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星阅读网 > 美文同人 > 神魔枪

神魔枪

佚名 著

美文同人连载

东皇、西决、北魑、南音历经洪荒传承到今的上古四大家族,牵扯出一个扑朔迷离的神魔秘密……\r三次元素高潮,上古神魔之秘,贯穿整个星空大陆的空间裂痕,天魔宗的目的到底是什么?\r人字卷现世,命运的轮盘悄然转动,天地密卷,太古魔尊,神魔枪的苏醒是救世还是灭世?\r上古云帝转世到宁家,取名宁释,却遇到了同时投胎到本家的“人字卷”,天赋异禀的二人,从小便开始了在修炼一道上的比拼。为了提...

主角:   更新:2023-08-08 04: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神魔枪》,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东皇、西决、北魑、南音历经洪荒传承到今的上古四大家族,牵扯出一个扑朔迷离的神魔秘密……\r三次元素高潮,上古神魔之秘,贯穿整个星空大陆的空间裂痕,天魔宗的目的到底是什么?\r人字卷现世,命运的轮盘悄然转动,天地密卷,太古魔尊,神魔枪的苏醒是救世还是灭世?\r上古云帝转世到宁家,取名宁释,却遇到了同时投胎到本家的“人字卷”,天赋异禀的二人,从小便开始了在修炼一道上的比拼。为了提...

《神魔枪》精彩片段


“快快快,掩盖踪迹,掩盖踪迹!宁重山,压住你的阵脚。岳山长老,你那边的灵力有些薄弱!挡住,给我挡住!”镇江府内,一道气势恢宏的炙热光柱冲天而起,穿过雕梁画栋的屋顶,犹如一道逆天贯起的重剑,笔直地向天斩去。
屋院之外,九位长老面色赤红,每个人都抓着一个巨大的图腾柱,死死地将之按在地上,微微张开的嘴巴里,五颜六色的灵气犹如不要钱一般,疯狂地朝着图腾柱灌注而去。
九位长老分别控制的九个图腾柱,每个图腾上面的兽像都各不相同,但是如果仔细分辨,就能够看出,这九个不同的兽像都有几分相似,因为他们分别代表着神兽盘龙的九种变化!
在这些图腾的顶端,是一座小山大小的盘龙虚影座,停在半空,忽明忽暗闪烁不定。虚影笼罩在整个镇江府之上,把那道逆天光柱的气势隐匿其中,不致外泄。
穿过屋顶的巨大光柱犹如滚滚狼烟,源源不断地撞击在盘龙虚影上,巨大的能量冲击,竟然使这金色的能量犹如烟雾般,翻滚着向四周逸散!
“各位长老,挺住啊!我宁氏未来的振兴和灭亡就掌握在你们手里了!我宁延寿在此承诺,只要撑过这一劫,我宁家定不会亏待众位,事后,每人赠与一颗七玄苍穹丹!”宁延寿脸上虽然焦急,但是明显看得出喜色多于焦虑,仿佛这逆天之光是什么好事一般。
听到七玄苍穹丹五个字,双手抱住柱子的九位长老明显吃了一惊,原本赤红的脸上阴晴不定,仿佛受到极大的动摇,脸上除了吃力的神色之外,又多出了犹豫,贪婪等复杂的表情。
之前被唤作宁重山的长老,见到其他几位长老虽然脸上有所动摇,但却没有一位付诸行动,于是一咬牙,率先腾出一只手,狠狠地拍向自己的胸口。
“砰!”很难想象,一个人锤击自己的胸口,竟能砸出金石交鸣的声音!
“噗!”随着这一拳砸下,宁重山的嘴里,顿时溢出了几缕带着金丝的血液,这些血液看起来虽然和常人的血液相差甚小,但发出的光耀却显得柔和而宁静。
随着这些血珠源源不断地溢出,宁重山喷吐出来的淡蓝色灵力猛然化为深蓝,灵压也提升了数倍之多!
血珠并没有滴落在地上,而是顺着这道深蓝色的灵力光柱,被吸入图腾张开的嘴里!
