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星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穿回20年前,我渣了老爸的情敌

穿回20年前,我渣了老爸的情敌

茶颜昭昭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校霸乔悦在跟爸爸第N次的吵架后,意外穿回20年前,成为乔家远房亲戚乔悦。为了从源头上解决问题,她努力促使“自己”的正常降生,并使出浑身解数巩固爸妈的婚姻,暴力镇压所有的破坏者。只是一不小心用力过猛,被她老爸的情敌、未来大佬霍辞给盯上了……

主角:   更新:2022-11-19 23: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其他类型小说《穿回20年前,我渣了老爸的情敌》,由网络作家“茶颜昭昭”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校霸乔悦在跟爸爸第N次的吵架后,意外穿回20年前,成为乔家远房亲戚乔悦。为了从源头上解决问题,她努力促使“自己”的正常降生,并使出浑身解数巩固爸妈的婚姻,暴力镇压所有的破坏者。只是一不小心用力过猛,被她老爸的情敌、未来大佬霍辞给盯上了……

《穿回20年前,我渣了老爸的情敌》精彩片段

“影后米蓝再夺大奖。”

“米蓝高档会所点嫩模。”

“米蓝新恋情爆光,疑似圈内小奶狗。”

“米蓝纯欲妆。”

“没想到米蓝竟是个恋爱脑。”

……

整整一天,全网都是米蓝的热搜。

在网友们为米蓝疯为米蓝狂为米蓝哐当当撞大墙时,宁城某酒吧门前,乔米彤正跟她老爸发生激烈的争吵。

“我决定了,我也要进军娱乐圈。”

刚满十八岁的乔米彤,梗着脖子满脸桀骜地冲乔逸木喊道。

乔逸木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她米蓝可以当明星当影后,我也可以。等我当了影后,我也跟她一样会所点嫩模,包养小奶狗。”

“我就不相信,我比不过她。总有一天,我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乔米彤你想气死我是不是!谁告诉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是这么用的!”

乔逸木被气的脑门突突的,看乔米彤的目光恨不得一把掐死她。

但乔米彤一点也没将他的怒气看在眼里,学着他平时商场谈判时的模样,冲他咧嘴,“我管他怎么用,反正米蓝能做的,我也能做。”

“你做梦!”

乔逸木再次打断她的想法,“我告诉你乔米彤你要是敢进娱乐圈,老子就跟你断绝关系,停了你所有的卡,让你身无分文,我看你还怎么当明星。”

“那我也告诉你乔逸木,你敢断我的卡,我就敢召开记者发布会对外宣布她米蓝有夫有女。”

“我倒要看看她的那些粉丝知道她隐婚生女,还会不会粉她!到时候没了她这心爱的演艺事业,米蓝啥也不是,看她会不会恨你入骨。”

乔逸木确实被威胁到了,俊脸顿时阴沉如水,半天后才挤出一句话来,“我跟她已经离婚了,你宣告也没用。”

“离婚就能抹去你们曾经是一对的事实吗?就能遮掩我的存在吗?我不是商品,我是你们的孩子,你们一个比一个的忽略我的存在,凭什么我要逆来顺受。”

乔米彤红着眼睛数落,“她米蓝算什么妈妈,从小到大她眼里有我的存在吗?她一心追寻梦想,那我算什么?既然不打算宣布我的存在,那当初为什么要生我!”

“彤彤……”

“别叫我,有你们这样的父母是我这辈子的耻辱。我永远都不会原谅她米蓝缺席我的人生,更不会原谅你对我的无视。”

“彤彤你误会妈妈了,她怎么可能不爱你。”

“够了,这样的话十八年来我早就听够了。自欺欺人有你就够了,我永远都不会原谅她。我就是要进娱乐圈,要把她最在乎的一切全部抢走。”

乔米彤愤怒地数落着,乔逸木想拉住她让她先冷静下来,但乔米彤现在一点也不想跟他靠近。

见他靠近自己,乔米彤大步后退。

忽略了身后就是大马路,眼看着她已经退到马路上,乔逸木大声提醒她。

但乔米彤此刻是真的伤心,非但没有听乔逸木的提醒,还站在原地傻傻地看着朝自己撞来的汽车。

汽车来势很猛,根本不可能及时刹车。

“砰!”

乔米彤只感觉自己被狠狠地一拽,还没等她站稳身体,就听到重重地撞击声。

她回神便看见乔逸木被汽车撞飞了出去。

心脏在那瞬间突然骤停,她感觉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她惊慌失措地冲上前去喊爸,声音颤抖的像是能被风随意吹散。

乔逸木头部着地,现在额角正流血,他咬牙抬头安慰乔米彤,“彤彤别怕,爸肯定会没事的。”

“爸我错了,我不该跟你吵架,你别吓我好不好?”

