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星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优质全文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

优质全文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

花苗苗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苏映枫莹儿,作者“花苗苗”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民中。因为年幼时的楚莹眉眼间有那么三四分像楚宁,俞静姝一眼就喜欢上了。在楚黎安夫妇要带楚莹走的时候,高妈妈跟俞静姝说她在遇到楚莹之前,刚失去了自己的女儿,求俞静姝把她也带走,她就算做牛做马也想一直待在楚莹身边照顾楚莹。俞静姝那会儿还没有从痛失爱女的打击中走出来,十分爽快的也接纳了与她同病相怜都失去了爱女的高妈妈。之后这十多年,高妈妈一......

主角:苏映枫莹儿   更新:2024-06-11 21:0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映枫莹儿的现代都市小说《优质全文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由网络作家“花苗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苏映枫莹儿,作者“花苗苗”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民中。因为年幼时的楚莹眉眼间有那么三四分像楚宁,俞静姝一眼就喜欢上了。在楚黎安夫妇要带楚莹走的时候,高妈妈跟俞静姝说她在遇到楚莹之前,刚失去了自己的女儿,求俞静姝把她也带走,她就算做牛做马也想一直待在楚莹身边照顾楚莹。俞静姝那会儿还没有从痛失爱女的打击中走出来,十分爽快的也接纳了与她同病相怜都失去了爱女的高妈妈。之后这十多年,高妈妈一......

《优质全文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精彩片段


但楚宁连着两次提及莹儿并非她妹妹时的语气又不似在说假……


楚赫又问他,“你是听谁人说莹儿不是我们亲妹妹的?”

苏映枫抿着嘴不答。

楚赫便接着问:“你喜欢的难道不是妹妹本人,而是她将军之女的身份?”

“不,我喜欢的是她自身。”

“那你就别去信那些胡言乱语,去看看妹妹吧,她这几日都在等你来见她。”

“嗯。”

苏映枫应的很快,出了祠堂后,却径直就出了楚家。

他可能无法以平妻的身份迎娶莹儿进门了,眼下还不知道如何面对莹儿。

加之他又刚刚发现莹儿可能还有另外的一面!

但他也不是接受不了莹儿还有另外一面,只是有些害怕莹儿的另一面会与他认识的她截然不同!

他不知道,他此时没去见楚莹,错过了一次看清楚莹真面目的机会。

此时楚莹正满脸寒霜的质问一个跪在她面前的老妈子,“你说我二哥三哥在暗中查我院里的人?”

“是。”

“还查的都是我身边亲近的人?”

“是。”

“……”

楚莹死死抓着椅子扶手,几乎要坐不稳。

难道秀衣坊的人出卖了她?

谁想那老妈子又道:“另外,老夫人身边的人这两日在查五年前大小姐刚回府那时发生的一些事情。”

楚莹脑子里“轰”的一声,立刻就猜到了楚练楚临为什么要来查她身边的人。

他们可能已经知道当年的很多事情都不是楚宁所为了!

且他们也很有可能已经联想到构陷栽赃楚宁的人可能是她了!

毕竟那桩桩件件的事情都多少跟她沾了点边!

但他们不愿意相信她会做那些事情,所以觉得是她身边的人所为,然后就来查她身边的人了……

理到这儿,楚莹突然冷静了下来。

既然他们都已经帮她想好退路了,那她就顺着他们的思路给他们一个替罪羔羊好了!

就压低声音冲那老妈子说道:“我身边那几个亲近的人你应该都了如指掌吧?你从她们之中挑一个适合做替罪羔羊的出来,想办法说服也好,威逼利诱也好,让她去把当年的那些事情全部扛下来,再备好相关的证据,引导我二哥三哥查到。”

“是,不过小姐……哪一个都可以吗?”

“都可以。”

楚莹答的没有丝毫犹豫。

但那老妈子又问了一句,“若老奴选高妈妈呢?”

高妈妈是跟楚莹一起进将军府的。

当初楚黎安夫妇在外遇到楚莹的时候,高妈妈就在楚莹身边了。

她们当时身处在一群难民中。

因为年幼时的楚莹眉眼间有那么三四分像楚宁,俞静姝一眼就喜欢上了。

在楚黎安夫妇要带楚莹走的时候,高妈妈跟俞静姝说她在遇到楚莹之前,刚失去了自己的女儿,求俞静姝把她也带走,她就算做牛做马也想一直待在楚莹身边照顾楚莹。

俞静姝那会儿还没有从痛失爱女的打击中走出来,十分爽快的也接纳了与她同病相怜都失去了爱女的高妈妈。

之后这十多年,高妈妈一直在楚莹身边,尽心尽力的将楚莹当做她亲生女儿照顾伺候。

而高妈妈在将军府里的地位也不低,是等同于楚莹奶娘一般的存在。

且在当年楚莹遇到楚黎安夫妇之前,若没有高妈妈的保护与照顾,楚莹是不可能在那群难民中活下来的。



桂嬷嬷听的狠狠皱起了眉。

看来大少奶奶这次的气是不容易消了!