当第一滴血珠融入到图腾之中时,宁重山掌控的牛首龙身图腾柱,突然发出一声恐怖的咆哮:“哞——”
这声牛吼好似从恒古传出,击打在那道金色光柱之上时,金色光柱的气势明显一弱。借着如此机会,整个插在地上的牛头图腾猛然涨大了一圈儿,把整个地上的青石撑得尽数崩裂!
宁延寿见到如此场景,便知道自己的弟弟下了大本钱了,他吐出的一大口,乃是自己的本命真血!宁延寿心里一痛,大声叫道:“诸位长老,还等什么?”
听到族长的吼声,又有两位长老齐齐叹息一声。跟先前宁重山的做法一样,腾出一只手,狠狠砸在自己的胸膛之上。
“吼!”“咕咕噶!”随着两大口精血的灌入,两声震天龙吟同时响起。
冲天的光柱随着两道虚影的撞击,明显又黯淡了几分。
紧接着又有四位长老一咬牙,分别重复这刚才的动作!随着此起彼伏的龙吟声,本可一人合抱的图腾柱疯狂暴涨,整个院落里的青砖纷纷崩溃,镇江府上空的盘龙印越来越清晰,而那道逆天光柱的颜色却越来越淡。
“哇,哇,哇……”随即婴儿的啼哭声传了出来,屋内接生婆欣喜地大声喊道:“恭喜老爷,贺喜老爷,母子平安,是位公子,是位小少爷啊!”
随着喊叫声的传来,那道光柱渐隐渐熄,最终退了回去,消失在了屋中。
九位长老齐齐松了口气,纷纷手指翻动,捏起结印,收起法术。
直到盘龙印彻底收起,图腾纷纷化为原先粗细,宁延寿的心才踏实了下来,脸上布满了欣喜的神色,大声吩咐道:“这次我儿降生,全仗众位长老舍命维护,我宁家定不会亏待众位。七玄苍穹丹待我一会从族库取出再给大家,现在就请诸位长老在原地稍作休息。此次,人间卷降临我宁府,是福是祸还不知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如此重要的信息关乎我整个宁氏的安危,众位皆是我族内长老,想必其中的利害也不用延寿多说!”
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拱手说道:“府主放心,我们九人作为镇江府守护,自然清楚得很,关于少公子的事情,我们不会透露分毫。”
宁延寿微微一笑,点头说道:“如此延寿就放心了!那么延寿就不打扰众位长老了。来人,扶长老们到后房休息。”
听到宁延寿的话,除了宁重山以外的十一位长老纷纷行礼,在丫鬟侍从的搀扶下,到偏房打坐休息去了。
脸色苍白的宁重山站在原地,虚弱地笑着道:“恭喜大哥。”
宁延寿上前拍了拍宁重山的肩膀,感激地说道:“三弟,这次多亏你了!”
“大哥这是说的哪里话,这都是为了我镇江府宁氏啊!”宁重山笑着说道。
“好了,出于私情大哥也该谢你,刚才若不是你率先逼出精血,那些长老哪能那么痛快地放出本命真元,之后又维持了那么久,恐怕伤得不轻吧?要不然你也先到里面去歇歇再说吧。”宁延寿关切地看着虚弱的宁重山说。
宁重山轻轻摇了摇头,轻声道:“我就不逗留了,婉儿也有身孕在身,我还是赶紧回家看看吧!”
宁延寿顿时为之一愣,苦笑着说道:“真是为难你了,那大哥我就不留你了,回头我命人拿个品色最好的七玄苍龙丹给你。”
宁重山笑了笑,冲着宁延寿拢了拢手,便告退了。
宁延寿也顾不上送自己这位弟弟,拍了拍宁重山的肩膀,便进了屋去。
宁重山出了镇江府的内亭,身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其实他在来之前,自己的妻子就先一步出现了难产的情况!本来找了全镇江府最好的接生婆给夫人接生,哪知道宗家宁延寿的夫人也同时降生。
自家接生婆被人家提前接了去不说,哪里知道,宗家公子竟然又是千万年难遇的“人间卷”转世!
不但接生婆是现找的,就连夫人生子,自己也必须要去帮宗主,而不能陪在自己夫人身边,想到这里宁重山的心里就不由得难受,顾不上丹田的剧痛,飞快往家里赶去……
“婉儿!婉儿!”跌跌撞撞跑回自己的院落,还没到家门口,就看见两只手都是鲜血的接生婆,踮着脚在门外张望。
见此情景,宁重山顿时一呆,犹如疯了一般,闪身来到接生婆面前,抓住接生婆的肩膀大声吼道:“王妈,你怎么在这?我的婉儿呢?我的婉儿怎么样了?”
