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星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热门小说美人身娇体软,太子爷把持不住

热门小说美人身娇体软,太子爷把持不住

唐百万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美人身娇体软,太子爷把持不住》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唐百万”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傅砚礼阮梨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美人身娇体软,太子爷把持不住》内容介绍:她忍不住皱起眉,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些人的眼神,像极了之前在出版社同事们集体污蔑谴责阮梨的那次。她想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只好拦住一个刚刚看了自己好几眼的女生。“同学,你刚才在看什么?”她皱着眉,疑惑地询问对方。女生愣了一下,急忙摇摇头:“没……没什么!”这个反应一看就没说实话,阮梨根本不会相信。就......

主角:傅砚礼阮梨   更新:2024-06-11 21: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傅砚礼阮梨的现代都市小说《热门小说美人身娇体软,太子爷把持不住》,由网络作家“唐百万”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美人身娇体软,太子爷把持不住》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唐百万”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傅砚礼阮梨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美人身娇体软,太子爷把持不住》内容介绍:她忍不住皱起眉,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些人的眼神,像极了之前在出版社同事们集体污蔑谴责阮梨的那次。她想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只好拦住一个刚刚看了自己好几眼的女生。“同学,你刚才在看什么?”她皱着眉,疑惑地询问对方。女生愣了一下,急忙摇摇头:“没……没什么!”这个反应一看就没说实话,阮梨根本不会相信。就......

《热门小说美人身娇体软,太子爷把持不住》精彩片段


“你之前答应过我的。”

她的双手用力握紧,红着眼眶瞪他,又气又委屈:“不能说话不算话!”

傅砚礼深邃的双眸扫过她的脸,视线在她的眼睛上停顿了几秒,然后淡定移开。

“我是个商人,商人不做亏本的生意。”

阮梨知道他说这话是打算跟自己提条件,但阮家这事对她来说实在是太重要,她一定要查清楚。

“你……想要什么?”她紧张地询问,手握得越来越紧。

“搬去梨海湾。”

“不行!”阮梨急切地拒绝。

傅家人都知道梨海湾是傅砚礼自己的房子,如果她搬进去住,肯定会有人多想。

而且,昨天傅承煜才试探了他们的关系,傅砚礼就敢这么明目张胆,难道他真的不怕他们的事被发现?

最重要的一点是,傅砚礼现在正在和沈凝雅交往,阮梨不想插足他们之间。

她拒绝得很快,这让傅砚礼非常不爽。

“我是在通知你,不是跟你谈条件。”

傅砚礼松开钳制住她的手,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跌坐在沙发上的阮梨。

“反正我不急着查阮家的事,你自己考虑清楚。”

他沉声说完这番话就离开了会客室,阮梨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心情复杂。

搬去梨海湾住代表着什么,她很清楚。

好不容易他们之间的关系开始有点走向正轨了,傅砚礼现在来这一出又是想干嘛?

阮梨实在是弄不明白他的心思,而且事关阮家火灾真相,她必须要慎重考虑。

因为心里想着这些事,回到工位时阮梨整个人还是晕乎的。

直到手机不断震动,唤回她的思绪。

可打开手机一看,她又懵了。

公司的八卦群里刚刚发布了一个重磅炸弹。

他们公司被傅氏收购了,并且原老板张一鸣已经滚蛋。

之前是收购出版社,现在又来收购公司,阮梨知道他是在用这种方式告诉她,逃不掉的。

傅家在京市只手遮天,傅砚礼身为傅家太子爷更是肆无忌惮。

想要结束他们的关系,除非傅砚礼自己同意,否则想都别想。

阮梨紧紧咬着唇瓣,握着手机的指尖泛白。

她是真的后悔招惹傅砚礼了。

早知道会这样,当初她就该将那份喜欢深深藏在心里,永远不说出来!