回应她的是乔逸木虚弱到极致的笑。

有路人打了120,医护人员很快将乔逸木送往医院。

乔米彤哆嗦着掏出手机,拨打了那个早就熟记在心,却从来没有主动拨打过的号码。


乔米彤再次有意识,感觉自己后脑勺生疼生疼的。

她顾不上检查是什么原因,第一时间寻找乔逸木的身影。

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并不是在中心医院。

可她明明记得,自己忍无可忍地给米蓝打了电话说爸爸车祸的事,米蓝第一时间赶到,带着她一起去了医院。

因为米蓝公众人物的原因,她们走的是医院的员工通道,虽然通道光线不够足,但也绝对不是现在这老巷子。

乔米彤有些不解地起身,想看看自己现在到底是在哪里,但后脑勺的痛让她身子晃了晃。

紧接着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涌入脑海。

乔悦,寄居在乔家的远房亲戚,宁城大学大一的学生。

开学一周后,发现自己表哥乔逸木跟人约架,她不放心地跟在乔逸木的身后。

混乱中被人推撞在围墙上,然后就晕了过去。

乔米彤有些傻眼,这都什么跟什么。

她怎么会有乔悦的记忆,而且她清楚地记得,乔家并没有什么远房亲戚,她爸也没有什么表妹叫乔悦的。

这时不远处传来穷凶极恶的叫骂声,“乔逸木你不就是仗着家里有几个钱,老子告诉你,没了乔家的钱,你啥也不是。”

乔米彤一惊,她爸没被车撞,还能跟人打架?

顾不上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乔米彤抬脚朝声音来源处冲。

远远地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乔米彤二话没说冲过去抱住他,“爸!”

正准备抡人一个大嘴巴子的乔逸木顿时动弹不得,对方趁此机会给他腿上来了一棍。

乔逸木气的吐血,没好气地一把推开乔米彤,“你他妈哪来的疯子,瞎喊谁呢。”

这声音……

乔米彤傻愣愣地抬头,这轮廓这五官确实是她爸的。

但绝不是昨晚在酒吧门口对她破口大骂,也不是被撞头后仍虚弱对她笑的乔逸木。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乔米彤想不明白。

舞着棍子敲对方爆栗的乔逸木更不明白,他嫌弃地一把拉开乔米彤。

“乔悦你给老子让开,这跟你没关系,你他么的有多远给老子滚多远。”

“什么乔悦,爸,我是乔米彤啊。是你女儿!”

乔逸木气的直爆粗口,“滚!老子连女人都没睡过,哪来的女儿。你别耽误老子打架,不然老子把你赶出乔家,让你睡桥洞。”

还没抱热乎的乔米彤被扯离,眼见着乔逸木又冲进人堆。

对方那些人不但联手攻击乔逸木,还拿她刚刚喊爸的事笑话乔逸木,乔米彤顿时爆脾气上头。

她将身上宽大的新校服脱下随意扔在地上,找准最矮最瘦的缺口,助跑踹了过去。

对方正专心攻击乔逸木,压根没想到乔米彤会加入进来 ,更没想到瘦瘦小小的乔米彤杀伤力会这么大。

而且看起来比乔逸木更会打架。

包围的缺口被打破,对方咋咋呼呼的成了一团散沙。

而乔米彤仿佛乔逸木的影子,轻易预判到乔逸木的预判,在他出手后迅速补招,两人配合的像是作战了几十年的老战友。

胜负很快有了结果,近半个小时的博击中,对方十几个人,愣是没在乔米彤和乔逸木手上讨到半分便宜。

最后只能骂骂咧咧地离开。

待他们离开,乔逸木歪着脖子打量乔米彤。

“看不出来啊,乔悦悦,你之前在我家老头子面前装的人畜无害,原来也是个打架高手。连小爷之前都被你骗了过去。”

乔米彤情绪激情地一把抱住他的胳膊,清脆响亮地喊了一声,“爸爸!”

乔逸木一时不察,趔趄着险些摔倒在地。

他气的脸红脖子粗的冲乔米彤怒吼,“我不是你爸爸!”

“你就是我爸爸,还有我不叫乔悦,我叫乔米彤。米蓝的米,红彤彤的彤。我这个名字当初还是你和米……和我妈亲自取的呢。”

乔米彤解释的认真,但乔逸木却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她。

最后还伸手探了探她额头,疑惑地自言自语,“也没发烧啊,难道是刚刚撞坏了脑子 ?可撞坏脑子的人,打架还能那么生猛的吗?”


“我没撞坏脑子,我就是叫乔米彤!”

“行行行,看在你刚刚帮了我的份上,你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吧。别说是叫乔米彤,你想叫乔逸木也可以啊。”

乔逸木捡起地上的外套,冲乔米彤笑的顽劣而桀骜。

乔米彤却是气的直跺脚,“爸!”

