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星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畅销巨作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

畅销巨作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

潇湘舟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燕宸叶子凡是都市小说《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潇湘舟子”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资料袋,看了一眼,惊讶说道:“昭林国际学校?这可是贵族学校……哥,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你秦韵姐帮你办的,你只管安心去读书就是。”“可我都几个月没学习了,我去哪里,还能跟上吗?”......

主角:燕宸叶子凡   更新:2024-06-11 21: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燕宸叶子凡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巨作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由网络作家“潇湘舟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燕宸叶子凡是都市小说《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潇湘舟子”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资料袋,看了一眼,惊讶说道:“昭林国际学校?这可是贵族学校……哥,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你秦韵姐帮你办的,你只管安心去读书就是。”“可我都几个月没学习了,我去哪里,还能跟上吗?”......

《畅销巨作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精彩片段


看着热情,其实隐约带着讥讽的味道。

那几个闲汉顿时明白过来,原来是他找到工作了,给哪个老板当了司机。

当即没了兴趣,便又低头去下棋。

这时,后面又有一辆奔驰车开了进来。

停住后,从车上下来一个看上去很有气势,显得精明干练的中年人,大步来到燕宸面前,恭敬的说道:“燕先生,对不起,刚才楚董给您的档案拿错了,让我给您送来。”

随即,他拿出一个文件袋,递向燕宸。

燕宸接过,将原来的资料袋退给他。

他又躬身说道:“没有这些资料,您的车无法入户。至于其他的事情,我们已经安排好了,您有时间,随时带着这些资料和您的身份证,去车管所办理入户手续就可以了。”

燕宸笑着说道:“谢了。”

那人恭敬的退开,燕宸踩下油门,向巷子里面开去。

张婶看得目瞪口呆,那几个闲汉来到他身边,一人说道:“张婶,他好像不是给别人开车,这辆车,还真是他的……”

张婶脸色一沉,哼了一声,使劲扇着蒲扇,扭着身子回店里去。

燕宸将车停在自己家门口,燕小芸跳下车便一边跑一边喊:“爸、妈,哥回来了。”

在院子中洗衣服的李凤娥没好气的说道:“姑娘家家的,一点也不稳重。你哥不是早回来了吗,值得你这么高兴?”

燕小芸的确洋溢着高兴的笑容,说道:“不是,妈,哥买了新车了……”

李凤娥说道:“买了就买了呗,这也大惊小怪……”

话还没说完,猛然醒悟过来,放下手中衣服,惊讶的看向门口,问道:“你刚说什么?你哥他……买车了?”

“是买车了,小汽车!”

李凤娥赶紧在围裙上擦了一下手,跟着兴奋的燕小芸走出院门,看到站在车旁的燕宸,惊讶的问道:“宸子……你……这真是你买的车?”

燕宸一直不知道怎么解释,说是自己买的车,自己刚从监狱出来,前几天还问人借3万8,今天却买回一辆一百多万的车……

自己的父母一向胆小,树叶掉下来都怕砸着脑袋,如果知道他突然发了横财,怕不被吓出个好歹来?

所以楚家给了一千万,还有碧水湾一座房子的事,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和他们说了。

想了想说道:“今天我治好了一个人,那人为了感谢我,就送了我一辆车……”

“这人这么大方?你给人看病,他送你车?”

李凤娥来到车前,小心翼翼的在车上摸了一下,迟疑的问道:“这车不少钱吧?”

燕宸还没回答,燕小芸抢着说道:“当然了,这是宝马,少说也得几十万……”

李凤娥吓了一跳,赶紧后退两步,有点惊慌的说道:“这么贵呢?”

燕宸脑门冒出汗来,看了得意洋洋的燕小芸一眼,上去扶住李凤娥,故作轻松的说道:“妈,这人是大老板,不在乎这点钱。哦,对了,小妹的入学手续办好了,明天我就送她入校,继续读书。”

李凤娥惊喜的问道:“真的?你哪来这么多钱交学费?”

