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星阅读网 > 美文同人 > 步步谋婚,霍先生宠妻成瘾

步步谋婚,霍先生宠妻成瘾

吃瓜的女子染柒柒 著

美文同人连载

一场意外,苏柠挽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夺去初夜。偏偏这个男人还站在C城神话顶端。相爱多年的男友转头与继妹情深不悔,只有她成为了整个世界的笑柄。狼狈中,却是霍擎琛走到她的面前。“苏柠挽,睡了我,不用付出代价吗?”她被他缠上,最终丢了心。他护她至深,让她以为便是天长地久。直到那一日,他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女人,她才明白,他只是怕她还不够惨则已。

主角:   更新:2023-08-07 23: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步步谋婚,霍先生宠妻成瘾》,由网络作家“吃瓜的女子染柒柒”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苏柠挽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夺去初夜。偏偏这个男人还站在C城神话顶端。相爱多年的男友转头与继妹情深不悔,只有她成为了整个世界的笑柄。狼狈中,却是霍擎琛走到她的面前。“苏柠挽,睡了我,不用付出代价吗?”她被他缠上,最终丢了心。他护她至深,让她以为便是天长地久。直到那一日,他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女人,她才明白,他只是怕她还不够惨则已。

《步步谋婚,霍先生宠妻成瘾》精彩片段

C市。
一家星级酒店的一个不起眼的房间外,厚重昂贵的红木门被擂得“嘭嘭”作响。
“开门,快给老子开门,臭婊.子,快开门!”
落地窗大肆地敞开着,凌冽的寒风呼啦啦地涌进来,苏柠挽缩在衣柜和墙壁之间的小角落里,身体随着撞门声不停颤抖着。
耳边撞门声、猥琐下流的咒骂声噪杂一片,她不敢伸头去看,捂着耳朵死死盯着还未接通的手机。
屏幕反射的光照得她惨白的脸,嘴唇紧咬着,双手颤抖不已。
“喂?”熟悉的温柔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厌恶和不耐,却依然让她觉得是一种救赎。
她立刻将手机靠近耳边,却不敢大声说话。
“皓城,救我!”
那边沉默着。
门那边忽然一声轰响,整个房间似乎都跟着颤动起来,苏柠挽呼吸一滞,收紧了手心,心脏“咚咚”猛跳。
而此时手机里却传来一声嘲讽的嗤笑。
宋皓城更加残忍的声音传来,“苏柠挽,你找错人了。”
苏柠挽面色惨白,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她想过种种可能,却没想过他会冷漠到不管她的死活。
“皓城,该你去洗澡了。”女声娇俏动人,带着暧昧的味道,轻柔地通过手机传进苏柠挽的耳中,宋皓城没有再出声,只是毫不留情地将电话挂断。
苏柠挽呆呆地看着手机,心里一片悲凉。很快门被撞开,一群小弟呼啦啦撞进来,瞬间就挤满了狭小的屋子。
一个男人上前,“啪!”的一耳光不由分说地扇在苏柠挽脸上。
苏柠挽耳中只有嗡鸣声,手机被抢走,虚软无力的身体被人无情地从角落里拖拽出去,单薄的衣服立刻被粗糙的地面磨破。
为首的张总不屑的看着苏柠挽,“苏大律师,东西交出来,我今天就放你一马。”
苏柠挽的瞳孔抖然间发大,心跳猛的漏了一拍,惊慌恐惧瞬间将她牢牢缠住。
冷静,苏柠挽!
她深吸了一口气,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直直地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这群人。
“东西不在我身上,你想要拿到,就得先保证我的安全。我要是出了事,东西你也休想拿到。”
张总一声冷笑,吐出一口浓痰,倾身靠近,带着厚茧的手捏住她的脸,苏柠挽立刻拧头避开。