乔逸木被她脆生生的爸给喊的头皮发麻,黑着脸警告:

“再说最后一遍,我不是你爸,你要敢乱喊,坏我姻缘。小心我揍死你,说把你赶出乔家的话也是真的。”

“可是你真的是……”

“乔小悦,你想乔家继续收留你,就给我老实点,否则别怪我翻脸!懂?”

乔米彤垮着小脸看乔逸木。

她不想懂,可她爸现在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的。

父女俩斗法这么多年,她清楚地知道她爸脸上的表情代表什么意思。

确认他是认真地在警告,乔米彤轻哦一声,不敢再多说。

捡起地上的外套和书包,慢腾腾地跟在乔逸木身后,手指触碰到口袋里的手机。

她慢悠悠地掏出手机,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时间,顿时吓了一大跳!

这,怎么回事!

时间为什么会倒退二十年?

再想到乔逸木过分年轻的脸,还有他说自己连女人都没睡过。

难道说,她穿越到了二十年前?

这可能的事实,让乔米彤有些傻眼,她理不清这是为什么。

但清楚地知道,如果真是穿越到二十年前,那这个时候的乔米彤确实是不存在的。

所以,她现在只能是乔悦吗?

想的太过投入,乔米彤并没有发现前头乔逸木被人拦住去路。

等她慢吞吞走到乔逸木身边时,乔逸木正跟人吵架,而且又有动手的迹象。

“霍辞,老子告诉你。这是老子的事,与你无关,你少管闲事。”

霍辞?

乔米彤火速抬头,看到一张英俊帅气但过分年轻的俊脸时,两眼发光地冲了过去。

“霍叔叔!”

霍辞面色一滞,像避瘟疫一样的朝后面空地站了几步,那模样像是生怕被乔米彤给沾染上。

乔米彤嘴角狠抽,这人怎么回事,明明二十年后可疼她了。

现在把她当洪水猛兽?

乔米彤自尊心受挫,抬脚上前,想跟霍辞解释自己并无恶意。

但她还没来得及靠近,就听霍辞黑着脸对乔逸木说道,“把你家的傻子带走,别污染我身边的空气。”

“霍叔叔,你怎么……”

乔米彤心里这个气啊,虽然早就知道他毒舌,但因为对象不是她,所以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现在对象毫无征兆的变成她,乔米彤只觉得自己心被射成了筛子。

她想跟二十年后一样,拉着霍辞撒个娇。

但还没沾到霍辞的衣服,自己的衣服领子就被人给揪住了,“乔小悦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是吧,你再敢喊些乱七八糟的称呼,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赶走!”

“我……”

再次被威胁的乔米彤想哭。

“还有,你给老子看清楚了,他霍辞可是老子的敌人,不死不休的那种。你要再敢叛变,老子绝对收拾你。”

乔米彤狠狠磨牙,臭老头,竟敢拎她衣服,她不要面子的吗?

还有,谁不知道他把霍辞当敌人,一心想要模仿霍辞 ,却从未超越过霍辞。

不但名下公司没霍辞的牛逼,就连米蓝那里,霍辞的名头也好过他这个前夫。

所以他处处把霍辞当情敌算计。

但每次霍辞轻易就能识破他的伎俩并还以回击,偏偏他还屡败屡战。

想到自家老爸二十后的丢人事迹,乔米彤有些心累。


“听到老子跟你说的话没有!”

见她缩着脖子装鹌鹑,乔逸木恶狠狠地再次提醒。

乔米彤能屈能伸,狗腿地点头,“听到了。”

正要再喊爸,被乔逸木勒令,“以后你就叫我哥,再让我听到那个字,我就抽你。”

乔米彤再次妥协,喏喏地喊了一声,“哥。”

乔逸木这才满意地把她放回地面。

乔米彤立马转头看向霍辞,笑眯眯地问,“那我以后叫你辞哥哥好不好?”

哎呀,好开心。

突然变回跟霍辞同辈,她觉得自己好像捡了个大便宜。

这份开心,抵消了她不能跟乔逸木父女相认的难受。

但乔逸木对她这行为很是不满,不但捂住了她看霍辞的双眼,还箍着她肩膀,将她往相反的方向拽。

“臭丫头片子,老子都跟你说了,那是仇人!仇人!你还敢跟他攀关系,真当我是死的不成!”

“哼,你口口声声说他是仇人,依我看分明是嫉妒!嫉妒人家比你长的帅,还比你学习成绩好。”

“哈!我嫉妒他?”

乔逸木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揪着乔米彤耳朵大笑,“我可是乔家大少爷,他霍辞什么身份!不过是爹不疼娘不爱的私生子罢了,也配跟我比?”

“私生子?你确定?”

乔米彤傻眼,她知道的霍辞可是霍家史上最年轻的家主,还是让霍氏集团走向国际市场的成功人士。

二十年后的宁城 ,谁人不知道霍辞。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是私生子呢。

不科学。

“我当然确定!”