接生婆被捏得生疼,死命地甩开宁重山,焦急地说道:“老爷,您可回来了,快!没时间了,赶紧决定,保大人还是保孩子?”
宁重山一听,眼前一黑,一口逆血攻心而上,随强行忍着不让它从口中喷出,却不料从鼻孔中流了出来,赤红着眼睛的宁重山,犹如一头狰狞的狮子,疯狂地看着王妈,大声吼着:“你胡说什么呢!两个都要,两个都要保!”
“谁让你刚刚不在,现在你来跟我吼?快点决定,要大人还是要孩子!”接生婆毫不客气地回道。
宁重山身子一晃,还没等他站稳,王妈已经揪着他的衣服将他拽进了屋里。
此时的宁府中,所有人都忙做了一团。而宁府上空,却飘着一朵似平平无奇的白云。
白云之上,两个身穿白衣的男人相对而坐,朝着金光渐渐淡去的宁府张望。其中一位胡子拉碴的老者,听到产婆与宁重山的对话,不禁皱了皱眉头。


“刚刚让你投胎到那个人间卷少年的身上你不干,偏偏说什么再跟老道我聊几句,要不然以后都没机会了。现在倒好,下面的那个女人难产,若婴儿是个死胎,我只能眼巴巴看着你魂飞魄散。”听到王产婆跟宁重山的对话,那位胡子拉碴的邋遢老者,立刻抱怨道。
被训斥的男人身穿一件白色云锦蟒袍,腰间绑着一根石青色龙凤纹大带,一头墨黑色的长发,清澈的朗目之中隐隐含着神光,一看就不似凡人。
听到老友的抱怨,那男子非但不急,反而悠然自若地伸手抓过前者的葫芦,拔开塞子朝着嘴中灌了一口,含糊道:“魂飞魄散便魂飞魄散,我若是怕死,又怎么死得了。”
“那物栖身在你的神识之中,你若是真的魂飞魄散了,它可就没了。”中年男人连忙劝阻道。
原本悠然自若的男人眉头一皱,不由得摸了摸胸口那块烈日疤痕,叹气道:“我虽然答应了你要转世投胎,但若是天要让那婴儿死,我不得不魄散于天地,相信那帮家伙也无话可说了。”
“我知道那物在你体内让你受了不少罪,可这东西里面蕴含的那丝气息,却是三界之中唯一的一缕了!其中的关键,你比我还清楚……”老道看到男人胸口正中的枪伤,神情有些低落。
那男子灌了一大口酒,豪放地说道:“三阳烈焰如日出,七分广寒蚀骨融。好一把三间七界的枪,单是一个枪伤,就迫使我这个活了千百世的云帝陷入轮回,真是造化弄人……”
就在两人对话期间,下面又有了转机……
堂堂镇江府护法长老,此时竟然被一个接生老妈子拽了个跟头,连滚带爬地被王妈拖进了屋子。
宁重山昏昏沉沉地走进屋,只听得其他两位接生婆焦急地喊着:“快止血,快止血!热水,热水呢?”
宁重山见到脸色惨白的婉儿躺在床上,血红着眼睛挣脱了王妈的手,飞快地跑到端木婉的身旁,抓起端木婉的手慌张地叫道:“婉儿,你怎么样?婉儿,你不要吓我!”
端木婉明显是提着一口气强撑着,虚弱得根本不能说话,宁重山见到这样的情况,立刻把真气往端木婉的身体里输送进去。
随着灵力源源不断地输送进体内,端木婉渐渐恢复起来……
王妈见到这样的情况,大声叫道:“有效果!继续!继续!”
宁重山精神大振,法决一掐,精血顿时在气海中猛然燃烧起来,输进端木婉经脉中的灵力比之前使用图腾时逼出来的还强了七八倍。
“老爷你疯了!这样下去,你恐怕也会死的!您就听王妈的话,选一个吧!”一旁哭哭啼啼的丫鬟小环见到如此情景,焦急地大声叫道。
宁重山眼神一戾,冷如冰霜地低喝道:“母子,我都要活的!你们听明白了吗?”
