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星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全章节阅读玫瑰有瘾

全章节阅读玫瑰有瘾

葱香鸡蛋饼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是温漫闻彦川的精选现代言情《玫瑰有瘾》,小说作者是“葱香鸡蛋饼”,书中精彩内容是:异禀而已。”温漫将头埋在闻彦川的怀里,声音细如蚊子:“也是我的第一次。”闻彦川眼眸中一片晦暗,眸光微沉,他大手用力,一把托起温漫,压在了桌上,温漫一惊,大片的冰冷触及在肌肤上。“闻先生!”闻彦川轻身,含住温漫的唇瓣:“再来一次。”“温小姐的吻技太差,还需要再多练习。”温漫是早晨六点钟离开别墅的。......

主角:温漫闻彦川   更新:2024-07-10 21: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漫闻彦川的现代都市小说《全章节阅读玫瑰有瘾》,由网络作家“葱香鸡蛋饼”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是温漫闻彦川的精选现代言情《玫瑰有瘾》,小说作者是“葱香鸡蛋饼”,书中精彩内容是:异禀而已。”温漫将头埋在闻彦川的怀里,声音细如蚊子:“也是我的第一次。”闻彦川眼眸中一片晦暗,眸光微沉,他大手用力,一把托起温漫,压在了桌上,温漫一惊,大片的冰冷触及在肌肤上。“闻先生!”闻彦川轻身,含住温漫的唇瓣:“再来一次。”“温小姐的吻技太差,还需要再多练习。”温漫是早晨六点钟离开别墅的。......

《全章节阅读玫瑰有瘾》精彩片段


直到温漫伸出手,取下他指节夹着的香烟,闻彦川才微微一动:“别动。”

“就一下。”

温漫的声音娇嗔。

她拿下香烟,将烟头抵在自己的唇瓣之间,轻轻含住烟嘴,那是方才被闻彦川含住过的地方,被她红唇轻轻包裹,火星闪烁。

闻彦川侧头看着她:“吐了。”

温漫把烟头取下,听话从微微张口,一团烟雾从口中被吐出。

她透过烟雾看着闻彦川的神情,那双剑眉微沉,眼眸中是看不清的情绪,鼻梁高挺,对于温漫来说,就是人间上等的艺术品。

趁着烟雾还没有散去,温漫微微凑近闻彦川,做了她从刚才就一直想做,却没有勇气做的事。

她的头微微侧着,冰冷的鼻尖划过闻彦川的脸颊和鼻梁,在浓雾之中,微微阖上双眸,长睫轻轻扫过闻彦川的脸颊。

红唇轻轻贴在闻彦川的唇上,触感冰冷。

闻彦川身子微震,眸光沉了下去,指尖的香烟掉落在地,在那张精美的地毯上烧灼出一个窟窿来。

温漫轻轻抿着闻彦川的唇,笨拙地一点点摩挲,刮蹭。

闻彦川没给她机会去继续做那不得要领的吻,他大手扣住温漫的腰,紧紧贴住温漫的唇。

他的吻是凶猛的,不似温漫那般笨拙,像是过家家一般的吻。

他辗转着轻咬,又饶有兴致地勾着,不疼,但凶意十足,惹得温漫泪眼模糊。

闻彦川的荷尔蒙侵略着她的呼吸,一只大手覆在她白皙的脖颈上,掌控着她。

温漫闭着眼,似乎要溺死在这片水中。

闻彦川抬着眼帘,微微眯眼看着温漫的神情,十分满足。

空气中弥漫着微微烧焦的味道,余光撇到那一抹细微的火星,在地毯上烧灼过后又湮灭。

温漫推搡着闻彦川,眼角含泪:“闻先生,地毯……!”

闻彦川抱紧了她,将她紧紧箍在怀中,一把按在桌上,倾着上半身:“不管它。”

半晌之后,直到温漫喘不出过气来,整张脸都憋的涨红,连肩头都染上红晕,闻彦川才放开了她。

温漫的额头抵在闻彦川的胸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闻彦川失笑,将散落在温漫脸上的碎发一一拨弄开:“这才叫吻,温小姐的那种太过幼稚,不适合成年人。”

温漫咬了咬唇,没好气地瞥了一眼闻彦川。

“闻先生的经验太过丰富,我比不上,为了我这种过家家的吻浪费了一条地毯,真是可惜。”

闻彦川轻笑了一声,手隔着真丝睡衣摩挲着她的腰,纤细,没有一丝赘肉。

“第一次,天赋异禀而已。”

温漫将头埋在闻彦川的怀里,声音细如蚊子:“也是我的第一次。”

闻彦川眼眸中一片晦暗,眸光微沉,他大手用力,一把托起温漫,压在了桌上,温漫一惊,大片的冰冷触及在肌肤上。

“闻先生!”

