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星阅读网 > 美文同人 > 鸿图大业

鸿图大业

金良木 著

美文同人连载

得罪美女上司处处被针对的程大伟,没想到因为一次善举,时来运转,步步高升。从公司里的被人欺负的小透明,一跃成为众人逢迎巴结的大红人……

主角:   更新:2023-08-08 01: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鸿图大业》,由网络作家“金良木”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得罪美女上司处处被针对的程大伟,没想到因为一次善举,时来运转,步步高升。从公司里的被人欺负的小透明,一跃成为众人逢迎巴结的大红人……

《鸿图大业》精彩片段

“大伟,我的腿漂亮吗?”
充满香水味的房间内,旖旎灯光下,女人撩起自己的短裙,露出她那修长嫩白的玉腿。
程大伟站在床边,看着女人凹凸有致的身子,白嫩大腿翘起落下的瞬间隐约看到更美风景。
他脸色涨红,双目燎火。
“扫货……”
“你喜欢扫货吗?嗯?来呀!”
女人一双魅眼直勾勾盯着程大伟,蛇一样的身体轻轻扭动,暧昧气息在房间里无限蔓延。
程大伟忍不住扑上去……
这段画面是美女冯心仪到天阳集团南城分公司上班后,经常出现在程大伟梦中的镜头。
程大伟觉的自己可能是上班的时候被冯心仪欺辱的太狠了,梦里都想着怎么报复她。
若不是因为这女人背景不一般得罪不起,他真想……
男人压力太大,做梦的时候意银一下也是一种发泄方式,可以让自己内心太多的憋屈释放一些,阿Q一下,也未尝不可!
中午,趴在办公桌上休息的程大伟正沉浸在桃色美梦中乐不思蜀突然被人猛一拎耳朵。
“疼疼疼!快松手!”
程大伟气的要打人,“谁踏马的打扰老子好事?”睁开眼一看,梦中那张妖娆女人的俏脸堵在面前。
“上班时间你也敢睡觉?程大伟!你说你三十多岁的人还不求上进,跟混吃等死的废物有什么区别?”
“你才是废物!你全家都废物!”程大伟在心里反驳。
当初自己名牌大学毕业进入天阳集团的时候也曾是全家人的骄傲,当时企业是国企,员工不仅工资待遇高而且有可能成为进入仕途发展的金手指。
放眼江南省多少高层领导都是天阳集团镀金后出去成为一方诸侯,不客气的说,天阳集团就是江南省经济型干部的成长摇篮。
企业改制后,业务从最初的房地产转型为涉及地产、商场、酒店、医院等综合性航母级集团公司,总部在盛京,下面设省总公司、市分公司和县子公司。
江南省南城分公司,设有法务规划科、招商融资科、工程管理科、监督审计科、财务管理科、资产经营科、办公室和工会八个科室。
程大伟是项目管理科的一名工作人员,冯心仪是他的科长。
程大伟心里憋气,凭什么冯心仪开口闭口整天骂自己废物?不就是自己进了集团工作八年没提拔吗?
“冯科长,你找我什么事?”
面对这个让自己想入非非的顶头上司,程大伟心里有再多的怨气也得忍着,28岁就做了科长,肯定是不能得罪的。
这女人平时就不待见他,万一闹翻脸还不知道会用什么损招对付他,老子是大男人,不跟小女人一般计较。
冯心仪一撇腿在程大伟对面坐下来。
“你最近干什么了?”
冯心仪质问口气让程大伟心中一紧,“这女人又想故意找茬?”
“我没干什么。”
女人一脸不屑,“你没干什么秦副经理一早来我办公室询问你最近工作情况?”