苏柠挽目光沉静,汗津津的后背紧贴着寒冰一样的墙壁,眼睛紧紧盯着张总的脸。
下一刻,他身边的小弟接了个电话,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苏柠挽注意着这一切,心猛的提了起来。
“大哥,这娘儿报了警!”
苏柠挽手一松、身体一软,心中苦笑,看来今天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张总面色立刻一变,嚯地起身,狞笑着:“既然苏小姐这么不配合,那就别怪我下手狠了。把人带到黑地去,兄弟们尽情地玩儿,玩够了就处理了。”
苏柠挽趴伏在地上,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耳朵里什么声音也听不见,眼前只能模糊地看到窜动的人影、恶魔一样泯灭人性模糊人脸,而内心却是那么的不甘心。
“砰!”
突然间,门被猛地从外撞开,一群黑衣黑墨镜的人闯进来,真枪实弹地指着屋内的人。
屋里的一群人还想反抗,下一刻,齐刷刷一片上膛的声音让一屋子的人变了脸色,冷汗刷的就出了一身,纷纷扔了手里的破铜烂铁,被按着抱头蹲在角落。
黑衣保镖们齐刷刷收了枪,悄不声儿地齐整整分列两排。
一室寂静里,一串脚步声响起。
两排保镖齐刷刷低下头。
“沈助理。”
被按在角落里的张总一听这三个字,立刻参白了脸,身体一软,一屁股摔在地上。
时间像是静止了一样,一室让人窒息的死寂。
张总早在听了那三个字就已经出了一身冷汗,小心翼翼地往觑一眼沈予,哆嗦着抹掉脑门的汗,低声下气。
“这是霍……霍先生的意思?”他自然知道沈助理代表的是谁,那可是年纪轻轻凭借铁血手腕,就稳稳做上霍家掌门人之位的霍擎琛。
沈予闻言似笑非笑地轻哼一声,朝保镖使去一个眼色。
压着张总的保镖心领神会,飞速抬手,眨眼间两记点射就在大哥的手上留下两个对穿的血窟窿,立刻被两个保镖捂住嘴拖走。
苏柠挽睁大眼睛猛吸一口凉气,心脏仿佛被一只手抓住,却死咬着唇,没有出声。
沈予看着地上的血迹,冷笑出声:“霍先生的人也敢动,废两只手算是轻的。”
说完走到苏柠挽身边,态度恭谨,却没伸手扶人。
面前的女人身姿娇弱,面无血色,但双眼明亮丝毫不乱,刚才那样的场面也没见吭一声,到了这时候也能保持镇定。
沈予目光中流露出一丝赞赏。
“苏小姐,抱歉来晚了,霍先生让我送你回去。”
苏柠挽面色一变,咬着唇没说话。
霍先生?她自然知道是谁,自从一年前和那个陌生男人在一张床上醒过来,她的一举一动都在那个男人的眼皮子底下。
苏柠挽冷下脸,语气淡漠:“谢谢你今天救我,但我还有些事情,就不麻烦你送我了。”
两人走到门口,苏柠挽忽然停住脚。
“还请沈先生给霍先生带句话,那笔账,和今天的事情一笔勾销,算是两清了,今后还是互不来往的好!”
苏柠挽说完就走,利索干净,不想再和那三个字有一丝一毫的牵扯。
外面大雨滂沱,酒店对面清冷的街角处,一亮低调奢华黑色宾利不打眼地停靠着。
沈予打着伞快步过去,恭敬地立在车旁。
“霍先生!”
车窗缓缓降下来,一点点露出里面不动如山的人来。
男人肩膀宽阔,剑眉高挑,鼻梁挺拔,薄唇带着带着淡淡的玫瑰色,一双黑眸深邃幽远,永远是不动声色。
幽暗的车里,男人一只手放在扶手上,指骨匀称修长,有节奏地轻点着,露出袖口下的名贵腕表,沉静的黑眸闪着淡淡碎光,像是凝了一层霜,清峻的气息充斥着整个车厢。
轻轻地一勾唇,冷酷锐利的眼神染上了一丝温度,身上那股迫人的气势也被收敛起来。
刚把苏柠挽说的话一字不漏地说完,却听见一声清笑,笑声不复往日冰冷,反倒带着几分温柔宠溺,几分无奈。
沈予随着霍擎琛的温柔的视线看去,前面竟是刚才一走了之的苏柠挽,一身狼狈地上了一辆出租车。
“跟上!”声音沉稳有力不容置喙。
车子一路跟到滨河花园,出租车在别墅区门口就开不进来了,苏柠挽只好下车,淋着雨往前冲。
后面的车子不远不近地跟着,沈予看着霍擎琛越来越阴沉的面色,坐立不安。
宋皓城就住在这里,苏柠挽来这里做什么不言而喻。
苏柠挽心中憋着一口气,一头冲进雨里,也不管此刻身上的伤有多痛,不管雨有多冷。
大门就在眼前,苏柠挽冲过去,按响了门铃。
门没有开。