下班后,阮梨坐地铁回到学校,一路上都在想着到底要不要听傅砚礼的,搬去梨海湾住。

但还没等她想出一个结果,就发现今天情况有些不太对劲。

她刚走进校门,就有很多人在看她,并且一边看还一边小声议论着什么。

阮梨一开始并没在意,后来发现这样的人越来越多,甚至大家看她的眼神还带着鄙夷。

她忍不住皱起眉,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些人的眼神,像极了之前在出版社同事们集体污蔑谴责阮梨的那次。

她想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只好拦住一个刚刚看了自己好几眼的女生。

“同学,你刚才在看什么?”她皱着眉,疑惑地询问对方。

女生愣了一下,急忙摇摇头:“没……没什么!”

这个反应一看就没说实话,阮梨根本不会相信。

就在她准备继续追问的时候,余光突然瞥见女生手里握着的手机,上面显示着学校论坛的界面。

阮梨看不清楚上面的文字,但一眼就认出配的图片是自己的照片!

她赶紧拿出手机登录学校论坛,一进去就被主页热度最高的那条帖子吸引了目光。


阮梨不想再掺和傅砚礼的事了。

而且,她和乔橙很合得来,是真心想和乔橙做朋友。

她不想因为一个男人而影响到她们之间的关系。

苏婉卿听到这话,看了阮梨一眼,但没从她脸上看出特别的情绪,也就没有多想。

“那你休息。”她笑了笑,起身离开。

接下来的几天苏婉卿没再提这事,好像那天真的只是随口一提,阮梨也没有太在意,

阮梨在家里好好休息五天后,傅家一个重要的日子来了。

为了庆祝傅老爷子七十大寿,傅家举办了一场宴会。

由傅砚礼的大伯母负责,从一年前就开始筹备,可谓是十分重视。

宴会举办地点在傅氏名下的一家酒店。

开始前几个小时,阮梨就换上礼服,跟着苏婉卿和傅文山一起先去了老宅。

老宅客厅里,傅老爷子穿着一身暗红色唐装坐在沙发主位,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阮梨到的时候,傅砚礼已经坐在老爷子旁边沙发上。

傅砚礼穿着手工定制的黑西装,一双笔直的长腿翘着交叠在一起,搭在沙发上的修长手指慢悠悠轻点着。

姿态慵懒,神情淡漠。

阮梨一进来就先看到了他,视线在他俊朗的脸上停留了两秒,慌忙移开。

在她移开视线的同时,傅砚礼也抬眸看了她一眼。

这几天他工作有些忙,没空去看阮梨,这会儿发现她脸色比之前红润,精神也好了些。

看来身体是养好了。

傅砚礼一直紧绷着的心稍微放松了一些。

傅家人陆续到来,等到人全部齐了以后,就开始给老爷子送贺礼。

送礼顺序是按照辈分来的,一件又一件价值不菲的礼物流水般往老爷子面前送。

不管送的东西多珍贵,傅老爷子脸上的笑意始终淡淡的,并没有太大反应。

直到傅砚礼的堂哥傅承煜上前。

“爷爷,这是我请苏绣大师花费一年时间为您绣的百寿图,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傅承煜让佣人把百寿图打开展现在老爷子面前。

“好!还是阿煜有心,这是我今天最喜欢的礼物!”傅老爷子看完,开心地大笑起来。

傅承煜听到这话一愣,随即得意地看向傅砚礼。

年轻这辈里,傅承煜是第一个送礼的。

后面还有那么多礼物没有展现出来,老爷子却已经说了这是他最喜欢的礼物。

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大家,老爷子他喜欢的不是礼物,而是送礼物的人吗?

在场的人都是人精,一意识到这点,纷纷去看傅砚礼。

上次老爷子以傅承煜西郊项目做得好为由,直接在家宴上将他抬到和傅砚礼平齐的位置坐着。

后来项目出问题,傅承煜被老爷子冷落了一段时间,现在老爷子是又想把他扶持上来了?

那继承人的位置还会是傅砚礼的吗?