“秦副经理?”程大伟不解,秦副经理怎么突然关心起自己来了?什么情况这是?
“你装!继续装!”
“我没装。”
“你是不是给那老东西送礼了?”
“我没有。”
“真没有?”
“真没有!”
程大伟斩钉截铁。
冯心仪一副似信非信的眼神盯着他,自言自语口气:
“你没给秦副经理送礼,他会一大早到我办公室表扬你工作认真,还说要把你调到办公室去?”
“啊?”
程大伟吃惊的嘴巴张开老大。
“这怎么可能呢?您知道秦副经理一直看不惯我,把我当成眼中钉肉中刺,别说我没给他送礼,就算我给他送礼他敢收吗?”
冯心仪点点头,“那倒也是,你的个性还真的和他天生相克。”
女人点头的时候上身跟着一块晃了晃,胸前两个大白兔有节奏的抖动两下,看的程大伟眼神跟着抖动节奏上下走。
他脑子里不由想起刚才睡梦中女人不着一缕的画面,那对波涛汹涌的馒头曾让他爱不释手。
程大伟生怕盯一处时间长了被女人发现,用力甩甩头收回目光摆出一副俯首帖耳听话下属模样。
“冯科长,在您手下干的挺好,就算秦副经理真想调我去办公室我也不想去。”
这话冯心仪爱听。
她的脸色比一进来时缓和不少。
“行了,你也别说这些没用的,湖大广场项目推进计划书赶紧给我弄好,别整天就会耍嘴皮子。”
程大伟一愣。
“听说总部领导还没决定湖大广场项目到底何时启动,咱们现在就做这个项目推进计划书是不是太早了点?”
冯心仪刚刚回暖的俏脸倏的一冷,“让你做你就做,哪来那么多废话?”
程大伟心里暗骂:“他娘的!你这上下嘴唇一碰就完事了,老子得花多少时间找资料,费多少工夫做调研才能把这份报告做出来?”
他不敢跟冯心仪唱反调,只能把一口恶气憋在心里。
“冯科长,我是担心咱们花大把时间做了无用功。”
“你一个下属领导叫干什么坚决执行就行了,考虑那么干嘛?”
“可是这项目推进计划书要做出来,不仅要去调研,还要加班加点的熬夜......,特别是调研,还要一些科室配合!。”
“调研的事我来安排,明儿你就跟我一块去调研。”
“明天?”
“怎么?不行吗?”
“行行行,领导的决定我坚决执行。”
冯心仪见程大伟一副忍辱负重的表情心里不由冷笑:
“还真以为老娘看不出你满心不情愿?哼!不情愿也得按照老娘的指示执行!”
冯心仪从椅子上站起来,居高临下:“行了,调研的事就这么定了,你今天好好准备准备,明天上班就走。”
“行。”
程大伟爽快应一声。
看到冯心仪转身要走突然想起什么连忙拦住她,“冯科长,那个,您刚才说秦副经理要调我去办公室的事…..”
冯心仪回头皱眉看向程大伟,“你觉的我冯心仪不点头,秦副经理敢把你从我部门调走?”
得!
刚才那话算我没问。
程大伟目送冯心仪转身,看到她背影出门刚想坐下来,突然又看见女人转身回头:
“对了,有个事你得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程大伟赶紧把身体又站直了,“什么事,您吩咐?”
“今天下午单位里提拔干部的名单要公示,这次还没有你的份。”
“.……”
或许是看到程大伟脸色刷的一下白了,冯心仪于心不忍。
她嘴唇动了两下又说,“你也别着急,你这么有才华的人提拔是早晚的事,有机会我会帮你争取。”
有才华?
提拔是早晚的事?
帮老子争取?
你他么当老子三岁孩子哄呢?
整天开空头支票还不是为了哄老子帮你干活?一根草在驴前面吊着,时间久了草都快枯了。
老子来单位八年了,八年抗战都结束了,比老子迟来单位的一茬又一茬小伙子都提拔了,凭什么老子一直原地踏步?

