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星星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季晏礼宋时语小说

季晏礼宋时语小说

季晏礼宋时语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前男友的订婚宴上,我坐主桌,曾经的好友耻笑我,「你当时作天作地,早该想到有这么一天。」我扯了扯嘴角。他带着小青梅未婚妻下来敬酒,看我像看陌生人,

主角:季晏礼宋时语   更新:2023-04-12 17:1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季晏礼宋时语的其他类型小说《季晏礼宋时语小说》,由网络作家“季晏礼宋时语”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男友的订婚宴上,我坐主桌,曾经的好友耻笑我,「你当时作天作地,早该想到有这么一天。」我扯了扯嘴角。他带着小青梅未婚妻下来敬酒,看我像看陌生人,

《季晏礼宋时语小说》精彩片段

前男友的订婚宴上,我坐主桌,曾经的好友耻笑我,

「你当时作天作地,早该想到有这么一天。」

我扯了扯嘴角。

他带着小青梅未婚妻下来敬酒,看我像看陌生人,

「欢迎你,招待不周的地方请见谅。」

他不是装的。

那场车祸后,他的记忆里谁都有,唯独对我一片空白。

小青梅也巧笑嫣然,朝我举杯,「谢谢你把这么好的晏礼还给我。」

桌上的人看我就像看小丑,「活该。」

我笑出了泪,忍着胃部的灼烧感,仰头将杯里的酒喝光,

「祝你们,白头、到老。」

「要不,新嫂子和前嫂子,再喝一杯?」

桌上有人不嫌事大,带着戏谑的眼神看向我。

一杯白酒喝下去,我的胃已经在强烈地翻滚着。

我下意识看向季晏礼,车祸后他的眉骨处留下了疤痕。

他搂着宋时语,微微皱眉,「时语的身体不太适合喝酒,抱歉了。」

提议的人本来就不是为了为难宋时语,他转向我,「那只能前嫂子替新嫂子喝了。」

「你们随意。」季晏礼一个眼神都没有停留,带着宋时语前往下一桌。

「果然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两杯白酒倒满,转到我的面前,「喝吧,前嫂子。」

他们看我就像看一个小丑,阵阵嘲笑声里夹杂着「活该」两个字。

胃部强烈的不适感愈演愈烈,我脸色惨白,额头冒出阵阵冷汗。

那两杯酒我没喝,捂着胃跑出了宴会厅。

我在洗手间吐得天昏地暗,不适感终于缓和了些。

身后传来高跟鞋的声音,「后悔吗?前、嫂、子。」

季柠柠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我捂着胃部瑟缩在角落,因为疼出冷汗,鬓角的头发都是湿的,整个人狼狈不堪。

