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星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精选篇章阅读分手后,她和马甲大佬闪婚了

精选篇章阅读分手后,她和马甲大佬闪婚了

舞奕星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分手后,她和马甲大佬闪婚了》是由作者“舞奕星”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恋了。这会儿,苏北辰估计也是在陪张晓莉吧!“你在做什么?怎么那么大的水声?”林初夏明知故问。苏北辰慵懒地回答道:“在洗漱,准备睡觉了。”实则是躲在厕所,背着张晓莉给她回的电话吧!林初夏不再跟他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我想把我们现在住的这套房子卖掉。”苏北辰似乎有所警觉,声音也不再慵懒,严声质问:“......

主角:林初夏赵芳   更新:2024-06-11 21: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初夏赵芳的现代都市小说《精选篇章阅读分手后,她和马甲大佬闪婚了》,由网络作家“舞奕星”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分手后,她和马甲大佬闪婚了》是由作者“舞奕星”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恋了。这会儿,苏北辰估计也是在陪张晓莉吧!“你在做什么?怎么那么大的水声?”林初夏明知故问。苏北辰慵懒地回答道:“在洗漱,准备睡觉了。”实则是躲在厕所,背着张晓莉给她回的电话吧!林初夏不再跟他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我想把我们现在住的这套房子卖掉。”苏北辰似乎有所警觉,声音也不再慵懒,严声质问:“......

《精选篇章阅读分手后,她和马甲大佬闪婚了》精彩片段


想必张晓莉也是。

女人有了孩子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会把孩子摆在第一位。

事如今,可可既然不是苏北辰的孩子,那么她对苏北辰也已经没有任何眷恋了。

这会儿,苏北辰估计也是在陪张晓莉吧!

“你在做什么?怎么那么大的水声?”林初夏明知故问。

苏北辰慵懒地回答道:“在洗漱,准备睡觉了。”

实则是躲在厕所,背着张晓莉给她回的电话吧!

林初夏不再跟他绕弯子,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我想把我们现在住的这套房子卖掉。”

苏北辰似乎有所警觉,声音也不再慵懒,严声质问:“你要卖掉房子做什么?”

“我去社区服务中心问了可可上学的事情。工作人员说,现在的孩子,安排的都是就近上学。我们现在住的老院子,附近没有好学校。可可将来要上一所好学校的话,我们得去市里重新买套学区房。”

林初夏慢条斯理地刚把话说完,苏北辰又迫不及待地问:“你赚到钱了?”

“我哪赚到什么钱?我每个月工资多少,你不是一清二楚吗?我是想,我们要买学区房给可可上学的话,就得把我们现在住的这套房子卖了才够钱买。”

“卖房子的事情,我得再考虑考虑。”苏北辰语气里透着正在掂量的意思。

见苏北辰犹豫不决,林初夏连忙趁热打铁:“可可已经三岁了,现在连幼儿园都没法读。我想的是,到时候我们卖掉房子买了新房后,新房写你一个人的名字就行了,然后你把户口迁过来,我们俩去领结婚证,我和可可一起上你的户口,可可也能上一所好的幼儿园。”

苏北辰闻言,二话不说,高兴地应下:“好,就这么定了。”

“那我卖房的那天,你过来签字。”林初夏接着说道。

苏北辰连连说了几声“好”,想起张晓莉做产检还要花钱,于是又开了口:“初夏,我的导师一直卡着我的论文不让过,你看看能不能给我发个大红包,我想转发给我的导师。”

“发红包没用,导师还怕你微信上留下证据倒打他一耙。所以我们得送礼,回头我帮你挑件贵重点的礼物给你导师送过去!”林初夏找了个借口搪塞。

她岂会不知道,苏北辰这个时候管她要钱的目的。

“那……行吧!”苏北辰似乎是一时间也没想到其他要钱的理由,只好暂时作罢。

没其它话题,他便把电话给挂了,也没再怀疑她的动机。

或许,在苏北辰的眼里,她就是个恋爱脑,为爱傻到把自己卖了,还替人数钱都不知道。

林初夏看着手机上的通话结束,不痛不痒地扯了扯嘴角。

等她卖了房拿回这笔钱,她就带着可可离开苏北辰和赵芳!

