇钱树。
至于这个大的,身上有一股不凡的气度,秦妈妈是见多识广的,自然有一套识人之术。
不过不管这个女子以前是什么人,来到了她这风月阁,再硬的骨头也能给它磨软喽!
秦妈妈吩咐了两句,指着小草:“你以后就叫做金巧儿吧。”
说着转身又指了一下宋紫宁:“你就伺候巧儿,仔细着点。”
刚想扭着身子离开,却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女子清幽的声音:“秦妈妈,我身子有病。”
宋紫宁此刻是有些昏沉,在路上就已经发了烧,需要精心养着,否则这身子算是废了。
扛是扛不住了,宋紫宁说出来以后就倒了过去,像是轻飘飘的蝴蝶断了翅膀。
金巧儿轻呼一声,托住了她的身子。
秦妈妈拽着帕子气的跳脚,这分明是被人骗了,买了一个马上就死的赔钱货!
一脸嫌恶的摆摆手:“拿张席子卷了扔到外面的乱葬岗去,别让我再看到那兄弟俩!”
听到这句话,金巧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张小脸哭的像花猫似的:“秦妈妈,姐姐没有死,只是晕过去了,她没有死……”
秦妈妈居高临下的看着金巧儿,带着些许的嘲讽:“我当然知道,不过她离死也不远了,难道还让我花银子给她治?”
便也懒得废话:“简直是痴人说梦!”
宋紫宁隐隐约约听到声响,轻轻的咳嗽一声,扯过金巧儿的袖子,用力的擦了擦脸。
虽然还带着淡淡的血迹,但是一张通透绝色的脸在黑发的映衬下带着些许苍白。
那双眼睛仿佛能够看透人心,像是一勾弯弯的泉水,就算是秦妈妈这样阅美无数的人,也被勾走了魂。
宋紫宁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利益才是交换的筹码,现在她一无所有,只有这张脸和必须活下去的恨!
她倚在金巧儿的肩头温温柔柔的笑,仿似收尽了世间的颜色。
秦妈妈笑了笑,脸像调色盘似的变得柔和无比:“倒是我看错了眼,你的身子啊,妈妈给你治!往后啊,你就叫明月吧。”
有这样的美貌和风韵,在这风月阁也是数一数二的了。
说着指使旁边的下人:“还不去把院子里面的大夫给请过来。”
一边亲亲热热的拉过宋紫宁的手,入手一片柔滑,到底是没放过这条大鱼,差点把珍珠当鱼目给混过去了。
宋紫宁不躲不闪,笑着任由她拉过去。
宋紫宁这一治就治了十天,她身上伤口不多,偏偏有一处箭伤几乎要了她的命。
这道疤痕刻在她的心口,像是刻在她的灵魂上,再好的药也治不了。
秦妈妈把宋紫宁好好的养在屋子里,看她姿色艳丽,只等着十日后中秋佳节卖个好价钱。
这挂了牌以后,定能成为风月阁的招牌。
笑着推门而入,便看见宋紫宁穿的一身浅白色的衫子,下面是竹叶青描绘的裙边,坐在那,就是一番仙人下凡的好风景。
秦妈妈扶着梨花木的椅子坐下,话里有话:“明月,我待你不薄,如果不是我找人给你医治,你这一身的伤,撑不了几日,好说歹说,我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
宋紫宁一眼就能够看出她话里的未尽之语,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这秦妈妈肚子里面打的什么主意,宋紫宁是一清二楚。
自己好歹也是一国公主,国虽破,可这清白的身子也不是任人玩弄的,否则这于她宋国颜面何在。
不过现在沦落至此,就算低贱到尘埃里,她也要想办法开出一朵花来,然后用长出来的刺,扎破那些人的手。
当即也笑了一下,半点不露声色,声音轻轻柔柔:“秦妈妈,你放心好了,我不是那番不知好歹的人。谁对我好,我知道。”
最后那几个字吐出来,却带着几分凉薄的意味。
秦妈妈没有听出来,只觉得自己这次收了一个识情知趣的人,刚想要笑着说话,外面却传来了一阵喧闹之声。
一个身穿黄色长衫的婢女慌慌张张的推开门,满脸的惊恐:“秦妈妈不好了,楼下打起来了!”
秦妈妈脸色一变:“什么?!”
侍女哭丧的一张脸:“今天丞相府的公子和将军府的小将军都来了,他们一向不对付,偏偏还都点了知画姑娘的台,这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李妈妈,你快点下去看看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