随即看了车子一眼,恍然说道:“明白了,也是大老板给的。”

燕宸懒得解释,这些事情,自己都觉得离谱,说出来父母怎么会相信?

燕小芸从燕宸手上接过学校的资料袋,看了一眼,惊讶说道:“昭林国际学校?这可是贵族学校……哥,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你秦韵姐帮你办的,你只管安心去读书就是。”

“可我都几个月没学习了,我去哪里,还能跟上吗?”


“楚董事长,不能耽误了,楚老现在很危急,谢老也已经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了,你要是相信我,就赶紧让这个年轻人进去试试……”

见陈中原说得恳切,很显然不是胡乱找来的人。而且,他当然知道楚明勋的重要,一旦出了问题,他吃不了兜着走。

“好,你让他去试试,希望你说的是真的!”

楚建国知道情况紧急,这个时候必须当机立断。

燕宸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跟着陈中原进了急救室。

刚刚进去,他骤然感觉到左手的那条蜜蜡手串好像动了一下,并且传出一股冰凉的感觉。

他诧异看了一眼,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随即驱动灵识眼看向躺在手术床上的楚明勋,忽然心中一跳。

“燕先生,怎么样?还有救吗?”

进入急救室,陈中原的脸色立即惨白,紧张的问道。

仪器上的那条线已经平了,不再有任何波动。

谢博涛对着他轻轻摇了摇头,一个护士在将楚明勋上的管子拔掉……

这是已经宣布死亡,放弃抢救了!

原本已经感到绝望的陈中原,看到燕宸依旧很平静,而且一直在盯着楚明勋看,他心中又升起一丝希望。

见陈中原带进来一个年轻人,而且还很恭敬的问他能不能救,一个三十出头的医生冷笑一声说道:“陈院长,我老师都没有抢救过来,你从哪里找一个毛头小子,居然想指望他起死回生?”

陈中原有点尴尬,但他还是坚持说道:“燕先生是很年轻,但他的医术我是亲眼看到过的。而且他是中医,既然我们西医没有办法了,就让他试试吧。”

“中医?那就更不要试了,谁不知道中医都是见效慢,从来不用在临床抢救。”

那个年轻人似乎更加不屑了。

陈中原还要说话,燕宸忽然开口说道:“要想救活病人,你们就赶紧出去,再耽误两分钟,神仙也救不活了。”

他的语气有些冷淡,既然叫他来救人,在外面争论了几句,在里面又争论不休,继续耽误下去,就没有抢救的意义了。

陈中原赶紧对谢博涛说道:“老院长,请相信我,具体情况,等会我和你解释。”

谢博涛这才看了燕宸一眼,沉声说道:“我倒要看看,我救不活的人,你又怎么能救活。”

虽然这么说,但还是举步向外面走去。

那个年轻人赶紧跟上,路过燕宸身边时,狠狠盯了燕宸一眼,语气低沉的说道:“你大概还不知道我老师是谁吧?居然敢这么大口气!”

燕宸懒得理他,急救室里的人已经在陈中原的催促下走了出去,门也已经关上。

他看向楚明勋的脸上,见他的眉间隐约一条黑线,透着一股煞气。

燕宸眼神闪烁了一下,舒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中药,取出怀中的金针,拔出三根,扎在楚明勋的心脏周边三处大穴。

真气循着金针进入其体内,并迅速将其心脏包裹,原本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脏,微弱的跳动了一下。

所有仪器的管子已经拔掉,所以仪器上看不出他的心脏已经复苏。

燕宸眼中闪烁幽蓝光芒,楚明勋的心脏部位,呈现透明之状,心脏和血管,以及经络都看得清清楚楚。

开始看到他额头上的黑线,已经基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不过,楚明勋的心脏确实有很严重的病变,需要他救治。


燕宸转头冷冷的看向叶子凡,沉声问道:“住院费多少?”