听到这话,端坐在云间的邋遢老者神色复杂地看向宁重山,“看到他,我倒想起了当年的你。”
锦袍男人沉默良久,似乎想要动用神力帮这夫妻一把,手臂抬了又抬,最后还是放了下来。闷着头又灌了一口酒。
感觉端木婉的气息渐渐变强,宁重山脸色一喜,对站在一旁的小环说道:“你立刻去府主那里,就说人命关天,让府主把七玄苍穹丹送过来!”
听到老爷的吩咐,小环自然知道事情紧急,顾不上行礼,撒腿就朝府外跑去。
“婉儿,你一定要坚持住啊!”宁重山死死抓着端木婉的手,灵力源源不断地输送进她的体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宁重山的脸由青转紫,由紫渐渐变白,因为气海疯狂运转着,剧烈的痛苦让他全身的青筋暴凸起来,整个身体已经出现了龟裂的迹象,无数血珠顺着毛孔渗出,但他始终没有停下来。
张妈一直在用热毛巾给端木婉擦着脸,看到这一幕,不禁慌张地叫道:“王妈,两个大人都不行了!”
端木婉恢复了些力气,微微侧过头来,看着苦苦坚持的宁重山,虚弱地一笑,轻声说道:“保孩子吧……”
云间邋遢老者再也忍不住了,感慨道:“可怜天下父母心!老道我不见也就罢了,既然看见了,总要出手管一管。”说罢,两条手臂相交,十指交叉,而后左手拇指和右手十指分别伸出相对,天地间的元气顿时活跃起来,疯狂汇聚在他手上,看那威势,比刚刚九位强者联手修补盘龙大阵时的威力还要强大不少。
就在老者手上的法力越来越亮,几乎要穿透云层的时候,一直眉头紧锁的男子将手里的酒葫芦朝他扔了过去。
邋遢道人似乎极为珍视那葫芦里的酒,急忙散了法决用手去接,手上的法印破了,刚刚聚起的灵力自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这么做是在违背天道,不然你的下一个劫难就要来了,再说也用不着你出手了,这事已经有人来管了。”那男子话音一落,城主府的方向,七道流光宛若惊鸿般朝宁重山所在的院落赶去。
“我宁家的人,都要留下!”不等王妈回话,宁延寿和之前八位长老中的六位便出现在了屋中。
众位长老见宁重山人已经陷入昏迷,却仍然在不断往外输送着自身灵力,不约而同地闪到宁重山身后,一个手掌贴着一个后心,呈塔形将灵力灌输到宁重山体内。
“哇,哇,哇……”随着婴儿啼哭声的传出,众人齐齐松了口气,王妈激动地说道:“宁重山老爷,恭喜恭喜,母子平安,母子平安啊!”
端坐在云端的男子缓缓站了起来,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虚土,带着几分遗憾地说道:“没死成,真是天弄人意啊。”
“真是混账之极,你真就那么想死?”见到孩子平安降生,邋遢道人心情大好,主动把葫芦递给那男子。
男子也不推辞,接过葫芦,仰着头豪饮起来。
听到咕咚咕咚的吞咽声,邋遢老道顿时跳脚道:“说你混账你还真是混账,都要走了,还把老道我的酒喝了个干净……你倒是给我留点……”
“此番重生,再没有相见的机会了,你我斗了一生,这一葫芦天仙酿就当是给本帝践行吧。”葫芦里最后一滴酒液被男子抽干后,男子一脸颜色地将葫芦递还给邋遢老道。
邋遢老道脸色一变,愕然说道:“怎么,难道你不打算保留记忆?”
男子微微一笑,指着下面虚弱的端木婉道:“我若是没有看错的话,下面那个生产的丫头,不!现在应该说是我未来的娘亲,我可以清晰地感知到,虽然她身体极为虚弱,仿佛跟常人无异,但是我能看得出,她的修为已经踏入了圣境!”
老道听到圣境这两个字,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浑浊的老眼突然爆射出两道精光,顺着云层看向端木婉。
端木婉的体内,一个金光烁烁的法身端坐在灵台之上,法身的脸上始终含着平淡的笑意,仿佛诲人不倦的教书先生,让人看上一眼,就觉着受到了启发和鼓励。法相的身下火海滔天,滚滚的浓烟漆黑如渊,仿佛连天地都要焚毁!