冯心仪总算走了。
程大伟浑身无力瘫坐在椅子上心里却蹿起一团无名火愈烧愈旺。
这帮领导眼睛瞎吗?
老子在单位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工作那么多年为什么就没有半点提拔机会?就因为自己没跑关系,没送礼?
这帮有眼无珠的领导一个个狗眼看人低不把老实人放在眼里,早晚有一天老子让你们高攀不起!
骂归骂。
骂完了还得面对残酷的现实。
程大伟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给自己做了好一会心理建设起身去了卫生间,刚才喝了不少水急需释放。
进了卫生间刚关上门,听见有人在隔壁说话,听声音像是公司办公室主任刘志坚和丁成功。
“恭喜你呀丁副科长,这次你能提拔到工程管理科出任副科长真是可喜可贺!”
“谢谢刘主任,等任命正式公布后我请兄弟们喝酒。”
“你去了工程管理科可得提防那个程大伟,那家伙能力是实有,可个性太强,就像是一块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石更,他这次没能竞争过你获得提拔机会肯定对你怀恨在心。”
“放心吧刘主任,程大伟那种较真又不懂变通的个性,早晚被踢出工程管理科,上次红园小区道路项目承包明明秦副经理已经发话了他竟然不听?就算我不动手,秦副经理也早晚收拾他!”
“有因必有果,那家伙被秦副经理盯上算是倒霉了,咱们作为下属也要尽力为领导排忧解难哪。”
“那肯定的,等我上任一定以秦副经理马首是瞻!”
……
程大伟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刚才在洗手间八卦的两人已经走了。
他一下子没了继续上班的兴致,这两个马屁精为了巴结秦副经理竟然对自己落井下石?
两个没底线没人性的畜生!
没被提拔的打击原本让程大伟满心灰暗,再听到两个小人嘀咕几句让他心情更差。
他头一回没到下班时间就走了。
走出单位办公大楼,扑面而来的冷风让程大伟脑子一下子清醒了不少,“算了,回家跟老婆说说话吧,说不定心里好受点。”
想到老婆秦海媚,程大伟心里涌起一阵温暖。
秦海媚不仅长的美还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女人,当年他可是打败了十多个竞争对手才把秦海媚娶进门。
有一个美丽温柔又能干的老婆一直是程大伟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想到老婆,他回家的步伐快了不少。
走到家门口才发现,出来的时候太匆忙居然忘了家里的钥匙还放在办公桌上,幸好随身带了手机。
他赶紧掏出手机给老婆打电话。
打了半天没人接。
程大伟一拍脑袋想起来,“今儿一早老婆上班前跟自己说过,最近单位要搞什么晚会排练,回来也会很晚。”
家门进不去,怎么办呢?
程大伟转脸往外看,一眼看到小区对面的吴桥公园大门顿时有了主意,“先去公园转转吧,正好散散心。”
吴桥公园等设施当初都是围绕天阳集团而建设,服务企业,促进发展,公园距离程大伟家不足五百米,从小区大门出来过一条马路就是吴桥公园大门。
公园大门口有个半圆形的大广场,穿过广场往里走能看见公园里有个很大的湖,湖水清澈碧波荡漾。
傍晚时分的公园一片宁静悠闲景象。