现在还不是他报仇的时候,这么多年的监狱生涯,他已经学会了隐忍。

仇要报,但绝不能让他有任何反击的机会!因为他清楚叶子凡身后的实力,他可不想再进去那个鬼地方。

叶子凡原本心中有些忐忑,燕宸的出现,让他想起了3年前的那件事,担心他会找自己报复。

可现在看来,燕宸好像根本没有这个想法,或者是他还没有恢复记忆?

他看向站在一旁,手中拿着一叠单子的中年人,淡然问道:“燕怀山的费用是多少?”

“一共是58709.37,交了20700,还差38009.37。”

中年人恭敬的回答,随即摆了摆手上一叠厚厚的单据。很显然,他们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就算燕怀山抢救失败,活不过来,今天他们也要把这笔钱收回去。

燕小芸显得有点不服气的说道:“我爸是我哥救活的,凭什么你们要收这么多钱?”

叶子凡看了一眼燕小芸,淡然说道:“医院抢救所消耗的人力,药品不需要钱的?”

李凤娥露出为难的神情,带着哀求的语气说道:“我们现在没有这么多钱,等我们回去后,问人借了一定给送来。”

“穷还穷得这么理直气壮?这里是医院,不是菜市场,还搞赊欠这一套?”

叶子凡不屑的冷哼一声,语气十分骄横的说道。

听到叶子凡这句话,罗军忍不住了:“你先别急着要钱,刚才的赌注没忘记吧?赶紧给宸子跪下,叫一声爷爷来听听?”

走廊中所有人都看向叶子凡,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

刚才的赌注,他们都听得清清楚楚,不过他们都没有想到燕怀山真的会死而复生。

可这个胖子也太较真了,居然真的敢要叶子凡跪下?

叶子凡那张英俊的脸孔瞬间变得无比阴沉,冷冰冰的说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就凭他也想让我跪下?”

“怎么?想赖账?不管你是谁,愿赌服输!虽然宸子肯定不想有你这么一个孙子,但既然不小心赢了,也只有勉为其难,听你叫一声爷爷了。”

罗军一脸的委屈,好像让燕宸认下这个孙子还吃了很大的亏似的。

叶子凡的脸逐渐扭曲,变得狰狞起来,眼神之中充满了戾气。

“胖子,叶公子的玩笑话你也当真?我看你还是见好就收吧,得罪了叶公子,对你可没好处。”

一个中年医生看到叶子凡已经发怒了,赶紧在一旁说道,语气中明显带着威胁的味道。

不料罗军丝毫不畏惧,不屑的说道:“我管你什么叶公子、花公子,是个男人就该说话算数。”

叶子凡冷哼一声,冷厉的说道:“我要是不跪呢?!”

罗军轻声一笑,毫不犹豫说道:“那简单,38000块由你付!”

叶子凡冷笑一声,他已经明白了罗军的意思,正要反唇相讥,一直站在一旁淡然看着的燕宸忽然说道:“军子,你们的赌注该怎样就怎样,住院费我来给!”

罗军一愣,他刚才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能赖掉医药费,可燕宸却似乎并没有理解他的意思。

他迟疑的看着燕宸,凑近他耳边轻声说道:“宸子,是38000,你哪来这么多钱?”

虽然声音很轻,但叶子凡就在面前,还是听了个清楚。

他好像找到了反击的机会,冷笑一声说道:“口气不小,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是刚刚从监狱出来的吧!你能给得出38000,难道坐牢还能拿工资?”

说话,哈哈一笑,站在他身边的几个年轻医生也跟着大笑起来。

燕宸认了出来,这几个人,就是当初把他挡在小巷中毒打的那几个,看样子他们毕业后也都在这个医院当实习医生了。

李凤娥紧张的拉了拉燕宸的胳膊,轻声说道:“宸子,你……你哪有钱?”

燕宸轻轻拍了拍李凤娥的手背,轻声说道:“妈,你和小妹扶着爸去那边坐着休息一会,这件事,交给我解决。”

声音虽轻,李凤娥听出了他语气中的坚定,心中虽然不敢相信,但莫名其妙有一种踏实的感觉。

看到自己的父母和小妹去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后,燕宸淡然看着叶子凡,平静的说道:“军子刚才的话没错,虽然我不想有你这么一个不孝孙子,但既然不小心赢了,那也只能勉为其难,听你叫一声爷爷了!”