闻彦川轻身,含住温漫的唇瓣:“再来一次。”

“温小姐的吻技太差,还需要再多练习。”

温漫是早晨六点钟离开别墅的。

赶了最早一班的飞机,在距离别墅一公里以外拦了一辆的士,她绕着别墅周围走了三圈,才找到出去的路。

直到过了安检,坐上了飞机以后,温漫才靠着窗合上了眼。

昨晚的一切都还历历在目,她大胆地亲吻了闻彦川之后,在两人濒临失控之前逃回了自己的房间,直到躺在被窝里的那一刻,温漫的心都还在疯狂地跳动着。


跨年夜前夕。

北京气温降到了零下十多度,天空上飘起了鹅毛大雪,街上满是彩灯,节日的气氛愈发浓郁。

雪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雪花,温漫穿着雪地靴,在地上一踩,‘嘎吱’一声,停在路边的车上更是布满了一层厚厚的雪。

她抓了一把团在手里,指尖是冰凉的触感,瞬间泛红。

雪花受了温度,化成水来顺着温漫的指间流淌,温漫用车子上的落雪团成了一个小雪人,又捡了一个树杈掰成两段,插在了雪团上。

一个小小的雪人简单完成。

温漫拿出手机,对着雪人和大雪拍了张照片,发了条微信出去。

半天没等到回复,温漫转身进了电视台。

一直到晚上九点多,节目才开始录制。

温漫把手机交给小宁的时候还特意看了一眼微信,没有任何回复。

她皱了下眉头,随后又恢复一副冰冷平淡的样子走到后台准备开场。

今天的节目是综艺采访,类似于新剧发布会,只需要和观众互动,聊聊作品,宣传一下新剧就可以,并不需要做太多夸张的游戏,所以温漫的穿的是一件紧身鱼尾的长裙,银色,整个脊背裸露在外,大片的雪白,夺目耀眼。

小宁从后面看去,春光乍现。

她咂了咂舌,拿出手机拍了一张温漫候场的照片。

现场来的观众很多,温漫咖位虽然不高,但出场时的装扮依旧掀翻了一片热潮。

观众席上是一片黑海,不少人举着温漫的应援灯牌,映成了一小片红海。

主持人顺着咖位和主角顺序一个个采访着,现场有说有笑。

温漫话少,时不时回应两句,并不多嘴。

这不是她的主场,她不能抢风头。

过了新剧宣传的阶段,主持人拿出手卡说道:“接下来是我们观众粉丝们投稿的提问环节,为了满足观众们的好奇心,里面的问题都很大胆哦,我刚才看了一眼都觉得心惊。”

主持人走到温漫的身边说道:“果然今天我们的温女神一出场就引发出一片不小的热潮啊,我这个手卡里面大部分都是有关于你的提问,你怕不怕?”

温漫看了一眼主持人手里厚厚一层的手卡,回答得非常诚实:“怕。”

其实她大概率可以猜到那些手卡里的内容是什么。

采访和宣传就是这样,用当下最引人关注的话题去实现流量热潮,这中间总要有人做牺牲。

温漫垂下眼,眼眸中的情绪不明。

平常有这种环节,节目组会提前通知经纪公司,在节目之前准备好模棱两可的回应,事后也不会引得艺人方翻脸。

但很显然,温漫并没有提前得到经纪公司的通知。

陈粤根本就没有给她透露过任何消息,更没有给她一个可以完美应对的手稿让她背诵。

这可能就是陈粤和节目组想要得到的效果吧。

温漫甚至可以想到摄影机会怎么抓拍自己失意尴尬的表情,后期会怎么剪辑,把她的回答剪辑的颠倒黑白。

一切都是可以预料的。

只因为她不红,只因为她没有名气。

温漫如今羽翼尚未丰满,后背更无人可靠,所以她能做的也只有隐忍。

小宁在后台皱着眉听着台上主持人问的问题,脸色越来越阴沉。

无需猜测,就知道是谁授意。

温漫努力扬着嘴角,看着面前架起的长枪炮筒,尽量回答的滴水不漏。

录制一结束,温漫下了台,便看到陈粤站在化妆间的门口,双手抱臂等着她。

“温漫,今晚的……”

陈粤的话还没说完,温漫径直地越过她,推开了化妆间的门。

“麻烦借过。”

陈粤诧异温漫的举动,转身进入化妆间将门甩上,将外面的工作人员隔绝在外。

“温漫,你怎么敢这个态度对我?!你是觉得之前的雪藏时间太多,磨不平你的性子是吗?”