不时有遛狗的老人,健步减肥的中年人,推着婴儿车的年轻夫妇从程大伟身边经过。
看着周围不慌不忙散步的人群,程大伟觉的自己一颗心也慢慢静下来。
正当他漫步走在河边欣赏湖面波光粼粼的美景时,突然不远处有人尖叫起来:“不好了!有人落水了!快救人啊!”
程大伟连忙扭头顺着喊话方向看过去。
只见距离自己五十米左右的湖里有个身穿红色衣服的女孩正在湖水中挣扎,她的脑袋一会窜上一会没下,湖边有几个像是她的同伴正惊慌失措大喊“救命!”
“救命啊!快救人啊!”
“求求你们快救人啊!”
……
女孩的几个同伴扯着湖边的看客就差跪下来哀求,却没人敢往湖里跳去救人。
“这湖里暗流和漩涡很多,谁敢下去?”
“别到时候人没有救上来,把自己一条命搭上了!”
眼看湖里的女孩身体渐渐往下沉,程大伟仗着水性好,顾不得多想一个猛子扎进湖里往女孩身边游过去。
“快看!有人跳下去救人了!”
“快点啊!快把那女孩拉上来!”
“女孩哪去了?怎么找不着了?”
“不会是已经淹死沉湖底吧?”
……
围在湖边的看客们叽叽喳喳不停议论声中,很快看见刚才跳下河的男人拖着红衣女孩艰难往岸边游过来。
女孩的同伴赶紧冲湖中两人伸长手臂,“快!快过来!我们拉你们上来。”
红衣女孩此刻身体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程大伟拼尽全力用最快的速度把她托到岸边,在女孩伙伴的帮助下赶紧放平她的身体开始急救。
被救上岸的女孩脸色发白腹部高胀,程大伟心里一慌,赶紧指挥女孩同伴,“快把她倒过来呛水。”
“哦哦哦”,女孩同伴早已吓傻了,机械动作按照程大伟的吩咐做。
程大伟把女孩身体倒过来,用腿部顶在她的腹部用力往下摁,刚摁一下就看见女孩口中“哇”的吐出一大摊水。
他又用力摁了几下女孩的后腰位置,直到女孩口中没多少水吐出来才把她身体重新放平。
此时的女孩已经处于昏迷状态,脸色刷白一动不动躺在地上,程大伟二话不说俯**子给女孩做人工呼吸……
等到120赶到现场,女孩已经在他的抢救下悠悠苏醒,无神的眼睛盯着全身湿透的程大伟,特别是他身上那套天阳集团工作服。
程大伟见120的人来了,女孩身边又有同伴照顾着便悄悄退出人群,他身上的衣服湿透了黏在身上太难受,得赶紧找地方换衣服去。
出了公园大门他又想起,钥匙没带怎么回家换衣服?
程大伟站在公园大门口略一思索想到了一个主意:
“不如去招商融资科长朱四海家换身衣裳,他家就住在隔壁小区,朱四海跟自己是老同学,一套衣服的小事应该不会介意。”
程大伟拿定主意后一路小跑去朱四海家。
朱四海家住在六楼,等他“呼哧呼哧”累的狗喘气跑到朱四海家门口正准备敲门,发现他家房门虚掩。
“这是有人在家?”
程大伟连忙放下准备敲门的那只手径自推开房门进去,探头探脑往房间里望了一圈却没看见人?
他心下正奇怪,听见卧室里传出动静。
“朱四海两口子大白天干嘛呢?”程大伟心里疑惑着走近,听见卧室里传出一男一女压抑声音。
女人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嗯嗯唧唧”哼个不停,男人的声音却像是老牛拉车“呼哧呼哧”不绝于耳。
程大伟忍不住好奇,蹑手蹑脚走上前想要看个究竟。
朱四海家卧室房门是木制的,年代久远的门上横七竖八裂开了好几道缝隙,程大伟悄悄蹲**子趴在门缝上往里看。
只看了一眼便忍不住浑身血脉喷张!
儿童不宜啊!