他这一句话说出来,医院所有人的眼中都露出诧异的目光,甚至引起一阵小骚动。

在他们眼中,叶子凡不是随便什么人能得罪的!而这个燕宸和那个罗军,一看就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居然敢这样和他作对,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你说什么呢,要叶公子给你下跪,你是不是坐牢坐傻了?”

“看来你这三年白做了,还没有想明白自己是什么身份!”

几个站在叶子凡身后的年轻人纷纷开口,你一言我一句,都是对燕宸的鄙视与不屑,对叶子凡百般吹捧。

叶子凡好像很得意,任由他们说了几句,摆了摆手后,冷笑一声,傲然说道:“燕宸,你想让我给你下跪,做梦去吧!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把钱交了,恐怕你是离不开医院了!”

说完,转头对身边的一个年轻人轻声交代了一句,那个年轻人立即转身离去。

燕宸看了一眼过道中消防指示牌上显示的时间,淡然说道:“十五分钟后,38009.37,一分不少给你们!不过,你们既然下了赌注,今天你必须给我跪下!”

语气平淡,但使得在场的不少人,竟隐约感觉到一种逼人的气势!

叶子凡当然不会把他的威胁当一回事,傲然说道:“好,我给你十五分钟,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给我变出38000块钱来!又有什么本事让我给你跪下!”

现场顿时安静下来,气氛有点古怪,也有点紧张。

没有人相信燕宸能变出这么多钱,更没有人相信,燕宸能有本事让叶子凡给他跪下。

小说《都市:从狱中走出的神医圣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不到三分钟,走廊中传来一阵纷乱的脚步声。

那个被叶子凡叫走的年轻人身后,跟着几个医院保安,气势汹汹的大步走来。

“叶公子,是谁欠了医药费不交,还在这里嚣张?”

其中一个挺着啤酒肚的中年保安,一脸肥肉抖动,来到叶子凡面前,十分恭敬的微微欠身问道。

不等叶子凡回答,他挺着肚子,傲然的转身看向燕宸、罗军,脸上的谄媚,瞬间换成了凶狠。

“敢在叶公子面前撒野,活得不耐烦了?”

语气也随着变了,配合着脸上抖动的横肉,显得十分狰狞。

罗军瞪着两只大眼看着他,一点也不示弱的说道:“愿赌服输,这才是真男人!输了赖账,难道是下面少了两个蛋?”

啤酒肚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晃动着肥胖的身躯,就要向罗军冲去。

“妈的,居然敢骂叶公子!”

“先让他嘴巴上痛快一下,等会交不出钱,再打烂他的嘴!”

叶子凡冷哼一声,阴冷的说道。

啤酒肚迈出的脚步停住,一张脸憋得通红,就像是被主人勒住了脖子的二哈,想叫又叫不出来。

燕怀山、李凤娥和燕小芸一脸的焦急,他们实在想不出,在监狱里呆了三年的燕宸,怎么可能拿得出38000块来。

这次为了给燕怀山交住院费,李凤娥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求了多少人,才借到2万。

可燕宸始终云淡风轻的样子,在十几个医生、护士,和那几个保安的注视下,显得沉稳异常。

罗军有点紧张,但还是横跨一步,挡在燕宸前面,做好了替他挡拳脚的准备。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走廊中虽然站着二十几个人,但沉寂异常。

十五分钟很快过去,随着时钟上的秒数变成0,叶子凡眼中露出鄙夷之色,看向被罗军挡在身后的燕宸。

“时间到了,钱呢?”

语气之中,含着讥讽与冷傲之意。

听到他这一句话,就如主人松开了手中的链子,啤酒肚立即举起手指着罗军喝道:“小子,让你胡说八道,不让你长点教训,真以为自己是社会的主人?”