其实,她知道苏北辰在盘算什么。

十有八九想的是,等她卖了房子,又买了学区房,写上他一个人的名字后,他就一脚把她和可可给踹了。

毕竟,他和张晓莉,也需要一套好的学区房,在这座一线的大城市里为自己的孩子扎根。


钱永识趣地掏出一叠现钞,加塞进信封里,一阵点头哈腰:“那面试的时候,就麻烦总监了。”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总监便走了。

林初夏也在这两人未发现自己之前,悄悄离开。

她刚到工位上坐下不久,就被贿赂完总监回来的钱永给叫了出去:“林工,我有话跟你说。”

两人再次去了安全通道,钱永跨掏出数张钞票递了过去:“我给你一千块,你退出这次竞选。”

“你不是说,我只是个后辈吗?你怕什么?”

“不得不说,你虽然资历不深,但是你的实力大家有目共睹,专业知识方面,懂得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多。笔试部分,没有人能考得过你。”钱永不想否认这个事实。

林初夏淡笑:“那你还说我没资格?”

钱永顿时一本正经起来:“要不这样,等我当上了部长,我在项目上会格外关照你,怎么样?”

“那还不如我自己当部长,自己关照自己。”林初夏莞尔一笑。

钱永一脸吃瘪的表情:“你开个条件,要怎么样才能放弃这次竞选?”

“我不打算放弃,你别多费口舌了。”林初夏淡淡地回答道,准备转身离开。

钱永立马打起了感情牌:“林工,算我求你了,行不行?我在公司干了十年,好不容易等来晋升的机会。我老婆,天天在家骂我没本事,我想翻身证明自己!”

“我又不是没让你证明你自己。”林初夏不以为然道。

“你……”钱永哑口无言,顿时恼火起来,“给你台阶你不下,非要撕破脸是吗?”

林初夏懒得理会他,只身回到了办公室。

她知道,自己如果真的无所作为,肯定赢不了钱永。

毕竟,钱永的实力也不逊色于她。

她得想想办法才行!

林初夏回到办公室里,拿出手机时,才看到自己的手机一直处于录音状态。

也就是说,刚刚她不仅把自己跟钱永的对话录下来了,还把钱永贿赂总监的对话也给录了下来。

这不是老天爷都在帮她嘛!

林初夏不禁喜上眉梢。

这天笔试完,在面试之前,她去找了总监,把录音放给了总监听。

总监脸色顿时大变:“你想做什么?”

“我希望,面试的时候,公司的面试考官们能公平公正。”林初夏不痛不痒地说。

总监抿了抿唇:“行吧!我懂你意思了,你可以走了。”

林初夏莞尔一笑:“辛苦总监了。”

离开总监办,林初夏脸上的笑容瞬间全无。

如果,不是刚巧被她遇上并录了音,那么,她只怕连自己最终是怎么输的都不知道。

笔试和面试都正式结束后。

林初夏回到自己的工位上等待结果。

周遭同事纷纷祝贺起了钱永,却对她无人问津。

“钱工,提前恭喜你,成为我们预算部的部长!”

“还喊钱工做什么,我们应该现在就提前改口称‘钱部长’才对!”

“是啊!钱部长。”

“钱部长,以后多多关照我们!”

大家阿谀奉承。

林初夏听得一脸尴尬。


“妈妈,我要找奶奶。”林可可拉了拉她的衣角。

林初夏咽下嘴里的粥,解释道:“可可生病了,今天只能待在家里,哪儿都不能去。”

“那妈妈把奶奶喊回来,我想奶奶了。没有奶奶,我就不喝粥粥!”林可可瘪着小嘴巴,眼巴巴地看着她。

林初夏微微垂下眼帘:“可可,以后只有妈妈陪着你,没有奶奶。”

林可可一听,甩开她的衣角,独自一个人往那边的沙发上趴去。

林初夏自顾自地吃完早餐,把家务做完,林可可依旧郁郁寡欢地趴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可可,该吃药了。”她把江末寒开的药泡好,端到了女儿跟前。

“我不吃!”林可可小脑袋一动,把脸蛋转向了另一方。

林初夏起身,走到小丫头转向的那边,温柔地哄道:“可可,把药药吃了,病才会好。”

“不吃、不吃,我要奶奶!”林可可小手倏地一挥,打到林初夏的手上,莫名其妙地开哭,“呜呜——我要见奶奶!”

