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星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东宫有个病美人完整阅读

东宫有个病美人完整阅读

傅司令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东宫有个病美人》,是作者大大“傅司令”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沈清欢傅云舟。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人都明白真实的情况是怎样的,陛下自然也不例外。今日这道圣旨,只是一个警钟而已。陛下意在敲打,而非彻底废掉沈约这个工部尚书。至于他那位父亲,也不是真的气沈千娇没有眼色,他只是有火无处发罢了。沈清欢猜,他真正想打的应该是自己才对。不过他心里怎么想她并不在意,他们之间的父女之情,早在她发现自己中毒那日便烟消云散了。......

主角:沈清欢傅云舟   更新:2024-07-10 21: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清欢傅云舟的现代都市小说《东宫有个病美人完整阅读》,由网络作家“傅司令”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东宫有个病美人》,是作者大大“傅司令”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沈清欢傅云舟。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人都明白真实的情况是怎样的,陛下自然也不例外。今日这道圣旨,只是一个警钟而已。陛下意在敲打,而非彻底废掉沈约这个工部尚书。至于他那位父亲,也不是真的气沈千娇没有眼色,他只是有火无处发罢了。沈清欢猜,他真正想打的应该是自己才对。不过他心里怎么想她并不在意,他们之间的父女之情,早在她发现自己中毒那日便烟消云散了。......

《东宫有个病美人完整阅读》精彩片段


“爹爹,陛下的旨意中说了什么?”沈千娇一心期待陛下收回给沈清欢的赐婚圣旨。

可金口玉言,又岂是说改便改的。

沈约没回答,径自越过她往屋里走,偏偏沈千娇又重复了一遍,“爹爹?”

沈约猛地回身,突然怒不可遏的扇了她一巴掌。

“啪”地一声,打的沈千娇身子一偏,直接跌倒在地,嘴角渗出了鲜血。

“啊!”尖锐短促的叫了一声,沈千娇难以置信的捂着自己被打红的脸颊,看向沈约的眼中泛着泪光。

“老爷……”

江婉也惊呆了,却犹豫着不敢上前规劝。

她如今可是双身子,万一像赵姨娘一样不小心有何闪失可如何是好。

当然了,最惊讶的人还是要属侍书。

只是她惊讶的点和江婉略有不同。

沈千娇被打她并不觉得有什么,真正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小姐特意带她来此,原来就是为了让她亲眼见证这一幕。

可小姐又怎么知道老爷一定会动手打二小姐呢?

除非——

今日发生的这一切都是她推波助澜的。

她家小姐,原是在帮她出气呢。

可侍书心里的气倒是出了,沈约却快被气炸了。

陛下在圣旨里说,府中之人不敬公主,他教人不当,罚俸一年。

一年的俸禄他倒是不在乎,可陛下此举明摆着就是相信了城中的那些流言,只是因着没有证据是以才假借公主之名来敲打他。

说到底,还是那些嫁妆惹出来的麻烦。

“赵姨娘出的馊主意!”沈约似是气极了,竟一时忘了沈清欢还在场,不设防的来了这么一句。

这话虽说的没头没尾,可聪明人一听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江婉欲拦却已经来不及,只能紧张的看向沈清欢,期待她脑筋糊涂别联想那么多。

不知是不是老天爷听到了江婉的祈祷,沈清欢的确什么都没说,撂下手中的茶盏,施施然的起身朝沈约和江婉施了一礼,裙上流苏轻动,“想来父亲和母亲还有事要商议,清欢便先告退了。”

“……嗯。”

没有理会倒在地上的沈千娇,沈清欢径直走了出去。

一路出了梦竹居,侍书谨慎的回头扫了一眼,见行至此处已足够远,她方才压低声音道,“小姐,您原不必为了奴婢如此费心劳神。”

她本就是个下人,被打被骂也能忍下。

只要主子安愉,那她做的一切就都没有白费。

沈清欢握了握她的手,柔声道,“你与墨画皆是我在意的人,我能护你们一日便自然要护一日,这与你们照顾我是一样的。

比起梦竹居的那位,我们才更像是一家人,是以日后莫要再说这样的话,你知道我不喜的。

记住了吗?”

“……嗯,奴婢记下了。”侍书眼眶渐红。

这府里人人都拿她们当奴才,唯有她家小姐如此真心的待她们。

她这样好的一个人,原该有好报才是,为何偏偏过的如此清苦……

若有可能,侍书宁愿用自己的命去换自家小姐身体康健。

见侍书眼中还闪动着泪花儿,沈清欢轻笑着安慰道,“傻丫头,哭什么,我们该高兴才是呀。”

该哭的人是沈千娇。

“嗯嗯。”侍书用力的点了点头。

顿了顿,她忽然想起什么问道,“小姐,您知道陛下的旨意里写了什么吗?