其他人都在心里暗自揣测着,各怀心思,没人说话,但能清楚感觉到气氛越来越剑拔弩张。

阮梨也知道这点。

傅老爷子向来心思深沉,没人能猜中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但既然已经决定不管傅砚礼的事,阮梨还是尽量让自己不去想这些。

反正傅砚礼自己能解决。

“就这还需要绣一年?”

就在这时,一道突兀的男声突然响起,是傅砚礼五叔的儿子傅承烨。

他染着一头金发,穿着破洞的外套和牛仔裤,在一众穿着西装礼服的人群中格外显眼。


“你不愿意碰我,我还不能找其他人?”

“反正还没结婚,在外面玩玩怎么了!”

“你也别说我,难道你自己就没有?你和阮梨之间就真的清白?”

傅砚礼听她又提起阮梨,不悦地皱起眉。

“不要牵扯到阮梨身上。”

他的声音冰冷,丝毫不掩饰语气里对沈凝雅的厌恶:“以后也不要再联系我。”

说完他就直接挂断电话。

沈凝雅气得将手机和一旁的花瓶重重摔在地上。

她绝对不会就这样放弃的!

那天在餐厅见过傅砚礼之后,阮梨就没有再碰到他,跟着新老板出差三天才回到京市。

下班前,她突然接到苏婉卿打来的电话。

“梨梨,你今天加班吗?”

“不加班。”阮梨轻声回答:“妈妈有什么事吗?”

“好几天没见你了,想让你回家吃顿饭。”苏婉卿解释道。

既然苏婉卿会让自己回家吃饭,那肯定也会叫傅砚礼回家。

阮梨一开始有些犹豫,但她不想让苏婉卿失望,最后还是答应了:“好,我大概还需要半个小时才能回家。”

“阿礼也差不多这个时间回来,正好可以让他去接你。”

“不用了妈妈,我自己回去就行!”

“行,那等会儿见。”苏婉卿也没再坚持,笑着挂断电话。

只是等阮梨回到傅家,看清客厅里坐着的人后,瞬间愣在原地。

傅砚礼和傅文山还没有回来,偌大的客厅里除了苏婉卿以外,竟然还坐着两个女人。

是沈凝雅和一个中年妇女!

“梨梨回来啦!这是你哥的女朋友和她母亲,你快打个招呼。”

看到阮梨回来,苏婉卿非常热情地向双方介绍道:“这是我的女儿,阮梨。”

沈凝雅的母亲赵蓉已经从女儿口中听说了阮梨的事,在看清阮梨长相的瞬间,赵蓉愣了一下,总感觉有些似曾相识。

但她们的确是第一次见面。

赵蓉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便收回心思,假笑着朝阮梨点点头:“这丫头长得可真标致啊。”

“梨梨从小就很漂亮。”苏婉卿笑得更开心了。

“沈伯母,沈小姐。”阮梨回过神,向她们强挤出一抹笑,双手慢慢用力握紧。

沈凝雅突然带着母亲上门,是不是代表她和傅砚礼好事将近了?

阮梨努力想要保持平静,告诉自己这件事与她无关,可心脏处不受控制地传来一阵阵刺痛。

沈凝雅听着她们的对话,不高兴地轻扯了扯赵蓉的衣袖。

她今天带着母亲来傅家,可不是为了听她夸阮梨的!

赵蓉意识到这点,脸上的笑意也淡了些:“阮梨有男朋友了吗?”