也不知道大少爷什么时候才会来哄大少奶奶!

而老夫人没有那安神香夜里是睡不安稳的,如果大少奶奶一直这么气下去,那老夫人好不容易得大少奶奶调理好的身体不是又得垮回去了吗?

想到这一点,桂嬷嬷都没顾得上送冬伶出府,直接去了啸风院。

苏映枫剿匪三年方归来不久,且那三年间还立下了不少功,所以近来一直在休沐中,啥也不用干。

而他昨晚愁的一宿没有睡,这会儿才刚睡下不久。

突然被人叫醒,他脸黑的都堪比锅底了。

桂嬷嬷看着他出生,看着他长大,倒是不怵他。

站到他床前,就道:“大少爷,大少奶奶因为您要娶她妹妹一事,气到断了给老夫人的安神香,昨夜老夫人就没有睡好了,长此以往下去,只怕老夫人好不容易得大少奶奶调理好的身体又得垮回三年前的状态啊!”

苏映枫本来就异常烦闷,又没有睡够,闻言直接压着声音问:“你这是在催我赶紧去清风苑跪下求楚宁?”

桂嬷嬷脸色微微一变。

她倒是把这一茬给忘记了!

但大少奶奶那么喜欢大少爷,应该也不是真的想让大少爷跪,只是气话罢了!

所以她道:“老奴只是想请大少爷尽早去哄哄大少奶奶,免得大少奶奶气狠了,真动了真格生气……”

“我还怕她真生气了?”

“大少爷您自然是不怕的,可老夫人跟国公爷离不了大少奶奶啊!”

“天底下又不是只有她一个人会医术,怎么就离不了她了?你赶紧走,别打扰我睡觉,待我睡醒就去寻一名医进府做府医!”

“……”

桂嬷嬷想说国公爷以前也没少请名医进府来给他自己和老夫人把脉医治,却没有一个人开的方子有效,且他们国公府眼下的府医从前也是一方名医,只是国公爷跟老夫人的病症他束手无策罢了。

但苏映枫黑着脸,周身寒气四溢,她到底是没有说出口,依言退下了。

而她走后,苏映枫埋头睡到了傍晚。

等他洗漱用膳过后,磨磨蹭蹭的去到清风苑外面,正好撞见楚宁从清风苑里面出来。

一对上楚宁脸上那几道骇人的扭曲伤疤,他心里就猛地生出了浓浓的嫌弃跟厌恶。

但他在对上楚宁那双没了往日深情的眸子时,心里却划过了一抹异样。

同时他也第一次发现,楚宁眼睛很好看。

眼神也很犀利。

她明明只面无表情眼神冷淡的与他对视了一瞬,他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她那一眼给看透了。

还紧接着就听见她说:“你该也知道过时不候的道理吧,现在你就算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同意楚莹进门了。”

“谁要跪下求你了!我是来劝你不要不知好歹的!我虽然在大婚当天羞辱了你,还撇下你远走了三年,但我祖父祖母待你是极好的,你不该因为与我赌气而迁怒到我祖母身上!若惹得我祖父祖母也不喜欢你了,你在我们苏国公府就更没立足之地了!”

“纠正一下,我不是在跟你赌气,而是不要你了,所以我已经不稀罕你们苏国公府的立足之地了!但我身后有皇上撑腰,你祖父还有一个必须把我禁锢在你们苏国公府的理由,所以那劳什子立足之地,就算我不想要,你们也会硬塞给我!”


所以他觉得殿下要是非小师妹不可,而小师妹又治好了殿下……

那小师妹恐怕是逃不掉的!

奈何他忧心不已,楚宁却十分笃定她自己的看法,直接把话题转回了君默身上,“想来师兄刚刚也从那毒血中闻出来了,太子体内有器官快要坏死了,而且很有可能还不止一处,那比我之前把脉得出的结论要严重很多,所以我没有绝对的把握,只能说尽全力一试。”

夜幻点点头,眉心微微拧了起来。

他跟师父都束手无策,若小师妹出马却很容易的就治好了殿下,那他跟师父估计得怀疑人生!

另外……

他虽然从那毒血的气味中闻出了殿下眼下的身体情况要远比他了解的糟糕……

却完全没有闻出来殿下体内有器官要坏死了啊!

又听楚宁道:“师兄你们采用以毒攻毒的法子为太子解毒的思路是对的,但太子的身体明显已经承担不起以毒攻毒所产生的负担了,所以得暂停,改用针灸来压制住大部分的毒,先帮太子调理一番身体,之后再视太子的身体情况来决定要不要继续以毒攻毒,以及如何以毒攻毒,另外……太子每日的饮食也需要调整,之后我会拟个食谱让夜思送过来。”

夜幻继续点头。

针灸这一块,他跟师父虽然也算擅长。

但那是跟寻常大夫相比。

跟拥有了九转轮回针的小师妹相比,那他们说不定都还只能算是初学者。

毕竟他师父的针灸术就远不如他师叔了。

而他的针灸术又远远不如师父。

所以他们做不到通过施针来压制殿下体内的毒,小师妹肯定行!