温漫没有理会陈粤,走到更衣室利落地换下身上的衣服。

陈粤在外面用力拍着更衣室的门,声音拔高了些:“你现在在跟谁甩脸色?你别忘了,要不是我捧你,就连你今天这个位置你都爬不上来!你给我清高什么?开门!”

温漫猛地拉开门,换上了一身便服,将手中的银色长裙扔在一旁。

“温漫,我是不是给你的好脸色有些太多了?你知不知道我在你身上砸了多少钱?我送你去巴黎是让你抬身价,你连水花都没给我砸出一个,你现在有什么脸跟我甩脸色!”

温漫转过身看着陈粤,勾起嘴角冷笑一声,面对陈粤的谩骂,面色出奇的平静。

“公司签了人就要往外砸钱这是运营规则,陈姐确实在我身上砸了不少,除了巴黎那场时装秀,还有在热搜上挂了三天我是小三的头条吧?你用这种捧红了你手底下多少人?我尊重陈姐的运营策略,但麻烦下次再买这种通稿之前,提前告知我,哪怕是演个贱人我也得给陈姐你把本钱赚回来不是?”

说完,温漫便猛地拉开化妆间的门走了出去。

化妆间门外站满了人,方才把两人的对话都听了个清楚。

温漫接过小宁手里的手机,屏幕上弹出一条二十分钟以前的微信。

温漫点开,是一张图片。

英式庄园内布满了欧式建筑风的雕塑,在古铜色雕刻前的喷泉台上,是一个同款样式的雪人。

闻:【它在这里等你。】

温漫的嘴角轻轻勾起。

身后是陈粤高昂的谩骂声,尖锐刺耳。

温漫拿过小宁手里抱着的外套,点开软件开始定最早的航班机票。

她动作太快,几乎是用跑的,温漫只想尽快逃离这里。

在这个不完美的跨年夜前夕,温漫有了个发了疯想见的人。

在电视台门口堆满了记者和长枪炮筒的摄像机中,温漫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从后门溜走,坐上的士赶往机场,搭上了飞往英国的飞机。

这无疑是最刺激的跨年夜。

她除了大衣口袋里的身份证和护照以外,什么都没带。

准备好的行礼还带原来的保姆车上没有带下来,一切都发生得太过意外,温漫不想再花费时间去拿下来,她怕陈粤会拦住她的脚步。

直到穿越国际线,飞往亚欧大陆西边的航班平稳落了地,温漫的心依旧不住地跳动着。

机场外。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靠在不远处。

温漫一走出机场就看到江瑾身着黑色西装,雪花落在他大衣肩领上,他天生自带的冷漠疏离感,让他犹如一件完美的雪中雕刻,宛如艺术品。

温漫的胸腔在这一刻猛然震颤。

几乎是下意识,温漫抬步奔跑而去。

在靠近江瑾几十厘米时,似乎是理智将她拉回,她脚下动作一顿想要停住,却已是为时过晚。

温漫一个踉跄,栽向江瑾。

下一秒,江瑾伸出手,稳稳的将温漫圈在怀中。

温漫的额头贴着江瑾的胸口。

胸腔的震鸣微微传来,江瑾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接住你了。”


“漫漫呀,怎么电话都打不通呀,你最近还好吧?”

温漫深呼吸一口气,尽量将声音放平稳:“舅妈,我刚回国,出什么事了吗?”

电话那头像是松了口气,继续说道:“没事,舅妈就是看到电视上那些新闻了,你这孩子出了这么大事也不告诉舅妈,是不是在外面受欺负了?”