季拧拧说,「谢谢你在我哥向你求婚那天晚上,让他去帮你买饺子,否则我真的要叫你嫂子了。」

婚宴厅热闹的声音不时透进来。

我忍着疼强撑着,扯了扯嘴角,「对不起,柠柠……」

哗——

一盆冷水从我头顶浇灌而下。

「对不起有什么用?我哥曾经受过的苦能烟消云散吗?还是我奶奶能活过来?!」

她握紧拳头,红着眼睛愤恨地瞪着我,胸口剧烈起伏着,

「扫把星!我哥就不该认识你!」




心口像被人硬生生扯开一个洞,我眼角渗出泪。

不该认识我。

可他向我求婚了啊。

求婚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

「笙笙,」向来冷静理智的季晏礼,捧着花的时候手有点抖。

他低头失笑,耳根子红了,「第一次求婚,有些紧张。」

「给我个名分,好不好?」

我笑着哭,说他是笨蛋,点头,看着他给我戴上戒指。

他给我擦眼泪,「哭什么,晚上还有得你哭的时候。」

我们是彼此的初恋,从高中到现在,恋爱 8 年,他一直克制着没碰我。

所以晚上,他真的不温柔。

我哭得嗓子沙哑,体力尽失。

他温柔又缱绻地亲着我哄,「笙笙乖,忍一忍。」

一直到凌晨他才抱我去洗澡,我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他笑着问我,「想吃什么?」

我嗔怒着朝他扔了一个枕头,「饺子。」

我不知道他去哪里买的饺子。

我等了好久,一直没等到他回来,从他开始出门就下起的雨一直没停过,后来却等来了季柠柠的电话。

「余笙,如果我哥抢救不过来,我恨你一辈子!」

季晏礼出了车祸。

下雨天,一个凌晨工作的环卫工人突然闯出马路,他紧急避开,车子打滑。

环卫工人没事,他整个车子翻倒被护栏惯穿,直插入他的胸腔。

抢救室门口,季柠柠红着眼撕扯我的衣服,「你把我哥还给我!」

我神情麻木地任由她敲打,脸部被她的指甲划出血痕。

那天晚上,季晏礼被下了病危通知书。

我对着医院的白墙一遍又一边祈祷,只要他平安,其他怎样都行。

他真的平安了。

可是他脑部损伤,部分记忆缺失,谁都记得,唯独忘记了我。

「你是我的未婚妻?」

他看向我时眼神很陌生,突如其来的陌生未婚妻让他有些抵触。

我身体僵硬地站在病床边,焦躁地转动着他给我戴上的戒指。

我问过医生,医生说给他点时间,他应该会慢慢记起来。

可我没等到。

季柠柠认为是我作天作地,让季晏礼凌晨去买饺子,才导致他出的车祸,巴不得我快点离开他哥。

所以在这段时间,她特意让季晏礼的小青梅宋时语频繁地过来探病。

宋时语温柔会照顾人,每次过来都带着自己亲手做的饭和各种小点心,跟季晏礼分享时政新闻,聊名著聊书法。

相处下来,我看着季晏礼看她的眼神,从客套礼貌,到温柔带笑。

而他看我的时候,依旧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季柠柠得意洋洋,「看吧,时语姐姐才是最适合我哥的人,不像你,作天作地,让我哥给你当佣人。」

