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星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畅读精品情敌出没,矜贵大佬小心思藏不住了

畅读精品情敌出没,矜贵大佬小心思藏不住了

木木错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情敌出没,矜贵大佬小心思藏不住了》,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主角是秦谟都江,是著名作者“木木错”打造的,故事梗概:楼走到他面前。面色并不自然,像是有什么话难以启齿,正在暗蓄勇气。他眉锋一挑。女孩终于开口,抬头看他的时候,眼睛里坦荡纯粹,刚才的复杂好像被她抛在脑后,“小叔叔,其实,听到你有了喜欢的人,我承认我的心里有些不高兴。”秦谟心头猛地一动,垂眸看她,眼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攻击性。女孩好像被吓到,但还是鼓足勇气在说:“我知道我这样的......

主角:秦谟都江   更新:2024-07-12 20: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谟都江的现代都市小说《畅读精品情敌出没,矜贵大佬小心思藏不住了》,由网络作家“木木错”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情敌出没,矜贵大佬小心思藏不住了》,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主角是秦谟都江,是著名作者“木木错”打造的,故事梗概:楼走到他面前。面色并不自然,像是有什么话难以启齿,正在暗蓄勇气。他眉锋一挑。女孩终于开口,抬头看他的时候,眼睛里坦荡纯粹,刚才的复杂好像被她抛在脑后,“小叔叔,其实,听到你有了喜欢的人,我承认我的心里有些不高兴。”秦谟心头猛地一动,垂眸看她,眼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攻击性。女孩好像被吓到,但还是鼓足勇气在说:“我知道我这样的......

《畅读精品情敌出没,矜贵大佬小心思藏不住了》精彩片段


江挽声有些踌躇,她刚刚洗碗的动静虽然不大,但他肯定也听见了。

既然他也没有出声,是不是不太想别人打扰他。

她纠结了片刻,还是想要安静地上楼回去,不惊动他了。

可她刚刚踏上第一层台阶,就被叫住,“江甜甜。”

江挽声脚步一停,他的声音被烟熏得有些哑,混着夜色的凉意,唤她的时候带着莫名的缱绻。

性感的要命。

她暗暗告诉自己,小叔叔是一个体贴的长辈,尽管不知道未来如何,但总归现在对她很好。

她迈步走过去,男人的身形和五官逐渐清晰。

他靠在沙发上,偏高的眉骨和高挺优美的鼻线,每一处弧度都透出冷隽和俊美。

因为她正在站着,他抬眸望她,眼皮褶皱折的很深,眸若深渊。

“看见人也不知道打招呼。”一声混着轻笑的低音穿透寂静,传入她的耳中,“姜汤喝了吗?”

“喝了,谢谢小叔叔。”

秦谟将烟灭掉,将它丢到烟灰缸里,低低地“嗯”了一声,“陪我坐会儿。”

江挽声借着月色的光看他,那双黑眸里漫着不易察觉的疲倦,此刻他散漫地坐在这里,才明显了几分。

“小叔叔最近很累吗?”

秦谟看着她,点头,“很累。”

江挽声关心,“是因为工作太忙所以今天不开心吗?”

秦谟沉默,黑眸幽邃,目光意味深长。

良久,在江挽声以为他觉得自己管得太多正要抱歉的时候,秦谟回答了。

“不是。”

她讶然,“……我可以问为什么吗?”

秦谟慢条斯理地拨弄右手的尾戒,“想安慰我?”

他问的直白,她有些不好意思,“您今天对我说了很多,我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如果可以,我也想为您做些什么。”

她顿了顿,又问:“所以……我能知道原因吗?”