乔逸木见乔米彤像是被雷劈中一般,哼哼着提醒,“你个小丫头片子,毛都没长齐就学人家当颜控,小心被人骗了还帮着数钱。”

乔米彤听着他这熟悉的话,心里的叛逆之气又被激发,不服气地反驳。

“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只要反派长的好,三观跟着五官跑。何况辞哥哥还不是反派,我当然可以跟着他的五官跑。”

“那凭什么他是辞哥哥,老子就只能是哥!”

“是你让我叫哥的,其实我更想叫你爸爸!”

“草!”

乔逸木被“爸爸”两个字惊的连忙放开乔米彤,并且夸张地后退几步,“乔小悦,你再敢喊那两个字,老子跟你拼命!”

乔米彤见他吃瘪,乐的哈哈大笑。

乔逸木一开始被笑的生恼,后来见小姑娘笑的眉眼弯弯,心莫名就软了几分。

他轻咳两声冲乔米彤招手,“臭丫头过来。”

乔米彤耸耸肩,大大方方地走过来,“你还想说什么?”

“让你过来你就过来,就不怕老子把你卖了?”

“当然不怕,”乔米彤毫不犹豫地回答。

虽然年轻时老爸跟她预想的有些差别,两人现在的关系也不见得有多亲近,但乔米彤就是笃定,他不会伤害自己。

她的真诚,让乔逸木无语。

瞪了乔米彤一眼,轻声嘀咕道,“脑子简单成这样,也难怪我家老头让我好好照看你。不然真怕哪天就被人给卖了。”

“你家老头……”

乔米彤有些欲言又止,她很小的时候,爷爷就去世了。

所以她对爷爷其实没多少印象,现在听乔逸木提起,不由得有些近乡情怯。

乔逸木以为她是害怕,有些不以为然地嗤声,“他现在对你可比对我上心多了。”

“呃……”

“若不是我见过你爸妈,我都要以为你是老头在外面的私生女!”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暴吼,“臭小子,你给我死进来 !”


乔米彤这才发现,两人已经站在了乔家大门口。

乔逸木听到熟悉的吼声,二话没说转身就要走。

乔米彤赶紧拉住他,“你要去哪?”

“去哪都行,好过被老头训的像孙子。”

乔逸木一边说一边掰乔米彤揪自己的手,但乔米彤劲儿贼大。

不仅没被掰开,还又用了几分力道揪的更紧,最后更是抱住了乔逸木的胳膊。

“哥别怕,有我在,肯定不让你被老头训。”

“不行,正是因为有你在,老头会把我训的更狠。”

“为什么!”

“因为你就是个参照物,老头会说我处处不如你,不如你乖巧,不如你懂事,不如你贴心。所以臭丫头赶紧放手,小爷要去外面避避风头,等老头出门我才回来。”

“不行!”

乔米彤索性把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乔逸木胳膊上,耍赖道,“你走了,万一你爸训我可怎么办?我人生地不熟的,到时候要哭都找不着地儿。”

“不可能,我家老头把你当亲闺女似的,哪会训你。”

乔逸木不相信她的鬼话,再次来掰她手。

乔米彤心一横,改为威胁,“臭小子你不跟我进去,我就告诉你爸,你今天不但带我打架,还让我脑壳撞墙。到时候我要是留个什么后遗症,肯定得找你负责。”

“靠!臭丫头你太过分了吧!是我带你打架吗?”

乔逸木气的脸红脖子粗,心里直骂娘。

他就说这乡下丫头是个能装的,现在总算是露出真面目了吧。

可两人刚刚打架是事实,她被推着撞墙,他也亲眼看到了。

万一这事真捅到自家老头面前,那到时候没好下场 的一定是他。

想到那可能有的种种后果,乔逸木顿时觉得头疼。

乔米彤见状,赶紧给台阶下,“我们一起进去,好歹有个照应。别忘了我们可是同一条战壕里的兄弟。”

“谁跟你是兄弟!”乔逸木黑着脸瞪她。

乔米彤嘿嘿地讨好,“是兄妹,兄妹!”

心里则无语的反驳,明明是父女,但特殊时间也就顾不上了。

“那你可记住了,要是一会儿老头训我,你可得帮衬着点,要是他拿皮带抽我,你可得拦着点。”

乔米彤点头如捣蒜,但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原来她爸也怕被抽啊。

更没想到的是,她爷爷在世时还有这么凶残的一面?

两人肩并肩地走进屋,迎面砸一只拖鞋,还有狠狠地斥责声,“死小子你还有脸回来!”