温漫微微摇了摇头,眼眶一阵酸涩,连眼角都发烫。

“我没事,舅妈,那都是公司的炒作,我没有被欺负……对,都是假的。”

电话那头似乎是放下了心,又问了几句家长里短,温漫放轻了声音,都一一回答着。

“吃的都好,最近吃得多了,长胖了。”

“穿得多,不冷,上次您给我缝的秋裤前些天我拿出来了,还暖和着,不用做新的。”

“忙啊,忙着拍戏,最近表现好,公司给了我一部戏让我演女主角,嗯……电视上应该能看到吧。”

“谈男朋友了吗?谈了呀,不是江瑾,是另外一个,对我很好,会给我送礼物,带我吃好吃的,还给我放烟花……”

温漫越说,眼眶越酸涩,她按下电视机的遥控器,声音陡然传来,她不断按着音量键,打断了对面的话。

“舅妈,我这有点忙,先不跟你说了,有时间在聊。”

还不等对面回话,温漫率先挂断了电话。

电视上的声音在屋内回荡着,温漫点开微信,闻彦川那一栏处,没有一条新消息发来。

或许是在生气吧,气她不懂事,偷偷逃了。

眼眶的酸涩再也止不住,温漫紧紧咬着唇瓣,躺在沙发上,将头埋进抱枕中,哽咽出声。

上海刚下过一场雨,冷气十足。

温漫坐在车里,看着窗外的别墅,皱紧了眉头。

今晚是辰光集团少爷吕少辰的生日,陈粤从中午开始就紧盯着温漫,特意把她打包送来了吕家的别墅外,像是生怕她跑了一般。

陈粤坐在副驾驶上,看着后排的温漫,语气稍显淡漠:“里面都是些模特,不该说的别说,那些人也犯不着接触,没事就在吕少爷面前刷刷好感,不过我估计你也干不出这种事来。”

说完,陈粤还冷笑了一声,语气十分轻蔑:“我们温小姐多清高啊。”

温漫像是听不到她的嘲讽一般问道:“不是说今晚有个秀场吗?来私人别墅做什么?”

陈粤抬起眼帘,顺着后视镜看了一眼温漫,眸光深邃。

“辰光的董事长今天要接待一个国外回来的大客户,吕少爷觉得外出办秀场没意思,反正别墅的庄园够大,在哪办都一样。”

温漫的眉头微微一皱,没有答话。

陈粤看了一眼旁边坐的小宁,继续说道:“一会你就别跟着进去了,这种场合你去了不合适。”

小宁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怪异地看了一眼陈粤。

按理说有活动她都是紧跟着温漫的,有消息要立即向陈粤汇报,没道理在这种场合把她支走。

但陈粤话已经放了,她只能转头看了一眼温漫,后者微微摇头,示意她听陈粤的。

温漫下了车后,拿出陈粤给的请柬递给了门口的安保人员。

安保看了一眼请柬,又打量了一眼温漫:“温小姐是吧?里面请,会有人接待您的。”

温漫没有多想,走进了别墅内。

别墅的大厅富丽堂皇,一个身着西装的男人见温漫进来,上前说道:“温小姐随我来,我带您去换衣服准备走秀。”

温漫只是微微点了下头,跟在那人的身后。


温漫抬起头,茫然地看着闻彦川。

“闻先生,你讨厌我吗?”

会觉得我跟那些人一样,对您又当又立吗?

房间一片昏暗,只有微小暖黄的灯照耀彼此的双眸。

闻彦川定定地看着温漫。

他向来直快,卖弄关子拐弯抹角也要分对谁。

温漫既懂他的卖弄关子,又不得其中。

闻彦川阖上双眸,语气中带着几分慵懒。

“讨厌谈不上,但你偷跑的行为让我不太开心。”

温漫缩进闻彦川的怀里,声音弱小:“对不起。”

道歉来得如此快,闻彦川还觉得有些不适应。

毕竟眼前的小姑娘是出了名的嘴硬。

温漫撑起身子,手指抚摸着闻彦川的脖颈,指尖停留在喉结处,细细摩挲了两下。

闻彦川已经快三十五,从未和人如此亲密过,温漫是第一个。

小姑娘这样的举动,让闻彦川觉得有些难耐,但也只是一点。

他从不知道,人的感官可以这么敏感。

她分明什么都没做,却轻易能勾起他喉咙里的干渴。

闻彦川掀开眼帘,对上温漫那双鹿眼。

后者似乎被闻彦川突然睁眼惊了一下,瑟缩着收回了手。

闻彦川一把抓住温漫的小手,放在手心处略微蹂躏了一番,薄唇轻启。

“吻我。”