秦谟眼眸深深,“不是工作的事。”

她隐晦的吸了口气,整理好情绪,故作坦然地试探,“小叔叔……不会是遇到感情问题了吧。”

说完,她看向他,试图从他冷厉的面容中窥见什么蛛丝马迹。

可惜,秦谟惯是伪装的好手,那双深邃无底的黑眸让人看不透丝毫。

但秦谟这次,没有伪装,他依旧散漫,却语出惊人:“是啊。”

江挽声的动作有一刹那的僵滞,随后恢复正常。

她强笑,“那我可能就帮不上忙了,因为我真的没有经验。”

她觉得自己表现得很好,镇静,坦然。

秦谟看到她的反应,眸中的懒散散了大半,只剩下了漫无边际的寒冰。

他径直出声:“不早了,上去吧。”

她的平静确实也坚持不了多久了,她乖乖点头,随后迈步上楼。

秦谟看她答应的利落,面色更沉。

心头躁意更浓,他从烟盒里晃出一根烟,点燃。

烟头咬在嘴里,面容冷硬。

“小叔叔。”女孩轻软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秦谟动作一顿,转头看她。

女孩穿着白色的娃娃领睡裙,此刻安安静静地站在楼梯上看他,像是被月色笼罩的仙子。

她精致的小脸上带着犹豫,像是有什么话要说。

秦谟也不急,好整以暇地等着她主动开口。

女孩在原地踟蹰良久,然后下楼走到他面前。

面色并不自然,像是有什么话难以启齿,正在暗蓄勇气。

他眉锋一挑。

女孩终于开口,抬头看他的时候,眼睛里坦荡纯粹,刚才的复杂好像被她抛在脑后,“小叔叔,其实,听到你有了喜欢的人,我承认我的心里有些不高兴。”

秦谟心头猛地一动,垂眸看她,眼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攻击性。

女孩好像被吓到,但还是鼓足勇气在说:“我知道我这样的想法很自私,也很不应该,但我必须承认。”

“就和昭昭一样,我把您当成我重要的长辈。您知道我父母的事情,并且给予我安慰和鼓励,允许我哭,告诉我我值得被爱,这些都对我来说无比珍贵。所以,在我眼里,您真的很重要。”

“当知道您有了心仪的对象后,那种被珍视的人抛在一边的恐慌笼罩着我,就像我父母当年重组家庭一样。”

“我向您坦白这些,是我不能辜负您对我的好。我需要向您道歉,我生出一些不该有的阴暗的心思。”

秦谟看着她,心头溢满讽刺。

他在期待什么。

小姑娘太纯了,也太善良了。

真诚而坦白,甚至不允许自己生出本该是人之常情的占有情绪,

但他应该高兴的不是吗,最起码,他对她来说处于很重要的位置。

……

呵。

该死。

谁他妈想做你重要的长辈。

他低沉而缓慢地重复,“重要的,长辈?”

“和昭昭一样?”

他冷笑,“江挽声,你确实把我想得太好了。”

江挽声说完那些,惴惴不安地等着他的回应。不出意料地,看到了他阴沉的脸色,甚至他的眼神变得很可怕,很有深意。

她猜不透,却又逃不开。

很快,秦谟就又恢复了冷静又寡淡的模样,“我不会放在心上,你和昭昭一样,都是,晚辈。”他把“晚辈”一词咬的缠绵又暧昧,极强的冲击感让江挽声的心猛地漏了一拍。

“上去睡觉吧。”

江挽声呆呆点头,“小叔叔也早点睡觉,注意休息。”

说完了以后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上楼的脚步都轻快了不少。

以至于她完全没有发觉,黑暗中一双锐利的黑眸,正紧紧的凝着她的背影。

眸光闪烁着的,

是捕猎和侵夺。

——

卧室里,秦唯昭正在手机上跟她暗恋的人聊得热火朝天,完全没在意江挽声在下面待了多长时间,也没注意到两人到底说了什么。

江挽声进去之后,她才放下手机,有些兴奋地说:“声声,岑彧要回来啦!”

她听过这个名字,就是秦唯昭从小暗恋的那个人。

她为她感到高兴,因为她知道,秦唯昭对这个人到底有多上心。

“那恭喜你啊!”