杯中的药,也因此泼大半出来,洒了一地。

面对女儿的不懂事,林初夏努力压抑着心里的那团怒火,放下杯子,起身去拿了拖把过来擦地。

洗了拖把,女儿的哭声,撕心裂肺,让她有些崩溃地倚靠着墙壁,无助地席地而坐。

林初夏知道,即便自己再崩溃,也不能不管女儿。

重新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她起身去重新泡了杯药,将趴在沙发上哇哇大哭的林可可抱起。

“可可,你把药吃了,妈妈就带你去找奶奶。”

她知道,这样哄骗孩子不对,但是她现在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

林可可一听可以去找奶奶了,立马接过她手里的杯子,咕噜咕噜地把药喝了个精光。

林初夏随后给林可可换了身衣服,准备带她出门时,不料甲方一个电话过来,通知要修改标底预算。

挂了电话,她不得不跟林可可解释:“可可,再等妈妈一会儿,好不好?妈妈现在有个项目文件要修改,等妈妈忙完了,妈妈就带你出去玩,好吗?”

林可可努了努小嘴巴,什么话也没说。

林初夏一脸抱歉地摸了摸林可可的脑袋,而后拿起笔记本电脑进了房间加班工作。

林可可独自一个人在客厅里玩了一会儿,又跑到房门口探头唤了声:“妈妈,你忙完了吗?”

“还没有,可可再等妈妈一会儿。”林初夏回答道。

林可可又玩了一会儿,再次跑到林初夏的房门口,探头问道:“妈妈,你好了吗?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去呀?”

“还没有,可可再等妈妈一会儿,好不好?”林初夏柔声回应。

林可可嘟起小嘴巴,生气地跺了跺脚,转身离开。

她偷偷开了门,跑了出去。

刚走到小区门口,一眼就看到赵芳拿着照片逢人就问:“请问,你们有没有见过这对母女?她们可能住在这个小区里。”

林可可看到赵芳,高兴地直奔了过去:“奶奶、奶奶、奶奶……”


钱永却对她冷眼相待。

他是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林初夏无所谓地笑了笑,打开电脑,开始忙自己的工作。

“林部长,经理通知开会。”办公室的文员,走过来叩门道。

林初夏点了点头,放下手头的工作,拿起桌面上的笔和本子,走了出去。

以前,席部长开会的时候,总喜欢把她带上帮忙做笔记,甚至预算部遇上的一些专业知识上问题,都是她帮忙提出的解决方案。

如今她亲自上岗,可以直接解决很多问题,不再因为席部长的存在,要顾及席部长的颜面,而束手束脚。

一个会议下来,林初夏有了发言做主的权利,期间表现非常优秀,几个高管对林初夏的实力再次刮目相看,私底下纷纷夸赞林初夏。

专业知识学以致用,在林初夏身上体现的淋淋尽致。

钱永得知几个领导对林初夏的赞赏,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林初夏准备回办公室时,总监私底下将她叫住,小声问道:“林部长,你打算什么时候把那个录音文件删了?”

公司上层最忌讳的就是私收红包这种事情。

林初夏手里的录音,就像个定时炸弹,随时都可以把他这个总监给炸下台。

林初夏倒也识趣,反问:“总监,您说的什么录音?我怎么不知道?”

“噢噢,对,没有录音,什么也没有。”总监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会意地跟林初夏打起了哑谜。

林初夏微微一笑,礼貌性地颔首离开。

那份录音,她不能删。

一旦删了,总监指不定哪天,就会在暗中给她找茬,拉她下台。

总监看着林初夏的背影,瞪了瞪眼,转身就去找来钱永。

两个大男人,坐在办公室里忧愁地抽起了烟。

“你知道为什么在最后,我在你们面试考核的关键时刻,倒戈林初夏了吗?”总监语重心长地反问。

钱永狠狠地抽了口烟,一肚子的怨气:“你上次不是说,她比我更优秀吗?”