闻彦川的眼眸深邃清冷,温漫只是看了一眼便深觉陷了进去。

她本就不是什么太过矜持的女人。

温漫轻身,在闻彦川的唇角处落下一吻。

温漫吻的轻,犹如羽毛轻落一般,转瞬即逝。

她撑起身子再次看向闻彦川,眼眸中写满了乖巧,好似在说:我听你的话亲完了。

闻彦川的眼眸微微眯起。

这种轻如羽毛地吻根本没办法为他止渴,太小孩子气,又太过家家。

谈不上不喜欢,只能说不够。

温漫眨了眨眼,闻彦川直白了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不够。”

温漫抿了抿唇,再次凑上去,贴在了闻彦川的薄唇上。

她趴在闻彦川的胸前,腿搭在他有力的大腿上,脚轻轻一勾,就和他缠绕在一起。

温漫的手轻轻抵着闻彦川的胸口,学着闻彦川吻她的样子,有些青涩,还不太会。

只是厮磨对闻彦川来说又哪里够?

但他很享受。

享受着温漫的笨拙与青涩。

她总是在这种时刻极度的乖巧听话,完美地取悦了闻彦川。

温漫不得要领,轻轻咬着闻彦川的唇,力气或重或轻。

闻彦川没有回应,却咬了一口回去。

温漫吃痛,眉头微微一皱,微微嘤咛一声,不高兴了。

闻彦川揽着温漫的腰,翻身将她压下,胸口紧紧贴着她,大手肆意地揉捏着温漫腰间的细肉。

紧实,软嫩。

不得不说女明星的皮肤保养的极好。

同样常年健身,闻彦川身上的肌肉块触感则有些粗粝。

闻彦川一手捏着温漫的腰,一手枕在她的后脑,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

喉结微微一滚,声音低沉磁性。

“怎么这么乖?”

温漫仰着头看着闻彦川,心里泛起一丝暖意。

她不太喜欢‘乖’这个字,但从闻彦川的嘴里说出来,她竟觉得有一种被夸奖的开心。

温漫看着闻彦川说:“闻先生,我是被你pua了吗?”

闻彦川失笑,伏低了身子,咬了一口温漫的唇。

“瞎说。”

两人额头相抵,气氛一片暧昧。

温漫的身子渐渐泛起潮红,她觉得自己和闻彦川实在太亲密了。

闻彦川的眸色沉了沉,垂眼看着温漫。


平安夜当晚,上海下了一场小雪,积在地上,浅浅薄薄的一层。

温漫受邀参加时尚庆典。

自从上一次Wendy发了微博以后,上了一波小小的热搜,或许是时尚圈的人意识到温漫这朵红玫瑰在圈内娇艳的不可多得,纷纷协礼上门,几乎要踏平了温漫经纪公司的门槛。

当然,也有网民不买账,揪着温漫‘插足影帝’这一点,从娱乐圈骂到了时尚圈。

最开始那些时尚品牌顾虑着温漫在网友心里名声这一点并不敢让pr们上门邀约,但Wendy作为时尚界的常青藤,做足了一副力捧温漫的样子。

——今天发个和温漫一起吃饭的照片,明天发个温漫穿知名品牌的礼服,后天再拍一个温漫的试妆照。

各品牌终于是耐不住定力了。

因为温漫的塑造力实在是太强了,Wendy每一条微博里,温漫的风格都大不相同,但却依旧被她诠释的很完美。

有了Wendy的力捧,温漫如今也算是进入了时尚圈。

温漫是打心眼里感谢Wendy。

时尚庆典的现场内,温漫刚走过红毯,拿着马克笔对着签名墙写下自己的名字。

签下去时,她的手还带着微微颤抖,是激动。

温漫不是没走过红毯,但这种时尚界知名的庆典,她还是第一次,这也就意味着在圈内,她又往上攀了一步。

这种细微的成就感,在温漫心里起了一场不小的波澜。

此时她正坐在庆典的角落里,拿起一杯红酒细细抿着,一口又一口,小心翼翼、不动声色的为自己庆祝着,温漫心里的欢呼,只有她自己听得见。

她没有刻意地去巴结那些时尚界的翘楚,更没有为哪家品牌主动递出自己的名片。

温漫知道,机会是自己争来的,但她不想在这种场合上,她今天只为了给自己开拓眼界,小小地庆祝。

Wendy这朵交际花在庆典内游走完回来时,温漫已经醉的双颊泛红,眼里带着迷离之意了。

她上前拍了拍温漫的脸,将她的下巴抬起来,对准了灯光:“我的个乖乖,你这是喝了多少啊?”

