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星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精选篇章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

精选篇章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

潇湘舟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小说《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现已上架,主角是燕宸秦韵,作者“潇湘舟子”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沉,带着一股逼人的杀气。肥狗脸上的肥肉抖动着,赶紧对那几个围住罗军和燕宸的保安喊道:“都回来,那是洛爷的兄弟!”他不愧叫肥狗,一张狗脸说变就变,瞬间又出现那种谄媚讨好的神情,努力的躬着身子。那几个保安愣了一下,纷纷撤回,诧异的看着那个看上去没几两肉的瘦高个。看到这一幕,所有医院里的人,都觉得无比惊讶。他们清楚肥狗的实力......

主角:燕宸秦韵   更新:2024-06-11 21: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燕宸秦韵的现代都市小说《精选篇章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由网络作家“潇湘舟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都市小说《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现已上架,主角是燕宸秦韵,作者“潇湘舟子”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沉,带着一股逼人的杀气。肥狗脸上的肥肉抖动着,赶紧对那几个围住罗军和燕宸的保安喊道:“都回来,那是洛爷的兄弟!”他不愧叫肥狗,一张狗脸说变就变,瞬间又出现那种谄媚讨好的神情,努力的躬着身子。那几个保安愣了一下,纷纷撤回,诧异的看着那个看上去没几两肉的瘦高个。看到这一幕,所有医院里的人,都觉得无比惊讶。他们清楚肥狗的实力......

《精选篇章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精彩片段


不到三分钟,走廊中传来一阵纷乱的脚步声。

那个被叶子凡叫走的年轻人身后,跟着几个医院保安,气势汹汹的大步走来。

“叶公子,是谁欠了医药费不交,还在这里嚣张?”

其中一个挺着啤酒肚的中年保安,一脸肥肉抖动,来到叶子凡面前,十分恭敬的微微欠身问道。

不等叶子凡回答,他挺着肚子,傲然的转身看向燕宸、罗军,脸上的谄媚,瞬间换成了凶狠。

“敢在叶公子面前撒野,活得不耐烦了?”

语气也随着变了,配合着脸上抖动的横肉,显得十分狰狞。

罗军瞪着两只大眼看着他,一点也不示弱的说道:“愿赌服输,这才是真男人!输了赖账,难道是下面少了两个蛋?”

啤酒肚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晃动着肥胖的身躯,就要向罗军冲去。

“妈的,居然敢骂叶公子!”

“先让他嘴巴上痛快一下,等会交不出钱,再打烂他的嘴!”

叶子凡冷哼一声,阴冷的说道。

啤酒肚迈出的脚步停住,一张脸憋得通红,就像是被主人勒住了脖子的二哈,想叫又叫不出来。

燕怀山、李凤娥和燕小芸一脸的焦急,他们实在想不出,在监狱里呆了三年的燕宸,怎么可能拿得出38000块来。

这次为了给燕怀山交住院费,李凤娥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求了多少人,才借到2万。

可燕宸始终云淡风轻的样子,在十几个医生、护士,和那几个保安的注视下,显得沉稳异常。

罗军有点紧张,但还是横跨一步,挡在燕宸前面,做好了替他挡拳脚的准备。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走廊中虽然站着二十几个人,但沉寂异常。

十五分钟很快过去,随着时钟上的秒数变成0,叶子凡眼中露出鄙夷之色,看向被罗军挡在身后的燕宸。

“时间到了,钱呢?”

语气之中,含着讥讽与冷傲之意。

听到他这一句话,就如主人松开了手中的链子,啤酒肚立即举起手指着罗军喝道:“小子,让你胡说八道,不让你长点教训,真以为自己是社会的主人?”

身后的几个保安蠢蠢欲动,他们早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在叶子凡面前好好表现一下了。

啤酒肚的那句话,就像是命令一般,几个保安立即向罗军、燕宸围去。

燕怀山一家三口紧张的站起,燕小芸更是焦急、害怕的大喊一声:“哥,军子哥……”

叶子凡脸上露出轻蔑的冷笑,冷眼看着即将开始的好戏。

燕宸看到他的眼神,和三年前在那个小巷中,自己被他叫来的人堵住时的眼神一模一样,轻蔑、冷淡之中带着一丝兴奋。

罗军虽然害怕,但依旧一副雄赳.赳的样子,双手摆出一个架势,大声喊着:“来呀,尝尝胖爷的八卦游龙掌!”