“我们梨梨年纪还小,不着急谈恋爱。”

苏婉卿在阮梨之前开口:“梨梨,你去门口看看你爸和阿礼回来了吗。”

“好。”阮梨应了声,立刻放下包出了门。

知道苏婉卿不想谈论这个,赵蓉也就识趣地没再多问。

站在大门口,呼吸着外面清新的空气,阮梨心里虽然还堵得慌,但比刚才舒服了一点。

没等多久,傅砚礼的车就驶进来,父子俩一起下车。

傅砚礼还没下车就已经看到她,深邃的眸底划过一抹温柔,但脸上表情没有太大变化。

“梨梨怎么站在门口?”傅文山笑着问她。

“妈妈让我出来接你们。”阮梨乖巧回答:“家里来客人了。”

“是谁啊?”傅文山边往里走边问。

阮梨下意识看了眼傅砚礼,很快收回视线:“是沈小姐和她母亲。”

傅文山有些意外,不过也没多说什么,但一旁的傅砚礼听到这话,脸色瞬间沉了下去。


偌大的餐桌上只坐着三个人,傅老爷子在主位,傅文山和傅砚礼分别在他两侧。

菜已经上齐,但傅老爷子迟迟不动筷,也没有说话。

傅文山察觉到气氛不对劲,误以为老爷子还在生傅承洲的气,笑着劝慰他。

“爸,承洲年纪还小,而且这孩子向来自由惯了,做事冲动也是正常的,您就别生气了。”

“哼。”傅老爷闻言冷哼了一声,直接看向另一侧的傅砚礼。

“你说,阮梨喜欢的会是谁?”

这是在问傅砚礼,但还没等傅砚礼有反应,傅文山先懵了。

他们不是在说傅承洲的事吗?

这话题怎么就突然转移到阮梨身上了?

“梨梨那孩子……”

“我不是在问你!”傅老爷子厉声打断傅文山的话,眉头紧皱,眼神凌厉地看着傅砚礼。

老爷子在商界驰骋几十年,久居高位,即使已经年近七十,气场也依旧强大又骇人。

傅文山本来就不是个强硬的性格,这会儿被老爷子吓到,瞬间噤了声。

傅砚礼并没有受到影响,喝了口茶后淡定地应了声:“爷爷想知道可以自己去查。”

这个回答让傅老爷子很不满意。

“我想查自然是能查到,但要是查出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丢的是傅家的脸!”

傅老爷子加大音量:“我是老了,但不是瞎了聋了,有些事自己收敛一点,别乱折腾!”

“爷爷说的对。”傅砚礼放下茶杯,看向傅老爷子。

听他这么说,傅老爷子以为他是听进了自己的话,怒气慢慢消了一些。

结果下一秒,傅砚礼再次开口。

“有些事的确不能细查,查了以后才知道,某些人是真的虚伪。”

不咸不淡的语气,却让傅老爷子听出了一丝威胁的意味。

他又惊又怒,完全没想到傅砚礼竟然敢这样对自己说话。

同时心里又有些慌。

难道他真的查出了什么?

不过,短暂的慌神后,傅老爷子很快冷静下来,不悦地看着傅砚礼。

傅文山没听出这番话里的深意,但能看到傅老爷的脸色很不好看,赶紧用眼神提醒傅砚礼别惹老爷子生气。

傅砚礼看到了,但没有在意。

“公司还有事要处理,这顿饭就不吃了。”傅砚礼起身:“爷爷,爸,你们慢用。”

说完,不等他们再开口他就率先离开了包厢。

包厢门关上的一瞬间,“砰”的一声,青花瓷的茶杯被傅老爷子重重摔在地上,碎片溅了一地。

傅文山本来想要说些缓和气氛的话,可傅老爷子摔了杯子,吓得他也不敢再开口。

回到车里。

傅砚礼靠在后座椅子上,脑子里不断回想着阮梨对着爷爷说的那番话,心里非常烦躁。

刚抬手揉了揉眉心,驾驶座的许明突然接了个电话,脸色大变地朝他喊道。

“老板,阮小姐出事了!”

傅砚礼眉心一跳,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不等他开口,许明就赶紧把情况说明。

“阮小姐坐的出租车为了避让突然冲出来的小孩撞上护栏,现在正在去往医院的路上!”