这时,顾清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楚大小姐,殿下有话要跟你说。”

楚宁掉头看了他一眼。

他悄无声息的就来到了他们身后,可见身手是相当厉害的。

而且算算时间,君默也差不多能动弹跟说话了。

她便在冲顾清点了点头后,转身走回了君默寝殿内。

此时君默已经穿戴整齐靠坐了起来,脸色仍旧惨白如纸,连双唇都淡的几乎要没有一点颜色了,呼吸也十分的轻缓。

怎么看都是一个病重到将死的人了。

饶是身为皇储,无论他需要多么珍贵罕见的好药材都能够弄到,楚宁也还是有些好奇在她前世,夜幻师徒是用了什么办法让他撑到了二十五岁的。

待她走到摆放在君默床前的凳子上坐下后,君默才很缓慢的轻声问:“你方才仔细的闻了那毒血的味道后脸色变了,可是我的情况很不妙?”

楚宁如实点头。

君默便又问:“之前国师说我能活到二十五,你觉得我能吗?”

听到这话,顾清立刻看了君默一眼。

两天前国师明明说殿下的命格已经变了,已经摆脱了短命相来着……

殿下此时却还故意来问楚大小姐……

就听楚宁十分笃定的应道:“能!”

顾清心下一定。

老实说,国师的能力虽然是众所周知的,他却没有立刻相信国师的话。

因为空口无凭。

现在有了医术得到了皇上认可的楚大小姐的亲口保证,他心里才算是彻底踏实下来了。

而那边君默听了楚宁的回答,又轻轻缓缓的说道:“那我的性命就全权交给你了,以后你有任何需要用到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就听她笑着说:“五年前我离谷时,师父让我对外隐瞒实力跟出身……”

话到一半,楚宁收声撩起耳边的一缕碎发别到耳后,期间手指不经意的触碰了一下她脸上的一道疤。

然后她才把话说完,“不然就不放我出谷。”

夜幻缓缓眨了一下眼,在她那双清丽动人,仿佛会说话一般的眼睛注视下,秒懂了她的暗示,当下就把想问的话压下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面前那紧闭了整整一天的门突然开了。

身着白色寝衣,墨发散乱,面白如纸的君默冷着脸跟白无常似的阴恻恻冲楚宁问:“你是来给我施针的,还是来跟夜幻相认的?”

他脸又臭又冷,声音也冷的渗人,还带了那么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但楚宁闻声看向他,却莫名从他眼里看出了那么一两分委屈。

且她还觉得那一两分委屈给了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让她不自觉的就冲他笑了起来,“臣妇自然是来给殿下施针的,跟夜幻师兄相认只是顺便。”

毕竟她小时候很有可能不知死活的撩拨了他,还没把他当回事,将他跟那些噩梦般的经历一起忘干净了。

她觉得她得对他好点儿。

但她也只能尽可能的对他好点儿了。

这辈子她除了报仇,就只剩下回药王谷孝敬师父,陪伴师兄们了,绝不会再触碰情爱!

而君默周身的冷意因她的一个笑瞬间散了大半,咋舌了一声,道:“都说你在我面前不用自称那些虚的了。”

楚宁很好说话的点了头,也改了口,“不早了,请殿下去躺下吧,我给殿下把个脉就要开始施针。”

她话音未落,顾清就上前把君默扶回了榻上。

因为他看见君默抓着门的手背上都爆出青筋了。

可见是用尽了全力才站稳的。

随后楚宁为君默把脉时,顾清跟夜幻就一左一右的站在她身后看着。

期间她掉头看了夜幻一眼。

眼里满是疑惑跟纳闷。

夜幻当场就想扶额。

就他所知,殿下之前去夜会她的时候,她给殿下把过脉。

想来她此时是在疑惑殿下的脉象怎么比当时更虚了,同时纳闷他是不是偷懒了。

天地良心!

他都快把殿下当成自个儿的祖宗照顾了!

是殿下自个儿不爱惜身子!

而殿下故意不吃不喝,可能就是为了在她面前装虚弱!

虽然殿下本来就已经虚的不能再虚了……

可他还是要说!

殿下心机也太深了!

他这被师叔他们当成宝贝疙瘩宠着藏着的小师妹怕是早迟得被殿下吃干抹净!

然后他看见楚宁朝夜思伸过手去。

夜思立刻把一个保养的十分好的锦盒放到了她手上。

那锦盒上面刻着‘九转轮回针’五个字。

夜幻眼神瞬间亮了。

那是神医谷的镇谷之宝!

传闻神医谷谁医术最好,谁才有资格拥有它!

而他师父之前跟他说起这针的时候,说它在他们师叔手里!

而他师叔又是一个恪守规矩,十分死板的人,若非小师妹医术已经在师叔之上了,师叔是不会单单因为疼爱小师妹这种理由就把这针给小师妹的!

看来殿下有救了!

在他暗自兴奋的功夫里,楚宁已经打开盒子,把要用到的针一一挑了出来。

挑完她就伸手去扯君默腰带。

但君默飞快的用双手护住了自己腰带,“你这是作甚?”