燕宸不禁愣了一下:这小子什么时候学了八卦游龙掌了?

不过一看他拉开的架势,不禁暗暗摇头。

两条腿松松垮垮,两只手不停变换手势,这哪是什么八卦游龙掌,分明是因为害怕在虚张声势。

“给我把这小胖子的嘴打烂,让他骂叶公子!”

啤酒肚这个时候像是一个上了战场的将军,气势汹汹的说道。

几个保安围住罗军和燕宸,正准备要动手,走廊一头忽然传来一阵纷乱的脚步声,一个粗大嗓门远远的喊着:“燕宸兄弟,不知道你今天回家,没有去迎接你,真是该死!”

所有准备看热闹的医生,包括叶子凡都转头看去,只见六七个人大步向这边走来。

领头的是一个年近五十的瘦高个,留着长长的头发,脑后扎着马尾,穿着一身米黄色练功服,显得有点宽大。

在他身后,跟着几个年轻壮汉,一个个脖子上、胸口、手臂上描龙画凤,留着短发,脸上带着杀气。

瘦高个很快来到啤酒肚面前,不等啤酒肚反应过来,伸手在他鼓鼓的肚子上轻轻拍了两下,说道:“肥狗,挺威风啊!”

啤酒肚脸色一变,一张肥脸上流出汗水,显得有些紧张的说道:“洛……洛爷!您怎么……来了?”

洛爷淡然一笑,啤酒肚赶紧陪上笑脸,但笑容刚绽放,“啪”的一声,左脸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看到洛爷眼中那带着杀气的凌厉眼神,笑容僵在了脸上。

“不知道燕宸是我兄弟吗,你敢打他?”

洛爷的语气低沉,带着一股逼人的杀气。

肥狗脸上的肥肉抖动着,赶紧对那几个围住罗军和燕宸的保安喊道:“都回来,那是洛爷的兄弟!”

他不愧叫肥狗,一张狗脸说变就变,瞬间又出现那种谄媚讨好的神情,努力的躬着身子。

那几个保安愣了一下,纷纷撤回,诧异的看着那个看上去没几两肉的瘦高个。

看到这一幕,所有医院里的人,都觉得无比惊讶。

他们清楚肥狗的实力,在成为医院保安队长之前,他可是湘州市赫赫有名的一方大佬。

现在他在这个叫洛爷的瘦高个面前,毕恭毕敬,被打了一耳光,反而一脸的谄媚!

这个洛爷,究竟是什么厉害人物,居然让他这么害怕?

罗军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不知不觉,后背出了一身透汗。

燕宸缓缓往前两步,来到洛爷面前,淡然一笑,说道:“刚出来就给你找麻烦,不好意思。”

“兄弟这是什么话?你有麻烦不找我洛琦,准备找谁?”

洛琦一脸豪爽的笑容,与开始面对肥狗时的态度,截然不同。

燕宸也不多说,淡然一笑说道:“洛兄,借我一点钱,我把我父亲的住院费交了。”

“借?你这是在骂我吗?”洛琦差点跳起来,“多少?”

“38009.37……”

“小六,去把账结了。”

洛琦举手一摆,豪爽的说道。

身后一个壮汉答应一声,看向那一群医生,冷冷的问道:“谁和我去结账?”

一直看着这一切的叶子凡,后背逐渐冒出冷汗,因为他也认识洛琦!

要命的是,燕宸也认识洛琦,而且他们两人还称兄道弟!

他正想偷偷的离开,但罗军一直在盯着他,见他要走,立即喊道:“嘿……嘿,那位叶公子,你好像还忘记了一件事!”


“咣当!”

随着身后那扇铁门沉重的关上,燕宸将手中破旧的行李袋甩在了肩上,狠狠的吸了一口空气。

这是自己被关在隆西监狱3年来,所呼吸到的第一口自由的空气。

“湘州,我回来了,爸、妈、小妹,我回来了!”