“这是其一,还有其二。”总监皱起了眉头,眼前烟雾缭绕。

钱永倒也心知肚明:“莫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林初夏拿我贿赂你的证据威胁你了?”

“我今天去问她要这份证据了,她不肯删除,只说听不懂。”总监话中有话道。

钱永识趣地反问:“总监,您是担心,林初夏日后会一直拿着这个证据,威胁您,然后让她一步步平步青云?”

“也不是没这个可能,毕竟,她一个资历这么浅的女人,就想着要竞选部长,将来指不定还想当总监、当经理。一步一步地成为咱们公司的高管。”总监皱起了眉头。

钱永抿了抿唇,试探性地问:“我倒是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只是事成之后……”

“我会想办法把林初夏拉下台,然后推你当部长!”总监当即允诺。

钱永嘴角微扬:“好,一言为定!”

他将烟头摁入烟灰缸中,起身回到了办公室。

透过落地窗,看到坐在独立办公室里工作的林初夏,他脑海里顿时有了个主意。


“嗨,可可小公主对吗?初次见面,你好呀!”

江末寒对上林可可的目光,莞尔地挑了挑眉梢,语气温和。

刚刚他听到林初夏喊“可可”,脑海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勾勒出可可的模样来,没想到见到真人后,竟跟自己想象中的一样可爱。

林可可眨巴着眼睛,可爱地咧开小嘴巴:“叔叔好呀!”

江末寒微微一笑,随之抱着她,走到林初夏的跟前,安慰道:“没事了,别担心。”

“谢谢你。”林初夏起身道了谢。

她刚想伸手去接林可可,岂料林可可推开她的手,紧紧地搂着江末寒的脖子不放:“我不要妈妈!妈妈坏!”

闻言,林初夏不仅仅只是尴尬,还有道不出的心酸,说不出苦楚。

江末寒轻轻地拍抚着林可可的背脊,顺着孩子的心意,关问道:“那你跟叔叔说说看,妈妈怎么就坏了?”

“妈妈不陪我玩,妈妈没收我的平板,妈妈不允许我看电视,妈妈还不许我吃糖糖,刚刚妈妈还想打我!”

林可可控诉着林初夏一条又一条的“罪行”。

江末寒下意识地看了一脸无奈的林初夏一眼,温和地解释道:“妈妈她要工作,赚钱养可可,所以才没时间陪可可玩。可可玩平板看电视,如果把眼睛弄坏了,到时候可可就看不清这个花花世界了。可可吃糖吃多了,就会长蛀牙,蛀牙会让可可很疼很疼,疼到吃不了东西、睡不着觉。至于妈妈要打你,一定是可可做了什么错事,惹妈妈生气了。”

林可可下意识地看向林初夏手上的牙齿印,似乎是把江末寒的话给听进去了,立马耷拉着小脑袋,一副“我知道错了”的小表情。

但小丫头依旧抱着江末寒的脖子不撒手。

林初夏抿着唇苦笑,这当中的痛,也就只有她自己能懂。

江末寒微笑道:“走吧!我们带可可一起办理出生证明还有上户。”

林初夏点了点头。

她从来都没想过,本来是由苏北辰陪她去做的事情,如今却是另一个男人在陪她走这个过程。

或许是见他俩要下楼去,林可可连忙翘起自己脏兮兮的小脚丫子指了指:“叔叔,我还没穿鞋鞋,我要叔叔抱我上去穿鞋鞋!”

“好!”江末寒宠溺地揉了揉林可可的头顶,不得不抱着她,先跟林初夏回去。

走进林初夏家的门,看着这个几近毛坯般简陋破旧的家,他忽然有了种想带她们母女俩就此一走了之的冲动。

上车的时候,林可可还在甩开林初夏的手,大声嚷嚷着:“我不要妈妈跟着,我不喜欢妈妈!”