我曾跟季晏礼说过一些以前的事情,试图唤起他的记忆。

可是他每次都眉头紧皱,甚至有些抵触,

「对不起,这些事我一点都不记得。对你……也没有喜欢的感觉。」

我哽住,心底的痛一点点蔓延。

季柠柠说,「我没把是你害得我哥出车祸的事告诉他,已经是给你面子了。」

「识相点就自己退出吧,反正我哥也不可能喜欢你了。」

然后,季晏礼就宣布要跟宋时语订婚了。

经过季柠柠的渲染,我也成了好友圈里津津乐道的笑话。

……

从回忆里抽离,季柠柠已经离开。

胃部的绞痛已经缓和,但身上湿透的衣服,在酒店里低温的空调下让我有些冷。

我裹着狼狈的自己走出洗手间,迎面就看到季晏礼搂着宋时语站在走廊上。




「你没事吧?我刚刚听他们说你有点不舒服……」

宋时语想要走近我。

被季晏礼轻轻拉住,「你怀孕了,不要靠近她。」

他挡在宋时语面前,看我的时候,好像在看一个身上沾着病菌的人。

寒意渗进骨子里,冷得我止不住地颤抖。

我更狼狈的样子季晏礼都见过。

大学的一个暑假,我曾经跟着学校的支教队伍去乡下支教。

当时不熟悉路况,我脚下打滑,一头摔进了泥田里。

爬起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沾满了黑泥,身上还隐隐散发着臭味。

季晏礼找到我,想要过来抱我。

被我挡着,「别过来,脏啊。」

他伸手将我拉过去,双手把我箍紧在怀里,贴脸过来蹭了蹭我脸上的泥,带着笑看我,

「哪儿脏了?一点都不脏。」

现在的我比当时干净百倍,在他眼里却是千倍的脏。

我看着季晏礼护着宋时语的模样,酸涩涌上鼻头。

我说,「我不脏。」

他皱了皱眉,依旧挡在宋时语面前,眼里的嫌弃明显。

他没跟我说话,而是安慰宋时语,「别担心,我让服务员给她拿件外套。」

「不需要。」我抬手擦眼泪,转身离开。

但眼泪却怎么都擦不完。

我发誓,我再也不吃饺子了。

这辈子,都不要吃了。




季柠柠就住在我家对面。

我下楼丢垃圾的时候,恰巧看到季晏礼带着宋时语过来看她。

我垂眸。

这不是第一次碰上她们。

季柠柠为了气我,经常会叫季晏礼和宋时语上门,而且每次都要弄很大的动静让我知道。

她时常故意带着宋时语做的东西来敲响我的门,

「这是时语姐跟我哥拿来的,给你也尝尝。」

季柠柠强行地将我拉入季晏礼和宋时语的恋爱中,让我眼睁睁看着他是如何喜欢上别人。

……这次,我不想跟他们碰上。

躲避了一下,选择在楼下散步。

路上有位面生的大爷遛大黄狗,狗还保留着野性,看到路人就狂吠不止。

我加快脚步想要走过去。

大黄狗瞬间挣脱了锁链,吠叫着朝我冲过来,把我扑倒。

但宋时语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她随手从路边捡了一根枯枝,想要把大狗赶走。

大狗非但不怕,反倒朝宋时语扑去。

她痛呼一声,被撞倒在地。

一会儿,下体有鲜血流出……

鲜红的颜色撞击着我的眼眸,我下意识捂住下腹。

生命流失的感觉,在那一刻突然清晰地传向我。

我痛苦地蹲下,脑子在那一瞬间一片空白。

季晏礼和季柠柠来了,狗跑了。

我被季晏礼狠狠推开。

他把宋时语抱起来,冷冷看向我,「你最好祈祷时语没事。」

被狗抓伤的手臂还在流血,隐隐作痛。

我忍着眼泪,倔强地看着他,

「季晏礼,这是意外。」

季晏礼没理会,径直抱着宋时语离开。

……

在医院处理了伤口,打了针,回到办公室后我却有些心神不宁。

有同事时不时来向我道喜,「恭喜啊,准备要当余经理了。」

上个月部门经理被调任到其他市的分公司,总经理找我谈过话,话里话外有要提拔我当部门经理的意思。

「谢谢。」我说。

季柠柠的消息突然弹出来,「我嫂子流产了。余笙,你自求多福。」




我愣了一下,看着短信出神很久,心底的不安也在加重。

规定的开会时间到了,但总经理却迟迟没到。

小刘说:「总经理在接待贵客。笙姐,要不我们先看看在哪儿吃升职饭?」

「你们定就好。」我说。

总经理大概迟到了 10 分钟,进来以后开始常规讲话。

但临近会议结束的时候,只字不提我升职的事。

同事们的眼神有好几次瞟向我。

小刘按捺不住,开了口,「黄总,那我们部门经理的事……」

「咳……」黄总轻咳,看了我一眼然后说,「先空着,总部到时候会派人下来。」

会议室瞬间鸦雀无声。

我脸色煞白,站起来冲出会议室。

季晏礼刚从贵宾接待室出来。

「为什么。」我攥紧了拳头,问他。

他冷淡地看向我,「时语的孩子没了。」

「我说了,那是意外。」

「你无法升职也是意外。」

从他失忆到现在,我一直憋着情绪。

我一次次说服自己,选择体面,把属于我的季晏礼好好珍藏在心里就好。

但他好像不愿。

他偏要带着季晏礼的皮囊,硬生生地击碎我珍藏在心底的另一个他。

我咬牙,倔强地看着他,

「季晏礼不会这么做。」

他眼眸陡然变深,一步步走向我。

身体被他轻轻抱住。

「我都想起来了。」

熟悉的味道裹满鼻息,泪腺被刺激,我的眼泪被打开了开关,一直往下落。

「季……」

突然,人瞬间被推开。

「季晏礼会这么做,是吗?」

我怔愣地看他。

他神情冷漠,

「刚才是不是在想,如果我想起来了,就不会那样对你?」

「我们之前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以前的我好像真的很喜欢你,为了你写下一本又一本日记本,桩桩件件关于你的事情,都记录得事无巨细。」