站在监狱外的空旷之处,抬头看向远处湘州城的方向,心情并没有重获自由的喜悦,而是带着一丝沉重与仇恨!

监狱门口空无一人,原本应该来接他的父母,一个也没有看到。

他长舒了一口气,知道自己的父母肯定又在忙活着摆摊赚钱。

耽误一天,他们就会少赚一天的钱,这对于原本艰难生活的一家人来说,是无法忍受的损失。

他摸了摸别在腰间裤腰上的牛皮包,长舒了一口气。

这个牛皮包,是他在监狱里莫名其妙得到的,里面有九根七寸长的金针。

“你们不会想到,我会活着出来,而且会清醒过来吧!”

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事,燕宸那张棱角分明的脸逐渐阴沉、扭曲,眼神显得无比凌厉,宛如两柄锋利的小刀!

现在的我不再是以前那个弱不禁风、胆小怕事的少年,得到了燕门无上医武传承,那些人,那些事,总有一天我都要一一找回来。

他在心中暗暗发着誓,脸上除了阴沉,还有一种坚定的自信。

经过3年的监狱生涯,磨练出了他隐忍、坚韧、沉稳的性情。

虽然这个时候他的心情起伏不定,但他的外表看去,还是那么平静淡然,微微上扬的嘴角,还带着一丝看淡风云的玩世不恭。

静立片刻,他往不远处的公交站走去。

刚走几步,忽然一阵“突突突”的摩托车声传来,一辆破旧的摩托车冒着黑烟停在了他面前。

车上坐着一个胖子,浑身衣服黑乎乎的沾满了油污,老远就能闻到一股机油味。

不等胖子摘下头盔,燕宸已经认了出来,有点意外的喊道:“罗军?你怎么来了?”

这是从小和他光腚一起长大的发小,也是他进入监狱后,唯一探视过他的朋友,罗军。

胖子的头太大,头盔卡住,一时摘不下来,听到这句话,索性重新套回去,显得有点焦急的说道:“你快上车,希望还来得及!”

燕宸一愣,不解的问道:“什么还来得及?”

“几天前你爸骑三轮车碰了一辆宝马车,急得昏死过去,送到博仁医院抢救。可就在今天早上,医院突然下了病危通知……要不是小芸告诉我,说你今天出狱,让我来接你,我……嗨,赶紧上车吧……”

罗军显得很焦急,说话结结巴巴。

但燕宸还是听明白了,心中一惊,一个跨步跳上摩托车,急声说道:“快送我去医院。”

罗军立即启动摩托车,轰鸣着向湘州城中飞驰而去。

博仁医院急救室的走廊上,站着几个白大褂,一个个脸上露出紧张的神情。

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和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紧紧搂在一起,悲恸的哭泣着。

燕宸焦急的冲进了医院,看到她们两人,立即跑了过去。

那是他的母亲李凤娥和小妹燕小芸。

短短三年时间,才四十出头的母亲已经头发花白,腰背佝偻。

他忍住自己的心酸,看着母亲和小妹,焦急的问道:“妈、小妹,我爸怎么样了?”

妇人看到燕宸,眼中闪烁出一丝喜悦,但很快黯然淡去。

“宸子,你可算回来了,你爸……他……他可能扛不过去了……”

她艰难的说出一句话,又伤心的哽咽起来。

“哥……”

燕小芸叫了一声,双眼中也在流淌着泪水,心中的悲伤,掩盖了兄妹重逢的喜悦。

突然,一个带着几分冷傲的年轻人的声音传来:“让一让,让一让,杜主任来了……”

听到这个声音,燕宸浑身一震,眼中闪现出一丝戾气,转头向走廊一头看去。

只见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人紧跟着一个戴着眼镜,穿着西装,神情严肃,头发花白的老者,大步向这边走来。

一个四十多岁的医生舒了一口气,带着崇拜的语气说道:“杜主任来了,有希望了!”

走廊里的医生们看到他,好像松了一口气,目送着那老者进了急救室。

燕宸不认识什么杜主任,但他很快锁定一个跟在老者身后的一个年轻人,眼睛微微一眯。

这个人叫叶子凡,就算化成灰他也能认出来!