乔逸木和乔米彤几乎是同时避开,一个往左一个往右,那默契嘎嘎的好。

看的乔云海直接傻眼。

“你们……”

乔米彤好奇地打量着年轻时的爷爷,发现他跟二十年后的乔逸木长的很像,只是身形矮瘦了几分。

但那五官轮廓一看就知道,他跟乔逸木是父子。

正当乔米彤纠结着要如何来称呼时,乔逸木打破尴尬,冲乔云海耸了耸肩,“如你所愿,我们现在相处的很好。”

乔云海不相信他这话,狐疑地打量道,“你确定是相处的很好,而不是你欺负悦悦?”

“我才没有欺负她,”乔逸木被质疑,心情瞬间变差,伸手重重地拽了把乔米彤的书包带子。

乔米彤赶紧救急,“没有的,哥他没有欺负我,而且我们刚刚做好事去了。”

“做好事?就他乔逸木?”

乔云海满脸不敢相信,随后语重心长地感叹,“悦悦你这孩子还是太善良了。 ”

“真的,我没说错。我爸,不是我哥他心地可善良了,虽然有时候脾气不太好,但他有一颗柔软的心。”

若不是有一颗柔软的心,二十年后的乔逸木也不可能投资好几家孤儿院,还特意以她的名字设立了慈善基金。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坏人。


大概是乔米彤现在的样子太具有说服力,乔云海终究还是相信了。

他神情有些不自然地对乔逸木说道,“既然悦悦替你说话,那我就相信你这次。”

“不过你给我记住了,悦悦她就是我乔家小姐,谁敢欺负她就是跟我作对,我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包括你个臭小子。”

“嗤,谁稀罕!”乔逸木嫌弃地嗤笑。

气的乔云海又想动手,目光扫到娇娇弱弱的乔米彤,又不得不压下心里的怒气。

半晌后,他从怀里掏出一张卡递给乔米彤,“悦悦你刚来宁城,肯定还有很多需要添置的东西,这是叔叔的附卡,没有限额的,你随便刷。”

“呃,”乔米彤看着那熟悉的黑卡,有些犹豫。

旁边乔逸木讽刺地轻笑,“那接下来你是不是又要说,你这段时间工作很忙,就不回家了。”

说完还不忘补上一句,“有钱可真好,可以买断一切陪伴。”

乔云海被他这话给怼的哑口无言。

乔米彤则是如遭雷击一般。

因为动不动给卡给钱,也是二十年后乔逸木的常规操作,而有钱可买断陪伴,也是她对乔逸木常有的回怼。

三代人同框,虽然身份有了些许的变化,但乔逸木和爷爷的相处,跟她和乔逸木的相处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血脉遗传吗?

乔米彤心情有些复杂,因为她看乔云海脸色明显的阴沉了下来,眼里还有着明显的受伤。

这让她想起,乔逸木每次被她狠怼,或者被她气的跳脚时,脸上那明晃晃的无奈。

她心里忽然酸酸的,为自己之前的不懂事而难过。

她对乔逸木那么坏,乔逸木还在最后的关键时刻保护她,也不知道现在乔逸木怎么样了,有没有被抢救过来。

因为担心,乔米彤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落。

将还在斗嘴的父子俩给吓了一大跳。

“臭丫头你没事吧?”乔逸木最先发现她的不对,赶紧过来询问。

乔云海也凑过来询问,“悦悦你别担心,我跟你逸木哥哥平时就是这样相处的,我们都习惯了,并不是吵架,你别怕。”

说完还让乔逸木赶紧表态,别吓着人。

乔逸木虽然有些不乐意,但确实被乔米彤现在这模样给惊到。

犹豫了一会儿,别扭地开口,“他爱走不走的,反正家里有我在,你缺什么要什么尽管跟我说。大不了以后在学校,我也罩你好了。”

乔米彤突然抬头,眼泪汪汪地问他,“真的吗?你真的会在学校里罩着我吗?”

乔逸木隐约觉得自己被套路了,但还是认真点头,“那当然,好歹小爷我也是大三学长,学校里比你熟多了。”

“那你以后去哪都带着我好不好?”

只有去哪都带着她,才能早早地见到米蓝。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以穿越回来,但如果能有机会在源头上就解决乔逸木和米蓝的感情问题,那也不枉费她这么一番折腾了。

“去哪都带你?”

乔逸木几乎是本能间想拒绝,但旁边乔云海适时表态,“悦悦想跟着你,那是你的服气,别不知好歹。”

乔逸木只能臭着脸表示,“算了,你想跟就跟着吧。”


乔米彤向来是说干就干。

第二天乔逸木还在睡觉,她便冲进房间将人给薅了起来。

乔逸木没办法睡懒觉,心情非常的糟糕。

起床气让他恨不得拧下眼前少女的脑袋,但对上她眨巴着的大眼睛。

意外地有些下不去手。

最后只能气急败坏的轻斥了句,“臭丫头你给我等着!”

“等着就等着,你先洗脸刷牙,我让厨房做了你最爱吃的蒸蛋羹。”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蒸蛋羹?”