话末,苏映荷声音里染上了几分哽咽跟难过。


楚宁微微拧了拧眉,没有说什么。

苏映荷跟苏映知的母亲蓝弯儿也是早产儿,身体不比苏映知好多少。

但蓝弯儿生在京城第一首富家。

价值千金的续命好药材用之不尽。

听说十五年前蓝弯儿刚难产了三天三夜生下苏映荷,命悬一线之际又听闻了夫君的死讯,都一心求死了,也被娘家送来的多到如同廉价青菜的昂贵药材给救了回来!

没想到蓝弯儿至今都还有求死之心……

前世她跟二房的人接触的不多。

犹记得蓝弯儿是在三年后得知苏映荷被夫君虐打致死的时候吐血而亡的。

那之后苏映知将他们二房的财产全部拱手让给苏映枫,求苏镜舟替苏映荷寻一个公道。

苏镜舟倒是爽快的答应了,也办到了,但事后随便找了个由头把苏映知打发出了京城。

之后她就再没有听到过跟苏映知有关的消息了……

想到这儿,楚宁瞧见夜念将东西取来了,就示意夜念把东西给苏映荷,然后冲苏映荷说道:“这是我专门为你配的祛痘祛斑膏,你每晚睡前取适量涂抹于脸上,敷上一盏茶的时间再洗掉,然后按顺序使用了我先前给你的那些东西再睡觉。”

“是,谢谢大嫂。”

“不用谢,我帮你们也是有所求的,且也有所得。”

“虽是如此,我还是得谢,因为大嫂你再晚些时候对我抛出橄榄枝,我的婚事就要被祖母随便敲定了。”

“……”

楚宁闻言挑了一下眉。

她倒是不知道苏映荷的婚事是在这个时候定下来的。

看来她还歪打正着的救了苏映荷一命啊!

毕竟等苏映荷的皮肤变得光滑细嫩后,萧文袖也就不会随随便便把苏映荷打发出去了!

那样苏映荷就不用嫁给那个有虐待妻妾倾向的男人了!

因此她更加心安理得了。

片刻后,二房那边。

苏映荷回去将楚宁要几个楼的事儿跟她娘蓝弯儿说过后,蓝弯儿靠坐在床上轻声细语的问道:“荷儿你觉得楚宁她真能调理好你哥哥的身子吗?”

苏映荷重重点头,眼神十分笃定,“娘你身边的那几个医女都是外祖父寻遍全国精挑细选出来的,医术造诣颇高,而此前我为了确认楚宁的医术深浅,特意在楚宁为祖父祖母施针的时间点领着一个医女去看过,据那医女说,楚宁使的针为九转轮回针,乃是药王谷的镇谷之宝,只有药王谷里医术最顶尖的一人才有资格持有。”

“这么说来楚宁并非师承名不见经传的江湖郎中,而是师承药王谷?且她的医术还是药王谷里最好的?”蓝弯儿都惊的微微提高了声音。

“嗯!我其实早就想请她来为娘跟哥哥医治了,但她对大哥的心思京城里无人不知,又素来对我们这几房的人抱有敌意,所以我才迟迟没有行动!”

“……”

蓝弯儿眼神亮了亮。

她一心求死,荷儿兄妹俩却想让她生。

但她除了钱多外,根本没有其他能够帮上他们兄妹的地方。

而她死后,她娘家也绝对会源源不断的送钱来给她的两个孩子用的。

既然那楚宁能够帮她的知儿调理好身子,也能帮她的荷儿调理好皮肤,她是不是可以不用再撑下去了?



正想着,她就听见苏镜舟说:“枫儿年纪小,容易被感情冲昏头脑,在做取舍的时候也就容易做出错误的判断,你若想让他坐上我们国公府世子的位置,就得帮他做出正确的选择。”

得,这是楚莹怀孕一事他也知道了的意思!

且他这话怕是在暗示她必要的时候,楚莹肚子里的孩子不能留!

看来她得想办法让楚宁快些点头同意楚莹进门才行了!

还得让枫儿务必尽快跟楚宁把房圆了!

想着这些的时候,萧文袖心里对楚宁的意见又多了几分,同时开口道:“虽然你一直都不肯细说,但我还是想问……楚宁到底是为什么得皇上看重至此?”

宫中并不缺医术好的人。

她不相信皇上会因为楚宁歪打误撞的用偏方治好了他头疼的老毛病,就如此重视楚宁。

而楚宁五年前归家的时候,是当众跟楚大将军滴血验亲过的。

不然她早就要怀疑楚宁是皇上的私生女了!

以往她这么问的时候,苏镜舟不是用楚宁治好了皇上的病来敷衍,就是直接不搭理,今儿却回了一句,“楚宁救过太子。”

“几时救的?楚宁不是师承走南闯北的江湖郎中,医术平平吗?”