叶子凡似乎并没有看到他,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和几个年轻医生跟着杜主任进了急救室。

他强忍着心中的激动,收回自己冷厉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母亲和小妹。

罗军这时候才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站在燕宸身边。

“哥……咱爸他……”

燕小芸挂着泪珠,可怜兮兮的看着燕宸,慢慢靠了过去。

燕宸缓缓伸手,在她的头上轻轻一揉,说道:“没事,有哥在。”

这种安慰虽然苍白无力,但燕小芸却忽然感觉到,有自己的哥哥在,他们的父亲可能真的没事。

但事实并非如她所愿,急救室的灯灭了,门缓缓打开,刚刚进去的老者依然一脸严肃走了出来。

“医生,我老公怎么样了?”

李凤娥猛然扑了上去,焦急的问道。

跟在杜主任身边的叶子凡眉头一皱,露出一丝厌弃的神情,赶紧上前将她拦住,神情冷淡的说道:“你干什么?”

杜主任淡然看了她一眼,淡然说道:“我们已经尽力了!”

在医院,病人家属最害怕听到的就是这句话。

所谓尽力了,就是病人没有抢救过来。

李凤娥双眼一翻,便要昏倒,燕宸赶紧跨上一步,将她扶住,左手轻轻在她后背拍了一下。

她总算没有昏过去,焦急的看向急救室门口,看到两个护士推着一张移动病床出来,床上的人已经被蒙上了一块白布。

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响起,李凤娥、燕小芸同时向病床扑去……

杜主任淡然看了一眼,然后准备离去。

走廊中的医生也纷纷转身,他们见惯了生死,这样的场景虽然让他们觉得难受,但早已经成为了习惯。

“妈,我爸没有死!”

忽然,一个坚定的声音响起,所有人猛然怔住,随即全部转身看向燕宸。


江南峰的神情有点难看,这句话的确是他说的。

可今天上午,秦春雷忽然复发了。

接到电话后,他立即赶了过来,并很坚定的说他能救治。

经过上次的事,秦韵已经不怎么相信他。

江南峰刚进病房,她就立即离开了医院,给燕宸打了电话。

在路上的时候,留在医院的秦嘉果然给她打来电话,说秦春雷和上次一样,已经昏迷不醒,心跳、血压都很不稳定。

两人出现在走廊中,陈中原像是见到了救星,抛下江南峰,大步迎向燕宸。

“燕……燕先生,你可来了,快去看看秦董事长,又出现和上次一样的症状了……”

燕宸看向站在不远处的江南峰,淡然说道:“江先生看过了吗?”

江南峰没有回答,只是冷哼了一声。

陈中原有点尴尬的说道:“江先生……看过了……”

“这次如果我再把秦董事长救醒了,不会再有人说是我捡了现成便宜吧?”

燕宸好像有点玩世不恭的样子,一双眼瞥向江南峰的女助手。

“你要真有本事,就进去把秦董事长救醒,在这里叽叽歪歪废什么话?”

女助手也轻哼一声,依旧语气轻蔑,眼神不屑。

燕宸转身看向病房门,说道:“叫里面的人都出来吧。”

秦韵看着他,有点紧张的说道:“这次有把握吗?”

燕宸冲他眨了眨左眼,说道:“为了200万,必须有把握。”

进入病房,依旧关门、关窗帘,然后驱动灵识眼看向躺在床上的秦春雷。

这一次,他取出五枚金针,快逾闪电般迅速扎在他的心口,随即反手一扫针尾。

一股肉眼不可见的真气在针尾颤动,像是电流一般,将五根针连在一起,宛如电网,组成一个独特的图案。

片刻后,真气循着金针进入体内,将秦春雷的心脏包裹住。

随即,他右手食中二指弯曲,在他胸口心脏周围的几处穴位按压,揉动。

很快,他的头顶冒出氤氲白气,秦春雷心口的几处穴位逐渐呈现紫红色。

二十分钟过去,他猛然一掌砍在他心口正中,秦春雷的身体跳了一下。

然后他舒了一口气,起出金针,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前去将病房门打开。

走廊中,秦韵在焦急的等待,见他出来,立即问道:“怎么样?”

