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星阅读网 > 美文同人 > 护国龙婿

护国龙婿

佚名 著

美文同人连载

他,陈阳!镇国门,守边疆!平四海,荡八荒,血染黄沙五百里!但却未曾想,最终却落得个“功高震主”的下场,被义父一枪打死!三年后,当陈阳重新苏醒之日,誓要把失去的一切夺回手中!

主角:   更新:2023-08-08 01: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护国龙婿》,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陈阳!镇国门,守边疆!平四海,荡八荒,血染黄沙五百里!但却未曾想,最终却落得个“功高震主”的下场,被义父一枪打死!三年后,当陈阳重新苏醒之日,誓要把失去的一切夺回手中!

《护国龙婿》精彩片段

“陈阳,你能取得这样的成就,为父很是为你骄傲。”
“但是有句话,叫做功高震主!”
“你的成长,已经威胁到了为父的地位。”
“今日,就休怪我无情了!”
“砰!”
……
江城。
林家宅院。
一名青年猛的从轮椅上惊醒,噩梦中的那声枪响音犹在耳。
“我……竟然没死?”
青年双目开始变得清明,回忆也随之涌入脑海。
他叫陈阳,本为一介孤儿。
多年以前,被威名赫赫的镇远战皇陈天雄看中,收为养子。
在陈天雄手里,他八岁接受特训,十岁动手杀人!
最终于十六岁时,被铸为最强人形兵器!
随后数年,他受义父之命,前往域外战场征战。
短短几年。
斩敌百万,威震四海!
才刚刚二十岁的年纪,陈阳便一路扶摇直上,收十二龙卫,创建名震世界的杀手组织天龙殿,令无数敌人闻风丧胆,谈之色变!
那时的他,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而他上面那个人,正是陈天雄。
陈天雄没有想到,当初捡来的一个野小子,会这么的强。
强到,要夺他老子的权了。
所以最后就出现了陈阳噩梦里的那一幕。
陈天雄假意让位,邀请陈阳赴宴,并于宴席当场,突然对陈阳开枪!
子弹击穿头部,陈阳倒在了血泊中。
随后,陈天雄让副手许南天把他拖出去烧了,毁尸灭迹。
但许南天发现,陈阳竟然还有微弱的气息!
他没死!
许南天惊疑之下,没有注意到他胸前那枚散发着微弱光芒的玉坠。
他只是在想。
陈阳在域外征战多年,抗外敌,守疆土。
面对十八个顶级杀手组织的围攻,单枪匹马,杀得黄土染血五百里,地上伏尸两万人。
一人一剑。
以凡人之躯,比肩神明!
强大如他,对待部下却又宅心仁厚,上到十二龙卫,下到无名小卒,都跟他情同手足,被他视如己出。
这样一个男人。
绝不该这样死去!
尽管许南天只是一个小小的副手,只是陈天雄身边的跑腿角色。
但面对大难不死的陈阳,他还是做出了一个疯狂的决定。
他瞒着陈天雄,悄悄把陈阳送回了国内,并且安排到了自己老战友林建国的家中。
但当时的陈阳虽然没死,却因为重伤,双腿不能站立,终日痴傻,只能在轮椅上当个废人。
不过林建国并未嫌弃,而是尽力尽力的和女儿林婉秋一起照顾他。
时至今日,已有三年。
而陈阳当这废人,也当了三年!
“陈天雄,我陈阳对你忠诚不二,从来没有谋权篡位的想法,为何你非要置我于死地!”
“从今天开始,我立下血誓,与你恩断义绝!”
“三年前的一枪之仇,我陈阳必让你十倍奉还!”
陈阳双目如血,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嗤嗤——
突然,随着他的醒来,陈阳胸前的吊坠产生了细微的嗡鸣,而后放出一道萤白的霞光,直射进他眉心。
一瞬间。
“鬼谷内经,华佗手札、四罗万象决……”
无数古朴隐晦的文字,金光璀璨,一个接一个,如同烙印一般,深深刻进了他的脑海之中。
猛一睁眼,陈阳的双目已经清明如镜,锐利如隼。
“神医传承,古武心法……”
陈阳心中微惊,万万没想到这块不起眼的吊坠,竟是旷绝天地的至宝!
“难怪我当日中枪未死,看来也全是这块吊坠的功劳。”