显然她是以为楚宁归京后,在太子发病时,侥幸用药救过太子一次。

苏镜舟也未跟她解释,只反问道:“你我身上的顽疾不仅所有太医都束手无策,连那些名动四方的所谓名医神医也都毫无办法,但楚宁当初进门后,几贴药就帮我们缓解了症状,你真相信她医术平平?”

萧文袖愕然。

因为楚宁一直说她医术平平,只是跟着师傅走南闯北的多了,知道很多上不得台面的偏方,凑巧对他们有用……

加之楚宁脸上的疤那么丑陋骇人,楚宁要是医术很好,早就想办法使其变淡,甚至是彻底消失了……

所以她才信了楚宁医术平平且师承江湖郎中的那些说辞……

难道楚宁没有说实话?

那又是为什么不说实话?

对上她的反应,苏镜舟沉沉叹了一口气,又道:“今日我从御书房出来时,见到了去跟皇上请安的安盛公主,她脸上的伤疤比我上次见到她时要淡了三四分,而上次我领楚宁进宫去给皇上请平安脉时,楚宁顺手给了安盛公主一盒祛疤膏。”

“你、你的意思是,安盛公主用完楚宁的祛疤膏后,脸上的伤疤在这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里就淡了三四分?”

“嗯,世人皆知这些年皇上皇后为安盛公主脸上的伤疤操碎了心,也寻遍了名医,若近来有旁人进献了祛疤膏,我是不可能不知道的。”

“那……楚宁为什么没有把那祛疤膏用在她自己身上?”

“我怀疑她易容了。”

“可她为什么要易容使自己变丑?”

“这我就不知道了。”

“……”

萧文袖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姑且不论楚宁医术是不是很好了,她有没有易容这件事,倒是可以让枫儿在与她圆房的时候确认一番!

同时她也打消了现在敲打楚宁的念头!

但她与苏镜舟一同吃完早饭后,还是让桂嬷嬷去了一趟清风苑。

是去送东西的。

然后桂嬷嬷到清风苑的时候,正好赶上管家把一个人领进清风苑。

那人桂嬷嬷认识。

是皇后身边的掌事姑姑素问。

她正暗暗揣摩皇后身边的掌事姑姑怎么会来他们大少奶奶这儿,就听见素问毕恭毕敬的说:“苏大少奶奶,我们皇后娘娘请您进宫一趟。”

楚宁不卑不亢的说了一句“请稍候”,又扫了桂嬷嬷一眼,就让夜思进屋帮她梳妆。

前世素问姑姑也在今天来过。

但当时的她因为昨晚给苏映枫下的药太重,给折腾的太惨,没办法进宫去面见皇后。

只让素问姑姑把她事先准备好的几瓶祛疤膏都捎带进宫交给了皇后。

那之后没过多久,她就收到了来自皇后跟皇上,还有太后跟安盛公主本人的丰厚赏赐。

那些赏赐让苏映枫看到了她有利用价值。

假惺惺的对她好了一阵儿,惹得刚嫁过来不久的楚莹醋意大发,不惜用腹中的孩子来算计她。

然后她就经历了第一次被苏映枫重罚!

但那之后她不仅依旧缺心眼儿的甘愿被苏映枫利用,还企图用原本的容貌赢得苏映枫的几分喜欢!

可如今的她是断不会再让苏映枫有机会利用她了!

而夜思手脚很快,没花多少时间就给她梳妆打扮好了。

毕竟她如今这张脸也根本不需要上妆。

然后她也不喜欢佩戴过多的头饰。

往常只会在发鬓间插俞静姝给她的那对金簪。

如今则只戴了一支她进京前,她师父给她的金簪。

据说那是她师母的遗物。

也是她师母家的传家宝。

等她随素问走出房间时,一直候在外面的桂嬷嬷笑吟吟的把手里捧着的锦盒递给了她,“大少奶奶,老夫人听说您旧疾犯了,特意让老奴给您送了一支千年人参来。”

“有劳了。”

楚宁话落用眼神示意正好站在桂嬷嬷边上的夜盼收下。

又听桂嬷嬷说:“另外老夫人的安神香所剩无几了,还请大少奶奶空闲时给老夫人送些过去。”

话落,桂嬷嬷就欲告退。

却被楚宁叫住了,“桂嬷嬷,烦请转告老夫人,那安神香我手里已经没有了,她若还要,需花重金去外面买。”

所以那安神香不是大少奶奶所做,而是大少奶奶为老夫人买的?

且还不便宜?

那这三年里,大少奶奶得为老夫人花了不少钱吧?

桂嬷嬷忙问:“不知哪里能买到?”

“善和堂。”

“老奴知道了,老奴稍后就出府去为老夫人买。”

桂嬷嬷话落退至一侧。

待楚宁领着夜思随素问出了清风苑,她才回宝墨堂去汇报。

萧文袖听闻那安神香是楚宁买的,不免又对楚宁的医术好坏生出了几分猜疑。

而楚宁随素问出府后,走到那辆停在苏国公府门前的豪华马车跟前时,正要搭上夜思伸来搀扶她的手上马车,就听见了一声“宁儿”。

她身形当即略微一僵。

那是她那好母亲俞静姝的声音。

前世她最后一次见到俞静姝时,俞静姝哭着求她为楚莹去死。

还哭的可伤心了。

好似楚莹有个好歹,他们全家都活不下去了似的。

全然没有理会当时的她有多难过,又有多绝望。


“公主大可放心!我姐姐名声虽然极其不好,却是一个十分合格的大夫,对待病人,她是绝对不会粗心大意的!”