江末寒只能先缓解她们母女俩的关系:“妈妈不上车的话,车子是走不动的。”

林可可瘪着小嘴巴,这才准许林初夏跟着一起上车。

若不是江末寒要开车,小丫头只怕都不肯撒手,恨不得一直当这个叔叔身上的“小挂件”,永远都不跟叔叔分开。

后座上,林初夏和林可可一人坐一边,中间隔着很宽的一段距离。

不知道从何时候起,她和女儿的关系已经隔了一条河。


翌日清晨。

林初夏给女儿和赵芳做好了早餐后,收到江末寒发来“我到了”的微信才出的门。

坐上江末寒的副驾驶,林初夏看到他穿着西装革履,袖口露出一枚别致的袖扣,一副矜贵的样子,再低头看看自己这卫衣配牛仔裤搭着帆布鞋的朴素打扮,林初夏抿了抿唇,很不好意思地偏头望向车窗外。

她是做工程造价的,平常不是坐办公室里赶项目,就是上工地搞现场踏勘,接触的都是一些底层的人。

若是打扮得花枝招展,反而显得有些另类。

而且自从有了孩子后,又忙于工作,久而久之,她也就不再注意自己的外表形象了。

就连苏北辰有个时候都取笑她是个黄脸婆,土里土气的,丑死了。

进了市区,江末寒将林初夏带进了一家高档女装店。

“待会要去见我外公,还是稍稍打扮一下比较好。”江末寒温文儒雅地说。

林初夏尴尬地点了点头。

“既然要做戏,那就得做全套。”江末寒接着说。

买完衣服和高跟鞋,他又带她去做了发型、化了妆,甚至还给她买了包包和首饰。

从头到脚焕然一新,林初夏站在镜子前,不由地看出了神。

她并不是被自己美丽的外表所惊艳,而是感慨,原来这些年,苏北辰什么也没给过她。

回到车上,林初夏拿着刚刚自己非要留下的电脑小票,开始心算自己这一身的总价。

一共五万两千块,顶她半年工资!

“那个……”林初夏有些难以启齿。

自从买了房子后,她每个月要还房贷,要养家糊口,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年底也剩不了几个钱。

一下子就花了这么多,她还是有些心疼。

最主要的是,她现在手里没有这么多钱。

“东西都送你了,这些小票我留着也没用,还是扔了吧!”江末寒看穿了林初夏的心思,伸过手去,夺走了她手里所有的电脑小票撕成两半扔进了车内的垃圾桶里。

“我……”

“系好安全带,我要开车了。”

不等她把话说完,他好心提醒。

林初夏不得不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下肚,拉过安全带系上。

等她卖了房子拿到了钱,她一定把这钱还给他。

“其实,你很漂亮。”江末寒睐了她一眼,突然耐人寻味地说。

林初夏瞬间愣住。

时隔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夸她漂亮。

“谢谢。”她欣慰地微微一笑。

到了医院,快要走近一间独立病房时,江末寒突然牵起她的手,吓得她把手缩到胸前。

江末寒偏头看着她,忍俊不禁:“我俩现在是夫妻。”

“对、对不起。”林初夏这才反应过来,立即主动拉上男人的大手。

她因体寒,常年手脚冰凉,所以男人的手于她而言,就像小暖炉一样温暖。

江末寒下意识地握紧她这只凉凉的手,拉着她走进了病房。

“外公,我带新婚妻子来看您了。”

病房里只有一个中年妇女在陪护,病床上躺着一个戴着氧气罩,身上插满各种管子,枯瘦如柴的老人。


“林初夏,我刚做了产检,怀的是个男孩,北辰他是不会来跟你领证了!”

收到小三发来的这条短信,林初夏坐在民政局里婚姻登记处的长椅上发了很久的呆。

在这之前,苏北辰就已经跟她在电话里交代,说他今天要赶着修改博士毕业论文,领证的事得再缓缓。

此刻,林初夏的心,冷得像个冰窖。

一阵头疼耳鸣,她难受地双手抱头。

这是她三年前生孩子,月子没坐好,落下的病根。

不管是身还是心,只要是受了寒就会这样。

“请101号,到3号窗口办理登记手续……”

广播里刚好叫到了她手里的号码牌。

林初夏听着,头疼得更加厉害。

“你好,打扰了,我着急要个结婚证,如果你不怕我是坏人的话,要不就着你手里的这个101号,跟我去领个证?”