身后的几个保安蠢蠢欲动,他们早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在叶子凡面前好好表现一下了。

啤酒肚的那句话,就像是命令一般,几个保安立即向罗军、燕宸围去。

燕怀山一家三口紧张的站起,燕小芸更是焦急、害怕的大喊一声:“哥,军子哥……”

叶子凡脸上露出轻蔑的冷笑,冷眼看着即将开始的好戏。

燕宸看到他的眼神,和三年前在那个小巷中,自己被他叫来的人堵住时的眼神一模一样,轻蔑、冷淡之中带着一丝兴奋。

罗军虽然害怕,但依旧一副雄赳.赳的样子,双手摆出一个架势,大声喊着:“来呀,尝尝胖爷的八卦游龙掌!”

燕宸不禁愣了一下:这小子什么时候学了八卦游龙掌了?

不过一看他拉开的架势,不禁暗暗摇头。

两条腿松松垮垮,两只手不停变换手势,这哪是什么八卦游龙掌,分明是因为害怕在虚张声势。

“给我把这小胖子的嘴打烂,让他骂叶公子!”

啤酒肚这个时候像是一个上了战场的将军,气势汹汹的说道。

几个保安围住罗军和燕宸,正准备要动手,走廊一头忽然传来一阵纷乱的脚步声,一个粗大嗓门远远的喊着:“燕宸兄弟,不知道你今天回家,没有去迎接你,真是该死!”

所有准备看热闹的医生,包括叶子凡都转头看去,只见六七个人大步向这边走来。

领头的是一个年近五十的瘦高个,留着长长的头发,脑后扎着马尾,穿着一身米黄色练功服,显得有点宽大。

在他身后,跟着几个年轻壮汉,一个个脖子上、胸口、手臂上描龙画凤,留着短发,脸上带着杀气。

瘦高个很快来到啤酒肚面前,不等啤酒肚反应过来,伸手在他鼓鼓的肚子上轻轻拍了两下,说道:“肥狗,挺威风啊!”

啤酒肚脸色一变,一张肥脸上流出汗水,显得有些紧张的说道:“洛……洛爷!您怎么……来了?”

洛爷淡然一笑,啤酒肚赶紧陪上笑脸,但笑容刚绽放,“啪”的一声,左脸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看到洛爷眼中那带着杀气的凌厉眼神,笑容僵在了脸上。

“不知道燕宸是我兄弟吗,你敢打他?”

洛爷的语气低沉,带着一股逼人的杀气。

肥狗脸上的肥肉抖动着,赶紧对那几个围住罗军和燕宸的保安喊道:“都回来,那是洛爷的兄弟!”

他不愧叫肥狗,一张狗脸说变就变,瞬间又出现那种谄媚讨好的神情,努力的躬着身子。

那几个保安愣了一下,纷纷撤回,诧异的看着那个看上去没几两肉的瘦高个。

看到这一幕,所有医院里的人,都觉得无比惊讶。

他们清楚肥狗的实力,在成为医院保安队长之前,他可是湘州市赫赫有名的一方大佬。

现在他在这个叫洛爷的瘦高个面前,毕恭毕敬,被打了一耳光,反而一脸的谄媚!

这个洛爷,究竟是什么厉害人物,居然让他这么害怕?

罗军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不知不觉,后背出了一身透汗。

燕宸缓缓往前两步,来到洛爷面前,淡然一笑,说道:“刚出来就给你找麻烦,不好意思。”

“兄弟这是什么话?你有麻烦不找我洛琦,准备找谁?”

洛琦一脸豪爽的笑容,与开始面对肥狗时的态度,截然不同。

燕宸也不多说,淡然一笑说道:“洛兄,借我一点钱,我把我父亲的住院费交了。”

“借?你这是在骂我吗?”洛琦差点跳起来,“多少?”

“38009.37……”

“小六,去把账结了。”

洛琦举手一摆,豪爽的说道。

身后一个壮汉答应一声,看向那一群医生,冷冷的问道:“谁和我去结账?”