“我明天就要去云城继续训练了,然后参加总决赛。我刚跟他说了,他已经答应我要去云城看我比赛了!”

江挽声敏锐地捕捉到了关键词,“什么,你明天就要走了?”

秦唯昭:“对呀,昨天是我在京城训练的最后一天,今天休息一天,明天就要飞去云城了。”

“那……”江挽声有些无措,“你不陪我住在这里吗?”

秦唯昭搂着她的肩膀,“宝贝,虽然我也很想跟一起住,但是我确实要去参加比赛呀。不过你放心,大概半个月我就回来了。”

“可是我一个人,跟小叔叔一块,有些尴尬啊。”

“没事,我小叔叔今天回来纯属意外,他一般都住在麓秋名都的你忘啦。”秦唯昭安慰道,“再说了,不是他要求你住在这里的吗,你走了他才会生气呢。到时候直接把你抓去麓秋名都住,宝贝,你就惨了。”秦唯昭作出一副心疼要哭的表情。

江挽声一想,深以为然。

以秦谟的个性,说不定真的会这么做。

她还是乖乖听话得了,就不给他添麻烦了。

……

只是,她没想到,自从秦唯昭走了之后,秦谟直接常住在了重翡园。


她抬手碰了一下微肿的唇瓣,“嘶—”的一声。

好疼。

一时间,怒气上涌,她直接抬手重重地扇了男人一巴掌。

秦谟的头都被打的向一侧偏转,可见江挽声用了十足的力气。

“禽.兽!混蛋!”她捂着嘴含泪骂道。

秦谟脸颊发麻,他随意又散漫地顶了顶被打的腮边,扯出一抹极淡的笑,“嗯,我是。”

他语气漫不经心,“还有另一边,要打吗?”

他说着,作势要把另一边脸侧过来。

江挽声刚刚打他是一时的气急攻心,反应过来的时候又觉得害怕,现在哪里还敢再打,对他这凑过来的动作惊得不行。

怎么还上赶着挨打?

她心里没底,脱口而出,“别过来。”

秦谟泄出一声轻笑,抬手握住那只刚刚打他的手,女孩有些发抖,紧握着想缩回去,他用拇指挤进女孩的手心,狎昵地轻揉,用那一把懒散又沉哑的声音,问:“疼不疼?”

江挽声感受着掌心轻缓的触感,心头像是被羽毛不轻不重地扫过,让她觉得忐忑不安。

面前的秦谟,高大挺拔的身影将她完全笼罩,黑眸里是不加掩饰的欲.色。以前,她只觉得小叔叔沉戾淡薄,难以近身。可如今,他嘴角挂着笑,神情懒倦又透着魇足,整个人像是个勾魂夺魄的男妖精,吊诡惑人。

她受不住这样的眼神和这样亲昵的动作,将手抽出,她偏头不再看他,“你别这样!”

手中一空,他眸中情绪微微敛起,淡声问:“什么样?”

她深吸一口气,转头看着他问:“您是不是喝酒了?”

“我是江挽声,我叫您一声小叔叔的,我把您当成长辈,当成敬重的人,您,您……”她感到难以启齿。

秦谟冷笑,又低头啄吻一下,明知故问,“不能这样?”

她猛地把嘴捂住,“你这样是不对的,你太不正常了!”

秦谟不再逗她,正色冷声道:“这是正常的。”

江挽声震惊地看着他。

他再次重复,“江挽声,这样才是正常的。”

“我从来不是什么帮助侄女同学的大善人,从一开始我救你就是心思不纯,后来做的种种也都不是出于对晚辈的照顾。”

“说得更明白点,从你选择向我求助那一刻,我就有占有你的想法。”

“江挽声,你主动招惹,那就得承担后果。”

江挽声往日对他的印象被他亲手击碎,原来那么早,那么早他就别有所图。

而她竟然还把他当作一个细心重要的长辈,她还曾觉得受之有愧,事实却是他只是披着长辈的外衣名正言顺地接近她,享受她的信赖,获取她的好感,为占有她铺路。

她就这样一步步被他迷惑,“你无耻!”她气得又骂了一句,胸腔起伏着,一看就是被气狠了。

“记得你还欠我第二个要求吗?”