“可惜子弹压迫神经三年,导致我双腿瘫痪,实力从内劲九层,跌落到了如今的内劲一层,只怕连当初手下的十二龙卫都不如了。”
“但那又如何?有了这吊坠内的无上传承,恢复实力只是时间的问题。”
陈阳正沉思着,忽然外面脚步声传来,房门被轻轻推开。
“小傻瓜,洗脚了。”
一位婉约秀丽的女子,端着个洗脚盆来到陈阳面前。
她没有注意到陈阳已经清醒,只是温柔的替他脱下拖鞋,再用手试了试水温后,这才把陈阳的脚放进了盆中,同时还帮陈阳按摩起腿部。
手法不算专业,但非常细心。
按摩到一半,她似乎是在自言自语道:
“陈阳,你到底何时才能恢复过来呀?”
“爸爸总说你是真正的战皇,是功高盖世的英雄,是人间神明。”
“你如果真的是神明,我就跟你许个愿吧,怎么样?”
“嗯……希望你保佑我的公司渡过难关,妈妈也能重新振作起来。”
原本她只是把陈阳当树洞倾诉,说些心里话,想着他反正又听不懂。
但。
她没有注意到,身前的陈阳已经眼眶泛红。
这些年他陈阳虽然痴傻,但记忆却很清楚。
正是眼前这个女孩林婉秋,三年来一直在照顾自己。
每天端水喂饭,洗脸洗脚。
从未曾有过半分怨言!
他陈阳半生戎马,从来只知道杀伐,可从未感受过任何善意。
从出生开始,他就被亲生父母抛弃。
后来又最信任的养父背叛,亲手开枪几欲打死。
可谓是尝遍人生恶寒!
林婉秋,是第一个给他带来温暖的人。
更关键的是,当初收留他的林建国两年前已经不幸染病去世。
林婉秋承受着丧父之痛,但仍旧对陈阳不离不弃。
这份恩情,实在太重!
突然,陈阳伸出一根手指,点到了她的下巴上,将其微微抬起。
“婉秋,你刚刚许的愿,我准了。”
此刻,林婉秋整个人完全愣住,难以置信的看着眼神一片清明的陈阳。
“你……你醒了?”
“呀!我刚刚说的你都听到了?!”
一抹绯红突然飘上她的脸颊,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心里话全说给陈阳听了!
陈阳微微点头:“三年来,我一直在听。”
而林婉秋此时只剩下尴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女孩子家家的心里话,竟然全被他听了!
还有。
自己好多次房里换衣服,他是不是也看了?
一时间,林婉秋羞的不行。
咚咚咚——
随着门外突兀响起的脚步声,这份难得的小温馨被瞬间打破。
一个肥胖的中年妇女冲进了房内,张嘴就开始喊:“婉秋,还有钱没?快给妈拿两万!”
进来的人正是林婉秋的母亲,贾风华。
一见她这心急火燎的样子,林婉秋的内心就一片苦涩。
很明显,她又输钱了。
自从父亲病死后,原本精明能干的贾风华就彻底变了模样,终日饮酒买醉不说,还染上了赌博的恶习。
曾经林家公司的诸多资产,也被她败的一干二净,现在全靠林婉秋苦苦支撑。
“妈,你又输了多少?我真没钱了啊!”
林婉秋凄然询问。
“你不是才发了工资吗,咋就没钱了?”
贾风华双眼通红,生气的叉起了腰。
林婉秋急道:“钱都给陈阳买药了,妈,求求你,别去赌了啊!”
“你有钱给这傻子买药,没钱给自己亲妈?”
贾风华勃然大怒:“你都照顾他三年了,我们家还要被他拖累到什么时候!?”
“妈,照顾陈阳是爸爸留下的遗言,我们怎么也不能违背啊……”林婉秋秀颜凄苦,彷徨无助。
“建国他都死了多久了!”贾风华暴跳如雷,“三年,我们早就对这个废物仁至义尽了!”
“今天就做个了断,我要把他扔出去!”
眼看自己母亲发疯似的要把陈阳赶出去,林婉秋赶紧上前阻拦。
“妈,求求你不要再闹了,这个家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贾风华拉扯不过,气的牙根痒痒,嘴里骂骂咧咧。
但半响之后,她一看墙上的钟,试探着说:”婉秋,你不是要去公司开会吗?”
林婉秋看看墙壁上的钟,确实今天有场非常重要的会,她必须准时到场。
可是她又有些担心:“妈,我要是出了门,你不会打陈阳吧?”
“不会,我帮你照看一下这个傻子就是,你安心走吧。”贾风华装作慈眉善目道。
“那好,我先去开会,你在家消停点,千万不准打骂陈阳,记住了!”