老爷那么生气的打了二小姐,难道是他们吞夫人嫁妆的事情有证据了?”

“圣旨里……

许是陛下小惩了父亲。”至于证据,却很难寻到。

虽然没有证据,但明眼人都明白真实的情况是怎样的,陛下自然也不例外。

今日这道圣旨,只是一个警钟而已。

陛下意在敲打,而非彻底废掉沈约这个工部尚书。

至于他那位父亲,也不是真的气沈千娇没有眼色,他只是有火无处发罢了。

沈清欢猜,他真正想打的应该是自己才对。

不过他心里怎么想她并不在意,他们之间的父女之情,早在她发现自己中毒那日便烟消云散了。

*

回到揽月轩,沈清欢见墨画眼巴眼望的瞧着自己和侍书,不禁掩唇轻笑。

见她像条小尾巴似的跟在身后,沈清欢无奈道,“侍书,你将梦竹居中发生的事给她讲讲吧。”

“小姐您真好!”墨画激动的直拍手。

“你呀……就好热闹……”侍书状似嫌弃的戳了戳墨画光洁的脑门儿,眼中却带着一丝宠溺,像对待自己的小妹妹那般。

侍书的声音缓缓在房中响起,伴着沈清欢偶尔翻书的声音,很轻。

晚间该歇息的时候,沈清欢沐浴过后坐在矮榻上由侍书帮她绞发,手中拿着白日里傅云舟给她的那包安神香,怔怔的出神。

“小姐,您拿的这是什么呀?”白日在园中时侍书并不在,是以她并不知道那里包的是什么。

“安神香。”

“安神香?!”侍书面露忧虑,“还是问过太医之后再用吧,万一那香气勾起您的咳疾就不好了。”

闻言,徐嬷嬷在一旁忍不住插话道,“不碍事的,这香是太子殿下命太医特意为姑娘调制的,能够静心安神。

姑娘,奴婢帮您点上。”

“太子殿下?”这下侍书更懵了,心说太子殿下几时给她家小姐送的香啊?

“墨画,这次换你给侍书讲讲吧。”

“是!”墨画欢快的应下。

伴着墨画嘀嘀咕咕的声音,沈清欢躺在榻上,嗅着淡淡的香气,不知是这香果然有效用还是她今日太过乏累,竟真的有些昏昏欲睡,眼睫一点点的垂了下去……

一夜无梦。

这大抵是这么多年来,沈清欢睡的最好的一次。

一觉到了天亮,气色都好了不少。

见此,侍书和墨画都很开心,只是不知这一晚的好眠是不是有代价的,沈清欢还在用早膳的时候,宫中的人忽然来了府上。

是皇后宫里的女官,来接沈清欢进宫的。

皇后……

乃是大皇子傅云泽的生母。

她虽身居中宫之位,却并不得陛下宠爱,因此储君之位才会旁落。

她如今忽然要召沈清欢入宫,不知是不是要利用她对付傅云舟……


沈清欢虽深居闺阁,却对这位华安公主傅瑶多有耳闻,就像她对朝中局势有所了解一样。

这是慕烟还在世时便教给她的。

总到了至极为难的时候,歌舞绣花救不了她的命,唯有揣摩人心和审时度势的本事才是保命的法宝。

慕烟去世后,沈清欢还如从前那样时不时让侍书或是墨画去府外打探消息。

城中发生了何事、朝中发生了何事,她多有了解。

至于局势如何,稍加分析便分明了。

跟在江婉的身后去恭迎华安公主,沈清欢无意间听到柳青青在跟身旁的一位女子低语,“华安公主不是还在南境吗,怎么忽然回来了?!”

“谁知道呢。”

“你说会不会是她在军营待腻了,索性才回来的?”柳青青猜测道。

“待腻?!”女子明显质疑的语气昭示着她并不认同柳青青的想法,“那还能在军营待这么多年!

依我说啊,华安公主此次保不齐是为了这位来的。”