她震惊:“怎么可能?第一次是送点心,第二次是住进重翡园,哪里还有第二个要求?”

秦谟覆身,将手撑在她的身后逼近她,“江甜甜好好想想,你送我点心的时候我说那是第一个要求了吗?”

江挽声依稀记得,那天晚上,他送她回学校。

临下车的时候他说自己的点心好吃,她就主动提出再做一次。

—小叔叔,这是您提的第一个要求吗?

—等我看到你的点心再说吧。

她惊讶地看他。

秦谟视线逡巡在她精致昳丽的小脸上,月色洒下,像是给她釉上一层光晕。

他调笑道:“想起来了?”

“你就是故意的,你当时就不怀好意!”


另一边,秦谟把江挽声送回扶华大学,就回了“光城”。

三楼包厢里,裴阙敞腿坐在中央的皮质沙发上,嘴角勾着玩味的笑。

“秦三爷冲冠一怒为红颜,怒砸三瓶人头马的英勇事迹真是新鲜啊。”

秦谟轻哂:“你挺闲啊,还有空看戏。”

“我再忙也不能错过兄弟的求偶过程啊。”裴阙潋滟的桃花眼微眯,“以前一副什么都看不上眼的死样子,跟个冰块一样,还以为你会孤独终老呢。”

秦谟双肘支腿,拿着酒杯散漫地晃着。

裴阙靠近秦谟,一只手臂搭在他的肩上,隐晦的垂眼扫了扫,“兄弟,你这二十七年不用的东西,别再老化了,常用常新嘛。”

秦谟气笑了,“离我远点,你太骚了。”

裴阙笑着挪开,懒散地倚在在沙发背上,整个人痞气又浪荡,“啧,老处男果然是见不得我们这种春意盎然的。”

裴阙在国外养着一个正在读大学的女孩,到现在差不多一年,这事秦谟和岑彧也都知道。

秦谟半扭着头睨他一眼,嗤了一句,“畜生。”

闻言,裴阙扬眉,欣然接受,“彼此彼此。”

秦谟没再理会裴阙这狗,拿出手机看了看,发现没有新的好友申请。

他眯眼看了一会,随后将杯中的琥珀色酒液灌入口中,流利的喉结上下滚动。

冷白脖颈上线条拉紧,色气拉满。

小没良心的。

回去就把人忘了。

裴阙看了眼秦谟郁闷的样子,心里莫名痛快。

这狗长这么大就没等过什么人的消息。

苍天饶过谁,真他妈爽。

他故作无意地点开自家小女人的微信,又故作无意地点开她刚发的语音。

“你明天的飞机吗?我去接你吧。”

女孩的声音松散柔媚,像是带着勾子,撩拨得很,跟裴阙不相上下。

秦谟的视线扫过来,裴阙得意勾唇。

他按住回复:“不用宝贝,你在家等我就行。”

秦谟承认,这狗恶心到他了。

“你倒贴的还挺骄傲。”

裴阙家那位在国外留学,他一年到头找尽机会往国外跑,人家一不高兴就费尽心思地哄,钱也砸了不少。

“我暂且理解为你这是嫉妒。”