说罢她就提着包出了门。
但是。
她前脚刚走,贾风华后脚就开骂。
“白痴,傻子,天天吃白饭的废物!”
“我家里摊上你这个瘟神,真的倒了八辈子血霉!”
眼看她越骂越难听,陈阳眉头微皱:
“别说了,欠林家的,我还了便是。”
一听傻子竟然开口说话,贾风华直接愣住了。
之前陈阳虽然也会说话,但大都是胡言乱语,却是没有今日这么口齿清楚。
她好奇的上前,围着陈阳的轮椅转了两圈,惊讶道:“陈阳,你好了?”
陈阳并未答话,只是微微点头。
而贾风华心中忽然升起一计,坐在他面前假意和善道:
“陈阳,既然你清醒了,我今天好好给你算笔账。”
“你在我家三年,吃喝拉撒,还用了那么药,至少花费了几百万出去吧?”
“刚刚你说要还,那这里正好有个机会。”
“荣盛集团的金大荣欠咱们家两百万一直没还,你如果能去要回来,我就认你这个女婿,要不回来,那不好意思,自觉滚出这个家,别让我亲自赶你。”
陈阳平静的听她说完。
其实,贾风华那点小算盘他心里一清二楚。
自己就一个废人,叫他出去收林家的烂账,那不是自寻死路是什么?
只不过为了林婉秋,他并没有点破,反而点头道:
“好,我去帮你收。”
贾风华眼睛一亮,转身写了张纸条,迫不及待的就把陈阳推出了家门,还帮他叫了出租车。
“金大荣就在帝豪酒店,车钱我付了,你要不到账就别回来了!”
说完,她直接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微笑着目送陈阳离去。
同时她脸上露出冷笑。
她没有告诉陈阳的是,金大荣是江城出了名的恶霸。
而且,今天还是人家的五十大寿,正在帝豪酒店办寿宴。
今天去要账,就是找死!
到时候陈阳在那边出了事,自然也怨不到她头上了。
而在车上,陈阳对贾风华算计并不在意。
从他醒来的那一刻,世人从此皆若蝼蚁。
神明会在意蝼蚁的恶意吗?
他只是平静的望着窗外划过的景色,做着未来的打算。
首先,林家这笔账,是要去拿回来的。
三年恩情,要报。
其次他现在醒来,当务之急是要重建自己的权势。
没有权势的男人,纵使再勇猛,也不过一介莽夫罢了。
“江城……”
陈阳口中默念着这个地名,指节在车窗边缘轻轻扣着,脑中回想着此处有无可用之人,来帮他重建权势。
当初他身为天龙殿殿主,故人遍布四海,多是受了他恩泽之辈。
思索片刻,陈阳倒还真回忆起一个人。
他从口袋里拿出电话,这是林婉秋专门给他准备的,怕他不会用,专门买的老年按键手机。
“喂?”
电话接通,那边是一个中年人的声音。
“何永铭,是我。”
短短的一句话,电话那头的呼吸瞬间变得沉重!
“陈先生……真的是你吗?我等你的电话,等了五年了!”
“永铭,一别五年,你在江城,可还安好?”陈阳问道。
“劳陈先生提拔,小人在江城已经站稳阵脚,有了些基业。”
陈阳嗯了一声,平静道:“帝豪酒店,来见我。”
电话里的中年人大喜过望:“陈先生稍等,我马上赶过来!”
陈阳挂断电话,而出租车很快也开到了帝豪酒店门口。
今日的帝豪酒店,张灯结彩,喜气祥隆。
门口摆着大型舞台,豪车云集,黑白两道各路大佬齐聚于此,共庆荣盛集团董事长金大荣的五十大寿。
从停车场出来,每一位宾客都要穿过长长的红地毯,将手里的拜会贴交予主持人,待到主持人用话筒大声通报后方可入场。
现场的声音此起彼伏。
“东方地产李家前来贺寿,恭祝金总福禄寿喜!”
“南江建材王家恭贺金总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一位又一位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在喜庆的通报声中,携家带口走过红毯。
忽然。
陈阳划着轮椅出现在了红毯上,有些惹眼。
他淡然的来到主持人面前,把贾风华给他那张纸条原封不动的交上去。
主持人只当他也是来贺寿的,拿着纸条就顺口高声念到:
“江城林氏,今日特来讨债!”
“狗日的金大荣,欠债还钱!”
话音一落。
现场,寂静的落针可闻……
酒店门口,气氛近乎凝固。