燕宸点了点头说道:“没事了,半个小时后就会醒过来。”

不等秦韵开口,秦俪大声说道:“半个小时?上次不是立即醒了吗?这次怎么要半个小时?”

安自然冷哼一声道:“你先不能走,要是我岳父没有醒过来,你得负责!”

燕宸冷笑一声说道:“每次都是你们放弃治疗了才让我来,你让我负责,我该怎么负责?”

安自然哑口,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只得冷哼一声。

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韵韵,秦叔又怎么了?”

燕宸觉得这个声音很是耳熟,抬头看去,好像看见一根树枝挂着两个蜜柚,惊慌的向这边跑来。

这个人就是在医院花园中撞了他一下的水蜜桃。

他差一点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扶,担心她一个重心不稳再次摔倒。

“没事了,刚才他已经看过了。”

等她跑到面前,秦韵说道。

水蜜桃转头看了一眼,目光落在江南峰身上,随即惊喜的说道:“江先生来了,有江先生在,那肯定不会有事。”

她没有注意到,江南峰的脸色有些阴沉,并透着一丝尴尬。

秦韵看向燕宸说道:“是燕宸出的手。”

小说《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燕宸说道:“以后吃东西要注意点,别再卡住了。”

老者睁开双眼,看着燕宸,似乎愣了一下,显得有些不快的说道:“这老鬼,越来越会偷懒了,自己不来,打发一个小子来对付我。”

燕宸反正听不懂,也不想多问,毕竟是人鬼殊途,自己没必要搞懂他在说什么。

出了房间,白衣女子一直等在那里,堂屋中,还站着两个丫鬟,一个老妈子。

“燕大夫,我父亲可好了?”

女子上前,依旧显得十分礼貌的问道。

燕宸说道:“没事了,以后让他吃东西注意点就行。”

女子说道:“谢谢燕大夫。”

随即转头对那老妈子说道:“去把给燕大夫的酬谢之物拿来。”

老妈子转身在桌子上端起一个红漆木盘,来到女子面前。

女子挑开木盘上的一块白布,露出下面一件东西。

那是一条铮亮的红色蜜蜡手串,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这是我祖传之物,今天赠送给燕大夫,作为诊费。”

燕宸看着那条手串,心中嘀咕:这是阴间的东西,我能带到阳间去?再说了,手上一直戴着一件鬼送的东西,会不会瘆得慌?

女子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轻声说道:“鹿家曾蒙燕家大恩,不曾图报。今天请你前来,一是请你救治家父,二是为了了却夙愿。”

一边说着,一边捏起那一条手串,轻轻拉起他的左手,将手串套了上去。

她的手冰凉,没有一丝温度。两人近在咫尺,看着她的如花容颜,燕宸居然觉得有些恍惚。

手串戴上,眼前景物忽然迅速消退,包括那两个丫鬟、老妈子和眼前的白衣女子,都迅速的淡化消失。

隐约间,他觉得有一缕白色光芒萦绕着自己,然后很快被手串所吸收。

同时,耳边传来白衣女子遥远的声音:“我叫鹿舍人,以后我来守护公子……”

燕宸浑身一颤,四下看去,见四周一片荒野,开始那座奢华的院子,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一个人站在荒野中,向前面看去,见远处有一条公路,偶尔有车开过。

想起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好像是一场梦,但又是如此的真实。

因为他手上的那条手串,真实存在!

燕宸下了山,来到公路上,挡到了一辆回城的的士,将他送回了家。

回到家中,已经是下半夜了。

父母和燕小芸早已经睡了,他轻手轻脚回到自己房间,盘腿坐在床上,借着窗外的月光看着手腕上的手串,眼神闪烁了一下,伸手想要把它摘下。

但刚刚碰到它,眼前忽然浮现出鹿舍人的影子,那略带哀愁的眼神,让他心中一软。

她说以后守护我,是真是假?她真的已经附在这手串中,跟随在自己身边了吗?