一直看着这一切的叶子凡,后背逐渐冒出冷汗,因为他也认识洛琦!

要命的是,燕宸也认识洛琦,而且他们两人还称兄道弟!

他正想偷偷的离开,但罗军一直在盯着他,见他要走,立即喊道:“嘿……嘿,那位叶公子,你好像还忘记了一件事!”


“可是……老院长,你看他的体征很不正常,这和以前的反应……不太一样……”

“没事,毕竟上了年纪了,又经过多次救治,他的身体有了一定的耐药性。刚才我已经加大了剂量,应该很快就会起作用了。”

谢博涛依旧不紧不慢,显得十分沉稳。

但他的话刚落,仪器忽然响了起来!

陈中原看向仪器,脸色一变:“不好……”

随即看向手术床上的楚明勋,见他浑身痉挛,显得十分痛苦,额头和手臂上的青筋暴起,好像随时要爆开。

一直很沉稳的谢博涛也惊呼道:“怎么会这样?”

陈中原双腿发软,差点要摔倒。

他知道楚明勋的身份与地位,他要是在这里出了事,对于他来说,将会天崩地裂。

“老院长,怎么办?”

“看来楚老难逃此劫了……”

谢博涛已经显得很无奈,该用的手段他都已经用了,出现这样的情况,他始料未及。

陈中原忽然心中一动,想起在医院门口碰到的燕宸,急忙说道:“也许有个人能救楚老!”

谢博涛迟疑的说道:“你是说江老?他现在在J国,怎么来得及……”

陈中原已经来不及解释,急冲冲的向急救室外跑去,一边跑一边说道:“希望他还在那里。”

在谢博涛诧然的眼光中,他冲出了急救室,迅速向医院外跑去。

买好药的燕宸站在路边,准备打车回家。

这个时候是高峰期,很难碰到空车。

他正在两头探望,一阵急骤的刹车声响起,随即听到不少人大声骂着:“找死啊,不会看红绿灯?”

他愕然向前看去,只见陈中原气喘吁吁的跑到自己面前,来不及喘一口气,慌忙说道:“燕先生,请跟我来……”

不等燕宸反应过来,拉住他的手就往对面跑去,少不得又引来一阵紧急刹车声和叫骂声……

“楚老现在情况危急,请燕先生一定要出手相救……”

陈中原可没管街面上的混乱,现在他心中十分焦急,一旦楚明勋没有抢救过来,便是天大的事了。

刚才从医院跑出来的时候,他已经看到楚家来了不少人,其中就有楚明勋的儿子楚建国。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重要人物,那就是湘州主管文教卫的副市长李志远。

燕宸听到陈中原的那句话,眼前出现那个女孩焦急的神情,便也没有拒绝,跟着他大步跑进了医院。

“陈院长,我父亲怎么样?”

刚到急救室门口,一个中年男人立即迎了上来,焦急的问道。

“楚老情况不是很好,现在我找来一位中医,让他去看看……”

这个中年人就是楚建国,在他的身边,站着一脸焦急,依旧挂着眼泪的眼镜女孩。

“中医?”

楚建国狐疑的看了燕宸一眼,显然,露出一丝不相信的神情。

一个气势不凡的中年男人,一脸严肃的说道:“陈院长,不是谢老在里面吗?怎么还找来这么一个年轻人?你知不知道,楚老对于我们湘州来说,是多么重要的人物,你怎么能这么草率?”

陈中原焦急的说道:“李副市长、楚董事长,请相信我,这个年轻人的确是中医,而且医术不凡。前几天他在我们医院,接连两次将病危的秦董事长救活,这是我亲眼目睹的……”

“秦董事长,秦春雷?”

楚建国有些吃惊的问道。

“对,就是他,秦董事长也是心脏的毛病……”

陈中原赶紧说道。

“爸,我开始撞的就是他。他在车上看了爷爷一眼,就准确说出了爷爷的病情,我想他可能真的懂医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