“那便让她一试吧。”

君雪蕊这话一出,在楚宁周围的小姐们立刻就领着丫鬟给她让出了一条道来。

随即君雪蕊面色就是一变,“莹儿,她怎么与你穿的一样啊?”

楚莹刚要作答,苏映霞就大声说道:“公主有所不知,楚宁那个丑八怪为了恶心莹儿姐姐,特意穿了那么一身赝品前来赴宴,且她还厚颜无耻的引导大家觉得莹儿姐姐身上穿的才是赝品!”

君雪蕊当下就来回打量了一番楚宁跟楚莹身上的裙子。

然后秀眉微微蹙起。

她怎么觉得楚宁身上穿的才是真品呢?

但她同时又觉得莹儿是不可能会穿赝品的……

而苏映霞紧接着又万分不屑的轻哼道:“那丑八怪还让她的丫鬟去请霓掌柜来了,真不知道她长没长脑子!”

这一下,君雪蕊一双秀眉蹙的更紧了。

霓裳楼的掌柜霓晗虽然只是区区一个小掌柜,却不是什么人都能请得动的!

楚宁的丫鬟要真能把霓晗请来,那楚宁身上的就绝不可能是假货!

想着君雪蕊就朝楚宁看了过去。

楚宁已然快步走到了被一群人围绕着的温语主仆身边。

温语的丫鬟方寸大乱的死死抱着温语,并不愿意让楚宁触碰温语。

君雪蕊正欲让人上前将那丫鬟制住,就听得楚宁冲那丫鬟问:“你家小姐的药呢?”

那丫鬟对楚宁的戒心虽重,却也立刻如实答了,“出门前,奴婢明明将药带上了的,但是不见了!呜呜……”

“莫慌,回头你们再去找夜幻配就好。”

“你怎么知道我家小姐的药是……”

“他是我师兄。”

“……”

那小丫鬟眼神一亮,瞬间完全放下了戒备。

因为京中知道夜幻存在的人只有极少数。

她家小姐能得夜幻配药,还是因为她家小姐的祖父早些年曾舍命救过当今皇上,然后当今皇后跟先皇后也都是出自他们温家……

而楚宁在小丫鬟放下戒备的那一瞬,就已经蹲下身去探上了温语的脉门。

完事她拿出一粒药丸塞进了温语嘴里。

又取出几枚银针扎进了温语头上几处穴位中。

之后过了许久,温语都没有一丁点要醒转过来的迹象。

那小丫鬟又开始急了起来,“苏大少奶奶,您刚刚给我家小姐吃的是什么药啊?”

“能保她命的药。”

“保、保命?我家小姐她这是怎么了?夜大夫明明说我家小姐暂时不会因为心疾而有性命危险的啊!”

“中毒了。”

“中毒?”

小丫鬟小脸霎时煞白一片。

这公主府里有人要害小姐?

为什么?

小姐鲜少外出,明明从未与人结怨啊!

难道是……

想着,小丫鬟就下意识看向了君雪蕊。

却不想正好与君雪蕊看向她们这边的眼神撞上了,她连忙惶恐的把目光收了回来。

但还是激怒了君雪蕊。

君雪蕊当场就冷声喝问她,“你觉得是本宫要害你家小姐?”

“奴婢不敢!请公主息怒!”

“你最好不敢!否则本宫饶不了你!”

接着,君雪蕊又冷冷扫向了楚宁,“你虽然无颜亦无才,但话不能乱说的道理你应该是懂的吧?倘若温语并未中毒,只是心疾发作才突然晕倒了,本宫绝饶不了你!”

楚宁抿抿嘴,心说楚莹跟君雪蕊就是在这儿等着她呢?



因为她房里的安神香没有了。

而她这两年,一直都是靠着安神香入睡的。

还必须得是楚宁给的安神香。

而桂嬷嬷昨儿个去善和堂排了好几个时辰的队,也没有买着楚宁的那种安神香。

还听善和堂的掌柜说,那种安神香十分昂贵。

要数十两银子一盒。

且货源十分少。

京中喜欢那安神香的贵人都已经预定到明年去了!

萧文袖实在离不开那安神香,想着楚宁一直都能替她买到,应该是有什么特殊的门道,就破天荒的让桂嬷嬷给楚宁送了些小物件过去。

桂嬷嬷到清风苑外边的时候,正好遇上被下人领进来的冬伶。

也是来送东西的。

夜思很清楚不论是苏国公夫人,还是她们小姐的母亲,以前都没有给她们小姐送过东西来,就不是很待见桂嬷嬷跟冬伶。

也瞧不上她们手里拿的东西。

就敷衍的福了福身,淡淡的道:“我们小姐刚起,等小姐用完早膳后,奴婢会去问小姐见不见你们,你们且先等着吧。”

然后桂嬷嬷跟冬伶这一等,就足足等了近一个时辰。

期间管家领来了一群太医院的人,送了一堆药材进去。

桂嬷嬷趁着太医院的人从里面出来之前,站到管家身边去小声问了一句,“这次太医院送来的药材是不是要比以往多很多?”