想到有一个女鬼跟随,他不但没有丝毫害怕,居然还有一丝小兴奋。

原来聊斋里的事,居然是真的,这世间真有鬼,也有鬼报恩?

听鹿舍人所说的话,燕家以前有恩于鹿家,但鹿家一直没有机会报恩,这次便找上了他燕宸。

算了,懒得去想了。自从得到燕九针的传承,就算发生再古怪的事,他也不会有太多的惊奇。

何况今天晚上连鬼都见了。

还是和往常一样,打坐练功,早上依旧五点起床,打拳,冲凉,熬药。

遗憾的是,今天早上前来取药的,不是秦韵,而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

或许是因为昨天燕小芸的热情吓到她了?


燕宸看了一眼,见领头的就是中心医院的院长陈中原。

他不禁愣了一下,看来这车上的病人身份不简单。

他低头往车内看去,见后座躺着一个七十多岁的老者,脸色苍白,满头虚汗,双眼紧闭,显得十分难受。

“你爷爷得的是创伤性心脏病?”

燕宸看了一眼后,问道。

女孩心急如焚,含泪点了点头说道:“是多年的老毛病了,他这病发作起来很吓人,今天周末,我陪他在公园散步,没想到他的病突然发作了……”

一句话的功夫,陈中原等人已经到了面前。

看到燕宸站在那里,陈中原愣了一下,随即指挥道:“快,把楚老抬出来,马上送急救室!做好准备,谢老马上就到。”

几个医生、护士小心翼翼的把老者从车中抬了出来,放在移动病床上,然后飞速向医院内推去。

女孩赶紧跟上,走了两步,又想起了什么,转身看向燕宸说道:“要不你也去检查一下,不管有什么事,我都负责。”

燕宸说道:“我真没事,不过你爷爷的病不能耽搁了,要马上采取措施,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你懂医?”

女孩迟疑的问了一句。

“懂得一点中医吧。”

“中医啊……”

女孩好像对中医不是很感冒,淡然说了一句,又强调道:“你真不去检查?以后出了问题,我可不负责任的。”

燕宸说道:“放心吧,不管有没有问题,我都不会找你负责。”

女孩担心自己爷爷,便不再多说,立即向医院内走去。

他正要继续过去买药,耳边忽然传来警笛声,两辆警用摩托和一辆警车在前,后面跟着两辆豪车,呼啸而来,直接开向急诊室大楼门口。

刚才燕宸被那女孩撞到,已经引起不少人的围观,见没了热闹可看,正要散去,这时候又来了这么几辆车。

“这是谁呀,这么大架势,居然还警车开道?”

“肯定是什么重要人物病了……”

看到车上下来几个人,其中从一辆奔驰450上下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在门口站了一下,然后跟着在门口迎接的陈中原往里面走去。

“那是谢老吧,原来的中心医院院长,都退休好几年了,没想到今天把他给请来了。”

“谢老堪称杏林圣手,退休以后基本上不出手了,就算是湘州市府里的人,也未必能请得动他。”

“刚才得病的老者你们不认识?”

“是谁?”

“当年参加过南境战争的楚老,湘州第一家族的家主楚明勋!”

人群一阵小骚动,有人失声说道:“他就是楚老,难怪这么大阵势,这可是国家的有功之人,有这种待遇是理所当然。”

燕宸急着去抓药,然后赶紧回家,听了几句,见绿灯亮了,便大步向对面走去。

中心医院急救室内,原中心医院院长谢博涛、现任院长陈中原在紧张的对楚明勋进行抢救。

无影灯下的楚明勋,双目紧闭,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而且还带着一种淡淡的青色。

监测仪器上,显示他的心率已经降到了47,血氧饱和降到了61,呼吸频率极不稳定。

陈中原一脸的焦急,身边的护士不停的给他擦汗。

“老院长,无论如何要保住楚老的命,他可不能出任何问题……”

“放心,有我在,他死不了。”

谢博涛显得很从容,他对楚明勋的病情了如指掌,几十年来,楚明勋每次发病,他都能成功的抢救过来。

刚刚他已经按照以前抢救的流程,给楚明勋注射了药物,现在就是在等着药物发挥作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