许明察觉到车内越来越低的气压,赶紧又补充:“阮小姐伤的不太严重。”

傅砚礼闭上眼,放在膝盖上的拳头慢慢攥紧:“去医院。”

简短的三个字,却无比急切。

许明不敢再耽误,立刻发动车。

医院里,阮梨坐在诊室外面的长椅上,排队等着看医生。

旁边站着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年轻女人,女人手里还牵着一个大概四五岁的小男孩。


傅砚礼听到这话,原本没什么表情的脸瞬间沉了下去,看向阮梨的眼神复杂。

阮梨不想自己和傅砚礼的关系被人发现,自然不会承认喜欢傅砚礼。

可傅承洲此刻竟然直接把她撒的谎当着傅砚礼的面捅出来,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更让她紧张的是,傅承洲撞破了他们的关系,她不确定他会不会告诉傅家其他人!

阮梨很慌,心脏跳动得越来越快,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正想着该怎么开口时,傅砚礼先出了声。

“这是我们的事,跟你没关系。”

傅砚礼的视线从阮梨身上移开,看向傅承洲,声音依旧冰冷。

傅承洲被这句话激怒,皱着眉看向傅砚礼,很是不爽:“三哥就不怕我把这事告诉爷爷?”

“随你。”

傅承洲原本以为自己可以用这个吓到傅砚礼,可傅砚礼听完这话后十分淡定地吐出两个字,似乎根本不在乎这事。

“不行!”阮梨紧张地看着傅承洲:“不能把这件事告诉爷爷!”

傅承洲其实也没有真打算把这事告诉老爷子。

毕竟,真的捅破这件事的话,阮梨就没有办法继续留在傅家了。

他喜欢阮梨,不想让她离开傅家。

“好,我答应你。”

傅承洲藏起眼底的受伤,朝着阮梨点点头:“但你欠我一个人情。”

这话一出,阮梨还没反应过来,傅砚礼先皱起眉

“你想说就去说,不需要用这个来威胁谁!”傅砚礼语气冷冰冰的,夹杂着怒意。

傅承洲从小就怕傅砚礼,此刻看到他生气,多少还是有些怕的。

最后没再多说什么,深深看了阮梨一眼后就转身离开了。

阮梨和傅砚礼在一起三年,除了傅砚礼的手下,没人知道他们这段见不得光的关系。

傅承洲是第一个。

阮梨不知道傅承洲会不会遵守承诺,心里担心,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

傅砚礼看到她脸色不好,语气比刚才缓和了一些:“有我在,怕什么?”

阮梨听到这话心里感觉一暖,可抬眸看向他,见他一脸毫不在乎的样子时,又觉得有些酸涩。

她低着头没讲话,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傅砚礼皱起的眉头松了松,不自觉抬手想要揉揉她的脑袋,但在快触碰到她的头发时,想到了傅承洲刚才说的话。

梨梨,你不是说你不喜欢三哥的吗?

傅砚礼的心随着这句话沉了下去,慢慢收回手:“你先回去,许明会送你。”

“嗯。”阮梨轻轻应了一声,急忙离开。

傅承洲的出现把她吓得不轻,就算傅砚礼不说,她也不想再继续待在这里了。

傅砚礼站在原地,看着她逐渐走远的身影,眼底情绪复杂。

“阿礼,你在这干嘛?”

沈凝雅的声音从身后响起,紧接着快步上前,挽住他的胳膊,笑着撒娇。

“我就跟姐妹们聊了一会儿,你怎么自己跑这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

傅砚礼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胳膊抽出来:“碰到一个熟人。”

“是谁啊?我认识吗?”沈凝雅看了一眼他抽出的手,才继续追问。

“你不认识。”傅砚礼冷淡地回了句,转身往回走。

沈凝雅没有立刻跟上去,而是回头看了一眼阮梨刚才离开的方向。

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傅砚礼说的这个熟人就是他的养妹阮梨。

想到傅砚礼刚才对自己撒的谎,还有一直忽冷忽热的态度,沈凝雅的脸上闪过一抹狠戾。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