直到头顶突然传来这声好听的男音,这种症状才蓦然消失。

林初夏怔愣地抬起头。

男人穿着西装革履,留着短碎,长得俊朗帅气,眉宇间散发着一股久居一线大城市所沾染的时尚与世故气息。

“请101号,到3号窗口办理登记手续……”

广播依旧在叫唤,就像是在不停地警告她,过时不候。

如果没有结婚证,她女儿就不能上户上学。

这就是她不顾小三的存在,也要跟苏北辰领证的原因。

大不了,到时候再离。

“如果你怕我的话,就算了。”男人再次开口。

林初夏倏地站起身,捏紧手里的号码牌,一脸豁出去的表情:“你都不怕我,我又有什么好怕你的。”

跟男人领完证,公司那边给她打来了电话,通知她赶紧回去赶一个投标预算项目。

男人开车送她去了公司楼下。

在她下车前,男人跟她交换了联系方式:“下班后,你来咖啡厅找我,我会把地址发给你,有些事情,我想有必要跟你先说明一下。”

“好。”

林初夏浑浑噩噩地上了一天班,下班后,去了男人发过来的地址——星巴克咖啡厅。

走到约定好的第2号雅座,林初夏刚坐下,就有个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紧跟着在她对面入座。

看到这个唐突坐下的男人,林初夏很有礼貌地说道:“先生,对不起,这里有人坐了,我在等人。”

“嗯,你等的人,就是我。”男人笑了。

林初夏身心一怔。

定睛打量着男人的面孔,她只觉得眼熟,却并未想起对方是谁。

男人勾唇一笑:“我是你老公——江末寒。”

上午才领的证,下午她就把他给忘了。

林初夏顿感尴尬,却不失优雅地微微一笑:“对不起,一时间没认出来。”

“没关系,上午领完证,你也走得急,我都没来得及好好自我介绍。”江末寒回礼了一个笑容,“你喝什么?”

“奶咖就好。”

而后他招手叫来了服务员:“两杯奶咖,谢谢。”

两人静默了一会儿,他接着开了口。

“我外公病危,想在临死前看到我结婚,但是我前女友今天放了我鸽子,我在民政局里看到你好像也被前男友放了鸽子,所以才打起了你的主意。”

男人三言两语,把自己的事情交代得一清二楚。


楼下站着一群看热闹的人。

林初夏抬起头,见女儿坐在护窗上哇哇大哭,蓦然一阵绞心般痛得厉害。

她以最快的速度冲到家中,看到女儿哭得面红耳赤,只差一点就要掉下去了,整个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急忙跑过去将女儿从窗台上抱了下来。

“可可乖,妈妈在了!”林初夏紧紧地搂着林可可,浑身都还在发颤。

林可可却在林初夏的怀里不停地扭动着小身子:“我不要妈妈,我要奶奶!我要奶奶!”

两只小腿就像蹬自行车似的,一脚又一脚地踹在林初夏的肚子上。

林初夏感到腹痛难耐,有些招架不住时,才松手将林可可放了下来。

谁知小丫头直接躺在地上开始撒泼打滚,哭得撕心裂肺。

“我不要妈妈……我要奶奶……我不要妈妈……我要奶奶……”

林初夏头疼地抚了抚额头,掏出手机给赵芳打了通电话过去。

“芳姨,你在哪儿?可可她……”

“你回来了,你带可可,我在王婶家搓麻将了。”

赵芳直接打断她的话,说完便把电话给挂了。

林初夏无奈地放下手机,蹲下身去哄女儿:“可可乖,不哭了,奶奶待会就回来了!”

她一边哄着,一边想把女儿从地上抱起来,谁知女儿抓住她伸过去的手,张嘴就是一口咬住了她大拇指下方的指骨处。

痛——

林初夏蹙眉,不禁大吼了声:“林可可!”

然而,女儿一边呜咽,一边越咬越重。

林初夏痛得“嘶”了一声,恼火地举起手,却停在半空中,迟迟没有落下。

哪怕自己遭罪,她也还是舍不得打女儿。

或许是吃到了一丝异样的血腥味,林可可松了口。

小丫头抬起小脑袋,见妈妈举起手要打自己,两眼泪汪汪地撒腿就往外跑。

“呜呜——妈妈要打我!奶奶……奶奶……奶奶救命!”