秦谟冷笑一声,又打开手机看了一遍。

他散漫地上下滑动了几次,一条好友申请终于姗姗来迟。

他动作稍顿,眉锋一扬,骨节分明的冷白手指在手机上轻点。

同意之后,点开她的个人页面。

她的个人头像是一个Q版的手绘小猫,名字是“声声挽”,用她姓名的后两个字组合而成,倒有些诗意,配上那个傻傻的小猫却又有些滑稽。

秦谟身子往后靠,一只手肘抵在扶手处,懒散地支着头,看的专注。

不过江挽声的朋友圈是三天可见,没什么内容。

他退回去,发现聊天界面上还没有任何信息。

秦谟轻叹,只好妥协,主动发了信息过去。

小姑娘的回答一如既往的乖巧。

既然要睡了,他也不打算继续打扰她。

没想到她又发了几条信息过来,还跟着一个傻里傻气的小猫爱心。

秦谟疏冷寡淡的眉眼落在这个表情包上,须臾,嘴角轻勾。

乖死了。

有点想欺负。

——

江挽声这段时间一直想着要给秦谟送点心,但这一周确实是有点忙,没有腾出大块的时间,好不容易等到了周末。

江挽声周五就给凌南学长发了微信,问问周末什么时候可以借用烘焙屋。

凌南很快回复:【随时都可以,上次你在我们这做饼干的照片吸引来了不少新成员,我正愁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呢。你什么时候需要,我去给你开门。】

江挽声:【那学长等我一下,我去确定一下时间。】

江挽声确定能借到烘焙屋就又去问了秦谟。

江挽声:【小叔叔,你周末有空吗?】

过了半小时,秦谟才回复:【有。】

江挽声:【那我给您做好点心,您明天下午三点有空吗?】

秦谟:【你过来送?】

江挽声:【昭昭正好明天下午三点回重翡园,她说可以帮忙带过去。】

她明天下午还有个小组讨论,没空过去,正好秦唯昭顺路。

秦谟:【没空,明天不回重翡园。】

江挽声想了想,又问:【那下午五点以后呢?】

如果她送的话就只能等到小组讨论结束以后了。

秦谟回的很快:【可以,还记得麓秋名都的地址吗?】

江挽声上次在他那里住了一晚,还记得具体位置。

江挽声:【记得的。】

江挽声:【那我到时候给您送过去。】

秦谟:【好。】

江挽声给凌南确定好时间,凌南很痛快地答应。

……

周六上午八点,江挽声就去了烘焙屋,中式酥饼有些难做,她临近中午才做好。

最终做了四款花酥:桃花酥、梨花酥、菊花酥和梅花酥。每样两个,每款上面用食用色素点着各自的花瓣颜色,精致好看。

她把它们放进木制的点心盒里,准备下午送过去。

……

下午四点半,江挽声匆匆结束小组讨论,拿上木盒打车去麓秋名都。

这是坐落在市中心里寸土寸金的高端住宅区,周围绿化做得很好,楼距适中,注重隐私性。

她凭着记忆走到6号楼,坐电梯直奔顶楼。

电梯抵达,她迈步走到门前。

抬手,敲门。

双手握着木盒的提手,等人过来开门。

秦谟听到门铃声,起身走到门前。

透过室内屏幕,小姑娘亭亭立于门口。

她今天穿着一袭白色的小V领衬衫裙,乌发蓬松,皮肤雪白,眉眼轮廓温软昳丽。

有一种遗世独立的美好。

他心头一软,寡冷的眸子里揉进些许暖意。

江挽声站在门口,对男人此刻的注视浑然未觉。

她每次面对秦谟都觉得拘谨,但一想到上次的事情,心里的紧张就会缓解不少。

毕竟,小叔叔是个很好的人。

深灰色大门传来声响,门从屋内拉开。

一道高大的身影闯进视野。

她有些愣住。

一股潮湿的水汽裹挟着丝丝冷木清香扑面而来。

他显然是刚洗完澡,乌黑的发丝还残留着水意,冷白的肌肤被收裹在纯黑色的家居服中。

黑与白极致的勾缠,渗透出极具攻击性的欲。

他半垂着眸子看她,瞳仁漆黑,深不见底。

她莫名觉得面颊发热,连忙躲开视线。

“小叔叔。”她把手上的盒子往上提了提,“这是我上午做的花酥。”

秦谟没接,觑着她,淡声开口:“不进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