管家点头,“多了一倍都不止啊!”

“那大少奶奶昨儿个说往后不会再替老夫人把脉抓药了,应该只是气话了……”

“肯定只是气话啊!大少奶奶有多喜欢咱们大少爷那可是人尽皆知的事!再加上大少奶奶自进门后,一直尽心尽力的在照顾侍奉老夫人跟国公爷,怎么可能因为大少爷要纳妾那种小事,就气到不管老夫人的身子了啊!”

“可不是纳妾啊!大少爷是想以平妻的身份娶大少奶奶的妹妹进门!”

“原来如此!难怪大少奶奶会气成这样了!不过大少奶奶在气头上都还让太医院的人送来了比以往更多的药材,应该只要大少爷来哄哄她,她就能消气的。”

“唉!难就难在大少爷未必愿意来哄大少奶奶啊!”

“……”

冬伶搁边上不动声色的窥听着桂嬷嬷跟管家的对话,心里升起了些许纳闷。

她可听说他们大小姐在苏国公府相当不受待见,随便一个丫鬟小厮都能对他们大小姐吆五喝六的。

但此时这二人提及他们大小姐时的语气却挺恭敬……

等管家去送太医院的人离开后,冬伶跟桂嬷嬷又搁清风苑外边等了许久,才等到夜思再次从里面出来。

冬伶跟桂嬷嬷都已经站到腿软,也晒的满头是汗了,一看见夜思就双双迎了上去。

夜思摆了一脸毫无诚意的歉意,一面接过桂嬷嬷手里的东西,一面说道:“抱歉啊二位,奴婢伺候小姐用完早膳后,忙着去帮小姐整理太医院的人送来的药材了,压根儿把你们二位求见小姐一事给忘记了,方才想起来才刚与小姐说了……”

顿了顿,夜思抱着桂嬷嬷送来的东西后退了两步,对冬伶道:“我们小姐说,她都已经把贵府给她的东西全部还回去了,以后就跟贵府毫无瓜葛了,自然不会再收贵府的任何东西,你请回吧。”

冬伶僵了僵,又见夜思转向桂嬷嬷说:“我们小姐已经知道嬷嬷的来意了,但我们小姐手里已经没有老夫人用的那种安神香了,至于老夫人让嬷嬷送来的这些东西……我们小姐说,这三年来,她用在国公爷跟老夫人身上的都是好药,却从未跟他们要过分文,所以老夫人送来的东西她会收下。”

小说《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好!”


夜思应的格外清脆。

相反的效果,应该是能让活人变得像死人一样憔悴骇人吧?

而就她们掌握到的信息,那楚莹成天说她们小姐是丑八怪。

就该让她感受一下变成丑八怪的滋味儿!

因此这件事她都没有假手他人。

直接自己去了辅国大将军府。

她万万没想到会撞见楚莹跟苏映枫搂抱在一起的场面。

当场就差点咬碎一口牙。

这个渣男!

得亏她们小姐及时醒悟回头是岸了!

而搂抱着楚莹的苏映枫完全没有觉察到外面有人。

还在轻声软语的哄楚莹,“莹儿你相信我,我这几天夜里没有来见你,实在是终日被我祖父祖母逼着跟楚宁圆房,分身乏术,我时时刻刻都在想你,想我们的孩子!”

“我当然是相信枫哥哥你的,可我心里很不安,我今天都开始想吐了,再耽搁下去很有可能会被人看出端倪的,所以枫哥哥你早些娶我过门好不好?”

“好!当然好了!我恨不得明天就娶你过门!但莹儿你也知道,我有无法放弃世子之位的理由,而我祖父祖母又都咬死了必须楚宁点头我才能娶你进门,所以莹儿……你能不能先嫁我为妾?”

“为妾?”

楚莹整个人在苏映枫怀里僵硬了一瞬。

枫哥哥竟然要她为妾?

他怎么能让她为妾呢!

虽然她之前说过为妾也可以,甚至是没有名分也可以!

但她那是吃准了枫哥哥不会舍得她为妾才那么说的啊!

奈何她说都说了,现在枫哥哥主动提出让她为妾了,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应下,“枫哥哥,我早就说过了,我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别说为妾了,就算是半点名分也没有,我都是愿意的。”

“好莹儿,你信我,等你为我诞下孩儿的那一天,我一定会让楚宁点头同意提你为平妻的!”