温漫觉得自己只是微醺,至少她是看得清Wendy的,还没有醉。

“没多少,四杯红酒。”

Wendy竖起大拇指对着温漫:“你别跟我说你不知道等下会有庆祝宴。”

温漫眨了眨眼,她确实不知道,没有人告诉她。

Wendy靠在一旁,拿起一杯香槟抿了一口,低着声音对温漫说:“我总觉得你今天和平常不一样,你没笑,但我感觉你很开心。”

温漫愣了片刻,随后‘噗呲’一声笑了出来,捂着唇止不住地点头:“是啊,我好开心啊。”

Wendy知道她开心的点,无奈地摇了摇头,香槟杯抵着唇瓣感叹:“蠢猪来的。”

Wendy看得出来,温漫的底子不差,她天生就是吃娱乐圈这碗饭的,虽然不温不火,但她只需要一块敲门砖。

她是在时尚圈里摸爬滚打出来的,带出来的人遍布了半个圈子,她不介意做这块敲门砖。

这也算是成人之美。

庆典内灯光闪耀,温漫晃得眼都花了。

她实在受不住了,抬起身子将自己身上的礼服细细展好:“我出去透口气。”

Wendy点了点头,见她步伐正常也没有阻拦。

温漫从庆典内走出来,走到不远处的喷泉边上,冬风一吹,她就打了个冷颤。

在里面时温漫并没有觉得哪里不适,反倒是出来被风一吹,温漫隐隐觉得醉意上了头,头也晕,眼也模糊。

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男声:“温漫?”

温漫一愣,转过身看去。

下一秒,她的眉头便紧紧皱起,脸色沉了下去,一晚上的好心情在这一瞬间消散。

是江瑾。

江瑾打量着眼前的温漫,尤其是在她回头的时候,他竟有一瞬间的失神。

温漫生的美艳,一袭红色长裙,身材窈窕曼妙,她今日还是蓬松的长卷发,回头时,一缕发丝悬在鼻梁上,勾的江瑾挪不开眼。

温漫在看到江瑾的那一瞬间,便是一副冰冷模样。

她对这个虚情假意的劈腿男人没什么好说的。

“今天这身很适合你。”

江瑾看着温漫,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

他走上前去,低头看着温漫:“想我了吗?”

温漫瞪大了眼睛看着江瑾,眼里满是不解:“你有病啊?在网上倒泼我的凉水还不够,还要来这里恶心我?”

江瑾顿了顿,只说道:“我跟她只是炒作,公司想捧她,我没想到你会那么冲动,我不联系你只是在避嫌而已……”

温漫抬起手,打断了江瑾的话。

“江先生,我希望你能明白,我跟你已经分手了,至于你和别人到底是怎么样跟我无关。”

说完,温漫转身便要走。

江瑾一把拉住温漫的手腕想将她拉回来。

谁知温漫反应剧烈,一把甩开了江瑾的手,厉声喝道:“别碰我!”

江瑾哪受过这种待遇,一瞬间脸色便沉了下来,他垂眼怒视着温漫,声音冷冽。

“温漫,你甩什么脸色?你知不知道以你的身份,我和你在一起已经是你高攀了,你现在半只脚踏进这圈子了,装什么假清高?”

温漫打着哆嗦,一阵恶心感涌上来,她弯腰干呕,雾气从口中呵出,她裸露的肌肤变得微红,一时间分辨不出是冷的还是气的。

江瑾知道温漫不喜欢被异性触碰,但却不知道她反应如此激烈。

现在温漫在他眼前干呕,让他丢尽了脸。

江瑾刚要暴怒开口,身后便传来了一道声音,呼喊着江瑾的名字。

是胡翎羽。

江瑾不好再跟温漫纠缠,只能转头离去。

周围终于安静了下来。

温漫的恶心感依旧不止,她自己也分不清是酒醉的恶心还是被江瑾碰过的地方恶心,她蹲在地上,手不断揉搓着方才江瑾触摸过的地方,满是嫌恶。

醉意渐渐上头,温漫眼前一片打转,她不知道那红酒的后劲这么厉害。

忽然,温漫被一阵温暖席卷,一件大衣盖在她的身上,带着略微熟悉的雪松气息。

她抬起头来,一道身影隐约出现在眼前,模糊不清。

温漫认不出人来,但她凭感觉下意识地开口问道——

“闻先生,是你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