乔逸木有些意外地的看着乔米彤,就在乔米彤想解释时,他又自顾自地吐出一句。

“臭丫头你该不会是暗恋我吧?虽说我们并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但好歹也是同姓乔……”

“打住!”乔米彤出手迅速地捂住他的嘴。

非常严肃地告诉他,“你少想那些不着边际的,我只会帮你找到我妈。”

她这严谨的语气,让乔逸木莫名地哆嗦了一下。

但他还是黑着脸低吼,“老子不是你爸,你要老子说多少次!”

乔米彤被他吼的心虚,轻瞥他一眼,语速极快地表态,“反正只要你是乔逸木,就是我最重要的人。”

乔逸木一愣。

活到这么大,还从来没人跟他说这样的话。

虽然臭丫头只是神经质地把他当老爸,但不得不说,他还是大受震撼。

他轻咳两声,非常认真地表示,“看在你这么嘴甜的份上,昨天老头给你的那张黑卡我就不跟你抢了。”

乔米彤无语地瞪他,“那是叔叔给我的,我本来也没打算让给你。”

乔逸木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起来,然后恨恨地瞪了乔米彤一眼,“没良心的臭丫头!”

乔米彤冲他乐呵呵地提醒,“别忘了你昨天可是答应叔叔,会在学校罩我的哦。”

“嗤,罩就罩,只要你不把宁城大学的天捅破,我就能护你。”

乔米彤微微闪神,不由得想起四岁时她在幼儿园将同学打的鼻青脸肿,被要求请家长。

她本以为乔逸木来了后肯定会骂她,但他在得知自己会动手打人是因为被骂没妈的孩子后,不仅没有怪她,还夸她打的好。

并且当着幼儿园女老师的面告诉她,只要她不把天捅破,那他这个当爸的就能护得住她。

虽然现在乔逸木眼里没有那种名为父爱的神情,但保护她的心意是一样的。

乔米彤感动地吸吸鼻子,有爸爸的孩子真是幸福。

然而才感动几秒,就听乔逸木在浴室里大喊,“臭丫头你确定要继续留在我房间里吗?我一会儿可是要换衣服的。”

“嗷,那我去楼下餐厅等你。”

乔米彤逃也似地跑下楼。

*

一个小时后,两人终于成功抵达宁城大学。

乔家豪车刚停稳,便有一群女生围了过来,并且熟练地围在乔逸木的那边车门外。

乔逸木一下车,便有个穿着粉色连衣裙的女孩子被推了出来。

她手里还捏着一个粉色的信封。

这熟悉的场景让乔米彤皱眉,她快速地推开车门,跑到乔逸木身边。

果然就听到那女孩子羞答答地向乔逸木告白,“逸木哥哥,我喜欢你,你能跟我交往吗?”


“我……”乔逸木刚要开口,就见乔米彤跨步到他面前,语气严厉地跟那女孩子说道:“不可以,他不能跟你交往。”

众人被吓了一大跳,抬眼见是张陌生的脸,粉裙子女孩子不满地反问,“为什么?”

“因为他根本就不喜欢你,所以不会跟你交往。”乔米彤声音宏亮地回答。

在她心里,乔逸木是米蓝的。

只有他们在一起,她才会出生。

却不知这话落在众人的耳里,明显变了味。

粉裙子身后立马有人站出来,质问乔米彤,“你是谁?凭什么说乔校草不喜欢我们姗姗。”

“我是……你管我是谁,反正乔逸木不会跟她在一起,永远都不会。”

说完,乔米彤拉着乔逸木往学校里走。

一边走,还不忘一边交代,“你不能喜欢她,更不能跟她在一起。”

乔逸木被她拉的直趔趄,不想在校门口丢大人,他示意乔米彤先停下脚步。

然后才凶巴巴地警告,“臭丫头,你家不住海边,不可以管这么宽。”

可乔米彤比他更凶,“你老实交代,你喜不喜欢刚刚那女生?”

乔逸木毫不犹豫地摇头,“小爷眼光极高,杨姗姗那样的完全不是我的菜。”

“那不就是了,我可是在帮你,免得你被她缠上。”

她这一本正经胡说的样子,让乔逸木无语,但细想好像又有那么一丢丢道理。

见他不说话,乔米彤有些心虚,但面上依旧奶凶的宣布,“再有下次我还管。”

乔逸木有些手痒地想揍人,可怼上乔米彤桀骜的眼神,他又不自觉地收了手。

最后气不过的瞪了乔米彤一眼。

完全不知道,两人这番互动被过往的学生看在眼里,俨然成了打情骂俏。

于是有关乔校草拒绝杨姗姗告白,反跟大一新生暧昧的消息,迅速传遍宁城大学。

有关新生乔悦的身份,也快速被扒了出来。

这些乔米彤并不知道。

她跟乔逸木在路口分开,根据乔悦的记忆找到了自己的教室。

想推门进去,又有些迟疑。

乔悦在班上是个小透明,开学一个星期,除了第一天在讲台上做自我介绍抬过头外,其他时间她连正眼看人都害怕。

而乔米彤是个社牛,绝对不是胆小如鼠的人设。

这要是她进教室后太过放飞自我,会不会被当神经病?