程大伟突然感觉自己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兴奋起来,他蹲下了身子两手扒着门缝透着计渴眼神欣赏起来。
不对啊,这女人侧面看上去怎么那么眼熟呢?
......
当女人偶然一回头,程大伟顿觉脑袋里一阵天旋地转,一颗心刹那间跌入千年冰窖。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屋里演戏的女主角居然是自己的老婆——秦海媚!
愤怒!
耻辱!
发指眦裂!
怒气冲天的程大伟想也没想正要站起来一脚踹门冲进去先把这对狗男女暴打一顿,就听见屋里的秦海媚的声音说:
“四海,你说万一咱们的事万一让程大伟知道怎么办?”
朱四海惯常的无所谓口气,说:“纸包不住火,他早点知道也省得咱们费口舌了。”
“说的也是,你说他程大伟30多岁了一事无成,当初嫁给他是认为他是个名校大学生,进入天阳集团前途不可限量,8年下来,还是要钱没钱要权没权,要关系没关系要人缘没有人缘,凭什么我要跟着他倒霉?”
“话不能这么说,他的长相还是很吸引女孩子的,上大学的时候好多人都说他长的像是王力宏呢,可吃香了。”
“长得帅又不能当饭吃,就他那副不开窍的德性一辈子都是小喽啰,哪像你,和他一同上班的已经做了科长,比他有出息多了。”
......
站在门外的程大伟腿一软突然一下子失去了踹门的动力。
“现在已经是5月了,这对狗男女居然请人节就在一块?照这么说他们岂不是在一块好几个月了?自己居然丝毫未察?”
他直到今天才反应过来,“难怪这几个月秦海媚总是对自己爱理不理经常晚归,也难怪朱四海近半年总会请假休息,原来两人约会呢!”
站在卧室门外的程大伟突然觉的这世界很好笑!
单位里天天当众夸自己“最有才华”的领导,偏偏在提拔干部的时候唯独让自己坐了冷板凳?
整天嘴上说“爱自己”的老婆背地里却早已跟自己的“兄弟”睡到一起?
现在人真他么虚伪!
程大伟忍不住在心里怀疑,“老子这还是生活在文明的人类世界吗?这些人渣干的勾当连畜生都不如吧?”
算了!
不属于你的留也留不住,属于你的赶都赶不走。
既然秦海媚一颗心早已给了朱四海,自己闯进去大闹一场又有什么意义?”
程大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抬脚走出了诸四海的房间,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失魂落魄下了楼。
当他发觉自己已经站在小区大门口的时候,只觉咽喉里没来由一阵血腥味,每一次的呼吸似乎都牵扯着心痛。
8年的感情却换来一场卑劣的背叛?他想不通!
他恨不得这辈子都别再看见秦海媚和朱四海那两个下见胚子丑陋无比的嘴脸!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朱四海你他娘连兄弟的老婆都上,早晚会遭报应的,有机会老子一定上你的老婆,上你的妹妹!”
程大伟忍不住在心里狠狠诅咒。
半小时后。
程大伟一路跑回单位拿了钥匙回家打开门换好衣服,刚准备休息一下接到同事唐晓丽的电话。
“程大伟你在哪呢?”
“在家。”
“你怎么还在家啊?今晚我请客的事冯心仪科长没跟你说呀?”
“你今晚请客?”
大约是听出程大伟声音里的诧异,唐晓丽解释说:
“我和丁成功两人很荣幸即将成为你的同事,下午公示一起被提拔到工程管理科任副科长,今晚我请客你赶紧过来吧,皇天酒楼218,你快过来吧。”
唐晓丽也被提拔,这是陈大伟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她可是去年刚进单位的员工?
程大伟脸上不觉露出一丝苦笑,“原来那么多人都被提拔了,现在只有自己这么一个倒霉蛋最能衬托他们春风得意。”
倒霉事太多,程大伟反而麻木了。
他冲着电话那头的唐晓丽没好气道,“吃顿饭而已用得着那么着急吗?难道你不知道级别最高的领导最后到场吗?”
电话那头的唐晓丽愣了一下,刚才说话那人是她认识的程大伟吗?说话口气怎么像是变了一个人?
“程大伟,我们和冯科长等人早就到酒店包间了,就差你了,你到底什么时候……”话没说完,电话里传出急促“滴滴”声。
程大伟居然把她电话挂断了?
相对于唐晓丽的难以置信,此时的程大伟全然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反正提拔不了,他表现给谁看?”
皇天酒楼。
这家酒楼的内外装饰像极了酒店的名字,宫廷味渗透到酒楼的每一个角落。
酒楼大厅的吊灯是金色,上楼梯的扶手是金色,服务员的身上穿的制服是金色,连酒店包间的墙壁装饰和餐具桌布基本以金色为主。
唐晓丽预订的包间名字听上去相当大气,叫“乾清宫”,一推门进去宽敞明亮无处不显露出几分奢华和阔气。
程大伟推门进去的时候,唐晓丽等人已经开吃了。
一桌人看到程大伟踱着步子进屋脸上不约而同愣了一下,此人的心真大啊,真的来喝这顿酒?
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这酒店不错啊!”
程大伟选择性忽视一桌人向他透来充满诧异和疑惑的目光,笑呵呵冲唐晓丽招呼:
“唐副科长真不愧是在酒店干过前台,今晚这包间选的不赖!”
唐晓丽当场脸就绿了!
当领导最怕被别人揭老底。
同事们人人都知道唐晓丽最痛恨别人揭她以前是宾馆前台接待的短,这不是明摆着取笑她没文化吗?
唐晓丽想也没想,脱口而出冲程大伟教呵斥道:“程大伟你脑子有病吧?我好心请你喝酒你还阴阳怪气笑话我?”
“我笑话你?唐副科长你误会了,以后你是我的领导,我怎么敢笑话你呢?我不过是实话实说,难道你以前没在酒店干过前台?”
程大伟早料唐晓丽会有什么反应,嘴里现成的说辞正等着她呢。
“你?”
唐晓丽顿时气的满脸通红,结巴了半天愣是没说出半个字来,她以前是宾馆前台的事原本就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怎么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