“这女娃娃好生厉害,仅仅一只脚踏入了圣境,竟然能将如此强大的魔物镇压在体内!这魔物之强,老夫真是平生仅见!单单是一个神魂念头就能幻化出这么大一片火海,难道他的真身是一座火山吗?真是凶焰滔滔!难怪身为圣境之身却发不出半点气力!”老道目露震惊,难以置信地喃喃自语。
“这样的境界对你我来说虽然不算什么,可我相信如果我这样投胎下去,百分之百会被这女娃娃发现。这样的话,我也就失去了转世的意义,所以既然想要不被发现,那么我只能抹去修为和意识,真真正正地重新来活。有这么一个有趣的母亲,说不定未来的我,能够超越现在的境界也说不定。”男子洒脱一笑,玩味十足地捏着下巴。
老道哑口无言,吹胡子瞪眼地张了半天嘴巴,最后还是化作一道叹息:“唉!怪不得你不投那天资卓越的人字卷,原来你早就算计好了,即使不能魂飞魄散,也要抹去修为和意识。陛……你这一生,真的就没有半点留恋吗?”
听到邋遢老道的话,男子仿佛陷入了回忆,不过很快便恢复了原来的洒脱,笑道:“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男子说完,便背对着老道挥了挥手,朝着那间刚降生孩子的屋子坠去,丝毫没有抵抗六道轮回之力……
此时,地面上也恢复了平静,靠近宁重山的一名鹤发老者,微笑着说道:“重儿,停下吧!小婉没事儿了。”
可是宁重山却像没有听到一般,依旧源源不断地给端木婉输送着灵气。
鹤发老者脸色一变,拍了拍宁重山的肩膀说道:“好了重山,重山?重山……”
见到宁重山没有反应,虎须老者浑身一震,大声叫道:“不好,这么下去,宁重山怕是要死!”
“快,打断他……”
就在众人慌乱地拯救宁重山的时候,王妈怀里用布裹住的小婴儿身上金光一闪,敛入了婴儿体内……
天空之上,老者满眼复杂地看着下面的情形,不禁摇头苦笑道:“重生之后,能超越现在的境界吗?这天下又有几人能达得到你云帝的境界?”话毕,老道下意识地拿起葫芦,待放到嘴边时,却发现一滴都没倒出来。老者一愣,气急败坏地想要破口大骂,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化成了一声叹息,一拂袖子,化成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天际。


草树知春抽芯绿,小雨润如酥。
早春三月,冬寒刚过,草木虽然才刚刚泛起几丝绿意,但是已经颇具几分暖意了。
冰雪在这地处偏南的镇江府是极为稀罕的,嫩草已经萌生了新芽,城里大户门院里的老树也已经开始泛起绿意。当然,这都是因为偏南的原因,若是再往北上强汉国的都城长安,那里现在恐怕家家户户的屋檐上还都挂着拇指粗细的冰凌,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着晶莹透亮的光芒。
长安是强汉王朝的都城。
强汉王朝国运雄昌,幅员辽阔!经历一千五百年的历史变迁,整个王朝在西决皇族的统治下,非但没有衰微腐朽,反而越发强大富饶。
拥有无上威能,统治着洪荒高原和十万太古凶兽的洪荒龙族,因为强汉不敢越镇江一步。
初生能拳裂巨石,身体坚韧如铁的热海荒族,因为强汉而安居于寸早不生的绝望荒原。
二十八王帐下,百万金刀铁骑,因为强汉的存在,只能眼睁睁看着肥美的呼伯贝利大草原,暗自滚动喉结,不敢露出丝毫垂涎的目光。
光明神国,西凉佛国两大世间神宗,因为强汉的存在,一个只能偏安一隅于风不调雨不顺的圣心海湾,时刻提防着洪荒妖族和海兽。另一个则身居于万里黄沙寸雨不下的圣踪荒漠,而不敢有半点怨言。
“我是强汉人。”强汉王朝的子民常常自豪地这样说。
而今年,正是强汉立国第一千五百个年头。
镇江府也自然而然伴随强汉王朝一起渡过了一千五百年的岁月。
位居镇江府中心的城主府,占地百亩,高大的红色城墙没有因为岁月的侵蚀而变得浑浊晦暗,反而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明艳的朱红,仿佛在暗示着宁家的气运昌盛!