正想着,听到旁边有人说话,“哎,同学你是要找人吗?”

乔米彤回头,对上一张圆脸。

圆脸的主人正好奇地打量着她,那认真仔细地目光让乔米彤心里有些发毛。

正要遁走,那圆脸歪着头试探着问道,“同学我见你有些面熟,你是我们班的吗?”

乔米彤微顿,随后点头,“你好,我是乔米……乔悦。”

她想报乔米彤的名字,可想起这个时候还没有乔米彤,只好改口报乔悦的名字。

毕竟乔悦才是她们的同学。

这么想着,乔米彤在心里默默地念了几遍我是乔悦。

再抬头,见对面圆脸女生立马睁大了眼睛。

“原来你长的这么好看啊,我看你之前老低着头,还以为你长的……”

或许是觉得自己的话太伤人,圆脸女生又赶紧解释,“我没有说你丑的意思哈,只是觉得你可以不用那么自卑的。”

乔悦正想说自己从来不会自卑,就听到有讽刺声响起,“妖艳贱货只会不要脸,怎么可能自卑!”

转头,见走廊那有几个打扮时尚前卫的女生朝她走来。

正是校门口推搡着杨姗姗向乔逸木告白的那几个人。


“妖艳贱货说谁呢?”

乔悦挑眉打量着几人。

一个个穿的非主流也就算了,头发还染的五颜六色,知道的会说她们还处在洗剪吹的年代。

不知道的只会以为来了几只色彩斑斓的野鸡。

野鸡们并没有悟出乔悦话里的深意,顺口接话,“当然说你。”

乔悦不怒反笑,目光意味深长地冲几人补充道,“哦,妖艳贱货说我啊。”

“你!”为首的女生终于听明白乔悦这话,撸起袖子就要冲上来给乔悦教训。

原本还站在乔悦身后的圆脸女生 ,动作极快地挡在乔悦身前。

“你们想干什么,这可是我们班教室门口,几位学姐敢欺负我们同学,问过我们的意见了吗?”

“嗤,我们要找的是乔悦,徐骄阳你给让开,否则别怪我们连你一起打。”

为了震慑徐骄阳,那女生故意说的凶恶无比。

但徐骄阳非但不怕,还阴阳她,“哎哟,我好怕怕呢。学姐有本事,当着所有人的面动手啊。”

说完她上前去将教室门给推开,这样方便教室里的同学看的清楚真切。

“你!”野鸡女生被气的不轻,将袖子再次撸高,真准备动手时,被身后的人给拉住。

两人交换了个眼神后,最先前的女生冲乔悦喊道,“我们姗姐找你,你跟我们走。”

徐骄阳再一次抢在乔悦之前表态,“姗姗学姐要找乔悦那就让她自己来呀,派你们几个走狗来显得也太不尊重人了吧。”

“徐骄阳你真以为我们不敢动你?要知道你们徐家给杨家提鞋都不配,信不信你再跟姗姐作对,你们徐家没好下场。”

“你……”徐骄阳想要再怼,被乔悦给拉住。

她将徐骄阳轻推到教室门口,“你先进教室吧,这是我跟她们的事。”

这几人明显是冲她来的,没有让徐骄阳插手的道理。

但徐骄阳想起她平时胆小的人设,有些不放心,想要再提醒也几句,就见乔悦已经跟着几人走远。

她急的直跺脚,“这孩子太冲动了,一会儿怕是要吃亏。”

被认定要吃亏的乔悦,淡定地跟在几人身后,见她们越走越偏远,并不像是去什么正经的地方。

心里默默冷笑,这样的场面在她还是乔米彤时几乎天天发生。

只是以前都是她让身边小兵去带别人过来教训,没想到风水轮流转,有一天会轮到她来当孙子。

几人终于走到学校里的小树林,校门口才见过的杨姗姗正靠在一棵大树上,面色不善地看着她。

乔悦啧啧打量。

“你最起码应该双手环胸,这样就可以遮掩你身高不够的事实。”

“还有,想要表现气势凌人的话,应该双脚交叉,身体的上半部分靠在树干上,而不是双脚并拢整个人靠着树干。”

“你现在这样只会让你看起来,又挫又不太聪明的样子。”

杨姗姗原本正得意自己掌控主导权,可还没开口,就被乔悦这么一番埋汰。

她压根绷不住,直接黑脸,“乔悦!”