苏柠挽咬着牙,狠狠抹掉脸上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手不停地按着门铃,通红的双眼死死盯着二楼那个房间。
她不信,她不信,皓城,怎么会对她如此绝情?
“宋皓城,你出来,出来!”
门铃疯狂响着,苏柠挽声嘶力竭的呼喊渐渐被雨声遮掩,二楼那个房间的床帘“刷”的一声拉上,像一把铁锥凿在她的心口上。
苏柠挽不再按门铃,疯狂地拍打着铁门,声音已经嘶哑,全身都是水,有些破损的衣服黏在身上,脸颊和手臂上的擦伤已经被雨水泡得红肿一片。
娇弱的身影在狂风暴雨之中,像是随风飘荡的芦苇,看似随时都会折断,却又坚韧不折。
沈予看的心中不忍,却更担心身边这位。
从跟上苏小姐到现在,霍先生的脸色越来越差…
“霍先生,您看是不是把人带过来,这样下去……”
霍擎琛沉默着,面如寒霜,深沉的目光始终落在苏柠挽身上,眼底的闪着淡淡的冷光,车里独特的香味愈发浓郁。
“再等等。”等她痛狠了就知道什么是好了。
冷冽的声音让沈予生生打了个颤。
苏柠挽颤.抖得抱住自己冰冷的身体,靠在铁门上,眼前一阵阵发黑,心底像是开了一个洞,寒冷的风霜无情地浇灌进去。
此时,门却开了。
宋皓城站在半开的门口,身上裹着浴袍,黑色短发还滴着水,脖子上几个暧.昧的红痕,清隽的脸上带着厌烦和不耐。
苏柠挽抖着失去血色的唇,努力睁着被雨水模糊的眼,嘴张着,还没发出声音,眼泪就像先跌落下来。
“皓城……”沙哑的声音,说不出来的委屈。一身狼狈,打湿的衣裳紧贴着曼妙的曲线。
宋皓城硬挺的眉毛皱起,心口像是被铁锤擂了一记,闷痛着,握着门把的手不自觉收紧。
他难道在为这个女人心痛?
宋皓城脸上扯出一个讽刺的笑容来。
“怎么?苦肉计没成功,现在又想玩湿身,下次是不是直接脱光了爬上我的床?”
苏柠挽咬着苍白的唇,身体剧烈颤.抖着,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两人之间沉默下来,宋皓城想关上门,身体却失去控制一样没有行动,心中涌上来莫名的烦躁感。
女人妩媚软糯的声音传来,“皓城,怎么还不上来,人家都等你半天了。”
很快,同样身穿浴袍的苏沛菡走了出来,看见苏柠挽,脸色瞬间变了,“你来做什么?你为什么总是缠着皓城不放?”
苏柠挽眼神里透着恨意,“明明是你从我身边抢走了他,你才是第三者!”
“你!”苏沛菡一扭头,委屈地看向宋皓城,“皓城……”
宋皓城回转头,温柔一笑,“你先进去,我马上就上去陪你。”
苏沛菡乖乖地点了点头,依言走了进去。而这一幕,落在苏柠挽的眼里就是锥心般的痛。
他不爱她了,他不记得她了,他甚至……跟抢走了她一切的私生女在一起!
一转眼,宋皓城回过头来,脸上的温柔散的干净,只剩下冷酷无情:“我和沛菡马上就要举办婚礼了,希望你再也不要打扰我们。”
苏柠挽捂着心口,只觉得有一把锋利的刀,一点一点凌迟着她的心脏。
鲜血淋漓的痛!
宋皓城正要关门,忽然听见门外一声轻笑,手下的动作滞了一下。
大雨不停打在苏柠挽的身上,她脸色惨白得没有生气,眼神却明亮了起来,她咬着唇,盯着宋皓城的眼睛,带着放弃一切的决绝。
“宋皓城,我从来没有想过在你眼里我竟然这么不堪。我差点就死了,却还送上门来被你羞辱。”
又是一声轻笑,却像是一个闷雷打在宋皓城的头顶。他蹙了蹙眉,赶走心底涌起的一丝慌乱,声音冷漠道,“你不是好端端地站在这里,你以为我会信?”
苏柠挽被他的话又是一击,柳眉紧蹙,带着绝望。
“我不怪你忘记我,只怪我没能让你想起我来。”
尾音消失在苏柠挽急切转身的雨幕里,宋皓城盯着那抹娇.小身影,瓢泼大雨也不能打倒她,看起来那么娇弱却似乎有无穷的力量。
心头忽然大恸,呼吸有些滞怠,他不自觉伸手摸上自己的心口,那里似乎丢了什么东西,空了一个洞。
苏柠挽漫无目的地走在大雨里,丝毫看不到一丝生气。直到累了,才停下来,身体却已经到了极限,眼前一黑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晃眼的车灯迎面照在她身上,划破雨夜的沉寂。
苏柠挽抬起手挡在眼前,模糊的视线里,一辆黑色宾利车子停在前方。
车门打开,先露出一条修长笔直的腿,西装笔挺的男人打着黑色的雨伞,朝她缓缓而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