林初夏见状,立马转身追了出去:“可可,你给我站住!”

平常赵芳在家带孩子从不出去打牌的,只有她双休时在家,赵芳才会出去玩一会儿。

眼下赵芳突然转变态度,对可可不再上心,一定是跟知道可可不是亲孙女有关。

她得尽快把房子卖了,带着女儿离开才行。

林可可哪会听她的话,小短腿跑得比兔子还快。

林初夏担心女儿摔着,不敢追得太紧:“可可,你跑慢点!”

谁知到了楼梯拐角,林可可脚下踩空,眼瞧着即将摔下去,林初夏跟在后头吓得脸色一片惨白:“可可!”

突然,一个黑影迅速跑上来,伸手接住了林可可的身子。

林初夏看到这一幕,抓着楼梯扶手,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楼梯上喘气。

江末寒很轻松地给了林可可一个公主抱,将小小的身体,托护在自己臂弯上。

林可可也被刚刚的情形吓得止住了哭声,睁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小表情呆萌呆萌地看着江末寒。

或许是觉得眼前这个叔叔长得很好看,小丫头立马眉开眼笑。

小说《分手后,她和马甲大佬闪婚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张晓莉捂着肚子,不禁对苏北辰歇斯底里:“那你现在有房吗?你没房,骗我说你有房,你没存款买房,骗我说要去给我和宝宝买套学区房!苏北辰,你从头到尾,就是个骗子!”

“我是骗子?那你是什么?当初明知道我有女朋友,还来倒贴,在我面前装白莲。事后又背着我去我女朋友面前挑衅,若不是你挑衅,坏了我的好事,我现在早就有套学区房到手了!你这个蠢女人,要打掉孩子,你打掉就是,真以为我会在乎?你也不去照照镜子,你现在胖得跟头猪一样,满肚子都是妊娠纹,又丑又恶心,谁稀罕!”苏北辰骂骂咧咧地甩手离去。

“苏北辰!你……”张晓莉顿时气得大口喘息,两腿间有鲜红的血液淌下,下一秒,她弓着身子,抱着圆滚滚的肚子,痛苦地喊叫,“好疼啊!我肚子好疼……救命……救命……”

赵芳见状,立即将林可可塞回林初夏的怀里,去叫来了医生和护士。

见医护人员将张晓莉送去了急救室,赵芳便回到了林初夏的跟前。

林初夏此时面无表情。

赵芳误以为她为刚刚的事情不开心,语气温和地解释道:“救人是医生的本能反应,跟那个被救的人的人品无关,还望你谅解。”

林初夏微微一笑:“你是对的,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她确实讨厌张晓莉,也觉得张晓莉活该落得此下场。

但是她不会将自己的个人情绪,强加在他人身上。

“还是我来抱可可。”赵芳从她手中重新接回熟睡中的林可可。

林初夏抿了抿唇,没有拒绝。

还未走出急诊大楼,赵芳便用自己的大衣,将林可可紧紧地裹在怀里。

若不是吹到冷风,林初夏都没意识到,最近几天昼夜温差这么大。

刚刚她来的时候,只顾着心急,都没感觉到冷。

这会儿,她才明白,赵芳让她换双毛拖的原因。

“以后你和可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直接给我打电话就好。”赵芳接着交代道。

林初夏紧跟在赵芳身旁,讷讷地应了声:“这样会很麻烦你。”

“我不怕麻烦。”赵芳微微一笑,“更何况,你是我名义上的妻子,可可是我名义上的女儿。不管是不是合作关系,我理应都要关照你们母女俩。”

林初夏顿时怔住。

原本有些凉凉的那颗心,也在此刻暖和起来。

回到家,赵芳将林可可放到了床上,从药袋里拿出中药贴,给林可可贴上。

林初夏认得那个中药贴,贴一个就要二十块。

以前可可生病不肯吃药,也是贴这个,赵芳还骂医生缺德,都是故意宰病人的救命钱。

所以,赵芳这几个贴敷上去,就去了两百多块。

林可可还小,肯定不会吃中药,打针更不用说。

他只能先用这个法子,给小丫头退烧。

林初夏给赵芳泡了茶过来,完全一副以客相待的样子:“江先生,请喝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