说着,她偷偷朝沈清欢努了努嘴。

柳青青顺着对方的视线看过来,不禁若有所思。

用帕子掩着唇轻轻咳嗽了两声,沈清欢羽睫低垂,挡住了眸中的深思。

傅瑶虽说是太子胞妹、陛下和昭容贵妃的掌上明珠,她却不似其他几位公主那般整日在宫中养尊处优。

听说她从小就像条小尾巴似的跟着傅云舟,再大一点便女扮男装跟着其他皇子一起去国子监学习。

近二年更甚,她索性跟着傅云舟去军营了。

世人本以为陛下和贵妃定然不会同意,谁知最后竟真的容着傅瑶如此。

不过却让她带着侍婢数十名,居常带刀。

沈清欢想,也许正是因为十分宠爱,所以才如此纵容。

没人疼的孩子,向来不敢造次。

思量间,一行人出了花厅,冷风猛地迎面扑来,寒气袭过,沈清欢低低的咳嗽了两声,将斗篷拢了拢。

不想她们未到前厅,便见不远处走来一名黑衣女子,与沈清欢年纪相当,大步流星,很快便到了她们面前。

不同于其他世家小姐的俏丽打扮,傅瑶的妆扮十分简单。

长发高高的束起,只用一根竹簪挽住。

一袭黑色斗篷,上面不带一丝花纹,将她本就英气的气质衬的愈发冷冽。

若单就样貌而言,傅瑶无疑是美的,单看傅云舟那个长相便可以猜到,他的妹妹,便是丑也丑不到哪里去。

傅瑶也确实生的神凝镜水,光照琪花。

只是她的身量略微高挑,肤色也较之寻常女子要略暗一些,不似沈千娇她们那种像蛋清似的,更不像沈清欢那样透着病态的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而恰恰是这份麦色,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更为洒脱凌厉,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丝豪气。

她的腰间别着一把青霜剑,手上握着一条马鞭,看起来气势汹汹的样子。

见状,沈清欢眸光微闪,暗道这位公主殿下怕是来者不善啊……

她随着江婉她们俯身施礼,微微垂下了头,鬓边垂下的细细银流苏晃出点点柔和光晕。

“参见公主殿下。”

“谁是沈清欢?”才一开口,傅瑶便火药味十足。

她的视线一一扫过面前的众多妇人小姐,眼神凌厉,刀子一般,让人不敢直视。

孟拂不着痕迹的瞄了沈清欢一眼,心说这么个娇滴滴的病美人,怕是被华安公主吼两嗓子便会晕倒吧。

而事实上,沈清欢也的确有此打算。

倘或华安公主果然是来找她麻烦的,那她就得考虑考虑“躺下”跟对方周旋了。

于公,傅瑶是公主;于私,她是傅云舟的妹妹,怎么看沈清欢都不该将她得罪了。

既然惹不起,那便尽量躲着吧。

在心底轻轻叹了口气,沈清欢微垂着头上前一步,“回公主殿下的话,臣女便是。”

“哦?是你?”傅瑶的语气不无轻蔑。

“是。”沈清欢的态度不卑不亢。

傅瑶端着手臂架在身前,另一条胳膊手肘微曲,盘起的马鞭一下下的轻点着额头,正在思索什么似的。

她抬脚走到沈清欢面前,用马鞭挑起了她的下颚,轻蔑的睨着她。

“如此绝色,难怪皇兄也为之倾倒。”傅瑶这话原是称赞,只是她的语气太过玩味,倒叫人心下难以升起被夸奖的喜悦。

“公主殿下过誉了,臣女愧不敢当。”

“不必如此谦逊。”傅瑶松开手,绕着沈清欢慢慢的踱步,打量的目光令人稍感不适,“皇兄既是瞧上了你,自然说明你有你的过人之处。”

顿了下,她忽然话锋一转,“沈姑娘可会武功吗?”

“噗——”柳青青一个没忍住,竟笑出了声。

这华安公主是故意的,还是问之前没过脑子啊,瞧沈清欢这病病歪歪的样子,连走路都需要人扶着还能会武功!

她这是在当众给沈清欢难堪吧。

大抵是被人打扰了问话心下不悦,傅瑶侧过眸子,凉飕飕的扫了柳青青一眼,当即便吓得她捂住了嘴巴,再没出过声音。

比起其他人或同情、或幸灾乐祸,沈清欢自己倒是淡定,面色如常的回道,“不会。”

“射箭呢?”傅瑶又问。

“不会。”

“骑马?”

“亦不会。”

“不会、不会、不会……除了这个你还会不会说点别的?”傅瑶不耐烦的轻嗤,“跳舞你总会了吧?”

说着,她解下了腰间的佩剑递给沈清欢,“舞剑来瞧瞧。”

沈清欢静静的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佩剑,缓缓的摇了摇头,“还望公主殿下恕罪,臣女不会舞剑。”

傅瑶的脸色猛地沉了下来,凤眸微微眯起。

“你是真的不会啊,还是觉得本公主的话没有分量,请不动你沈小姐啊?”

“启禀公主殿下,大姐姐自幼体弱多病,终日缠绵病榻,莫说是骑马射箭,便是出屋走动都极少。

您若要看舞剑,千娇可以代劳。”

逮到了机会,沈千娇便赶紧表现自己。

方才见傅瑶一直为难沈清欢,可是让她看足了热闹。

眼下她看似是在帮沈清欢解围,实则却是为了自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