在场的所有宾客都纷纷为之侧目,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究竟是何许人也,竟敢在这种场合……来收账。
而陈阳平静的坐着,双眼古井无波。
众人惊疑也罢,震惊也好,都不能激起他丝毫的情绪变化。
好半晌,门口的一队保安率先反应过来,匆忙将陈阳隔开,团团围住。
“你是什么人,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现在来找金总收账,是不是想找死!”
保安队长放出一句,却并不敢立刻动手。
金大荣常年混迹江湖,仇家不少,保安队长见此人如此嚣张,担心他是不是有什么背景。
可是他左看右看,也想不起有哪位仇家是坐轮椅的,只有试探着先问一句。
而轮椅上的陈阳,十指交叉的放在身前,淡然开口道:
“我是谁,你没有资格知道。”
“至于今天是什么日子……”
“收账就收账,难道还要挑日子不成?”
哗!
三句话,把一群保安气的咬牙切齿!
此人对金总如此不敬,不管他是何种来头,敢如此嚣张,今日也已经是犯了忌讳!
保安队长当即脸色沉下,冷哼一声:
“我看你就是成心来闹事的,来人,把这个残废轰出去!”
身后几个保安一拥而上,捋起袖子就要动手。
结果不等他们近身,陈阳剑眉一挑,一股无双的上位者气势放出。
虽无形,但有力!
那一瞬间。
原本齐齐上前的保安,双腿一软,心中皆是惊悸不已!
明明,那个男人连站起来都做不到。
但他身上的气息却……犹如猛虎!
猛虎虽然侧卧,但白兔亦然不敢靠近分毫!
陈阳是什么人?
堂堂天龙殿殿主,一人可挡百万敌!
出道十五年,各种顶级高手他杀了无数,区区几个小保安,一个眼神,便已足够。
众人原本上前的步伐停住,一个保安手下咽了口唾沫道:
“队长,这家伙有些奇怪,咱们要不把他放进去让金总处理算了。”
“对,免得到时候落得个我们欺负残疾人的话柄。”另一人虽也是心慌的很,但仍旧嘴硬道。
保安队长迟疑片刻,干脆身子一让:
“那你等我通报一声,当面自己找金总要!”
陈阳面色不改,平静的坐在轮椅上,等他进去。
酒店大厅,喜庆欢腾。
前来祝寿的宾客络绎不绝,金光灿灿的寿礼在舞台上堆成了一座小山。
而满脸横肉,挂着个大金链子的金大荣,正在主桌上举杯痛饮,开怀大笑。
保安队长匆忙跑过去,跟他耳语道:
“金总,门口来了个坐轮椅的,找你收账。”
金大荣当即脸上一沉,拍桌道:
“废物!老子大寿之日,你要个收债的找上门了?!”
他瞪了队长两眼,起身快步朝门口走去,周围的宾客纷纷侧目。
喜庆的酒店门口,万众瞩目下,金大荣带着一堆人气势汹汹的出来。
来到陈阳面前,他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一番,恍然认出:
“这不是林家那傻子吗?”
他转身就是一巴掌拍在保安队长头上。
“一群饭桶,让傻子残废给吓趴下了?!”
保安队长的帽子被拍的飞出三米远,这才反应过来。
搞半天,这个把自己吓的半死的人,只是林家一个傻子啊!
当即一股巨大的愤怒涌上他的心头,他感觉自己被耍了。
金大荣无比晦气的指着陈阳道:
“你个死残废,今天专门来恶心老子的吧?”
“区区林家,也敢到老子头上收账!”
“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给我动手!”
随着金大荣一声令下,众多保安抽出警棍,这次是真的要好好出一口恶气。
他们正欲动手——
“金大荣,你好大的狗胆!”
一声突兀响起的暴喝,犹如平地响起的惊雷,炸得所有人心头剧震!
金大荣错愕转身,看见外面马路上出现了一长列黑色的车队,清一色全是路虎,把整条街都给堵满了!
而正好停在路中间那辆,更是一辆霸气的劳斯莱斯库里南!
下一刻,车队上整齐的下来近百名黑衣保镖,恭敬的站在道路两边。
其中一人绕到库里南后座,打开车门。
一位面相宽厚,银发斑驳的中年人从车上下来,已经是径直踏入了酒店大门。
原本面色阴沉,准备收拾陈阳的金大荣,转眼一看那人——
顿时头皮炸裂,呼吸变得极为粗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