他扯过我的手,用力将他当时亲手为我戴上的戒指拽下来,

「但我现在对你毫无感觉。」

「因为你,我出车祸昏迷不醒,奶奶因为担心我突发心脏病去世。」

「现在时语又因为你流产了。」

他咬牙,「余笙,你怎么还?」




一字一句,犹如钝器在敲打我。

我想说话,话到嘴边却发现也无力解释什么。

季晏礼冷笑一声,撞开我的肩膀离开,「日记本待会儿给你,我不需要那东西。」

晚上,季晏礼派人送了一个纸箱来我家,里面满满一箱都是日记本。

我拿起一本打开。

3 月 22 日

选了个不太好的天气爬山,笙笙的脸被晒伤了。

我的错。

我没有做好万全的攻略,下次一定注意。

她喜欢喝奶茶,不另加糖,标准冰。

4 月 6 日

大姨妈来忌辛辣,忌冰,她还要吃麻辣火锅和冰激凌,说两句还哭了。

哭我也不惯着她。

……

又不是我不让她吃,是查了百度不能吃,肚子要痛的。

……

怎么还在哭。

……

光打雷不下雨,一滴眼泪没有,这小骗子。

……

带出门了。

……

她就吃了几口,嗯,还算乖。

回家,下次绝对不惯着了。

——

……

一滴泪落在纸张上,黑色的笔墨被晕染开。

我慌忙将水渍擦掉,但越来越多的眼泪落在上面。

我不敢再看,生怕最后那些关于季晏礼的回忆都被我弄丢。

一晚上没睡,早上的时候人有些不舒服,我跟公司请了一上午的假。

下午到公司的时候,从前台小妹开始,公司同事看我的眼神都有些奇怪。

直到,我看见了蒋婕妤从黄总的办公室出来。

她也看到了我,朝我挑起了一个讽刺的笑。

我僵硬地站在原地。

手臂上留下的被烫伤的疤痕,突然又开始灼烧滚烫,尖锐的嘲笑声在脑海里回响。

黄总介绍,「你来得刚好,这是你们部门新来的蒋经理。」

「蒋经理,这是你们部门的小余,公司的老员工了,能力挺强的。」

蒋婕妤一步步靠近,细高跟踩着大理石发出的声音,仿佛踩在我的脊背上。

「不劳黄总介绍,其实我们很熟的,」

她朝我伸出手,「不是吗,余笙?」




那一只手,仿佛一瞬间将我重新拽回学校的女厕所。

我们是高中同班同学。

因为某天我值日的时候,如实在值日表上填了「在厕所发现蒋婕妤抽烟」。

导致蒋婕妤被叫家长,被写检讨,被记过。

她就将这些错,都归到我的身上。

在我第二次放学值日的时候,蒋婕妤薅住我的头发,将我拽进学校女厕所。

「你很会写是吗?」

我的短袖被掀起,她将点燃的香烟往我上臂用力摁。

皮肉被灼烧的痛感让我蜷缩在地上。

我疼得尖叫。

她将抹布塞进我的嘴里,

「不是跟你说了,不该写的不要写,班干部很厉害?!」

香烟一遍又一遍往我的上臂摁,我哭着挣扎,又被她的同伙扯回去。

「我让你跑了吗?!」

她们往我的脊背上踹,踹累了吸烟休息,吐出的烟雾往我脸上喷。

最后将我的上臂当作烟灰缸,把带着星火的香烟往上摁。

我疼得在地上抽搐,眼泪跟地面的污水混合在一起。

她们尖锐的笑声,在空荡的厕所回响。

是滞留学校的季晏礼救了我。

我们也是那个时候认识的。

后来蒋婕妤转学。

有人说是因为蒋婕妤霸凌了太多人,被联名举报,然后被迫转学了。

也有人说在学校看到了季晏礼的妈妈和校长谈话,第二天蒋婕妤就被退学。

蒋婕妤走了,但当时的事情,给我留下了很大的心里阴影。

直到现在,我手臂上的疤痕还在,看到点燃的香烟时,还会感受到挥之不去的灼烧感。

……我大口喘气,胸口剧烈起伏着,脚就像被钉在地上,动弹不得。

蒋婕妤见我没有握手的意思,把手收回,「你知道是谁推荐我过来的吗?」

她轻飘飘吐字,

「你的前男友,季晏礼。」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