大将军府和城主府并列而立。
自古,大将军出自宁家,又脱离宁家。
将军主边关塞外,府君主内城事宜。虽然面上政权和兵权分开但任谁也知道,这也不过是面上功夫,同出一族即便是分开,也只是象征性的对王族表示尊重,这样的情况既然能持续一千五百年,就足以说明皇族对宁家的信任和厚爱。
即使是两处如此雄浑的府宅占据了这样一片巨大的地方,镇江府的地势依旧开扬之极,丝毫没因此而让人觉得狭窄,周围的街巷四通八达,从天上俯瞰,仿佛规规矩矩的棋盘,规整弘大。
……
“大任将降,筋、骨、体、肤皆要锻炼……”天空刚刚泛起鱼肚白,临近将军府西侧的巷子之中的一户院落里,一个少年端着书站在屋檐下面,揣度着《经意》里面这段话的意思。
小院并不是很大,却被收拾得整整齐齐,站在院子里的少年穿着一件青衫,眉眼中含着认真,虽然年龄幼小只有七岁,眉眼之中露出的聪慧却仿佛十五六岁般的少年一样老成。
“夫子曾经说过: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我们的儿子算得上生而知之吧?”屋内,鬓角斑白的宁重山揽着端木婉,顺着开启的窗户,看着好学的儿子,笑呵呵地说道。
宁释并不知道父母在屋内对他的议论,聚精会神的他,正揣度着经意里面的意思。
“男子汉活在世上,要扛得起大任,首先身体要强壮,只有拥有了相应的能力,才能扛下突如其来的事情。”男子汉这三个字从一个黄口小儿嘴里说出来,总是让人觉着有些好笑,但宁释的神色却极为认真,显然他是在认真地思考。
“这书上说的有道理,再过几年就是镇江府四年一度的水月大会了,只要有实力赢得大会第一,我便有资格向府主提一个要求,到时候就可以治好父亲的伤势。”
手里拿着《经意》宁释却思绪飞到了两年前的水月大会。
水月大会是镇江府四年一度专门从镇江府范围内搜罗人才入门的大会,只要是十二岁到十三岁拥有大潜力和资质的都可以参加水月大会。
一旦通过了水月大会的试炼,那么即使是平民之子也可以一飞冲天,加入宁家的内门得到最好的培养。并且可以进入到族库,选一件宝物。
宁释从小就知道,父亲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了族中长老,但是因为挽救自己,耗费了巨量的精血,以至于修为暴跌,若不是吃下了族中赐予的七玄苍龙丹,恐怕连命都保不住。
想要治好父亲的病,只能靠血龙根这种珍贵之极的天材地宝来治愈。
宁释清楚的记得,当年父亲去求这血龙根,但是因为他的修为损失太多,族中一些人认为不应该为了已经废了修为的人使用如此宝贵的灵药,甚至闭口不提父亲多年的功劳足以换这样一颗灵药。其中以镇江府第二大世家少炎家抗议得最为厉害。
宁重山撤去长老的光环,其实也就是个普通的宁家庶子,根本没有什么话语权,加上以二伯宁少炎代表的少炎世家对宁延寿的施压,这枚血龙根自然而然依旧静静躺在族库之中。
“我若是打败了府主大伯的儿子宁天,得了水月大会第一。到时候堂堂正正地拿到血龙根给父亲治病,到时候不知道我的二伯宁少炎会是个什么表情?”提起宁少炎,宁释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凌厉。当年若不是自己这个名义上二伯的阻拦,父亲的伤也不至于拖到现在,恐怕他们一家还住在长老府之中,而不是这个灵气稀缺的小巷子里。
“读书能让人明白事理,练武才能增强实力。”宁释一边想,一边朝着天空望去。
正在这时宁重山轻轻推开木门走了出来,宁释立刻回头说道:“爹爹,你醒了?今天我们去不去练剑?”
宁重山朝着天空望了望,见到天上渐渐云开雾散,于是笑着点了点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