“我知道你找我来是想说什么,但我要告诉你的是,就算我今天没有打断你的告白,乔逸木也不会同意跟你交往的。”

“所以,别白费心思了,他不可能属于你。”

杨姗姗被刺激的不轻,顾不上在小兵们面前保持高大的形象,直接冲乔悦怒吼,“胡说八道,要不是你从中横插一杠子,逸木哥哥已经同意跟我在一起了。”

“有梦想总是好的,但我们也应该脚踏实地,对于高攀不上的人就不要为难自己了。”

“竟敢说我配不上逸木哥哥,真是气死我了,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抽她!”

随着杨姗姗的怒吼,那几只五彩斑斓的野鸡顿时朝乔悦围拢过来。


乔悦很兴奋。

身为一个合格的校霸,她的硬件条件向来拔尖。

小时候乔逸木让她学习跆拳道,只是为了强身健体,但后来她逐渐爱上了这项活动,因为强健的体能让她揍人时百战不殆。

等乔逸木发现她认知不对想要阻止时,她已经是黑带十段的高手了。

以她的水平,这几个人完全不够看。

于是,五分钟后,色彩斑斓的野鸡们全部瘫倒在地上。

“啧啧啧,这么弱都出来混,我该说你们不自量力呢,还是该说杨学姐你目光短浅呢?”

“乔悦你别太过分!”

杨姗姗被气的直跺脚。

指着乔悦大声警告,“她们收拾不了你,我就再找人,反正我是不会让你好过的。”

“好啊,找人之前记得找水准高点的哦。不然被我逸木哥哥知道,你和你身后的杨家怕是都要遭殃呢。”

杨姗姗被唬的一愣,随后又嗤笑,“一个投奔乔家的乡野丫头罢了,你以为逸木哥哥会为了你得罪我和杨家?”

乔悦呵笑,“会不会的,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要知道乔逸木的护短,可是惊天地泣鬼神的。

她乔大小姐为什么能在宁城横着走,还不是因为有个随时能替她收拾烂摊子的老爸。

虽说现在乔悦的身份跟乔逸木没有血缘关系,但他绝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别人欺负的。

“你,乔悦你给我等着。”

杨姗姗气急败坏离开。

乔悦冲着她的背影做鬼脸,“随时恭候哦。”

杨姗姗听到这话,险些被路边的小石子给绊倒,乔悦看的哈哈大笑。

但笑完便感觉到有些不对劲,隐约觉得身后像是有什么人在盯着自己。

她毛骨悚然的回头,意外发现霍辞正从树林深处缓缓走出来。

笑声戛然而止。

乔悦手足无措地与霍辞目光相对,嘴唇嗫嚅,霍叔叔几个字险些脱口而出。

但最后咬牙变成了,“辞,辞哥哥。”

霍辞目不斜视地从她身边走过,仿佛并没看到她这么个大活人。

乔悦下意识地拉住他衣袖。

霍辞目光冰冷地扫向自己的衣袖,脸上风雨欲来。

乔悦被他看的头皮发麻。

她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霍辞。

他出现的那刻,乔悦觉得自己从头凉到脚。

就像是初三那年,她在学校闯祸,乔逸木出差赶不回来收拾烂摊子,米蓝在外地拍戏,得知消息后后拜托霍辞去学校处理。

当时霍辞也是这么冰冷地看着她,吓的她把脖子缩成鹌鹑,别说继续嚣张,就连大气都不敢出。

现在情景重现,乔悦默默收回手,结结巴巴地解释,“是,是她们约我来这里,想收拾我,我才动手的。我这是正当自卫,并不是主动寻衅滋事。”

霍辞低头,看着乔悦一副受委屈小媳妇的模样,轻嗤道,“与我何干。”

乔悦猛地抬头,窃喜地追问,“那也就是说辞哥哥你不会把这里的事说出去对不对?”

霍辞嘴角微抽,面无表情地继续往前走。

乔悦没听到他的回答,不甘心地跟在他身边。

霍辞腿长脚长,可乔悦刚到一米六的身高,压根跟不上他的步子,只好碎步小跑。

“辞哥哥你行行好,别把这里的事说出去行不行,虽然是杨姗姗挑衅我在先,但要是让大家知道我动手能力这么强,会影响我小仙女人设的。”

“辞哥哥你这么帅这么厉害,一定是个好人对不对?”

“辞哥哥,求你别告诉我……哥。”

我爸两个字险些脱口而出,但最后关头乔悦改了口。

霍辞也终于停了脚步,他面色不明地看着乔悦,“我说了,与我无关。”

乔悦心中一凛,随后朝霍辞鞠躬,“那我就先谢过辞哥哥啦。”

霍辞被她这大幅度的动作给惊到,猛地后退一大步避开乔悦,随后大步走开。

乔悦看着他近乎落荒而逃的行为,突然有些好笑。

原来霍辞还有这样可爱的一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