苏映枫说的十分笃定且激动。

说完还捧起楚莹的脸狠狠亲了一通。

亲完见楚莹满眼深情,满脸春色,直接忍不住一把抱起楚莹走向了床榻。

楚莹也没有坏他性致。

还极尽所能撩拨了他一通。

若非顾及她肚子里的孩子,苏映枫怕是要压着她缠绵一宿。

而缠绵结束后,楚莹趴在苏映枫胸口,轻轻软软的问:“枫哥哥,若我肚子里的孩子出生后,姐姐还是死活不同意让我为平妻呢?”

“不会的,到时她都已经与我圆房了,我有的是办法让她点头!”

“……那若是你跟姐姐说了要娶我为妾,姐姐还是不同意我进门呢?”

“……”

苏映枫沉默了。

他已经知道楚宁是真的不喜欢他了,不要他了,所以他以什么身份娶莹儿进门其实不重要!

但他不相信楚宁真的已经不喜欢他了!

所以他在短暂的沉默过后,轻拍着楚莹裸露在被褥外的盈润香肩十分笃定的说道:“不会的!莹儿你信我!”

“好,我永远都相信枫哥哥的!”

楚莹在苏映枫怀里软软的笑了,还抬起头给了苏映枫一个香吻。

但她趴回苏映枫胸膛后,脸色却瞬间冷了下去。

楚宁!

该死的楚宁!

她一定要让楚宁死的惨不忍睹!

不然无法消她心头之恨!

这个时候,藏身在外面院子里的夜思也在恨恨磨牙。

楚莹都怀孕了!

苏映枫还跟楚莹缠绵了那么久!

还是不是人了!

而楚莹一个未出嫁的小姐,竟然会那么多撩拨男人的花招,属实是不要脸!



但苏映知是早产儿。


自幼就体弱多病。

虽也学了武功,却远远不如苏映枫。

无法像苏映枫那样代表苏国公府去出征赢威名赚功勋,也就无法捍卫住苏国公府的地位跟权利。

所以苏国公才选了苏映枫为继承人。

而苏映枫把那继承人的身份看的比楚莹要重多了。

她要在拆散苏映枫跟楚莹的同时,让苏映枫眼睁睁的看着他心心念念的世子之位落到苏映知手里!

思及此时,楚宁瞧见苏映荷点了点头,道:“我用了几日你给我的那些东西后,脸上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痒了,且这两天也没有再长新的痘痘出来了……”

说着,苏映荷抿了抿嘴,又道:“大嫂你以前明明很不喜欢跟我们二房三房四房的人走动,且旁的姐妹们来找你讨药的时候,你也从来没有给过,我不明白大嫂你为何会突然送药给我,所以……我今日才会来叨扰大嫂……”

“你就只是来问我为什么要给你药的?”

“是……的……”

苏映荷答的有些不干不脆。

楚宁便又了然笑着说:“橄榄枝我都已经抛给你了,要不要抓住这次机会就看你自己了。”

苏映荷又紧紧抿了抿嘴。

然后她似下了很大的决心般,突然站起身对着楚宁跪了下去。

恰好夜念夜盼在这会儿端着茶水糕点从外面进来,见状都略微愣了一下。

不过紧接着她们就听见苏映荷说:“大嫂既说那些药是橄榄枝了,那我该是没有自作多情的误解了大嫂的意思,所以……大嫂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只要我们二房能够办到的,我们一定会替大嫂办成!”

“唔……”

楚宁微微蹙起眉。

心说她虽然只要苏映知能从苏映枫手里把继承人的身份抢走就够了,但苏映荷都让她提条件了,她不顺势提一个就有些吃亏了,且说不准她一个条件都不提,二房的人还会觉得她另有居心。

因此她道:“我现在跟楚家断绝关系了,无权无势无财,虽有今日得的丰厚赏赐在手,但那些都无法折现来使用,所以……我替你哥调理好身体后,你们给我几个楼吧。”

几个楼……

苏映荷心说她可真敢开口!

他们二房手里的楼,随便一个都是京城里小有名气的,盈利都相当可观!

但再怎么值钱的楼,跟世子之位相比也完全不值一提!

且就算她哥哥的身体调理好了之后,没能从大哥手里把世子之位抢过来,但她哥哥余生都不用再受病痛折磨了,也算是好事一桩!

所以苏映荷没有过多犹豫,直接点着头应下了,“行,但具体给你几个楼,我得回去跟我娘商量一下。”

“嗯,之后你每天都来我这里一趟,然后让你哥哥在你之后半个时辰过来,对外就说怕我欺负你,来接你的。”

“好。”

苏映荷点着头应罢,见楚宁还没有让她起来的意思,就继续那么跪着直直盯着楚宁。

楚宁吩咐完夜念去药房里帮她取东西,然后才想起来拉苏映荷起来,同时顺势问了一句,“你就只记着你哥,不想让我也为你娘调理一下身体?”

苏映荷脸色微微一沉,“不瞒大嫂,我来清风苑之前是与我娘商量过一番的,我娘说她的身体已经耗到油尽灯枯的地步了,纵然大嫂你出手能让她再多撑几年,但她已经苟活够了,等我哥哥变得康健后,她就要下去与我爹爹团聚了……”

小说《渣男宠妾灭妻?她二嫁太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